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

《荒漠甘泉》1月26日

荒漠甘泉, 26 一月 2007

  “从此起首,……交给你,你要得……为业”。(申二:31)

  圣经中常讲起信徒该怎样等待神,这个真理不能太偏于一面。诚然,有许多时候我们顶容易不耐神的迟延。我们生活中多少的烦恼都是出于自己的纷扰,鲁莽和焦急。我们不能等果子成熟,只管吧青色的果子采下来。我们不能耐心等待我们祷告的答应,不管所求的须有较长时间的预备。我们想和神同行,不料神行得很慢。这些都是我们的失败,不能耐心等候神。然而圣经中还有另一方面的真理。就是神常等待我们,可惜我们总是耽误神。

《荒漠甘泉》1月25日

荒漠甘泉, 25 一月 2007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廿叁:4)

  在我父亲的家中有一个小房间,里面藏着我家几代所用的许多手杖。有的是爬山用的,有的是走平坦大道用的,有的是走泥泞之地用的,有的是雨后雪后行路用的,每种手杖的样式各不相同。有时我回故乡去探望父亲,他老人家常喜欢和我出外散步;每次出发之前,我们总先到手杖室中去拣选我们那一次所适用的手杖。因此我常常想起神的话语是我们生活中的手杖,会给我无限帮助和安慰。

《荒漠甘泉》1月24日

荒漠甘泉, 24 一月 2007

  “但…鸽子找不着落脚之地就回到…挪亚那里…到了晚上, 鸽子回到他那里,嘴里叼着一个…橄榄叶子”。 (创八:11)

  神知道什么时候该不给我们看得见的凭据,什么时候给我们看得见的凭据。我们若能完全信靠他,这是何等美好的一件事呢?当所有眼见的凭据都收回了的时候,是最美好的时候;因为神的美旨是要我们承认:他的话语,他的应许,他的恩约,比我们眼见的一切凭据更实在,更可靠。神若给我们眼见的凭据,也好;也是可宝贵的。那些只信靠神的话而不用其他凭据的人们,常得到许多看得见的凭据。~崔伦保

《荒漠甘泉》1月23日

荒漠甘泉, 23 一月 2007

  “耶和华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诗十:1)

  神确然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四十六:1)。但是他常常一面许可患难追逼我们,一面又自己站在远处隐藏起来好似不关心我们的样子,这样好叫我们自己的帮助告一结束,而看见从患难中能得到无限的教训和益处。让我们深信那许可患难临到我们的神,是和我们一同在患难中。也许要等到试炼过去的时候,我们才能看见他;可是我们敢相信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我们的眼睛迷糊了;我们不能看见他。在黑暗中我们的眼睛似乎是瞎了,不能看见我们大祭司的影踪,不凭眼见,唯独根据神是信实的;虽然我们看不见他,让我们和他说话。我们一开始和他说话,深信他的同在,虽然他的同在我们看不见,我们就会得到他答应的声音,这就证明他在黑暗中始终眷顾我们。我们无论在黑暗的通道中,无论在光明的天路中,我们的父是一样偎近我们的。~译自日诚报

《荒漠甘泉》1月22日

荒漠甘泉, 22 一月 2007

  “退到野地里去”。(太十四:13)

  在音乐谱中有一种符号,叫做休止符。当音乐奏到休止符时,声音完全停止;这常是音乐最精采之处。我们的一生,也如音乐一般,时时有休止符,可是我们顶愚昧,以为这些休止符是我们的末路和尽头,一生就完毕于此。神常叫我们失败,病痛,挫折,失业,我们就非常悲哀,以为我们的人生音乐从此不能再达到造物者的耳中了。可是让我们看,音乐家如何对付这些休止符呢?他们照常击拍,在休止符之后,重奏音乐,一若中间并无什么间断。

《荒漠甘泉》1月21日

荒漠甘泉, 21 一月 2007

  “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我却不以…为念”。 (徒二十:23-24)

  我们在撒母耳记里面看见:当大卫在希伯仑受膏作王的时候,“非利士众人就上来寻索大卫”(撒下五:17)。照样,我们在神前受宠蒙爱的时候,仇敌撒旦顶不甘心,就上来寻索我们,前来拦阻我们,和我们捣乱。

《荒漠甘泉》1月20日

荒漠甘泉, 20 一月 2007

  “忧愁强如喜笑,因为面带愁容,终必使心欢乐”。(传七:3)

  在神的恩典下,有时也有忧愁临到,作我们生命上的益处。忧愁不是挂虑,忧愁常会带领我们进入更深。终日嘻嘻哈哈的人,常是浅薄的人。忧愁是神的犁头,掘到土的深处,地就能多结果子。如果我们从来没有堕落过,我们就不需要忧愁;我们只需要属天的喜乐鼓励我们进入更深;可是我们曾堕落过,我们就需要忧愁带领我们省察,痛悔,认识自己。所以忧愁常使我们多思想多考虑。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 19 一月 2007

  “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十八章一节)

  他墨兰常喜欢向他的朋友述说早年的佚事。他说:“我有一次被仇敌追逼,不得已藏在一所破屋中,我在那里独自枯坐了几个钟头。那时万念俱灰,再也没有志气和勇敢去干前面的事业了。在绝望中我看见一只小小的蚂蚁,背着一粒比它大数倍的壳,尽力向墙上拖走。它跌下来多次,但是每一次它仍旧努力向上。我曾数过它跌下来了六十九次,可是它并不灰心气馁,第七十次它到达了高墙的顶上。那时我得了兴奋,我终身不能遗忘这个教训。——译自《君王的佚事》

《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 18 一月 2007

  “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林后二章十四节)

  在人显着的失败中,神得着最完全的胜利。许多时侯,仇敌似乎得胜了,神也容让他得胜;可是后来神终究铲除他所有的作为,推翻他显着的胜利,一如经上所说,“使恶人的道路颠倒”(诗篇一百四十六篇九节直译)。如果神不让仇敌先得势,神就不能给我们一个更大,更可夸的得胜。

《荒漠甘泉》1月17日

荒漠甘泉, 17 一月 2007

  “永活神的仆人但以理阿,你所常事奉的神,能救你……”(但六章二十节直译)。

  虽然这节圣经我们曾读了多次,可是我们常把它忽略过去。我们知道经上记着神是活的真神;然而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我们最会忘记的,乃是神是活的神;因为他是活的神,他在叁四千年以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他以前是全能的,现在还是;以前有慈爱怜悯,如今对于那些爱他,事奉他的人仍有;他是不改变的。所以我们该完全信靠他,在我们最黑暗的时侯,仍不失去这个事实——他仍是,永是活的神!

XML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