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希望

作者:光明顶

有一个人被希特勒逮捕了。他的身体因为酷刑而残废,但是这些苦待他的人没有办法让他屈服。後来他被送到集中营,在极度痛苦之中,他都撑过来。最後被盟军解救。那时他失掉了他的双手、双脚,却有高昂的求生意志。他离开集中营後几个月,发现是他儿子把他出卖给秘密警察。两个星期之内,他就心碎而死。为什么他能撑过集中营的苦难,离开集中营获得自由,反而活不下去?因为他在集中营里有希望,离开集中营後,儿子的行为让他失掉了活下去的希望。

基督教是不是合理?

作者:李德尔夫妇 Mr.& Mrs. Paul E. Little

"什么是信心?"主日学教员问。一个年轻男孩抢着回答:"相信一些你明知不是真实的事。"很多非基督徒这样界定信心,那绝不希奇;但是,不少基督徒竟公开或暗地里也认同这种观念,这就令人痛心疾首了。二十五年来,我在全国各地的大专院校的自由讨论会中,不断提出这个问题。可惜的是,一般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所给予的答案,都跟那个男孩的一样,只是措词不同而己;但其中相同的是自欺和捉摸不定。在这些自由讨论会里,我以简单的字眼讲解圣经所赋予信心约定义,然后让听众发问,他们的反应令我十分惊奇。

轻视又忽略

作者:光明顶

诗篇8:「耶和华我们的主阿,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将你的荣耀彰显于天。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神)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耶和华我们的主阿,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地狱来鸿(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第七封信

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第七封信
作者:鲁益师(C. S. Lewis) | 出处:道声出版社

《地狱来鸿——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初版于1942年,以老魔鬼(Screwtape)和他的小魔鬼侄子(Wormwood)之间31封来往信函的形式讲述了“老魔鬼(Screwtape)作为导师指示小魔鬼侄子(Wormwood)去设下种种陷阱,引诱、蛊惑一个年轻基督徒(阿蛮),破坏信仰,散播罪恶”的故事。大榔头"译Screwtape(在该敷裹的伤口处用螺丝钉猛钻?),"蠹木"译Wormwood(是否映射着蛰伏在森林中的蛇?),虽然不尽贴切,却是斟酌华人读者可能产生的对应联想之后,所作的最佳选择。

面对痛苦

作者:光明顶

帖撒罗尼迦前书3:2,3「打发我们的兄弟在基督福音上作神执事的提摩太前去,坚固你们,并在你们所信的道上劝慰你们。免得有人被诸般患难摇动。因为你们自己知道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

论压力

作者:光明顶

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一个社会,比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压力更大了。许多人可能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再享受轻松的野外郊游。农村轻松攸闲的生活,已经被匆忙的都市生活取代。

神的旨意

作者:光明顶

以弗所书5:17:「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

基督徒最难说清楚的一件事,就是神的旨意。我们听过许多人说,他用不同的方法决定什么是神的旨意。他们追寻神旨意的方法到底对不对?

无能为力

作者:光明顶

有一次我和人谈话,他告诉我,他从小都十分顺利;没有什么困难他不能解决。或许他讲的是他真实的感觉;或许他在当时觉得什么都能应付。没有多久,他要回国了,他告诉我,他的好朋友毕业以後,结婚的结婚、就业的就业;只有他好像什么都没有著落。於是他十分感慨的说,每一个人对未来都有一个大概确定的目标;只是他完全不知道要往那里去。他在国内的女朋友和他妈妈处不来,把他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他既不能在国外定居,也不能回国结婚,又不能重新交朋友。这一次他终於经历了无能为力的情形。有一首歌说:

2008年秋季代祷信

“耶稣拿着这五个饼,两条鱼,望着天祝福,掰开,递给门徒,摆在众人面前。”   ~路 9:16

【卷首语】 亲爱的主内弟兄姊妹:

1995年CCIM正式在美国成立,我是创始成员之一,并被推选为第一任的董事会主席 (Chairman of the Board of Trustees),直到今日还是董事会成员之一。CCIM的创始成员当时大多是学生,凭著一腔热情与上帝奇妙的带领,就在1995年底美国使者协会主办的华人差传大会上举行了第一场的“处女秀”。还记得我们在会场布置展位,把电脑与投影画面架设起来时,饭店服务生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彼此对说:"They are a bunch of college kids doing some computer stuff…"(一帮学生在弄计算机哎……)

论孤单

作者:光明顶

诗102:6-7「如同旷野的鹈鹕。好像荒场的鹗鸟。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

有一个心理学家说,「孤单是现代最具有破坏性的现像。」(Loneliness is the most devastating melody of this 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