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探讨

《神学的故事》读后感

作者:Robert

简介:《神学的故事》(The Story of Christian Theology)一书,作者是奥尔森(Roger E. Olson),现职美国德州Baylor University神学教授。本书中文版由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於2002.11发行。作者另着有「二十世纪神学评论」(20th-Century Theology God & the World in a Transitional Age),中文版亦已由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发行。本文为Robert阅读本书後的感言,相信这段思路对於喜好思考神学的信徒不陌生,也足以提供给开始进入神学思考的信徒作为参考。

正信与正行

作者:周功和

--------------------------------------------------------------------------------

律法与恩典之间的关係向来使信徒感到困惑。律法与律法主义的差别是什麼?强调恩典是否就一定要贬低律法?我们从圣经的用词作出发点,探讨律法与恩典的问题。

您是否了解奥古斯丁?

您是否了解奥古斯丁?

作者:大卫.莱特(David Wright, 爱丁堡大学神学历史系资深讲师)

翻译:李继光

-----------------------------------------------------------------------------

全权之神

全权之神

(节选自《全权之神》第11章)

《全权之神》(The Sovereign God), James M. Boice著,刘逾翰中译,更新传道会出版

神的特性有些是我们永远不能完全明白的,但另一方面,神也有一些属性是我们能了解的,而其中我们最需要认识的就是「神的主权」。

神有绝对的权柄治理他所造的万物。要成为全权之神,他也必须是全知、全能和不受任何限制的。然而,他的全权必须高过任何他所包含的属性。举例来说,神可以爱,但假如他不是一位有主权的神,环境会使他的爱受挫。就神的公义而言,也是一样。神乐意在人间秉行公义,但假如他不是全权的,公义会受阻,不义因此高张。

圣经、释经与神学

圣经、释经与神学
  
            小灶  
  
圣经:神的话还是人的话?

一些热衷于神学的"纯正性"的弟兄姊妹,强调要去掉一切"人的东西",单单信守神的原旨。他
们的用心可嘉,但事实上,这种"超级属灵"的愿望,是不可能的。

首先,从圣经翻译和文本批判这两个角度看,这些弟兄姐妹也许没有想到,他们拿在手上读的

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之三)

耶稣的受难——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之三)

■ 约翰派博着 潘秋松译

要赐给我们清洁的良心

  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 (希伯来书9:14)

  有些事是永不改变的。污秽的良心是个老掉牙的问题,好像亚当、夏娃一样。他们一犯了罪,良心马上就被玷污了。他们的罪恶意识是极有害的。它破坏了他们与神的关系——他们躲避他。它破坏了他们彼此的关系——他们互相指责。它破坏了他们自己的平安——因为他们第一次发现自己是赤身露体的。

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之二)

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之二)

■ 约翰派博著 潘秋松 译

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
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献与神。
——以弗所书5:2

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以弗所书5:25

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加拉太书2:20

基督的死不仅显明了神的爱(约翰福音3:16),也是基督自己的爱至高的表现,这爱是给所有将它视为珍宝来接受的人的。早期那些因为作基督徒而受了许多苦的见证人,深受这个事实所吸引∶“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拉太书2:20)。他们把基督牺牲舍己的作为,看作是与他们自己有非常切身关系的。他们说∶“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

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

■约翰·派博著 潘秋松 译

一、要承受神的忿怒他(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 ——加拉太书三章13节

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 ——罗马书三章25节

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theorem of incompleteness):人间逻辑与神圣三一逻辑

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theorem of incompleteness):人间逻辑与神圣三一逻辑
章云雄

哥德尔(Kurt Gödel, 1906-1978)可称是自亚理斯多德以来最伟大的逻辑学家,他对当代数理逻辑的贡献,就好象爱因斯坦之于相对论,波尔之于量子力学。这三位都有犹太血统,他出生于奥匈帝国境内,今捷克摩拉维亚首府布诺城(Brno)德语区的犹太人; 学生时代就读于维也纳大学数学系,也因此受当时流行的维也纳逻辑实证论(Logic Positivism)影响,所谓的可检证性(Verification Principle),主张凡不可被检证的命题,都是无意义的,因为信仰世界无法被检证,因此对上帝的论述与神学语言是无意义的。

重生或信心谁在先?

重生或信心谁在先?

R. C. Sproul

在我的神学思想成型的过程当中,最富于戏剧化的一刻,发生在神学院的教室里。当时我的一位教授走到黑板前,用粗体字写下了这样一句话:“重生先于信心”。

这句话对我的思维系统是个震撼。我进入神学院时相信:对于人来说,有效促成重生的关键就是信心。我认为, 为了获得重生, 我们首先必须相信基督。之所以在这里依次使用这些词,原因是我在按照应当采取的一定步骤来逐步探讨这一问题。 我曾把信心放在第一位,顺序看起来就是这样:“信心—重生—称义”。

我从来没有把这一问题仔仔细细地想透彻过,也没有仔仔细细地聆听耶稣讲给尼哥底母的话。我以为,即使我是个罪人,从肉身生的并顺从肉身而活,仍然保有一小块可称为义的地方,我的灵里仍然存留着一丁点儿属灵的力量使自己能够对福音有所回应。也许我是被罗马天主教会的教导给弄糊涂了。罗马天主教以及其他基督教的分支都教导说:重生是出于恩典;没有神的帮助,它不可能发生。没有人有能力让自己从属灵的死亡中复活。神的帮助是必须的。按照罗马天主教会的说法,这一恩典是以一种外来恩典(prevenient grace)的形式出现的。 “外来(prevenient)”的意思就是出自别的。罗马天主教会给这一外来恩典加了一项要求,就是:在它在我们心里动工之前,我们必须“与它合作并认可它”。

XML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