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自由

作者:马丁·路德 

(一)
许多人以为基督徒的信,乃是一件容易的事;还有不少的人,把信列为诸德之一。他们其所以如此行,是因他们没有信的经验,也从来没有尝到信的大能。因为除非一个人在某一个时候,处于试炼的压迫之下,尝过信所给与的勇气,他就无法将信好好描写出来,也无法对凡论信所正确描写的加以领会。但是凡少许尝过信的滋味之人,就对信写之不尽,说之不尽,揣摩不尽,听闻不尽。因为信是一道活水泉源,直涌到永生,正如基督在《约翰》四章所说的(4:14)。至于我,虽然没有丰富的信可夸,也知道我所积蓄的信是如何微薄,但是我既曾被各种大试炼所追逐,我就希望得着了一点信,也希望我与那些甚至不懂自己所写为何物的咬文嚼字的人,如一切高深莫测的好辩家比起来,若是不能说得更优美些,必定说得更中肯些。

极重无比的荣耀

鲁益师(C.S. Lewis)著
白陈毓华译

如果今天你问二十个好人什么是最崇高的美德,有十九个人会说是「不自私」。然而如果你问古代任何一个伟大的基督徒同样的问题,他一定会说是「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一个含有积极性的答案已经被换成为消极性的回答,而这中间蕴藏著比字眼涵义更重要的意义:因为「不自私」这个理想,所著重的并不是为他人谋求好处,而是让自己舍下好处。彷佛在说「我的舍下」才是重点所在,而非他人的幸福与否。就此而言,我并不认为这是基督教所指的「爱」。

几乎基督徒

作者:马太勉特牧师
1661年
  
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当自问的:“我是谁?”,“我在何处?”我是神的儿女抑或不是?我在信仰上真诚,或者我只是在承认相信之下的一个伪君子?我是在天然的光景之中,还是在恩典的光景中?我还是在那旧的根中,在老亚当里,还是在基督耶稣这根里?我在那只生出怒气和死亡的工作之约中,抑或还是在那生出恩典和平安的恩典之约里?我向你们这些承认相信的人强调这点,因为许多人安歇在对敬虔的认识,对信仰的外在表现中,然而却仍停留在他们天然的光景里。许多人听道却不行道,自己欺哄自己(雅1:22)。

基督教苦难观

作者:佚名

一、前言

对于苦难,常人的反应多是负面的,原因可能在于过往苦难经验所直接带来的身心创痛记忆,以及由它难以理解的存在理由,衍生而出的对未来生命之 不安全感与价值虚无慨叹。这是历来人类共同的困境。我们当然可以在幸福时光里尽情歌颂欢乐,但却永不可能忘却曾经于苦难中流泪的记忆。在笑容的底下,压藏的正是潜意识里那不言而喻的苦难痕迹;是彼时之苦,映衬了此刻安 稳之美。但苦难,仍始终是不受欢迎的。

你在乎一条小鱼吗?

前言:今天不发文章了,看到这篇短文,转发给大家看。给我们这些没有遇到灾难的人!

清晨,我来到海边散步。走着走着,我发现在沙滩的浅水洼里,有许多小鱼。它们被困在浅水洼里,回不了大海了。被困的小鱼,也许有几百条,甚至上千条。用不了多久,浅水洼里的水就会被沙粒吸干,被太阳蒸干。这些小鱼都会干死。

当祷告没用时

作者:巴刻(J. I. Packer) 亮晴译

我的异教徒朋友,生病住院,向他自己的神祈福,病好了,现在又是生龙活虎。

我的基督徒朋友,生病住院,向上帝切切地祷告,病没好,现在依然是病恹恹。

攻克己身

作者:巴刻

节录自巴刻:《字里藏珍》,小灶中文输入

我还记得在神学院中吃第一顿晚餐的情景,同桌的人彼此都很陌生,大家尽情地随意聊天,彼此认识。我对坐在对面一位常咧嘴而笑、个子矮小的威尔斯人说,我是一个「清教徒迷」,他问我为甚麽?我告诉他:清教徒为我带来益处,他们很有深度,而且真正能够攻克己身。「攻克己身!」他说,「饭後让我们好好谈一谈。」

神的道的信息

神的道的信息

作者:约翰.嘉士拿(John H. Gerstner)

圣经信息中有关历史和科学部份的记载,是否确实可靠,已经被人质疑了很长的时间。现在,连圣经的宗教和神学信息是否正确,也被不少人所怀疑。对这些人来说,圣经甚至不再是「信仰和生活」「不能错谬的准则」。圣经不论在信仰上,在事实上,都被当作是有错误。马可巴特所着的「与圣经对话」一书,反映出这种观念转变的普遍性和严重性,连敬虔的圣经学者也不例外。

天国人或社会人?--谈基督徒的公民责任

作者:巴刻(J.I. Packer)

朱锦华.魏孝娥.吴鲲生合译

甚督徒生活中有一椿以非而是的现象:一个人更深关切天堂,他就会更关切上帝的旨意是否行在地上。在今世表现出最大的热忱来服事他人的基督徒,通常就是那些对於另一个世界最有把握的人。无论是牧师、宣教士、政冶家、改革家、企业家、医生、有钱有势之人,或一般的信徒,他们的生活都可证明此事。

最大的试炼

——节选自《圣经人物传--亚伯拉罕》
作者:迈尔博士(F. B. Meyer)
创世记二十二2

  只要人类还活在世上,他们对亚伯拉罕献以撒这故事的兴趣将永不消灭。综观历史,只有一幕情景,其悲壮凌驾在这故事之上。那便是神舍了他的独生爱子,将其交付死亡。神与他的朋友亚伯拉罕承受了同样的哀恸,其程度却有过之无不及,因为神以无限的爱在最危急的关头介入阻止了亚伯拉罕的手,使他的朋友免于遭受他自己未曾规避的丧子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