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未完的事工

——《灵命的成熟》第十章

「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七25)

读经:来五1-6,七22-八1

如果没有基督那未完成的工作──在父右手边为世人祈求──那么他在十架上已完成的工作,就无法使我们蒙受其利。基督所成就的工作,可以在福音书中有关他死亡的大幅度记载中估量出来。但是基督这代价极重的工作,除非有五旬节圣灵降临,及他之存在于天堂,否则仍然要胎死腹中。在天上为人祈求,是他未完成的使命,也是他在地上作成的工作之延续。

不管是异教徒或已开化的地方,人心总是需求一个祭司,一个中间人,好在他的神面前代表他。由此可以看出,似乎整个世界都有一个相同的观念,认为神已经被人冒犯了,所以必须设法使神息怒。大家本能地感觉,被指定来负责使神息怒的人,一定要对人类的软弱具有同情心,并且他对神要有特殊的影响力。在历史的初期,约伯就叹道:「我们中间没有听讼的人,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伯九33)。这种渴望导致了祭司职位的产生,人们希望祭司能代表他们与神斡旋。犹太教里,担任祭司的人,其职权可说已臻于顶峰,但是仍然不够完美。只有在基督这位最高的祭司里,才能完全地满足人类这种根深蒂固的渴望。

他任大祭司的资格

犹太人的大祭司有两个必要条件,第一,他必须和人有交通,具有普通的人性。他必须「从人间挑选」(来五1),这样他才会对所代表的人有怜悯心。他一定要对他们「具有适度的感情」,既不过份宽大,也不过度严厉。同情心乃是大祭司必备的条件。

但是人的条件虽然必要,对这一个敏感、尊贵的职分,还是显得不够充分。他也必须要有从神来的权威,这项任命要经过神的认可。「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惟要蒙神所召,象亚伦一样。」(来五4)

基督是否符合这些条件呢?他为了帮助人类,自己就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他是真正「从人间挑选」的,并且「凡事与他的弟兄相同」(来二17)。为了彻底与人类认同,他出身于工人身分,而不是以王族的身分降世。他遍尝了贫穷和烦闷的苦境。他享受过至高的荣誉,也经历过极端的孤独。但同时他又得到从神来的权威。他不是自选的,乃是被那位曾对他说:「你是我的儿子……你要……永远为祭司」(来五5、6)的神所指定的。

基督具有道德、属灵两方面的资格,去执行代人祈求的祭司职务。「他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他是「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来七25、26)。他生来就圣洁,并且过着圣洁的生活。「圣洁」这字的原文意思,一律用以形容一个人在作神的工作时,忠心耿耿和小心翼翼。当耶稣在世生活快结束时,他声明:「我在地上已经荣耀你,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约十七4)。他是无邪恶、没有罪的,从未欺骗或伤害过任何人。因此他也绝对值得我们信靠。他是无玷污的,不会被任何足以妨碍他接近神的瑕疵所污染。他远离罪人,并不是指肉体上,因他常在罪人中来往。乃是指道德上远离他们,他与他们全然不同。因此他在经历各样试炼时,不但征服了它们,并且脱颖而出,没有犯罪。他生来就高过诸天,并升到那至高者神的右手边。

他任大祭司的能力

在这个职分上,基督赢得了三重荣誉。

他能够援救

「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神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他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来二17、18)。作为一个真正的人,他能站在人的水平上满足人的需要。很多时候,我们愿意对别人的要求施以援手,却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的那位大祭司却没有这样的限制。应该注意到一点:他之所以有伸手搭救的能力,不单单是出于怜悯,也是要献上昂贵的挽回祭(二17)。他为了我们的罪献上挽回祭,并为之受苦楚。因此他能够在我们遇试探时搭救我们,并能充分的对付我们的罪和背逆。

他能够体恤

我们的大祭司能够体恤我们的软弱(来四15)。他从不体恤或宽容我们的罪,他斥责罪恶。罪往往中断了人和神的交通,因此罪人需要一位保惠师,使我们恢复与神交通的这条路。因为他已代人受了罪的刑罚,使得罪的审判宣告无效,所以一个人从心里认罪时,他就能洗清这人一切的罪。

我们的主能体恤我们的缺乏和软弱,这些虽不是罪,却极易堕落成为罪。体恤乃是一种进入到别人的经验里,并能感同身受的本领。当一个人经历了同样的痛苦时,怜悯才能发挥它最大的效力。基督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并且感觉过灵里受到巨大的罪之压力。他并没有向罪的诱惑屈服,因此在人受试炼之火煎熬时,他能带着体恤的心了解他们的经验。

他能够拯救

「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七25)。由于他要以我们的中保和大祭司的身份活到永远,??能够为那些亲近??的人,带来最终的、最完全的救恩。这里用的是现在式,意指「由不断的练习导致的一个持续经验。『他能拯救那些不断进前来的人』,就是指那些保持着有规律亲近神的习惯的人」(史蒂伯斯A. M. Stibbs)。

拯救是一个特殊的字眼,在圣经中有许多不同的含意。在马太福音里这两个字具有四种不同的,但意思相近的字义:从罪恶的权势被拯救出来(一21),从危险中被拯救出来(八25),被拯救脱离疾病(九21),以及脱离神的定罪(十23,二十四13)。有一位解经者建议,在罗马书中,救恩乃指从死亡、地狱、审判里被救出来。在希伯来书中,是指从我们四周及内心的压力,和拦阻我们认清基督的阴影里被搭救出来。我们的代求者能完完全全地拯救我们,他的拯救涵盖了一切的意义。没有任何个人的问题是他无法解决的,没有任何罪是他不能拯救脱离的,没有任何敌人是他无法将信他的儿女救出其手的。原因何在?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他已经为罪付出了十足、完美的牺牲,他已进入幔子里,现在在父神的面前,作我们的保惠师和代祷者。
 


他代求的实例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若真是如此,我们可以从他在世上时为人代求的事工上,学到许多功课。代祷乃是为别人祈求的一种行为。他的祷告本质上几乎都是为别人代求,这点难道没有特殊的意义吗?只有一次,他在祷告中表露自己的意愿,就是盼望我们与他同在,看到他的荣耀(约十七24)。他其它的祷告都是为人代祷的。

路加记载了耶稣对彼得动人的谈话:「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指所有门徒),好筛你们象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单指彼得)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路二十二31、32)。从随后发生的事上,可以看见这个保证真是强而有力。藉着他的代祷,彼得的信心没有失掉。那次的代祷,当事人自己都还察觉不出有此需要。彼得当时丝毫不知他将要面临撒但的严厉攻击。在那件事上彼得跌倒了,但他的信心却未失掉。我们的主试图藉着这次事件教导我们,类似这样的代祷,乃是他为他的儿女所作的典型工作。

还有两个词用来描述基督作为代祷者的事工,这两个词都有深远的意义。第一个词,前面提及的事件可作实例。保罗谈到基督是「为我们各人代求」的那位。这儿用的词「代求」,生动地表示了他乃是人遇见困难时,「凑巧」在场施援手的,意指「不求自来的人」。在我们有需要时,他既不打盹也不睡觉。不等我们要求,他就自己先给予帮助,象他对彼得一样。第二个词出现在约翰一书二章一节:「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中保是一个帮助者,在需要或危机时,应我们的要求而来的人。他听见我们的呼求而来,为我们辩护,并完全恢复我们的地位。所以不管我们是否感觉到自己的需要,或浑然不觉,他都活到永远为我们代求。

他代祷的根据

基督的代求,乃是立基于他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加略山上的那句「成了」,为他未完成的代祷工作奠下基础。这些在利未记里的赎罪日中已有清楚的预表(利十六章)。每年一次,大祭司带着香料和血进入至圣所。他将血洒在施恩座上,在耶和华面前,将香料放在香炉里的火炭上焚烧。我们的那位大祭司,在他升天以后,也是这样进入幔内,呈献出他自己牺牲的血,以及他对神忠诚的生命所发出的馨香,那是一种甜美的香气。这是他道成肉身的最高峰。因为神人合一的主仍带着我们的人性,在父神面前代表我们。我们因与他连结,得以被接受,并且可凭着圣洁的信心亲近神。主的临在,就是无可辩驳的代求。

他代祷的方式

「如果要探询他如何为我们作的细节,必定徒然无功,」慕勒主教(Bishop Moule)写道,「最重要的是,他与他的子民永远的联合,以及他以被杀羔羊的身份,与父神连合。」

在我们的想象中,代祷通常伴随着涕泗纵横的恳求,或愁眉苦脸的哀求。它常常被误认为是一种克服神的不甘心情愿的方法,这种观念完全是因为不了解基督代祷的含意。他并不是在一位必须好言相劝才肯答应祈求的神面前,为我们苦苦哀求。他乃是我们的保惠师,不是为我们求怜悯,而是在那位「信实、公义并要赦免我们罪」的神面前,为我们争取公义──我们从他的牺牲得到的名分,以及藉着他的十字架,我们应获得的权利。

他的代祷是无声的

并不是可以听见的祷词。亚伦在他一年一次的盛大代求仪式里,也是不发一语的。只有他衣袍边缘的金铃,所发出的叮当声,偶而划破至圣所的一片沈寂。献祭那天,是鲜血在为百姓说话,而不是亚伦。我们的代求者也一样,是他身上带着的胜利标记在为我们说话。

阿敏塔斯(Amintas)因反对罗马政权,而以叛国罪送交审判。他的哥哥阿斯奇勒士(Aeschylus)以前曾因服役国家而丧失一胳臂,听见了他的遭遇,立刻奔往法庭。他冲进法厅,举起那只残肢,吸引了法官的注目。他说:「阿敏塔斯有罪,但看在阿斯奇勒士的分上,他应该得释放。」于是法官开释了他的弟弟。我们的代祷者亦如此,他出示了受苦的证据,那位大审判官便说:「他们是有罪的,但为了我儿子的缘故,他们可以得到自由。」

我的大祭司耶稣,献出他血为我们死,

我一切的罪就不需再付上代价;

他大能的宝血已一次偿清,

现在在宝座前为我祈求。

他的代求是永远不歇的

他在神的宝座前,作我们的代表,「现在在神面前为我们代求。」在十字架上,他的死为我们取得救恩。在宝座前,他的长存则为我们维持救恩。「我们……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罗五10),这句声明难道没有意义?若不是他现在活着,并晓喻我们:「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诚的事赐给我们」,恐怕我们的基督徒生活一天也持续不下。

他接受并且呈献我们的祷告

在代表他事工的香料中,掺入了我们不完美的请求。「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启八3)。那位常与父神的意愿、计划相谐和的主,当众圣徒的祈祷通过他的心灵时,他就当成自己的祈祷献上。我们的祷告并非升上高天而已,它们浸没在他的善功里,正因如此,它们才会变得大有功效。

他是亲自为我们代祷

「他长远活着为我们代求。」这是他现今亲自执行的事工,他并没有将这份工作委派给天使,他自己挑负起这责任。他永远不会因为个人的事太忙碌,而无暇顾及我们的需要。就象在世时一样,他在天上仍是那位服事人的主。

我们不断地需要他的代求。弗瑞士(H. de vries)论到这点曾写道:「有些信徒认为,只有当我们陷入极大的缺乏或危险时,才需要主的代求。就象撒但要筛彼得象筛麦子时,耶稣为他祷告,祈求他的信心不致失落。主的代祷象消防队,只有当我们的房子失火时,才应召而来,这个观念也许没什么差错。事实是我们的房子总是在火苗上,因此我们也总是需要他的代祷。我们没有一刻不是身处缺乏和危险中,所以主也恒常为我们代求。他的代祷永不止息且效果显着,我们的需要和无助有多广,他的代祷就有多广。」

我们实在该有充份的信心,因为知道在此时刻,我们的大祭司了解我们的软弱,体贴我们的感觉,也曾亲身经历人世的生活。他正在神面前代表我们,好让我们在试探中得坚固,忧伤时得安慰,软弱时得帮助。希伯来书的作者深知这个光荣的真理,遂把他对大祭司职务的论点总结在下列文字中:

「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来八1、2)。只要我们的需要存在一天,他这执事就存在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