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神所赐的准则

作者:汤姆.华森

【问2】神曾赐什么准则,指教我们怎样荣耀祂,以祂为乐?
【 答 】神的道,载于新旧两约圣经,就是唯一的准则,指教我们怎样荣耀身,以祂为乐。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三16)。神的道就是神圣洁的书。它是神所默示的;换言之,圣经不是人的头脑凭空想象的,而是来自神。以弗所人敬拜大亚底米的像,因为他们认为它是从宙斯那里落下来的(徒十九35)。圣经应该受到极大的尊崇,因为他们确定它是从天上来的。新旧两约就像上帝向我们说话的两片嘴唇(彼后一21)。

  圣经如何呈现出其上有神之权威性的印记呢?

  因为旧约和新约是信仰一切的根基。如果我们不能证明新旧约是出于神,我们建立的信仰根基就会松动。因此,我将努力证明这伟大的真理--圣经就是神的话。若圣经不是来自神,我想知道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恶人不可能是它的作者。难道他们的头脑写得出这样神圣的话语吗?难道他们会那么严厉的抵挡罪吗?好人也不可能是圣经的作者。难道他们会写这样的语调吗?难道他们用这种方法亵渎神的名,不会与他们的恩典相冲突吗?在他们自己的书上面写:"耶和华如此说"。天使也不可能是圣经的作者,因为天使上天下地详细地考察福音的奥秘(彼前一12),这就指出天使对圣经的某些部分无知;他们当然不可能是圣经的作者,因为他们自己都不完全明白圣经。此外,在天上有何天使胆敢如此傲慢地模仿神,且说:"我创造"(赛六十五17),及"这是耶和华所说的"(民十四35)。因此,显然地,圣经的来源是圣洁的,除了神自己,它不可能来自他处。

圣经所有部分都是和谐一致、毫无冲突的,另外,尚有七个合理的论点证明它是神的话。

  1、它的古老。这是一本古老的书。圣经的白发令人肃然起敬。没有人类的历史越过挪亚洪水的那一代:但,圣经谈到世界起源的一些事实;它描述世界被造前的事。特土良(Tertullian)的这个准则是正确的:"那最古老的,就是最该被接受为最神圣和最正统的(id verum quod primum)。

  2、因着圣经在所有的世代中奇妙的被保存下来,就可以知道它是神的话语。圣经是基督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珍宝;神的教会是如此小心翼翼地保存天上的档案,以免遗失。神的话语从来不缺敌人的反对,他们竭尽所能的想摧毁。就像法老王吩咐接生婆杀死希伯来妇女所生的男孩,照样,历史上许多的统治者曾立法毁灭圣经。但,神却把祂圣洁的话语毫无玷污的一直保存至今。魔鬼和它的爪牙竭力想吹熄圣经的光照,却无法将之吹灭,这就可清楚证明圣经是天上来点明的亮光。经过多少年代人事的变迁,圣经被神的教会保存不致流失,且不受外在变迁的污染。原先圣经所启示的话语不受任何外在的污染。在基督的时代之前,圣经没有受到任何的污染,要不然基督就不会激励犹太人去查考。祂说:"你们要查考圣经"。祂晓得这神圣的泉源没有受到人的污染。

  3、借着圣经的内容我们就知道它是神的话。圣经的奥秘若不是神自己启示让我们明白,就没有人或天使能测透。那位永恒者竟然诞生;诸天雷声震动竟在婴儿的摇篮中哭泣;掌管星辰者居然吃奶;赏赐生命者竟然死亡;荣耀的救主竟被羞辱;罪竟被彻底的惩罚,亦完全被赦免;若非圣经启示,谁能想象如此的奥秘呢?照样,复活的教义也是如此;那同一个腐朽死亡的身体复活了(idem numero),不然祂就是被造者而非真正复活。若非圣经将之启示,否则如此超越一切人类知识的神圣之谜就无人知晓。既然圣经的内容充满良善、公义和圣洁,那它一定是来自神;照样,它的圣洁也表明它是来自神。圣经被比作炼净七次的银(诗十二6)。圣经里没有任何的杂质;它是公义日头所发的光线,是从生命根源所流出晶莹剔透的溪流。所有来自人的法律和赐令都受了污染,但神的话语没有丝毫外添的色彩,它好像正午日光散发出的光辉。"你的话极其精炼"(诗一一九140),就像纯葡萄酒,内无任何搀杂物。它是如此纯净甚至使有杂质的也变纯净了。"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约十七17)。从来没有一本书像圣经如此坚持过圣洁的生活:它吩咐我们"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多二12);所以我们要在节制中自守;在公正上公义;在虔诚中敬虔。它激励我们行凡是"公义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腓四8)。这圣灵的宝剑铲除一切的恶(弗六17)。从这圣言的宝塔中植出一块大磨石,击打罪的头。圣经如皇帝的圣旨,不但命令我们外在的行为,也规范我们内心的情感;它激发我们的心行善。除非我们挖掘这圣洁的矿产,哪里还能找到如此的圣洁呢?除了神自己,谁是圣经的作者呢?

  4、从圣经中的预言,就知道它是神的话。它预言将发生的事,表明它是神的话。以赛亚先知预言:"必有童女怀孕生子"(赛七14),和"受膏者必被剪除"(但九26)。圣经甚至预言几世纪后会发生之事;像以色列会在铁炉中做奴隶多久,及何日会蒙拯救。"正满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华的军队都从埃及地出来 了"(出十二41)。这个对未来事物的预测是超自然的,不是一般自然的现象,明显是来自神清楚的彰显。

  5、那些属神的圣经作者,毫无保留地写下他们的缺点,这是毫无偏见的。有哪一个写历史的人愿意抹黑自己的脸记载这些事,使他的名誉扫地呢?摩西记载自己在击打磐石时没有耐性,且告诉我们,他因此不能进入应许之地。大卫提到他自己奸淫和流人血的罪,留下这污点给后来的子孙看。彼得提到自己在否认基督时表现的懦弱和胆怯。约拿坐着发怒说:"我发怒以致于死都合乎理。"的确,若没有神的手亲自引领这些作者的笔,他们绝不可能写下这些羞辱自己的话。世人宁愿隐藏自己的污点而不愿共诸于世;但,圣经的作者使自己名誉扫地;舍弃自己的荣耀并将荣耀归给神。

  6、神话语的大能大力有效地彰显在人的灵魂和良知上。神的话语改变他们的心。一些人借着读神的话语,而改变成另外一个人;他们成为圣洁和恩慈的。研读其他的书籍,心或许会被挑旺,但,读神的话语,心会被改变。"你们明显是基督的信,……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林后三3)。神的话语写在他们的心版上,他们便成了基督的书信,因此别人可以在他们身上研读基督。如果你在大理石上盖章,而它的图样能留在大理石上,那必定是个很独特的印章;当神话语的印章借着恩典盖在人的心里,那必是神的能力盖上的。这使他们的心得安慰。当基督徒坐在河边哭泣,神的话语就像滴下的蜜,甘甜并复苏他们的心。基督徒最大的慰藉是汲取救恩的井水。"……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安慰可以得着盼望"(罗十五4)当一个可怜的人即将昏厥,除了神话语的甘露,再无可慰藉的。当他生病,只有神的话语可使之康复。"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四17)。当他的心被遗弃,神的话语滴下了喜乐之油。"因为主必不永远丢弃人"(哀三31)。神也许会改变祂的环境,但,不会改变祂的目的;祂也许会有如敌人般的脸色,但,却也有为父的心肠。因此,神的话语具安慰人心的能力。"这话将我救活了;我在患难中,因此得安慰"(诗一一九50)。就像酒透过血管传入身体的各部分,照样,神的安慰也借着祂话语的应许传达。所以,圣经具有悸动和安慰人心的力量,显明这些慰藉是来自神,就像婴儿从母亲啜吮所需的奶一般,获得安慰。

  7、肯定圣经中的神迹奇事也证明圣经是神的话。神迹奇事借着摩西,以利亚和基督不断地持续,许多年后,使徒也行神迹证明圣经的真实。就像棚架支撑软弱的藤,照样,这些神迹也支撑我们软弱的信心,叫那些不信神话语者,能相信这些神迹奇事。我们读到上帝分开红海,让神的百姓穿越过去,斧头浮在水面上,倒不完的油,基督变水为酒,医治瞎眼的人,叫死人复活。照样,上帝借着神迹奇事印证真理。

天主教徒不能否定圣经是来自神且是圣洁的;但,他们却相信圣经的权威性是来自教会;他们引用"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三15)。证明他们所说的。

  的确,教会是真理的柱石;但,这并不表示圣经的权威性是来自教会。国王的喻令钉在柱石上,柱石托住它,使每个人可以读,但这诏书的权威并非来自柱石,乃是来自国王;照样,教会托住神的话语,但神话语的权威不是来自教会,而是来自神。如果我们相信圣经来自神是因为教会相信圣经,那就表示我们的信心是建立在教会上,而不是建立在神的话语上,这恰与弗二20相反,"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

谁有解释圣经的权柄呢?

  天主教徒宣称教会有这个权柄。若你再问,谁代表教会,他们会说:"教皇,他是教会的头,且是无误的";就像伯拉尔明(Bellarmine)说的:这样的宣称的错误的,因为有许多教皇是无知和暴力的,就如普拉提那(Platina)写的教皇的生平所证实的。莱贝力里尔斯(Liberirs)教皇是个亚流主义者,约翰十二世教皇否定人的灵魂不灭;故此,教皇并非解释圣经的适当人选;那么,是谁呢?

  圣经是自己的解释者,换言之,是圣灵在圣经里说话。除了钻石以外,无法切割钻石;除了用圣经解释圣经以外,没有别的可解释的。太阳借自己的光芒显示自己;圣经把自己启示给人。但问题是,圣经难解的部分,软弱的基督徒欲跨越深水处时;此时该因谁来解释呢?

  神的教会已分派一些人解释圣经;因此神给人恩赐。教会的牧师就像明亮照耀的星辰,光照难解之处。"(祭司的嘴里当存知识,人也当由他口中寻求律法"(玛二7)。

但,难道要把我们的信心建立在人身上吗?

  那些与圣经一致的,我们才接受为真理。就像神赐恩给牧者解释那些难解的,照样,祂赐祂百姓分辨的灵可以晓得(至少在有关救恩的事上)什么与圣经一致,什么不是。"……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别诸灵"(林前十二10),神赐祂百姓智慧和分辨的能力,辨别真理和错谬,何为纯正,何为虚伪的灵。"庇哩亚人……天天查考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徒十七11)。虽然保罗和西拉是他们的老师,他们却以圣经察验他们所听的道(提后三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