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

《荒漠甘泉》11月6日

荒漠甘泉, 6 十一月 2006

  “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启3:19)。

  受到最剧烈的痛苦的,常是最属灵的信徒。恩典受得最多的人,也是受苦受得最多的人。苦难临到信徒,没有一次是偶然的,每一次都是受着父神的指挥的。父神决不会随意冒险张弓发矢。他的每一枝箭都是带着一个特别的使命出去的。也不会错射到不是他所拣选的对象。一个信徒能不动声色地承受苦痛,不仅是恩典,也是荣耀。——卡莱尔

《荒漠甘泉》11月5日

荒漠甘泉, 5 十一月 2006

  “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么?”(创18:14)。

  这是神今天给你我的一个责问。也许我们心中曾经有过一个最深,最高,最大的愿望——或者是关于我们自己的,或者是关于我们所爱的人的——经过了好久,还没有成就;我们就以为以前还有成功的可能,现在是决不能成功的了,于是就把今生能成为事实的希望完全放弃了。

《荒漠甘泉》11月4日

荒漠甘泉, 4 十一月 2006

  “以西结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中,天就开了,得见神的异象……耶和华的话特别临到”(结一:1/3)

  “被掳”有它的崇高价值。当我们坐在“巴别”溪畔,古克的诗篇,为我们唱出了新的感人的调子,给我们带来新的喜悦,其时我们发觉囚禁我们的地方,变成了南方的溪流。

《荒漠甘泉》11月3日

荒漠甘泉, 3 十一月 2006

  “在一切净光的高处必有他们的牧场”(赛49:9直译)

  小玩意儿很容易到手,但是贵重的东西却须要花费巨大的代价。成功的获得,往往要用血去换来的。假若你准备付出足够的鲜血,你就有希望达到胜利的顶点,若要登上神圣的高峰,也是如此。真正的英雄故事,都是描写流血牺牲的故事。生命和人格的最高价值,不会随风吹来。伟大的灵魂,必又重大的悲哀。

《荒漠甘泉》11月2日

荒漠甘泉, 2 十一月 2006

  “教会却为他切切的祷告神”(徒12:5)

  祷告是我们与神交接的连索,是一架跨过深渊的桥梁,是带领我们经过危险,缺乏的。

  使徒时代的教会多么美丽:彼得被囚在监里;犹太人洋洋得意,希律执着无上的权力;殉道场期待着使徒的血…每一件事情都和他们作对。可是教会“却…切切地祷告神”。结果怎样呢?“监门开了,使徒自由了,犹太人失败了,恶王被虫咬死了,神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 1 十一月 2006

  “教会却为他切切的祷告神”(徒12:5)

  祷告是我们与神交接的连索,是一架跨过深渊的桥梁,是带领我们经过危险,缺乏的。

  使徒时代的教会多么美丽:彼得被囚在监里;犹太人洋洋得意,希律执着无上的权力;殉道场期待着使徒的血…每一件事情都和他们作对。可是教会“却…切切地祷告神”。结果怎样呢?“监门开了,使徒自由了,犹太人失败了,恶王被虫咬死了,神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

《荒漠甘泉》10月31日

荒漠甘泉, 31 十月 2006

  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用亲自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8:26-27)

《荒漠甘泉》10月30日

荒漠甘泉, 30 十月 2006

  ……存心忍耐,奔……(来12:1)。

  “……存心忍耐,奔……”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奔”的时候,常是缺乏“忍耐”的时候;因为“奔”的时候,常是急急想达到目的的时候。我们平常说起“忍耐”立刻就联想到“静止”——一幕天使守护病榻的图画。然而我以为静止的忍耐,并不是最难做到的忍耐。

《荒漠甘泉》10月29日

荒漠甘泉, 29 十月 2006

  他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玛3:3)

  我们的父要我们完全圣洁,象他自己圣洁一样。他知道炉火的价值。我们都知道金属越贵重,化炼越费力——它们必须经过烈火,因为烈火能叫它们熔化;只有在熔化的时候,才能把掺杂在里面的杂质分别出来;也只有在熔化的时候,才能把它们造成新的模型。老练的化炼师是一直坐在坩埚旁边,从不走开的,他惟恐热度一高就会叫金属受损。他把最后的渣滓从面上撇去;一看见自己的脸从其上反照出来,他就立刻把炉火熄灭。——斐尔逊

《荒漠甘泉》10月28日

荒漠甘泉, 28 十月 2006

  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4-6)

XML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