生命辅导

失败的我与得胜的神

作者:小约翰

  我正说我失了脚,
  耶和华啊,那时你的慈爱扶助我。
  我心里多忧多疑,
  你安慰我,就使我快乐。
  ——诗94:18—19

是己还是基督

作者:Horatius Bonar

“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罗马书14:7-9

如何听圣灵的声音──安静中的大能

作者:宣信

当初耶和华神并不是在烈风、地震或火中向以利亚彰显祂的同在、传达祂的旨意,而是在一个宁静、微小的声音中。在整首合唱曲中,有那一个音符像强调的休止符那样有力呢?在整卷诗篇里,有那一个字比「细拉」(意即暂停)更动人呢?有什么事情比风雨突发前的寂静,比自然界中异常现象或骚动暴发前笼罩著整个大地怪异的安静更可怕、更令人震颤的呢?有什么东西能够像「安静中的大能」那样感动人心的呢?

调整焦距看圣灵

巴刻(J.I. Packer)著

石安莉、宋秉芬、陈其翔摘译

  我们怎样才能学会正确地思想这些事呢?只有一个方法:藉著圣经。当我们愈来愈明白圣经,这张模糊的照片就会渐渐清楚,我们也就能看清它了。

十字架与自我

Arthur W. Pink(宾克)著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马太福音16:24

在探讨这节的主题之前,我们先解释一下这句话中的一些词。“若有人”:指所有想与耶稣的门徒同行,并且想聚集在他旗帜下的人们而言的。“若有人要”:是一个份量很重的希腊词,它不仅指愿望,而且也指满有决心去达到目标。“跟从我”:如同一个仆人服从他的主人、一个学生服从他的老师、一个士兵服从他的长官一样。“舍”的意思是“完全地舍弃”。舍己,就是舍去人有罪和败坏的本性。“背起”:不是被动地去承受或忍耐,而是主动地去承担,积极地去接受。“他的十字架”:这被世人嘲笑、憎恨,但却是一个真正基督徒的显著标志。“跟从我”的意思是象耶稣一样生活----荣耀上帝。

忧虑终日怎么办?

作者:马可

小王的朋友都知道小王是个终日忧心焦虑的人。有一天,小陈看见他居然轻松愉快起来,吹着口哨,满脸笑容,好象把所有忧虑都已拋诸九霄云外一样。小陈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得不向他问个根由。

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原著:   莱尔
译者:张镇寰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以弗所书2:1
本书标题所提出的这一问题值得我们千万次地去思考。要认真地看待它,好好地默想它。要鉴察你自己的心,不要未做严肃的自我省察就把这本册子闲置一旁。你要问一问自己,“我是属于活人还是死人?”

请听我帮你作出答案,容许我向你说明神在圣经中是怎样论到这一问题的。

祷告蒙应允的条件

作者:宾路易师母

「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诗六十六18)
  义的生活

  以赛亚先知曾对以色列人说:「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你们的罪恶使他掩面不听你们。」(赛五十九2),所以当祷告未得应允时,你必须如此求问:「我的生活中是否有那些事拦阻了神的应允呢?我有否心里注重罪孽呢?」因为,假若在你的生活中有一件事明知是违反神的旨意,或是你依恋一件使你信心疑惑的事,那件事必定成为祷告蒙应允的拦阻。你愿意凡事只求神的旨意吗?你所盼望的事将影响你的生活──你是盼望生活更为舒适呢?或是凡事求神的荣耀。假若你知道一些事不是神旨意所要你参与的,你是否仍然介入吗?你的愿望是否清洁,以致不在神旨意以外有任何的贪求呢?绝不要因自己的喜好在神旨意以外有所寻求,受了苦难却来归咎於神。

不要枉費你的癌症

作者:作者:約翰.派博(John Piper)、鮑理森(Divid Powlison)
譯者:張玫珊

作者簡介:
約翰.派博畢業於惠敦學院,並在加州富勒神學院師從Dr. Daniel Fuller。於慕尼黑大學修讀神學博士後,在美國明尼蘇達州伯特利學院任教。1980年起,任明尼亞波里斯浸信會伯利恆教會牧師。
 
譯者說明:
約翰.派博於2006年2月15日癌症開刀前寫下本文。稍後,在「基督徒輔導教育基金會」(Christian Counseling and Education Foundation)任輔導和教師的鮑理森經診斷,也患了前列腺癌,他就約翰.派博的文章作了一些補充。

牵手──谁的梦?

牵手──谁的梦?

■ 芸儿

和灶牵手刚满六年。

记得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教会里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种声音,鼓励单身弟兄姐妹在寻求未来的另一半时,可以将心中想要的每一个条件都化作具体的祷告。有一位姐妹向神林林总总地列出了十二个条件,除了有爱神的心一定是第一条之外,连身高、体重、长像、爱运动、将来的工作┅┅都包括了。当时我一方面对她的祷告感到不可思议,认为她的信心要很大才能这么做;又觉得她十二条能都记得住,简直太厉害了;另一方面,我非常自命清高,认为“讲条件的爱情”好像太俗气了点。直到有一天,我心里突然有个感动,觉得神要我把俗不俗气的问题暂且搁下,祂希望我告诉祂“我要的条件”是什么。于是我静下心来认真地想了想,发现自己的条件只有一个∶我希望“他”是一个既了解我、又能够爱我的人。一段时间以后,我又向神追加了一条∶我希望“他”是下定决心要和我牵手一辈子的人,不论生命中会遇到什么问题,我们都要一起面对──我的问题就是他的问题,他的问题就是我的。后来我才慢慢明白过来,原来所谓“条件”的背后,反映出来的是我们每一个人对婚姻生活的期待与梦想;而不一定是俗世中的讲价交易。

XML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