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洁净的火焰

——《灵命的成熟》第17章

「于是耶和华降下火来。」(王上十八38)

读经:王上十八1-40

这是旧约圣经中最富戏剧性的故事之一。它提到的每一件事,都鲜明生动,多采多姿。故事中的角色突出,内容丰富,结局精彩。

以利亚是耶和华的孤独的先知,也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出众的人物之一。在这次危机中,他突然以先知的身份出现,是维护神权利的斗士。后来他又骤然失踪,在火车火马和一阵旋风中升上天去。新约里提到他的次数比任何其它的先知为多。他初现时鲜为人知。但他头一个公开的行动,就是藉着祷告将天空锁住,有三年半之久滴雨不下──这乃是对一个拜偶像国家的审判之实例。

虽然我们没有他早年生活的记录,但毫无疑问的,要从事如此有能力的公开服事,一定先有私下的预备。象他这样的成就,必然是个人亲自遇见神才能产生的结果。他私底下先接受了神要他做先知的呼召,藉着一些秘蜜的试验,他认识神更多,并对神有绝对的把握。透过私下与神的交通,他完全脱离了人的恐惧。肉体上,他是一个肤色健美,粗壮而质朴的男子。道德上,他是充满勇气、信心和热诚的人。

在危机中人的性格最容易暴露。以利亚生活的秘诀在下列文字中可见其梗概:「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神耶和华啊,求你今日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神,也知道我是你的仆人,又是奉你的命行这一切事」(36节)。在祷告中可以看出这个人的真面目。这里显露出三项事实:

他对神的荣耀具有无限的热爱。「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神。」这话最先闪现在他脑里,他的心灵充满了对神荣耀的圣洁热爱。

他满足于作耶和华的奴仆。「也知道我是你的仆人。」他清楚知道,神对他有绝对的主权。
 


他完全听从神的命令。
「我是……奉你的命行这一切事。」

招聚以色列众人(19节)可不是短时间的工作。由结局判断,不难相信以利亚一定花了许多时间等候神,从他那里接受整个行动的计划。他对神表现的伟大信心,是长期与神交往才能有的结果。以利亚了解他的神。

以利亚戏剧化的挑战,起源于他深切关心这个国家在信仰上背叛了神。当时在位的,是以色列有史以来最昏庸、邪恶的国王。即使在他结婚之前,就记载有「亚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除了这些,他又加上一件卑鄙的恶行:「犯了……耶罗波安所犯的罪,他还以为轻,又娶了……耶洗别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他所行的,惹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怒气,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诸王更甚」(十六31-33)。以色列人抛下耶和华,转去敬拜巴力。就在这个宗教和道德濒于崩溃的紧要关头,以利亚神奇地迈入了以色列的历史舞台。

火的挑战

「那降火显应的神,就是神。」在敬拜耶和华和事奉巴力之间,毫无妥协馀地。两种相背的宗教系统,根本无法和平共存。是这位神人促成了这场危机。神常要属他的人待机而动,他先在暗中预备他,然后要他在危急关头脱颖而出。神从来不缺少见证人,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马丁路德或加尔文,一位卫斯理或怀特菲德,一个慕迪或妥锐(Torrey),或一位葛理翰。

在迦密山发生的戏剧性事件,最能表现以利亚性格上的伟大之处。当然,他「也是人,性情」和我们一样,但他具有超人的勇气和信心。马丁路德也是如此,他是一位孤独的先知,却以大无畏的精神面对国家庞大的宗教势力。他以当时的语法宣布说:「我就立足于此,别无其它路径。」以利亚公然向假神挑战,以试验他的神的能力。这个试验是相当公平的,因为巴力是火神,这个测验正是他的本行。「那降火显应的神,就是神。」以利亚的建议很合理,没有理由反对。问题很简单,「若耶和华是神,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神,就当顺从巴力。」紧要关头终于来临,他们必须在两者之间做一抉择。

火的含义

「耶和华在火中降临。」以色列人没有忘记火的试验所具有的意义。他们应该记得在他们国家的历史中,神多次用火向他们显应。他们也该明白火就代表神的临在。

神曾在燃烧的荆棘里,向摩西显现。「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耶和华就从荆棘里呼叫」(出三2、4)。神在西乃山上也是用火证明他的临在。「西乃全山冒烟,因为耶和华在火中降于山上」(出十九18)。神也在夜间用罩在以色列人帐幕上的火,象征他的同在。「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帐幕……夜间云中有火,在以色列全家的眼前」(出四十35、38)。圣殿的献祭中,神也用类似的方法表明他的存在。「所罗门祈祷已毕,就有火从天上降下来……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代下七1)。火的出现,证明了神的显现。

这是旧约时代火所象征的意义。但它现今对我们有何意义呢?在新约中,它象征了圣灵的同在和能力。施洗约翰宣扬弥赛亚的职务时说:「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太三11)。他的预言后来实现了。五旬节那日,圣灵的能力降临在聚集的门徒身上,这个特定的象征记号清晰可见,「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徒二3)。由此证明在现今的世代,火被用来象征圣灵的同在和权柄。

以利亚的时代,耶和华圣坛上的圣火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巴力祭坛上的假火。神的荣光褪去了,没有任何人能够再点燃这神圣的火焰。当拿答和亚比户「向耶和华献凡火」时,他们立刻倒地而死,因为没有任何东西能代替神的真火。

在今日,教会和基督徒个人的生命中,最缺乏的就是神的火,它代表着圣灵的同在和他大能的工作。我们四周的一切,绝大多数在自然层次上就可以说明。我们的生命没有接触到火源,我们的教会里也没有圣灵的火焰,可以象灯吸引飞蛾一样吸引人们。因为缺少了神的火,教会在这个失丧的世界中就无法产生效力。它健全的组织、博学的事工、广大的人力资源和方法、有效的技巧,都是前所未曾有过的。但是在解决这个狂乱世界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上,教会的贡献却比过去任何时候少。我们应该这样祷告:「主啊!请赐下火来。」还有什么别的方法,能满足现今世代的需要呢?

火的降临

「于是耶和华降下火来。」火的降下,是迦密山事件的高潮,其它的都是为这一时刻作的预备。我们可以从这之前所发生的事,学到重要的属灵功课。如果我们能发现这事的基本要素,即可找出灵命复兴的来源。「于是……降下火来。」在什么时候?

这火是在整个国家背叛神的时候降下。那时对神的崇拜一蹶不振,而敬拜巴力的风气却达于鼎盛,全地笼罩在灵性的黑暗阴影下。神在灵火挑旺的世代,并未限制赐下他的祝福。但黑暗越深,就越需要光。我们所处的时代,其黑暗的程度已不可复加。不必特殊的想象力,就能辨识出今日世界的景况和以利亚的时代近乎雷同。撒旦的权势高涨,教会对全国的影响力微乎其微。然而现在仍有象那七千位不肯屈膝拜巴力一样的人。

这火是在以利亚毫无踌躇地听从神的时候降了下来。早先神对他说:「藏起来。」「于是以利亚照着耶和华的话去」(王上十七3、5)。现在又是截然不同的命令,「你去,使亚哈得见你,我要降雨在地上」(十八1)。可以想见以利亚不愿会晤那与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亚哈,因为这三年来亚哈一直在搜索他,想要杀他。亚哈忘不了以利亚作的事。他藉祷告把天空锁住,使遍地闹旱灾。但在乾旱未解除之前,以利亚必须顺服神的话。

以利亚迅即听命,一如他从前听神的话把自己藏起来。「以利亚就去,要使亚哈得见他」(十八2)。降火和下雨都是源自以利亚肯顺从神的吩咐去面对亚哈──这位道德、属灵上的恶魔化身。如果我们在生命中仍为自己保留一块领域,就等于拒绝顺服神,那么我们祈求神火降下,也一定徒劳无功。如果他坚持我们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听命、偿还、道歉或作见证,我们若不肯顺服,结果吃亏的是我们自己。除非我们顺服,否则他不会赐下祝福。

这火是在损坏了的祭坛得到修复之后降下的。「他便重修已经毁坏耶和华的坛」(30节)。毁坏的祭坛意义重大,祭坛象征着敬拜。它将要出现之处──迦密山,一直是神的子民秘密聚会之所。但祭坛已经废弃不用,年久失修,对耶和华的崇拜也已停止了。在火降下之前,祭坛一定得先重建。以利亚取了十二块石头──不管南国和北国已经分裂──然后重新造了一座坛。他的目的是要藉着神的显现,把这个分裂的国家联合起来。神的子民在灵里合一时,神就降下火来。如果我们生命里的祭坛损坏不堪,火就不会降下,除非我们先将坛修茸完毕。这坛到底预表什么?基督不是也曾将自己献在十字架的坛上吗?只有十字架的意义得到完全的复兴时,耶和华的火才会降下。

这火是在所有的祭物都放在坛上时降下的。「把牛犊切成块子放在柴上」(33节)。神的火绝不会降在空的祭坛上。将牺牲一一支解,并非毫无属灵的含意。在信心火热高昂的时候,决志把自己一生摆在祭坛上并不难,但要将身体一块块肢解献上祭坛,就不是轻而易举之事了。哈威迦尔(F. R. Havergal)在她的奉献诗歌中说得非常美妙,它一开始是「虔诚奉献我全生」,但接着是「虔诚奉献我双手……我双足……我声音……我爱心。」不仅有一个伟大的开头奉献,并接续着有许多降服的行动。神对部份的奉献是不能心满意足的。亚拿尼亚和撒非喇拿出一部份献给神,却假装是全部,他们最后付出的代价多可悲。神呼召亚伯拉罕,要他将生命中最糟糕和最珍贵的两件东西献上。他必须献出他因肉体的不信而生的儿子以实玛利,打发他离开父家,到旷野去。他又得将因崇高的信心所得的儿子以撒,放在祭坛上,并亲手操刀。然后耶和华的火降在亚伯拉罕身上,神的应许来了:「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祭物的最后一块都放好在坛上了。我们不能欺哄神,当祭坛装满时,他会知道的,他的反应也毫不迟延。以利亚把最后一块祭物放在坛上时,火立刻降下了。

这火是在把一切伪造物都除去后降下的。「用四个桶盛满水,倒在燔祭和柴上……水流在坛的四周」(33、35节)。以利亚不允许任何假火存在。他向巴力的先知挑战时,三次要求:「不要点火。」这样就不能投机取巧,也无法偷偷插入一丝火光。他对自己也有同样严格的要求,他采取了一切预防作弊的措施。他希望大家清清楚楚得看见,降在他坛上的火是从天上点燃物。他邀请民众「你们到我这里来!」他对神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故意添加阻拦。坛上的水能迅即浇熄任何隐藏的火种,是他的信心使他傲视一切不可能成功的因素。有这种信心的人可不多见啊!我们也许会有一个冲动,为了易燃起见,便在祭物上淋汽油,以助神一臂之力。以利亚却是想证明,他除了神别无选择。我们也应当如此,防备假的事物,当心以心理学取代了属灵的事,或用催眠术代替圣灵的能力。

这火是在以利亚信心的祷告之后降下的。「耶和华啊!求你今日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神,也知道我是你的仆人,又是奉你的命行这一切事。求你应允我,应允我,使这民知道你耶和华是神。」(十八36、37)

这真是一个强烈的对比!巴力的先知在他们筑的坛周围,狂呼乱叫,顿足踊跳,向他们那毫无反应的神呼求。并且用刀枪割自己,直到鲜血流出来!但他们的狂叫并没有使天降下火来。以利亚在祷告之前,凭信心嘲笑他们,沉寂的天空证明了他们对巴力的信心枉然无效。以利亚对耶和华的应允深具把握。他挖苦、讥笑他们和他们的神:「大声求告吧!因为他是神,他或默想,或走到一边,或行路,或睡觉,你们当叫醒他」(27节)。以利亚用这种语气说话,显然已认定了神不会叫他的仆人出丑。这种信心的表现颇得神的喜悦。庞氏(E. M. Bounds)如此写道:「以利亚这次不朽的试验,当着叛教的国王、堕落的国度和迦密山上拜偶像的众先知面前举行,实在是信心和祷告的至高表现。」

以利亚简单祈求神为他自己和为他的仆人显明奇事。祷告方毕,立刻有火焰从天降下。「于是耶和华降下火来。」这火不是降在舞台上。这火是紧随着信心的祷告之后,自天而降的。燔祭、木柴、石头、水,没有一样经得住天上的火焰。以利亚心中的愿望实现了,耶和华至高的地位得以建立。这位真神的存在和权柄再一次彰显在他子民中,神和他仆人的名誉得到了证明,巴力信徒的伪饰全然崩溃。若我们的祷告是出于这样的心愿「叫父因儿子得荣耀」时,我们也可以看见有火降下来。

火的成就

这火使得以色列全民都俯伏在地。「众民看见了,就俯伏在地说,耶和华是神,耶和华是神」(39节)。从神来的火证明了以利亚所作的见证,他自己就是永不止息的火。他们无法否认亲眼目睹的事实。当不信主的人在我们身上看见神的火焰,亦即我们所表现出圣灵的同在,和他大能的工作时,他们就会开始留意我们的见证。

降下之火导致了假先知的死亡。以利亚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命令以色列人亲手捉住巴力的先知,并将其置于死地。所有敌对真神的都必须被废除。真火降下,自动地消灭了巴力坛上的假火。只有从天而来的火,能给以利亚这样大的道德权威,作肃清的工作。
 

火的降下完成了显然不可能的事。谁听说过石头会被烧成灰烬?但事实就是这样。五旬节的神火,也在门徒的生命中成就了不可能的事。胆怯被烧尽,代之以勇敢。疑惑变成信心,自私变成无我和对基督荣光的渴望。他们过去受人注目的缺点,现在却益趋完美。

伦敦大瘟疫后,紧跟着是一场大火,这个城市有一大部分化成灰烬。过了一段时间,人们忽然发现有一种前所未见、奇异而艳丽的花朵在空地上生长出来。这些种子长期潜埋在寒冷的土里,一旦藉助火带来的热度,立刻产生了新的生命力。神的火降在一个信徒身上,十分钟内所完成的工,是靠人自己努力十年也无法达成的。

世上最不可能之事

是我能脱离罪的统辖,

这能成吗?我知道能成,

虽然看来如此不可能,

这不可能成之事,

对我却成了可能。

──卫斯理查理

降下之火除了灰烬,不留下一物。所有可燃物皆付之一炬,存留的只有那不可毁灭的东西。火对灰烬再也无能为力了。神的火烧尽一切世俗的、表面的事物,只留下那具永恒价值的事物。灰烬有两个特色:一丝风息都可吹动它们,它们并随着风的方向移动。有神火降在其上的生命,会对圣灵的刺激特别敏感,也常常会随着神的旨意而移动。
 


哦,你从高天而来

赐下洁净神圣之火

在我心灵祭坛之上

点燃一柱神圣的爱之火

让它为了你的荣耀而燃

以那不能消灭的光辉

火光摇曳,重新得力

在谦卑的祷告和热烈的颂赞中。

──卫斯理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