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鸟瞰:救恩历史概论

Overview of the Bible:
A Survey of the History of Salvation

诚之摘译自:ESV Study Bible
(经文全引自圣经新译本)

整本圣经是如何拼凑在一起的呢?记载在圣经中的事件,发生在数千年之间,在不同的文化处境内。它们统一的脉络是什么呢?

圣经中一个统一的脉络是它的神圣作者。圣经的每一卷书都是神的话。我们之所以会知道记载在圣经中的事件,是因为上帝要它们被记录下来,并且是为了祂的子民和这些事件所要传达的教训而被记录下来的:“从前经上所写的,都是为教训我们而写的,好使我们借着忍耐和圣经中的安慰得着盼望。”(罗15:4)

神对历史的计划

圣经在这点上也很明确:神对所有的历史有一个统一的计划。 祂最终的心意是:“到了所计划的时机成熟,使天上地上的万有,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弗1:10),“使祂的荣耀得着颂赞”(弗1:12)。神甚至从一开始就有了这个计划:“你们当记念上古以前的事,因为我是 神,再没有别的神;我是 神,没有神像我。我从起初就宣告末后的事,从古时就述说还未作成的事,说:‘我的计划必定成功,我所喜悦的,我都必作成。’”(赛46:9-10)“但到了时机成熟, 神就差遣祂的儿子,由女人所生,而且生在律法之下,要把律法之下的人救赎出来,好让我们得着嗣子的名分。”(加4:4-5)

基督在地上的工作,特别是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受死复活,是历史的最高峰,它是一个伟大的转捩点,神实际地完成了救恩的工作——整个旧约历史所进行的方向。当前的世代回顾着基督所完成的工作,也期盼祂的工作达到历史的终结(consummation),那时,基督会再来,“有公义在那里居住”的“新天新地”就会显现(彼后3:13;见启21:1-22:5)。

神的计划的统一性,使神能在更早的时间点作出许多应许与预言(promises and predictions),然后让这些在稍后的时间点得到应验(fulfillment)。有时候,这些应许所采用的是一个非常详尽的形式,例如神对弥赛亚——以色列所盼望的伟大救主——将要来临的应许(赛9:6-7)。有时候这些应许是以一种象征的形式,例如当神吩咐献上动物的祭牲,作为赦罪的一个象征(利未记4章)。这些献祭的本身,并不能永远地除去罪,赎回他们(来10:1-18)。它们是指向基督,祂是最后与完全的赎罪祭。

旧约中的基督

既然神的计划聚焦于基督以及祂的荣耀(弗1:10),很自然地,神的应许以及旧约的象征都应该是指向祂的。“因为 神的一切应许,在基督里都是“是”的,为此我们借着他说“阿们”,使荣耀归于 神。”(林后1:20)当基督复活之后,向门徒显现,祂教导的焦点集中在引导他们明白旧约如何指向祂:“耶稣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心里信得太迟钝了! 基督这样受害,然后进入祂的荣耀,不是应当的吗?’于是祂从摩西和众先知起,把所有关于自己的经文,都给他们解释明白了。 ”(路24:25-27)我们也可以查考路加福音24:44-48:“主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的时候,对你们说过的话:摩西的律法、先知书和诗篇上所记关于我的一切事,都必定应验。’于是祂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明白圣经;又说:‘经上这样记着:基督必须受害,第三天从死人中复活。人要奉他的名,传讲悔改与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国。你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 ”

当圣经说,“祂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明白圣经”(路24:45),它并不是说一些分散的关于弥赛亚的预言。它是指整部的旧约圣经,也就是犹太人传统所整理的。“摩西的律法”包括创世记到申命记的摩西五经,“先知书”包括“前先知书”(历史书如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上下,以及列王纪上下),以及“后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但以理书,以及12小先知书,何西阿书~玛拉基书)。“诗篇”是犹太圣经第三部分“圣卷”(Writing)的代表。了解这些旧约书卷的核心,是它们都指向基督的受害,祂的复活,以及之后福音要“传到万国”(路24:47)。旧约作为一个整体,藉著它的应许,它的象征,以及它所描绘的救恩图象,都在期盼救恩的实际完成,而在耶稣基督的降生、死亡以及复活上,一次而永远地完成。

神的应许

旧约是如何指向基督的呢?首先,它透过救恩的应许和关于神对祂的子民的承诺,直接指向基督。神在旧约赐下关于基督将作为弥赛亚(出自大卫的子孙的人类救主)而来的具体应许,藉著彌迦这位先知,神应许弥赛亚会生在伯利恒,大卫的城(弥5:2),这个预言在新约中惊人地应验了(太2:1-12)。不过,神通常是赐下更一般性的关于未来拯救的日子的应许,而没有把祂将会如何完成的细节都公布出来(例如,以赛亚书25:6-9;60:1-7)。有时候只是应许祂会作他们的神(见创17:7)。

一个常出现的副歌是:“我会作他们的 神,他们会作我的子民”(比较耶31:33;何2:23;亚8:8;13:9;来8:10)。有时候这个比较宽泛的主题的一些变化,会聚焦在神的百姓和他们将成为怎样的百姓上面,而有时候它们会聚焦在神和祂将会作什么上面。神应许会“作他们的 神”,实际上是祂全面的承诺,答应与祂的百姓同在,要照顾他们,教导他们,保护他们,供应他们的需要,与他们建立个人的关系。如果这个承诺继续下去,它最终的应许是那在基督里才会完全实现的救恩。

这个原则可以适用于所有旧约的应许。“因为 神的一切应许,在基督里都是“是”的”(林后1:20)。有时候神会赐下即时、暂时的祝福。这些只是预嚐那透过基督而来的丰富而永远的福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 神是应当称颂的。他在基督里,曾经把天上各种属灵的福分赐给我们……”(弗1:3)

警告与咒诅

神与百姓的关系不止包括赐福,也包括警告、威吓与咒诅。因为这些是神对罪正确的回应,所以是恰当的。它们在两个独特的面向上,会期待并指向基督:首先,基督是神的羔羊,背负世人罪孽的(约1:29;彼前2:24)。祂完全无罪,却为我们成为罪,在十字架上承担了神的咒诅(林后5:21;加3:13)。神对罪的忿怒,以及祂对罪的刑罚的每个事例,都期待着祂将倾倒在十字架上的基督的忿怒。

其次,基督在祂的第二次再来时,会战胜罪,并消灭它。第二次再来和历史的终结,是执行对罪的最后审判的时候。所有早先对罪的审判,都期盼那最后的审判。当基督在地上生活的时候,祂赶逐污鬼,并斥责宗教领袖的罪,就是在预告这个最后的审判。

诸约

神在旧约的应许不止出现在神对祂百姓的承诺的背景上,也出现在教导百姓如何委身上帝,以及他们对上帝的义务上。挪亚,亚伯拉罕,以及那些神与他们会面,向他们说话的人,都蒙召要作出回应,不只要信靠上帝的应许,并且要在生活中结出果子,这些是他们与上帝交往的结果。神与百姓的关系可以用神与人立的不同的圣约来总结。人与人之间所立的约(covenant)是有约束力的承诺,双方有义务要忠诚地对待彼此。(例如雅各和拉班在创31:44所立的约)当神与人立约时,因为神是掌管主权的,所以祂会规定双方的责任义务。“我会作你的神”是神这边基本的义务,而“他们会作我的百姓”是人这边的基本义务。但是细节有一些不同的出入。

例如,当神呼召亚伯兰的时候,祂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创12:1)这个吩咐具体指明了亚伯兰的义务,这是人这边的责任。上帝也表明祂这边会作的:“我必使你成为大国,赐福给你,使你的名为大,你也必使别人得福。”(创12:2)神的承诺是以应许、赐福与咒诅的形式出现的。应许和赐福指向基督,祂是诸多应许的应验,以及最后祝福的来源。诸多咒诅则指向基督为人担当了咒诅以及祂将要执行的审判与对罪的咒诅,特别是在第二次再来时会发生的。

人在圣约这边的义务也和基督有关。基督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身为人,祂与祂的百姓同样站在人的这边。祂藉著完全的顺服(来5:8),成全了神的圣约的责任。祂在复活与升天中接受了顺服的奖赏(腓2:8-11)。因此,旧约圣约中,人这边的责任是指向了祂的成就。

基督藉著处理了神对罪的震怒,将本来与神隔离的状况,变成一个和平的状况。祂使信徒得以与神和好(林后5:18-21;罗5:6-11)。祂也带来个人与神亲密的关系,以及成为神的儿女的特权(罗8:14-17)。这个亲密的关系正是旧约诸约所期盼的。在以赛亚书,神甚至宣告说,祂的仆人,弥赛亚,会成为众民的约(赛42:6;49:8)。

后裔

我们大可把焦点放在旧约的圣约的一个特别元素,也就是关于后裔的应许上。当神与亚伯兰立约的时候,祂呼召他:“你要在我面前行事为人;你要作完全人。”(创17:1)这是人在约中的义务。在神的那面,祂应许要使亚伯兰成为“多国的父”(创17:4),并将他改名为“亚伯拉罕”(创17:5)。这个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实际上超过亚伯拉罕,延伸到他的后裔:“我要与你,和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成为永远的约,使我作你和你的后裔的 神。我要把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作永远的产业,我也要作他们的 神。”(创17:7-8)

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在旧约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是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基础。亚伯拉罕之后的历史表明,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以撒,应验了神对撒拉的应许。以撒是神对后裔的应许直接的结果,他会继承那地。以撒也生了一个儿子,雅各,而雅各成为12个儿子的父亲。这12个儿子繁衍而成以色列的12支派。以色列这个国家成为神所应许的后裔的下一个阶段。

但是这与基督有何关联呢?正如马太福音的家谱(太1:1)所表明的,基督是大卫和亚伯拉罕的后裔。基督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事实上,祂是那个特别强调的后裔:“那些应许本来是给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的。 神并没有说‘给众后裔’,好像指着多数;而是说‘给你的一个后裔’,指着一个,就是基督。”(加3:16;见创22:15-18的注解)

神告诉亚伯拉罕要“在我面前行事为人;你要作完全人。”(创17:1)亚伯拉罕基本上是个有信心的人,他信神(加3:9;来11:8-12,17-19)。但是亚伯拉罕也有他的失败与罪。谁能在神面前行事为人而完全无可责备呢?不是亚伯拉罕,也不是地上的任何人,只有基督自己(来4:15)。所有的亚伯拉罕的“后裔”,最终都无法成为完全人。因此亚伯拉罕之约和基督之间,有着牢不可破的关联。基督是那最终极的后裔,是其他的后裔所指向的。我们可以列出这个后裔的清单:以撒,雅各,然后是雅各的众子。在这些儿子当中,犹大是他们的领袖,会拥有王权(创49:10)。大卫是亚伯拉罕和犹大的后裔;所罗门是大卫的后裔。然后是罗波安以及其他从大卫和所罗门而出的子嗣(太1:1-16)。

基督不止是他们所有人的后裔,拥有合法的地位,祂也超约他们所有的人,成为那独特、无可指摘的后裔。藉著基督,信徒能与祂联合,而使他们能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加3:29)。所有的信徒,不论是犹太人或外邦人,成为神对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所应许承受产业的:“并不分犹太人或希腊人,作奴仆的或自由人,男的或女的,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体了。如果你们属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按照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加3:28-29)

基督:末后的亚当

基督不只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而且要回溯到更早的时间,神更早的应许上—女人后裔上:“我要使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5)战胜蛇,也就是战胜邪恶,并扭转罪的效果,乃是透过女人的后裔而成就的。我们可以追溯这后裔,从夏娃所生的塞特与他敬虔的子嗣,透过挪亚,然后到亚伯拉罕——神的应许有了具体的形式,是出自亚伯拉罕的后裔(见路3:23-38,往上追溯耶稣的家谱一直到亚当)。如此,基督不只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而且是末后的亚当(林前15:45-49)。和亚当一样,耶稣代表了所有属祂的人,而祂会扭转亚当堕落的效果。

影子,预示,与“预表”

新约不断地提到基督和祂所带来的救恩。那是很明显的。不明显的是,旧约亦是如此,只不过它是以期待的方式来表达的。它给我们将要来的事情的“影像”和“预表”(见林前10:6,11;来8:5)。
例如,林前10:6指出,以色列人在旷野所经历的事件,是“我们的鉴戒”。而林前10:11说:“这些事发生在他们身上,作为鉴戒,并且记下来,为了要警戒我们这些末世的人。”这两处经文,“借鉴”(example)的希腊文都是 typos,也就是英文“type”的来源(比较罗5:14)。

在神学语言中,“预表”是一个特别的例子、象征或图象,是神事先设计好的,祂把这个“预表”放在历史稍早的时间点上,以便指向一个后来的、更大的应验。旧约的动物献祭预示着基督最后的献祭。所以,这些动物的献祭就是基督的“预表”(types)。圣殿作为神的居所,也预示着基督,祂是神最后的“居所”(dwelling place),藉著祂,神与祂的子民同在(太1:23;约2:21)。旧约祭司是基督的预表,祂是最后的大祭司(来7:11~8:7)

在基督里的应验是很明显的(弗1:10;林后1:20)。但是在新约中那些“在基督里”的人,也就是以信心信靠祂,并且经历到与祂相交与祂的福分的人,会得到祂所成就的恩益,因此,我们也可以在旧约中发现这些指向新约教会的期望或“预表”。例如,旧约的圣殿不只是预示基督——祂的身体就是圣殿(约2:21),而且预示着教会,教会也被称为圣殿(林前3:16-17),因为圣灵住在里面。有些旧约的象征也特别指向救恩的完成,那是在新天新地才会实现的(彼后3:13;启21:1~22:5)。旧约的耶路撒冷预示着那将要“从天上由 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启212

中保基督

圣经明确地说明了,自从亚当犯罪堕落后,罪和罪的后果就变成人类普遍的问题。这是整本圣经一贯的主题。罪是对上帝的背叛,而这配得死亡的刑罚:“罪的工价就是死”(罗6:23)。神是圣洁的,任何一个有罪的人——包括像摩西这样的伟人——能站立在神的面前而不会死亡:“你不能看我的脸,因为没有人看见了我还能活着。”(出33:20)有罪的人需要一个中保(mediator),代表他到神的面前。基督同时是神和人,且是完全无罪的,所以是唯一能如此事奉的:“因为 神只有一位,在 神和人中间也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他舍了自己作万人的赎价,到了适当的时候,这事就证实了。”(提前2:5-6)

虽然从一个终极的角度来看,中保只有一位,但是在一个次要的角度来看,旧约中的许多人物也充当了一些中保性的功能。摩西是其中之一。他上到西乃山上与神会面,而所有其他的百姓在山底下等候(出19章)。当以色列百姓听到神在山上发出来的声音感到极度害怕时,他们从那时起,要求摩西把神的话带给他们(出20:18-21)。神答应了这样的安排,让摩西把祂的话带给百姓(申5:28-33)。

但是,如果只有一个中保,如同提前2:5所说的,摩西怎么可能符合这个要求呢?摩西不是最终的中保,而是“预示”(prefigured)基督中保的性质。因为摩西是有罪的,如果没有神的赦免,他不可能在神的面前存活,也就是说,必须有一位无罪的中保来代表他。根据神的计划,神让摩西进如祂的同在中,只因为基督将要来,为摩西赎罪。基督工作的恩益被提前算到摩西的头上。这对所有旧约的圣徒而言,都适用。若非如此,他们怎么可能得救呢?神是完全圣洁的,他们都必需是完全的。因为那将要来的基督的缘故,完全被算在他们头上了,这完全是恩典。

这意味着整个旧约和新约一样,得救只能通过一种方法。只有基督能拯救我们。“除了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旧约中得救的例子也全是倚靠基督。而在旧约中,救恩通常要透过一个中保,站在神与人之间的一个人或者一种制度。旧约中所有微小的中保的事例都是在预示基督。如果不是这样,有其它可能吗?因为只有一个中保,只有一条得救的道路。所以,当我们特别注意 神带来拯救的事例 ,以及 一个站在神与人之间的中保 的事例,我们对圣经的统一性的认识就会增加。

这些事例不止包括神以个人性的交往,属灵的亲密,以及永生的应许的形式所带来的属灵上的拯救,它们还包括暂时的、外在的拯救——肉体上的“得救”,这预示着属灵上的得救。的确,得救不只是属灵上的。基督徒殷切盼望身体的复活,也盼望一个“新天新地,有公义在那里居住。”(彼后3:13)个人的救恩是从心灵的更新开始的,但在末了的时候,会是全面而且是在全宇宙的范围的。旧约所注意的虽然是实质的地,实质的财富与实质的身体健康,其实是盼望在新天新地中信徒实质的昌盛。

旧约里中保的事例还包括先知,君王与祭司。先知 把神的话带给神的子民。君王,当他们顺服神的时候,使百姓接受神的治理。祭司 代表百姓来到上帝的同在前。基督是那位最后的先知,君王和祭司,祂最终应验了这三个职分(来1:1-3)。我们也可以查看 智慧人,他把神的智慧带给其他人;战士,拯救人脱离敌人的手;以及 歌唱者,代表百姓把赞美呈献给神,并对百姓述说神的属性。

中保不止是透过人物,也透过各种制度。 扮演了一个中保的角色,把神的话带给百姓。 圣殿 把神的同在带给百姓。动物的献祭 把神的赦罪带给百姓。在阅读圣经时,我们应该查考有哪些方法是神透过那些祂所设立的 途径 (means),把祂的话和祂的同在带给百姓的。所有的这些途径都执行了某种中保的角色,因为只有一个中保,而很清楚地,它们都指向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