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个人的书信

——《灵命的成熟》第13章

「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启二1)

读经:启二1-7

这是一封由被高升的基督写给当时一个教会的私人信函。它确是有记念价值的文件,我们能分享它里面的信息,也是一种特权。虽然主要是写给以弗所教会,但最后它说:「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对象又包含了个人及当代的人。在这封信里,有染着哀愁的感谢,也有称赞及谴责揉和在其中。基督表明他自己就是那位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人,第一章第二十节指出七灯台象征七个教会。他监督细察那代表见证的灯是否明亮灿然?他在信中对这个教会提出道德上的审判,此乃基于他完全而准确的认识,因他说:「我知道你的行为。」

以弗所是古代最有名的城市之一,它的居民称它为亚西亚的都会。它繁华富足、文明昌盛,却也腐败到极点。除了是一个重要的商业枢纽,它也集各种败坏的异端邪教之大成。它拥有华丽的狄安娜神(Diana)庙宇,乃是世界七大奇观之一,这所庙为它带来了财富和声名。以弗所教会可谓得天独厚,享有它的创办者及后继的牧者们所拥有的一连串属灵恩赐。保罗、亚波罗、亚基拉、亚居拉、提摩太和约翰都曾对它的灵命有所贡献。从保罗给他们的信件中论到的属灵真理,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抓住,并且履行了所领受的属灵教导。这一类的信徒组成了教会的核心,他们能融会贯通属灵的教训。由这一点可看出他们的大概情形。

写这封信的时候,以弗所教会已成立了四十年,它的会众大多是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基督徒。当初令他们的祖先感动的那些新鲜、崇高的真理,现在已变得稀松平常。但早代的恒心、力量仍然历历在目,因此基督在这儿表达他热诚的赞赏。

赞美

从他信件的开头方式,明显地看出主的机智和体贴。值得一提的是,每当主要称赞一件事时,他总是一开始就提出来,这也是人际关系中该有的步骤。他毫无保留地称赞表明在他们中间的四样美德。

他们忠于工作。「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2节)。这教会的整个工作、行为由此可窥其大貌──在疲乏中仍牺牲苦干、不屈不挠、忍耐到底。这教会好象一个殷勤工作的蜂巢,充满各样的善工。他们的忍耐毫无被动之处,是一种埋头苦干直到精疲力竭的耐力,因此基督称赞他们。有一点值得注意,这里用的三个名词同样也出现在保罗写给帖撒罗尼迦人的信中,他称赞他们「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爱心所受的劳苦,因盼望我们主耶稣基督所存的忍耐。」(帖前一3)

然后,他们也不容忍不义。「你不能容忍恶人」(2节)。这个教会绝不宽恕他们中间任何不洁净的事,它有充分的属灵干劲,去操练健全的管教。为此他们受到神的夸奖。以弗所教会可以容忍任何事,除了在它中间的不义。

他们对教义能分辨清楚。「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2节)。这里所用动词的时态,显示出我们的主指明最近他们中间有一个危机,他们不得不试验尼哥拉党人的教义(6节)。耶稣谴责尼哥拉党的人,他们自认和原先的使徒同等,甚至高过他们。保罗早在他告别的谈话里警告过他们(徒二十29),他们也一直谨防着他暗示的那些「凶暴的豺狼」。这些信徒们小心谨慎所听到的,所以没有受蒙骗。他们不只是考验这些人的话语,也考验他们的行为,并且拒绝他们。为了这缘故,那位代表真理的基督称赞他们。「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6节)。伊格那丢(Ignatius)为以弗所教会的人作见证:「你若只听从真理,异端就无法在你们中间生根,如有一个人不传与基督耶稣有关的事,就不要听从他。」

最后一点,他们在患难中忍耐。「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3节)。在猛烈的患难火焰中,他们展示了出众的持久力。

拥有那位「眼目如同火焰」的基督所给予的这许多称赞,以弗所教会真有十足的理由沾沾自喜。我们还能对它有何要求呢?如果我们自己的教会配得这些赞美,我们会多么心满意足啊!但是基督锐利的眼睛,看到了隐藏在美丽外表下面的一个致命缺点。他灵敏的耳朵,发觉到这教会缺少了一个音符。

谴责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你失去了最早的爱心。耶稣以前的预言实现了(太二四12)。乍看之下,这一点并不太重要,尤其是他们有了那么多可钦佩的美德。这种看法其实非常肤浅。对一个妻子来说,她的丈夫遗弃了最初对她的爱,难道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如果他撒回了他的爱,那么再华丽的房子、丰厚的银行存款、崇高的社会地位对她来说都形同灰烬。没有一种痛苦,比付出爱而无人回报更悲哀、沈痛了。

显然在这个忠心、忙碌、正统的教会历史上,曾发生一些危机,使得他们减退了对基督的爱。是不是他们太热心从事于善工以致冷淡了对主的爱?是否他们太忙于谴责尼哥拉党的行为,而停止了去爱基督?丧失爱主的心可非寻常小事。新近悔改的帖撒罗尼迦信徒,他们辛苦工作、忍耐,并且都有一个激发他们的动机──信、望、爱。但是第二代的以弗所信徒们,已逐渐丢弃了信、望、爱,剩下的只是工作、劳碌、忍耐。失去了那些鼓舞人的动机,他们的工作变成一种负担,他们的正统信仰也变得死板。只有对基督的热爱,才能使得这些工作具有恒久的属灵价值。苦干、奋发甚至自我牺牲,都无法代替爱心。

人不把失去对主的爱,看做严重的事。但是他却视之为一项重大的罪,除非人悔改,否则就会导致教会的见证化为乌有。教会失去了最主要的目的,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忠告

首先这位至高的基督要求教会回想:「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那里坠落的」(5节)。此时需要回顾前尘,并且瞻望未来。回想有时能带来有益的效果。我们很容易忘记那些不愉快或不受欢迎的事或真理。如果我们现今对基督的爱,比以前刚开始新生活时对主的爱减少,他说我们已经坠落了。不是跌进一个显著的罪里,而是从对基督的爱里掉出来。让我们回忆一下,是否以前我们对主的爱,比现在火热、肯牺牲?「回想」是一种强制的语气,我们的主是在命令我们好好用我们的记忆。确实早阶段的爱心常比后期的爱心丰富,但是爱心逐渐成熟后,应该变得越有深度,越强烈,这不也是我们的经验吗?

耶利米的预言,有一段非常沈痛。「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你去向耶路撒冷人的耳中喊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耶二1-2)。耶和华带着忧伤和甜蜜的心情,回忆他的子民早期对他的爱是多么鲜明、温暖。那是一种无私、舍己的爱。但是如今,爱的光彩已经黯淡。他悲哀地忆起以前的爱所具有的四个美丽特质。

他记得他们的爱是体贴的。「我记得你幼年的恩爱」。当他们年幼时,他们爱他甚于任何人、任何事物。他们对他的感觉表现了敏锐、热忱的关切,事无钜细他们都考虑到他,并徵询他的意见。一切行为的准绳是:「这样作讨他喜悦吗?」我们的生活中心是否已转移到以这个问题为标准:「这样作是否使我高兴?」关系的修正无法代替这种体贴的爱。

他清晰忆起早期的交往,他们的爱多么忠诚。「我记得你婚姻的爱情。」新唤起的爱情是美妙的。戴德生(Hudson Taylor)在法国乘火车旅行时,一对年轻而且显然是新婚的夫妇进入他的那节车厢。他们对同车厢乘客的存在浑然不觉,那位新娘几乎片刻也不能将她的目光从爱人的脸上移开。她期待着他的每一个爱的表示,他们全然溶化在对方里面。戴德生说:「我的心不禁喊道,;啊!但愿我对我的主也有这样的爱情!」

神带着感激,记起他们的爱是专注的。「你……跟随我。」他是他们世界的中心,一切事都环绕着他进行,他们的整个生命都是由个人对他的忠诚来推动。然而现在「我」变质为「它」。效忠的心,很容易由对主这个人,转移到主的工作上。

卢勒是十三世纪西班牙的一个贵族,也是杰出的大学教授。他放下辉煌的前途去向回教徒传福音。他曾两度被驱逐出境,并被禁闭在一地牢中达一年半之久。他老年时被带到一围墙边,被人用石头打死。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只有耶稣!」在他死前不久曾说过:「没有爱的人,不能真正活着。靠着基督活的人,却永远不死。」他接受圣职时的誓言是:「我的主我的神,我将我自己,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和我一切所有的都献给你。」一直到他死,他从未撤回对基督那种专注、独一的爱。

当荷兰的迫害炽烈时,木勒格林(Geleyn de Muler)被告知,他必须放弃信仰并且停止读圣经,否则就得受火刑。他有一个妻子和四个孩子。「你爱你的太太和孩子们吗?」提特门(Titelman)问道。「神知道,如果天堂是一果珍珠,地球是一块金子,即使我拥有这一切,若为了我的家人,我也乐意放弃所有,纵使我最后只剩下面包和水。但是为了基督,我绝不让步。」他被绞死,并被火焚烧了。

神也没有忘记他们肯牺牲的爱。「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那是一种不计代价、不怕冒险的爱。在他们初献身给他的灿烂时光,只要能与他在一起,他们愿意牺牲一切,因为爱是不能忍受分离的。寂寞、缺乏、饥饿、贫穷都一无所惧,因为他们有他的同在做补偿。旷野毫无迷人之处,乃是充满引诱和试炼的地方。那是一块「未曾耕种之地」,没有保障,没有前途,但这些并不能减低他们爱的热诚。虽然毫无收获的可能,也没有未来的确据,但他们不顾一切跟从他。他满怀喜悦地回想起这爱,乃是一种弃绝其它所有的爱和希望,单单为了要与他在一起的深情。

其次,基督要求以弗所教会悔改(5节)。他提出一个强制性的命令,要他们在为时未晚之前,立即改变他们的心意、态度和行为。「悔改」这两字包含了理智性的和意志性的意义。以弗所人仅仅为失去对主的爱感到歉意是不够的,他们必须重新建立对主的爱,这是他们能力所及的。「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所表达的,似乎在暗示着一个危机,在某个时刻,冷风已经开始吹袭了。旅客必须在他遗留手杖的地方,才能找回他的手杖。当我们丧失了起初的爱时,也需要作一次心灵的旅行去找回它。

最后,他要求他们更新。「行起初所行的事。」又一次强制的语气。他们要恢复以前所作的工作,特别指改变对主的心意,伴随着恢复当日曾使他们热心爱基督的活动,再一次燃起心中爱的火苗。爱不只是感情的,也涉及理智。经过矫正和调整,爱是可以重拾的。

基督以一个严重的警告,来加强他的命令。「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5节)。显然这个要求生效了一阵子,对基督的爱重现在以弗所教会中,但却维持不久。见证的灯化成腊灰,历史说明了它的下场。今日以弗所只是一个肮脏的小村落,昔日风光不复可见。再也没有任何基督徒的见证存在了。特仁赤(Trench)报告说,一个前往该村的访客发现,那里只剩三个基督徒了,他们知识浅薄,甚至连保罗或约翰的名字都没听过。

这封信对我们现今的教会,具有时代性的信息和警告。教会生活中,若为了推崇、奖励其它的事物,而牺牲了对基督的热爱,也许会众仍保持原状,但实际上灯台已经被挪开了──等于名存而实亡。

报偿

这封信并没有以消极的语气作结束,它是以称赞开头,以报偿结尾。「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7节)。这里有一个荣耀的应许,给那些听从主的勉励和告诫的人。凡得胜的,可以领受比祭偶像的食物更美好的东西,这原是以弗所信徒梦寐以求的,他可以自由接近伊甸园中那棵亚当被禁止触摸的生命树。他有权吃生命树上的果子──即食于基督自己。人类因伊甸园中原始之罪所失丧的权利,又在以后任何时代的得胜者身上,光荣地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