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与说方言之二

——《灵命的成熟》第21章

「岂都是说方言的吗?」(林前十二30)


读经:林前十四1-33


受圣灵洗的证据

大多数五旬节派信徒都持有一个观点,就是说方言是受圣灵洗和领受圣灵必要的证据。他们认为若缺少了这个表现,就没有经历圣灵的洗,也没有完全领受圣灵,只是经历一小部分他的同在和能力。这信念的基础,是因五旬节那天的耶路撒冷、该撒利亚城哥尼流的家、和以弗所的教会聚会中的圣灵的洗,都有说方言做证据(徒二4,十46,十九6)。这是很有趣的发现,因为使徒行传记录中上述的这些例子,毫无疑问的都伴有这种表现。

对上面提到的三次事件加以研究,会看出每一次赐下说方言的恩赐,都有其意义深远的理由。


五旬节
的理由是:时机的迫切和紧急。五旬节宴席聚集了大量从邻近国家来的犹太人,许多正准备起程返家。此时基督的钉十字架、复活、升天都已成过去,福音的基本事业经已完成。圣灵降临再加上此表现,引起了整个城市的注意。若要向广大群众传福音,向他们解释所发生事件的意义,这正是时候。若没有说方言的恩赐,他们就会因语言的障碍,无法向来自十五个国家的人作见证。为了实现神最高的旨意,圣灵赐下这个恩赐,达成了神最初向这些国家传福音的目的。其后的任何场合,再也没有同样情形发生的记录。


该撒利亚
的理由又不相同。针对着彼得不情愿顺从主的命令,将福音带给外邦人哥尼流,于是赐下了说方言的恩赐。彼得的态度,十足代表了耶路撒冷教会的态度。神为了使彼得和教会明白,他赐给外邦人的恩赐也和犹太人一样,便慈悲地使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事重现。但这回并没有出现多国的语言,也不牵涉传福音的事。

以弗所的犹太信徒们,对施洗约翰首创之运动后来的历史发展毫不知情,虽然他们正投身其中。他们也不明白有关救赎的事和圣灵的恩赐。但透过保罗的教训,他们的经验因着同样说方言的恩赐,和耶路撒冷的教会,以及该撒利亚初信的外邦人互相联结了。这次也没有五旬节的传福音性质。

显然这些例子中,赐下说方言恩赐的目的,不是圣灵恩赐或圣灵充满的证据,乃是要证明每一个场合中,神所赐的福份都是一样的。另有一点值得注意,在耶路撒冷、该撒利亚和以弗所,这恩赐都是未经寻求、期待而赐下的,每一回都是在一次、且同样的聚会中出现。没有五旬节派教会特有的「追求圣灵充满聚会」之先例。这恩赐在上述三处每次都在聚集的全会众中赐下,而不是只在经过选择,特别预备的个人身上出现。

基于上述各项理由,我们无法支持将说方言视为受圣灵洗和浇灌惟一证据的说法。若这说法是对的,那么说方言的实际效力会使它成为所有属灵恩赐中最重要的,最值得人们追求。然而保罗所强调的却正相反。譬如在各处经文中,先知讲道的恩赐都先于说方言的恩赐。他将说方言的恩赐列为最不重要的一项。他勉励哥林多的信徒「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即在暗示,还有其它更大、更多的属灵恩赐值得我们求。他积极鼓励哥林多人,切慕作先知讲道。提到方言,他只谓不要加以禁止。他从未对别的恩赐,这么清楚地指出其有被误用的可能。也没有任何恩赐,象说方言这般,受到各样禁忌、规章的约束。「在教会中,」他说:「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十四19)


说方言的目的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这项恩赐需要如此严格的限制,又容易流于滥用和伪造,它是否有真正的价值呢?其实既是圣灵所赐,就足以证明若保持它原来的纯洁,并在神准许的规定下使用,它既非多余,亦不是无益的。若这样,我们就毋需为翻译的恩赐多作解释或辩护了。

说方言的恩赐,证明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它同时具有一重要的功能,就是证明并坚固人领受神启示所说的那些话,因为当时新约圣经尚未写成。神「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来二4),使他的传道人为他作见证。它也可能是真正崇敬、礼拜的表现,所以它有一个有益处的目的。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要过份强调它劣于其它恩赐,因为这样做等于是在责难圣灵赐下它是不智之举。


管理这恩赐的规则

保罗一方面指出,这种狂喜的言谈不必加以鼓励,也不应该禁止,一方面他又用严格的规定为它设界限。他并不怀疑这恩赐的真实性,但他洞悉它的危险性。因为人很难区别心往神驰、歇斯底里和自我催眠的不同。如果承认今日仍有真正的说方言,那么一定要在符合圣经的要求、证实其为真的情形下才能为人接受。它必须「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林前十四40),才可以被允许采用。根据保罗的教导,显示下列事实:

所有属灵的恩赐,都是随圣灵的意思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11)。因此没有一项恩赐是人可以凭己意要求的。我们不能指挥他,说我们想要哪一种属灵恩赐。

我们应该切慕更大的恩赐,也就是最能造就教会的恩赐(林前十四12)。哥林多教会置此教训不顾,却追求特殊的恩赐,结果引起内部的混乱和损失。

任何恩赐的最主要目标是为了造就教会(林前十四12)。如果任何自称的恩赐作不到这一点,它不是伪造的,就是被妄用了。

若有人想在公众面前说「方言」,他先要确定有人翻译才行。(林前十四28)

在教会中,若两个人或三个人一组说方言,就当轮流说。不可以一齐说,否则就当闭口。(林前十四27)使用这个恩赐时,若产生混乱而不是和谐,那就是最明显的证据,证明它是虚假的。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的。(林前十四33)


当心的理由

我们可以看出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也是我们的肢体,是信徒,许多还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但我们必须以它的结果和危险性,来评价这个运动。它最大的危险之一是,企图将主要、必须的,降级为附带、次要的。它故作惊人之举,想把基督教的伟大中心真理,贬为附带的属灵表现和它所产生的经验之后。这样的教导,一眼就能看出它可疑之处。

这种教导有几点危险:


属灵的伪善

当然在别的基督徒圈子中,也有此可能,但这个运动更容易引起此方面的危机。因为它声称拥有特殊、显目的真理。它主张说方言的恩赐,是受圣灵洗和被圣灵充满的主要证据,而此恩赐在五旬节教派的聚会中出现的次数远比其它教会多,这样很容易招致优越的态度。他们中间的一份子曾对笔者说:「当然啦,我们生活在一个比你们高的水平上。」此话或许不假,但应该由别人的嘴说出来才对。持平而论,他们中间较属灵的信徒,真该象我们一样,对此种态度深感遗憾。


对虚伪大开门户

在各样属灵的恩赐中,这一项恩赐最容易流于滥用和伪造,此乃不争之事实。异端和敌基督的运动,也经历同样的现象,明白显示出这种表现可能来自天堂,也可能来自地狱。撒但喜欢败坏、仿造一切美好、圣洁的事物,然后卑鄙地加以盗用。肉体和属灵的领域密切相关,很容易令人混淆。我们极易将肉体的热忱、兴奋,误认为是属灵的火热。


分裂的倾向

对熟悉五旬节运动历史的人来说,此点不必多费口舌。他们对外宣教的工场,以及国内的据点,都不断有分裂的事发生。不管是发生在运动本身,或无数的会众中间。这实在很可悲,它认为自己和圣灵的运动同样卓越,却不但未显出圣灵合一的特性,反而以易流于分裂而着称。保罗看到这一点,他对罗马信徒提出适当的劝戒:「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罗十六17)。并非所有的五旬节派团体都会引起分裂,我们也不应该用以偏概全的态度来解释此节经文,或用它来抵制那些信徒。


过度的感性

如果我们传统的宗教,有过份压抑情感成份的倾向,这个运动的危机却恰恰相反。罗伯生(F. M. Robertson)评论:「圣灵可能用三种方式与人交流──渗入他的身体,就形成了所谓的神迹;渗入他的灵里,产生崇高的感觉,藉着所谓的『方言』发泄出来;或渗入他的知识中,就成了说预言。在『方言』的例子中,人有一种感觉,却无法将它合理地表达出来……清楚的理解力逐渐消退,沈没在意乱神迷中。除非他加以控制,否则说话的人完全被自己的感觉迷住。」

这种狂喜的状态如此愉悦,能激起别人的羡慕和模仿,以致于哥林多教会耽迷于这种现象,把它当作首要的追求目标。今日五旬节派的会众亦复如此。他们不稳定于持续他们行善的事,却把时间花在展示激烈的情感上。这种不加控制的宗教情绪压倒了理性和知性,将自然、动物性的感觉,搪塞作属灵的火热。五旬节派今天也有相同的倾向,结果常常造成痛苦。

已去世的皮尔生博士(Dr. Arthur T. Pierson)针对此运动的发展和特性,主持过一项彻底、全球性的调查。他将考察结果摘要记下,可以作为接触这个题目的门径:

此争论的最终仲裁者,应该是无误的圣经,而不是人类的经验。

最值得追求的恩赐,应该是最能造就人的。

所有真的属灵恩赐,都能增进平静和和谐。

所有圣灵的真资质,都能引致谦卑和柔和。

若为了自己的缘故,或为了荣耀自己而追求某种恩赐,无啻是一种欺哄或陷阱。所有来自人类的过度影响力,都与神之灵的超然性相抵触。

任何容易产生分裂和离心力的事物,都要最严格的加以怀疑。

我们应该时时警惕,以发觉撒但的诡计和假面具。


关于圣灵的正面教导

还有一个问题待解答。我们如何有效地帮助那些受此教导缠绕的人?并且防止其它人重踏覆辙?

我们既然对每一个基督徒都负有互助的责任,就该尽早给予他们有关圣灵的工作、五旬节的意义等充分而正确的教导,并教他们如何亲自领受圣灵的充满。一有灵魂归向主,我们就该趁早引领他们进入这种经验中。不该把教导中的重要部分,延迟到他们更成熟之后才教导。一个被信主的年轻人,其吸收属灵真理的能力是惊人的。我们确信如果将此放入我们教会的例行程序中,一定可以大大减低信心退步的情形,并使教会在圣洁中迅速增长。

若有信徒被引入五旬节运动,或被它吸引,就需要用属灵的态度,特别照顾他。不能用属世的武器,正面的攻击不但不能救他脱离,反而驱使他投入。有一次本书作者被邀请,到一所教会作一系列的演讲。这教会正因此问题濒于分裂。一连串的演讲中,他既不提五旬节主义,也没有对这个运动做任何间接的攻击。只是提供有关圣灵的清晰而正面的教导,以及他如何满足人的需要,给人圣洁的生活和有效力的服事。圣灵为神的话语作了见证,结果没有一个会众加入五旬节派教会。

当别人对经历狂喜忘我、大能的应许感到心动时,有一个可行的办法,就是藉着圣经的话和个人的经验,向他显示:当圣灵控制了生命时,自然会有圣洁、喜乐和能力为他作见证。如果我们自己尚未享有圣灵的充满,当务之急就在领受圣灵的充满,然后我们才能实际证明保罗所谓的「最妙的道。」(林前十二31)

保罗把那篇伟大之爱的诗歌,放在哥林多书信中不是出之偶然。它有一个预定的目标来介绍它崇高的主题,并且清楚地先揭示出来:「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基督徒的爱,比可观的属灵恩赐更美妙。但这最高的恩赐,若不是出于纯洁爱心的灵,并藉之实践的话,也是枉然的。「你们要追求爱」,保罗又加上,「也要切慕属灵的恩赐」──二者相辅相成,不能单独存在,这才是「最妙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