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的宣教热忱

——《灵命的成熟》第18章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8)


读经:徒十三1-13,十六6-10

圣灵是大使命的执行者,也是宣教事业的管理人。在新约那本伟大的宣教指南──使徒行传中,我们几乎可以在每一页上见到他的大名。这些历史,就是一个生动的故事,描述了他透过教会所作的种种活动。

基督在为他日益迫近的离世作准备时,应允要派一位代理人和代表,来作门徒的伴侣和保惠师。「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约十六7)。五旬节那日,他们就以他的无所不在(藉着他的灵)取代了他肉身的同在。从圣灵降临的那刻起,他们对主的热情和渴望开始得到满足。基督的应许乃是当圣灵降临时,他们就要为他作见证(徒一8)。这种满足是具体的。「他们就……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话来。」他们的讲道充满能力,大有果效。

他们传道活动的纪录里,在显示使徒和教会的行动,超越了人的路径,而是倚赖神的资源进行的。圣灵是主角,人只是他用来完成神计划的工具。从始迄终,圣灵都是主要的推动者和主要的工作者。

五旬节那日,有两件事在基督教的发展史上具有深远的意义。第一,圣灵就任他作为保惠师和赐能力者的双重职位。复活后的基督曾应许那些惧怕、忧伤的门徒,要赐下一位保惠师。他吹气在他们身上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22)时,这应许已经实现了。神儿子的应许,就是圣灵要作保惠师。

父神的应许,乃是圣灵要作赐能力者。这应许同样在五旬节那天兑现了。「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二十四49)。「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徒二4)。在这一刻,门徒突然领会了他们献身的事工多么钜大,因此格外需要能力。在那可纪念的日子,神叫巴别塔事件逆转过来,初次让他们尝到圣灵加给力量的经验。巴别塔事件发生时,人们因为一种语言忽然分歧成多种而惊讶万分。而五旬节这天,人们却因原先纷杂的语言突然合而为一而惊奇。这件破天荒的事,实际揭开了宣教事业的序幕,福音在一天之内,用各地的语言传到了许多国家。

圣灵就任保惠师和赐能力者的双重职分之际,也伴随着另一件划时代之举,就是教会的设立。它代表基督奥秘的身体,是一个活的、无法抵抗的组织。当他肉身活着时,我们的主以人的身份,提供了完美的媒体,使圣灵得以透过他,完成神对世界的计划。但是现在他荣耀的肉身升至天上,他奥秘的身体──教会,就成了圣灵的工具。基督在世上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藉着圣灵给予的力量。理想中教会亦当如此。圣灵的洗具有联合的意义,藉着它,各时代的信徒都能进入基督的奥妙躯体中,联结为一。「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林前十二13)。这身体的成员都有责任将救恩的好消息传到整个世界。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太二十四14)。他们可以从赐能力的圣灵,得到作见证所需的力量。

宣教师的装备

在升天以前最后的教导里,主将圣灵的降临和赐能力到世界各地作见证,两者相提并论。后者乃是他最高的目标。「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8)。过不数日,基督的话实现了,「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听到他们从圣灵来的见证。五旬节是一个榜样,其后的传道工作也当同出一辙。

圣灵充满的特殊方式,有清楚的记载。「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徒二4)。不仅限于五旬节那群人才有这经验,亦非只发生那么一次。举例来说,彼得以后也经历了一连串的圣灵充满,记录在使徒行传第四章第八节和第三十一节。使徒行传一再重覆强调这题目是有用意的,要显示这些早期的传道人严格遵守了主的命令──在他们从上面得到能力之前,不要开始宣教事工。这也是今日传道人必须有的装备。因为离了圣灵,作见证必一无果效。

「被圣灵充满」表达了什么意义?不是指一个被动的容器得到充满,而是指人活跃的性格,为神的神性所控制。不再有被动。每一个门徒都处于盈满、高昂的状况下,但没有一个人拒绝仁慈的圣灵之掌管。

有一点值得注意,使徒行传第二章第四节,和以弗所书第五章第十八节中所用的「充满」一词,通常带有「控制」的意思。例如:「并且满心惧怕」(路五26)。「只因我将这事告诉你们,你们就满心忧愁」(约十六6)。这些人被他们的恐惧和忧愁所攫住、所控制。赛尔(Thayer)在他的希腊文字典中论到这个字时说,「所谓充满心中,就是占有这个心。」我们若自愿让圣灵占有,并且控制我们整个性格,将之放在主的掌管下,我们就是被圣灵充满了。圣灵充满我们,他就在我们性格的中心处施行管理。他不断地启发我们的智慧,好让我们喜爱,应用在基督耶稣里的真理。他洁净、稳定我们的情感,好叫我们将情感专注在基督身上。他没有湮没我们的个性,反而将之释放、提升。圣灵用这些方法,将新的生命和能力灌注到使徒的生命中,装备他们以迎接艰钜的使命。

对传道人而言,圣灵的浇灌是正常、必要的装备,没有其它东西可以取代。

宣教事业的管理者

圣灵是大使命的执行者,也是宣教事业的管理人。他在早期教会成就斐然的记录里,占有显着的地位。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事件上,他奇特的审判证明了他在初期掌管时所拥有的权威。他们两人因犯了欺哄圣灵的罪,遭到立刻死亡的可怕惩罚。「为甚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徒五3、4)。神要人明白,愚弄圣灵非同小可,因圣灵是他指派来到世上,执行他计划的。圣经记载向外邦人传道的历史,第一句话就是「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徒十三2),这种安排不是没有用意的。

他第一个管理的行动,就是呼召宣教师。在传道的呼召里,发端者应该是圣灵,而非自愿者或教会。记述巴拿巴和扫罗接受呼召的那段经文(徒十三1-4)清楚说明了这一点。圣灵如此吩咐:「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神的呼召发生在教会或宣教师采取行动之前。教会的责任是放他们出去,认清圣灵的命令,然后遵命行事。值得一提的是,圣灵会选择最适合的人来实行他的计划,教会不该提出异议。宣教师的责任则是回应呼召。总而言之,判断人选是否适当,不是个人或教会领袖的事,而是圣灵的职责。他们的责任只是留心他的引领,并且服从他的命令。教会无权决定此事。等待呼召的人也不必提出一大堆的推荐书。那些宣教师是在一群属灵领袖谦卑祷告中被发现出来的,他们成了「主的执事」。但后来情形却不一样。特别是现代宣教运动的初期,教会对圣灵的声音听若未闻,宣教师在教会一片反对声浪和漠不关心的态度下出去宣教。象卢勒和克里这样有能力的人遭遇亦是如此。但他们虽被世人忽视,却没有被呼召他们的圣灵所遗忘。

然后圣灵差遣宣教师出去,教会则担任赞助的团体。「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出去了。他们既被圣灵差遣,就下到西流基」(徒十三3、4)。按手象征了教会的交通、团契。但具权威的托付乃是从圣灵来的,他是真正的授权者。教会只是将那些已受圣灵差派的人献上,并付以重任。若没有先前圣灵的任命,人即使按手,也是枉然。

选择工作的地区也是圣灵的特权,宣教师无权选择。只有圣灵知道,庄稼的主有什么样的策略。这点在保罗的旅行中可得到清楚的解释。第一次旅行,圣灵引导这些宣教师到西流基,由海路往亚西亚和罗马人的世界。而在第二次旅行,我们读到「圣灵既然禁止他们在亚西亚讲道,他们就经过弗吕家,加拉太一带地方。到了每西亚的边界,他们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却不许」(徒十六6~7)。只有圣灵知道何处是战略中心,谁最适合差往该地。克里计划去南海,圣灵却派遣他到印度。巴拿度(Barnardo)感觉被呼召去中国,圣灵却要他留在英国。耶德逊(Judson)的目标是印度,圣灵却将他的脚步引至缅甸。从这些随后发生的事件,可看出跟随他的引领,对宣教师是多么的重要!

时机一到,亚西亚和庇推尼自然会听到福音,但是目前神的策略是把福音向西传到欧洲,由那儿将展开庞大的福音事工,因为欧洲时机已熟、正待收割。盎格鲁撒克逊民族被预定为宣教的前锋,有六分之五的宣教工作是藉助他们完成的。保罗相当留意圣灵的拦阻。他没有凭着己意,往前直冲,却停下脚步,藉着祷告和会商,以发现神的旨意要他和同伴们前往何处。我们也当留心,教会在向意料不到的方向发展或扩张时,应该受圣灵的约束,而不是靠宣教师慎密周到的计划。

圣灵也决定宣教工作的时机。有的时候,神的行动似乎太缓慢了。为什么在基督教基本的几件事完成以后十七年,神才着手他全球性的宣教工作?而且为什么只差派两个人?他为什么以如此微不足道的工作,来应付世界惊人的需求?我们必须学会,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他的道路过于我们所能测度。我们的责任在留心圣灵的制止,并且等候他来启示他的时间。我们也该知道,圣灵如同潮水,有精密准确的时间性。如果我们只顾自己的职责范围,而不顾他的时间,结果只有导致自己的损失和失望。

指定同工也是圣灵的职权。扫罗没有选择自己的同工──他是由圣灵指派的。这么一位聪明、精通教导的使徒,若没有一位更富经验、灵命更强的长者同行,圣灵还是不会差遣他出去的。将扫罗和巴拿巴放在一块,并非偶然。巴拿巴已趋成熟、经验老到,是「劝慰子」。除了他这些恩赐,圣灵又加上扫罗强烈如火的热心、不眠不休的急切、出众的知识能力。而扫罗也已经在神的学校中,作了长期的预备。他们在一起,等于是许多恩赐的奇妙组合。但是这么一支有属灵警觉、恩赐的队伍,后来为了巴拿巴的侄子约翰马可(徒十五39)也出现了裂痕。然而圣灵最后克服了这次不幸事件,原先一支宣教队伍,现在成了两支。

圣灵的另一个行动是将宣教师领到目标之处。有一个杰出的例子,就是圣灵呼召腓利,离开他正在撒玛利亚如火如荼展开的奋兴工作。在此工作上,他正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圣灵却要他「下迦萨的路上去,那路是旷野。」乍看之下,这完全违反了合理的判断。但腓利听从了圣灵的声音,往迦萨去。就在同时,也有一位深具影响力、渴求基督和他救恩的人出现(徒八29)。腓利因毫无疑问地顺服圣灵,得到了奖赏。他被邀请向那位已预备好的追求者解释福音,而他当场就接受了基督。因着埃提阿伯财政大臣的信主,福音进入这个国家。若没有圣灵的安排,腓利永远不会去迦萨,埃提阿伯也永远没有机会听见福音。每一个宣教工场都能举出一些虽然没有如此惊人,却也类似的例子。

宣教工作常遇到一个难题,就是黑暗权势的压力。有时压力太大,几乎力不能胜。但这儿圣灵也在增添能力抵挡撒但的拦阻。以吕马是行法术的人,他抵挡巴拿巴和扫罗,想要使方伯士求保罗离开真道。「扫罗……被圣灵充满……说,『你这充满各样诡诈奸恶……你混乱主的正道还不止住吗?……你要瞎眼』」(徒十三9-11)。他在应付来自撒但的阻力时,经验了圣灵的合作。圣灵先予他属灵的眼光,得以洞察这阻扰的来源,然后给他属灵的权柄去对付它。他大胆地揭露了以吕马反对他的性质、原因和目的,然后严肃地宣布了神的审判。

圣灵同时支持正遭受反对和处于灰心中的宣教师。犹太人因憎恨基督,把门徒驱逐出境。结果却很奇特,「门徒满心喜乐,又被圣灵充满」(徒十三52)。他们被提升,超越他们的环境,所以能在患难中仍然喜乐。他们真正发觉到圣灵是神圣的激励者和保惠师。

圣灵指导教会任命其领袖。这不是靠大多数投票决定的。「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全群谨慎」(徒二十28)。是他指派羊群的牧者,他有此特权,指定由最低到最高的职位,而不是领袖们自作决定。因为即使教会中最卑微的事奉,也应由圣灵掌管(徒六3)。

在耶路撒冷召开的第一次教会会议上,出席的代表们清楚地认识圣灵的统辖权和他的同在。任何疑难的事件,都听从他的声音来解决。主席有关大会决议的谈话,明白指出他们的审议,是依着他的意思。「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徒十五28)。他们一切的决定,都把他放在首位。

早期宣教师如何看重圣灵的工作,可从一件事估量出来──他们留心将他的事工介绍给初信者和信徒(徒八17,九17)。保罗将以弗所的那十二个人缺乏效力的原因,归咎于他们忽略了圣灵的充满及从圣灵来的能力。在这个严肃的题目上,早期信徒的教训不是一个强有力的实例吗?

教会和它的宣教师,若在他们的计划和活动中,将圣灵放在首位,我们可以预见,世界的宣教工场将有长足的进展。可惜事实上,有些地区即使没有完全漠视他的特权,也只给予他极少的机会去施展他的大能。

高弗(Jonathen Goforth)却不是这样,他在中国和韩国的事奉大有能力,许多人得到复兴。他对工作中得到的奋兴甚为关切,便潜心研究圣灵的位格和工作。然后他每被邀至一个基督徒团体,就将他所学的教导他们。紧接着就有人深深地受感动、认罪,信主的人日益加增。

有一次,高弗在中国一个城市,向挤满在街边小教堂里不信主的听众讲道。他亲眼目睹了这些人心中的激动,是他前所未见的。当他讲到「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这节经文时,懊悔似乎写在每一张脸孔上。他呼召决志时,所有的人立即响应站了起来。他回过头,想从伴随他的十位布道家中间,找一位来接替他。可是他发现他们的脸上,都满布着惊惧。有一位对他耳语:「弟兄,我们长久以来祈求的那位,他今晚就在这儿啊!」他们随后所到之处,都有许多灵魂得救。他们在传道事工上,给予圣灵适当的地位,就藉着圣灵在他们中间所动的大工,得到了奖赏。

有关圣灵在宣教工场动工,最感人的故事之一,发生在印度的安哥拉。由于经过十五年牺牲的工作,只有十个人信主,加上面对庞大的赤字,浸信会宣教联会于一八五三年决定关闭这儿的工作站。科弗尔博士(Dr. Colver)恳切地为这个小教会请命,因下述事件终获胜利。当时联会干事布来特(Dr. Edwin Bright)在演讲时以下面的话作结束:「谁愿意执笔写这封信,告诉那教会的十个会友,美国浸信会已经决定遗弃他们?」他大步跨上讲台,又跨下来,说:「谁来写这封信?」

那天晚上,「我的国,是你的」一书作者史密斯博士(Dr. Samuel Smith)无法成眠。在白天的辩论中,曾挂起一张地图,每一处宣教工场都以星星做标记。缥甸是星罗棋布,惟有尼娄瑞(Nellore)孤零零地站在印度的土地上。史密斯拿起纸笔写道:

照耀吧!孤星,你夺人的光彩

将遍布整个东方的天际;

黎明将急速打破阴暗和黑夜!

照亮并祝福客旅的眼目。

照耀吧!孤星,我不会吹灭

那闪着蒙胧光辉的灯火。

伯利恒的孤星

曾引出一个光亮灿烂的日子。

照耀吧!孤星,在忧伤的泪眼中

悲哀的挫折常受到祝福;

在你的同伴星辰中照耀吧

孤单的星在天堂必不受轻视。

照耀吧!孤星,你举起一只手

将宝石般的光辉洒满全地,

你可是离群的一位诗人

在夜之冠冕上闪闪发光?

照耀吧!孤星,白日将近

没有任何光胜过你的美丽;

你在怀疑和恐惧中诞生、默想

也将在以马内利的眉头上聚集。

照耀吧!孤星,直到世界消逝,

它的偶像将尽归尘土;

你照耀之处,将有千万人

把冠冕加在万王之王头上。

次日早餐时,联会主席哈里斯(Judge Harris)徵询史密斯博士的意见。他拿出这首诗,在当天的聚会中以充满情感的声调当众朗诵,听众深受震撼,有些男士亦为之泣下。一个充满希望的异象,开始露出了曙光。

结果呢?圣灵推动了一个伟大的事工,来奖赏他们的信心。一天之内,曾有二千二百二十二人受洗的记录。三十年后,安哥拉教会拥有一万五千会众,是世界上最大的浸信会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