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赐下责备

作者:汤姆.华森

神奇妙的良善除了自然的光照,祂亦托付我们祂圣洁的话语。而外邦人却被无知围绕着。"至于祂的典章,他们向来没有知道"(诗一四七20)。他们拥有女巫的圣言,却没有摩西和使徒的书信。有多少人住在死荫里,圣经明亮的星辰从未出现过!我们有这蒙福的圣经,解决我们一切的疑惑,并指引生命的道路。"主啊,为什么要向我们显现,不向世人显现呢"(约十四22)?

因为神赐祂的话语给我们,作为我们的引导,好塞住人一切的借口。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我走错,因为没有灯。"神已赐下祂的话作我们脚前的灯;因此若你走错,那是因你意图如此。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若我早知道那是神的旨意,我一定顺服。"我,人啊!你是没有任何借口的,神已给你遵行的规则,祂已用祂的指头写下祂的律法;因此,若你不遵行,你是没有任何借口的。倘若一个主人离家前留言嘱咐仆人,告诉他所必须完成的工作,但他却忽略了,那他是没有借口的。"如今你们的罪无可推委了"(约十五22)。

整部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它指责:

(1)天主教徒删除圣经的一部分,就如除去钱币上天上国王的肖像。他们从他们的要理问答中去掉第二诫,因为这诫命禁止造偶像;他们通常这么做,若有他们不喜欢的经文。他们便将之扭曲或假装它已受污染不纯净了。他们就像亚拿尼亚,把钱私自留下几分(徒五2)。他们对百姓私自留下一些经节。扭曲和删除神话语的任何部分,是极端地违背神,也把我们带到启廿二19的咒诅里面:"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上帝必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是否所有圣经的经文都是神的默示?

(2)这指责反律主义者,这些人撇弃旧约当作无用,使之无效;且称遵守者为旧约的基督徒。上帝已把祂属神的威严盖在新旧两约之上;除非他们能证明上帝已撇弃旧约,否则它们在我们身上仍是有权柄的。新旧两约就如救恩的两个水井;反律主义者想塞住其中一口井,塞住圣经灵奶的一个出口。旧约也常提到福音。新约中福音的安慰有旧约的根源。弥赛亚的伟大应许是在旧约:"有一童女将怀孕生一个儿子。"不但如此,我更要说:道德律的一部分也提到福音--"我是主耶和华你们的神"这就是福音的纯酒。圣徒伟大的盟约,其中神应许"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洁净了"(结卅六25,26)。这是旧约圣经中主要的提示。照样,谁挪去旧约圣经,谁就像参孙推倒柱石一样,挪去那安慰基督徒的柱石。

(3)这也指责那些狂热分子,他们伪称拥有圣灵,撇弃整本圣经,说圣经是死的书,他们是活在圣经之上。何等的放肆!除非我们不再犯罪,我们仍然需要圣经。我们不要认为我们自己可以直接从圣灵得到启示,反而要怀疑这事的真实性。神的灵运作是有规则的,祂是借神的话并在神话语中行事;一个人谎称他有新的默示,或高过神的话,或与神的话相冲突,这伤害圣灵也伤害他自己:他的默示是来自那位装成光明的天使。

(4)这亦指责那些藐视圣经的人;就是那些整周或整月都不读圣经的人。他们当圣经是生锈的盔甲弃之一旁;他们宁愿看一出戏或言情小说,也不愿看圣经。律法上更重要的事(magnalia legis)对他们而言是微不足道的(minutula)。哎呀!有多少人可以整个早上在镜前看他们的脸,但当他们看圣经时,眼睛就开始发酸了!外邦人因缺乏圣经而灭亡,然而这些人却因厌恶圣经而灭亡。这类藐视导游的人必定会迷路。就像那些在他们肉体的私欲上安置缰绳,却从不用圣经当作马衔来勒住它们,反而快速且永不停的把他们带到地狱里去了。

(5)这指责误用圣经的人。那些用他们的败坏强解圣经,污染毒害清澈的泉源(彼后三16)。希腊文的意思是:将之架在刑台上用力拉扯;他们给予错误的解释,而不以圣经对照来解释圣经;就如反律主义者错误扭曲(民廿三21):"祂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他们由此指称神的百姓可在罪孽中放纵自己,因为神看不见他们的罪孽。的确,神复仇的眼不看祂百姓的罪孽,但祂用观察的眼看他们的罪。祂不是看他们的罪为了毁灭他们,而是为了惩罚他们。难道大卫不也是如此发现吗?他的骨头枯干终日哀哼。也如阿民念主义者强解约五40:"……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他们由此带出自由的意志。这个经文使我们知道:神何等愿意我们得生命;罪人能做比现在更多的事,可以更增进神给他们的才干;但这并不证明人有自由的意志,因这与约六44有冲突:"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他们过分扭曲神的话;没有以圣经对照解释圣经。也有人戏弄神的话。当他们悲伤时,他们把圣经当乐器演奏,好排遣悲伤的情绪;就像我听过的一个酒鬼,当他喝完杯中的酒时,对他的朋友说:"给我们你的油,因为我们的灯没有油了。"我们当敬畏神,切忌如此行。优西比乌(Eusebius)说:"曾有一人拿一节经文开玩笑,不久这人便疯了。"马丁·路德说:"神欲毁灭的人,神许可他们玩弄圣经。(Quos Deus vult perdere, & C.,)"——摘录自《系统神学》第一章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