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超越的价值

——《灵命的成熟》第九章

「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启五9)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五12)

读经:启五1-14

有四十多年之久,每一个主日查德维山姆(Samuel Chadwick)这位知名的美以美会牧师,都以宣读这一章惊心动魄的经文作为开始。旁人也许会想,这样不断地宣读可能会使该段经文的感动力丧失殆尽。事实不然,原因有二:第一,当圣灵光照,并且人以圣洁的想象力去追求时,经文本身就有无限的活力。第二,在这一个基督最终彻底胜过一切仇敌的异象中,他找到对生命及服事的新启示。我们也可以从同样祭坛上的火,点燃我们心中的赞美,并从这异象中得力量,完成神指定我们的工作。

羔羊的异象

「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象是被杀过的」(6节)。约翰这位先见被引介到一个动人、壮丽的天堂景观中(四1)。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一本书卷,上面用七个印封住了。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向天、地及地狱挑战,要他们推出一个配得打开封印的挑战者。约翰屏息以待,不安地细看着聚集的群众,希望一个挑战者能挺身而出。但是毫无动静,没有一个志愿者出现。最后沮丧至极,他禁不住放声大哭,因为居然没有一个人够资格观看那书卷,更别提打开它了。

这个宇宙性危机的中心──七印封严的书卷到底是什么呢?对它的含义已有许多不同的解释被提出来,因为神的书不只是仅有一本而已。

是指被封印的圣经书卷吗?旧约圣经无疑是一卷被封得紧紧的书,只有在基督降临及钉十字架的亮光之下才能加以解释。对犹太人来说,迄今它仍是严封着的,因为他们拒绝从里面认出基督。若没有他的十字架和受难,旧约的奥秘是多么不可思议!一旦在每一页上见着他,旧约的信息又变得多么明白易晓啊!

是指被封印的神永恒计划的书卷,他对宇宙的事务最终的安排吗?惟有那羔羊配去解释、揭露神的心意和计划,并使之完成。

是指被封印的神与人之约的书卷吗?这约是藉着基督之死所达成的。藉着盟约所赋予的权力,他控制了世界及教会的命运。

是指那解释过去、说明将来的被封印之历史书卷吗?若脱离基督,历史就毫无终极的意义。因为真正的历史乃是救赎的历史。历史是他的故事。约翰觉得很难为当时的历史找出一个满意的诠释,因为它充满了迫害、试探、死亡。它的意义及价值何在?他发现那羔羊是惟一的历史诠释者,也是揭示预言的惟一钥匙。只有他具有权柄去告诉人类何所适从。

戴布鲁(De Brugh)提出的,是最贴切的建议之一。他认为封住的书卷是人类的后嗣权状(The title deed to man’s inheritance)──这个后嗣权状因着人犯罪而被典押出去,但又藉羔羊的牺牲被赎回来。书卷上列明了一连串的步骤。他将按着这些步骤,从强夺者那里将这后嗣权收复,并且实际拥有天国为产业。其实神早已为他自己及他的选民购置这项产业。

在约翰漫长的一生中,这个最庄严的异象临到他时,他因自觉渺小无能而流泪。这件事颇具意义。特别是当他理解到其他受造物也象他一样不够资格时,他更加沮丧。「没有人配」──道德上、体力上都不合格去「展开、观看那书卷」(4节)。他也尝到了神在对付那些不能自救的人时,那种进退为难的滋味。但神有法子来解决这个难题。

「不要哭,」天使告诉约翰,「有人正挨近宝座。」难道这人具备了所需的条件?有人告诉他这位得胜者乃是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他转身想看看这个威猛的狮子,看到的却是一只小羔羊,全身被献祭时所流的血染得鲜红。基督被宣称是狮子,但别人看见的却是羔羊。救赎不能单靠权力,乃是藉着自我牺牲以取得的。当这羔羊登上宝座时,他成了众目的焦点。他毫无畏惧地拿过书卷来,逐一撕去上面的封印。只有他能赎回人类失丧的后嗣权,他凭着什么资格?乃是身上的五处伤痕,默默地证明他已为人类失丧了的后嗣权付清了赎价,收回了典押之物。

这真是一幅令人印象深刻的基督的画像。即使在天国,他仍带着受苦及死亡的记录,但也因此证明他的神性的权利和属性。七个号角象征他的全能,七个眼睛象征他的全知,打发到世上的七个灵则代表他的全在。

这羔羊拿了这已被赎回的典押书,聚集的群众开始自然,无拘无束地大声唱起颂赞的歌,歌声有如三个浪潮接踵而来,一浪高过一浪。由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起头唱,接着千千万万的天使也应声相和,声浪逐渐增大,一直到「天上、地下、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等于是受造物的全宇宙性合唱团──都淹没在这欢欣喜乐的赞美诗歌里。

「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启五9、10、12、13)

「这个宇宙的最后一个异象,」巴克礼写道:「就是整个宇宙一起颂赞基督;能够将我们的声音和生命添进这个庞大的赞美诗班,也是我们的特权,因为少了一个声音,这个诗班都不完全。」

将颂赞归给他

人天生是自私的。即使在我们享有神的性情以后,老我的势力依旧强大,我们还是喜爱接受多于付出。我们的主在登山宝训中提到的第九福,「施比受更为有福」,乃是有技巧的矫正我们此一倾向。在我们与神的关系中,我们总是站在接受的一方。我们的基督徒生命是以接受救赎为开端(罗五11),并以接受丰盛的恩典(罗五17)来维续它,最后以被接入荣耀中(提前三16)作结束。我们不断地拉着神的衣角,向他求某种渴望的祝福,他也甘心乐意如此。但我们忘记了,他也渴望从我们这里,得到那些只有我们能给他的东西。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无法增加基督的丰富。但我们那发自内心、对他内在真正价值的赞赏声音,最能使他欢喜,而且最能使我们自己变得更丰富。因为「神在被崇拜的过程中,向人显示他自己。」关于这点鲁益师又说:「想要认清这个教训的真正含意,必须假定我们完全地爱神──啜饮、淹没、溶解在喜乐中。这喜乐不是埋在心中无法沟通的,因为它满溢得再也压抑不住,便从我们里面,以最自然、完美的方式泉涌而出。我们的喜乐和赞美是不可分离的。藉着赞美,喜乐才能得到自然淋漓的发抒。二者的关系就象镜子和镜子所发出的光一样,是分不开的。苏格兰的信仰问答里说,人最重要的目标在『荣耀神并且永远享有他。』但我们知道这两者其实是一回事,完全地享受就是荣耀。神要求我们荣耀他的时候,也同时邀请我们去享受他。」

这永恒的观点,显然修正了基督徒的眼界,因为全宇宙大众都齐声同唱道:「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紧接着的是他配得的七倍福气。这七项能力,都聚集在一个希腊文的冠词下面,似乎要将一切人和天使所能献给这羔羊的东西,都总结在一个辉煌的字里面。

七重的颂赞

这羔羊配得的有:

权柄

法国当初认为,拿破仑配得无限制的权柄。德国则把无穷的权柄托付给希特勒。当他们发现他们的信心用错了地方,以致酿成悲剧时,为时已晚矣。他们付出的惨痛代价,证明了亚克顿爵士(Lord Acton)名言的真理:「所有权柄都会腐败,极端的权柄带来极端的堕落。」这些人根本不配拥有或运用权柄。只有他充满怜悯,配接受至高的权力。十架受难及死亡为他留下那不可磨灭的痕迹,足以担保他手中的权柄,永远不会被滥用,它永远不会朽坏到暴虐或专制的地步。宇宙的统辖大权乃是握在那只有钉痕的手中,这羔羊是配得权柄的。

丰富

虽然基督是万有的指定继承人,他在世上的生活却显然不富足。相反的,有时他甚至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他常常需要靠周围的妇女接济。他穷到一个地步,以致当他死时,所有的个人财产只是为那些好赌的士兵们留下来的惟一一件袍子。很自然的,保罗利用他自愿的穷困,来刺激哥林多人在施舍上要慷慨:「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他勉励说:「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真正的富足是道德和属灵方面的,而不是经济上的。「爱是荣耀之金」,一个缺乏爱的富人,实际上是一贫如洗。我们的主变得贫穷,是因他为了世上的倾轧不和,放弃了天堂的和谐。为了世人的恶毒怨恨,舍下了天使的赞美。这羔羊已经赢得这份权利,去接受并享用真正的富足。

智慧

并不是所有念过书的人都是聪明人。智慧远多过学识。智慧是一种可以正确使用知识的能力。所罗门年少时祈求智慧,他的祷告蒙了应允。示巴女王亲眼见了所罗门的智慧,她对王说:「才知道人所告诉我的还不到一半,你的智慧和你的福分,越过我所听见的风声」(王上十7)。基督也用这件事作背景,谈到他自己:「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太十二42)。基督是神的智慧,是一切真智慧的源头和源泉(林前一24)。他无穷的智慧总是为那最高、最有益处的目的而使用。在他卑微时,智慧人(中文圣经作「博士」)把礼物献给他。当他被高举时,象征最高智慧的冠冕加在他的头上。这羔羊是配得智慧的。

能力

肉体的能力和道德的能力是有区别的。叁孙满有肉体的能力,却没有道德上的能力。他在体能上孔武有力,却在道德、灵性方面孱弱不堪。道德的能力是最高的能力。那羔羊的能力是十全十美的,他就是那个胜过恶魔、夺去他财产的强人(路十一22)。没有任何个人的处境是他不能应付的,他显明自己不仅有能力获致成功,也有能力忍受痛苦。在面对巨大试炼时,他表现了无可比拟的属灵能力。除了他,有谁曾「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他曾在软弱和羞辱中被钉十字架,但是现在他却穿上了能力和威严。我们也加入天使的行列,将能力归于他。

尊贵

人们都汲汲追求艺术、文学、音乐、科学、运动,甚至战争等领域里的荣誉,并给予高度的评价。这些荣誉都是颁给那些有特殊贡献、有杰出成就的人。但是有谁的成就能和那羔羊所完成的事相比呢?除了他,有谁曾将各种族、各语言、各民族、各国的人,从灭亡里拯救出来?确实,在世上他经历了最大的耻辱,与两个恶名昭彰的犯人同钉十字架。确实,他也拒绝接受从人来的荣耀(约五41)。但是整个宇宙却尊崇他,乐意将他配得的尊贵归给他。

荣耀

要解释这个字,举例说明远比为它下定义容易。它单单属于神所有。是灿烂、光辉、名望的综合品,象正午的日头,以它炫目的荣光,将我们照得睁不开眼来。约翰在山上看到耶稣改变像貌时,「他的脸目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太十七2),他这样写道:「我们看见了他的荣耀。」关于同一事件,彼得写道:「我们……亲眼见过他的威荣」(彼后一16)。约翰在拔摩岛上所见的异象中,基督乃是「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启一16)的那位。约翰还要看到,在羔羊无上的荣耀前,日头都要变色。因为在以马内利之地「那城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启二十一23)。这羔羊是配得荣耀的。

颂赞

颂赞乃是归赞美给一个人,或为他祈求幸福和成功。那是领受了恩惠,而以感谢赞美为回报的心愿。「那是我们能给他的惟一礼物,除此以外我们一无所有,因为万有都是他的。」至少我们可以为蒙受的祝福献上赞美。虽然我们无法添增羔羊的丰富,我们却可藉着颂赞他的名,使他的心喜悦。即使我们对他的荣耀所知有限,我们仍旧可以和诗篇的作者一起将颂赞归给他:「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他的圣名。」(诗一零三1)

这羔羊是如此豪爽大量,他谦和地接受了我们归给他的七样特质,却拒绝一人独享。他要将它们分给所有藉着信心和爱心与他联结的人。他的一切存在,都是为了我们。他拥有什么,就与我们一同分享。

我们是否将权柄归给了拥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的那位?那么他也要向我们保证:「我已经给你们权柄……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路十19)。是否归丰富与他?「他……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林后八9)。是否归智慧与他呢?「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林前一30)。是否归能力与他呢?保罗做见证:「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3)。是否归荣耀与他呢?「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约十七22)。是否归尊贵与他呢?「因为尊重我的,我必看重他」(撒上二30)。是否归颂赞与他呢?他「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弗一3)。「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

归与他的根据

这羔羊不会接受任何不是自己赢取来的荣誉,这一章经文也提供了稳固的依据,证明我们将七层特质归与他,乃是我们出于崇拜之忱的合理行为。已故的迈尔博士(Dr. F. B. Meyer)曾提出五点,作为我们将一切他配得的归与他的依据。

他的统治权

「宝座……之中,有羔羊站立。」并不是坐着,而是站着统辖他的国度。希伯来书第二章第九节记载了这事的应验:「惟独见耶稣……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他再也不戴那荆棘冠冕,受人的歧视和排拒了。在他里面,人的属性已达到宇宙的宝座上,掌有宇宙的权力。

在天堂至高之处

他执掌王权;

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他在荣光之中统辖万有。

他的性格

「羔羊……有七角七眼。」圣经中没有一个象征被用得如此频繁,也没有一个象征具有这样丰富的含意。「羔羊」一字常在其它启示书中出现,但都没有指着基督而言。「它代表着亲爱的关系,就是目前基督对我们的亲爱关系。这是他以前作为被杀羔羊的身份所带来的结果。我们对他的关系也是这种亲爱的关系。他是那珍贵的羔羊,我们是他的小羊,与他原为一体」(杰姆生)。这羔羊虽然身配威严、尊贵,却并不可畏。若他有七角,象征着他完全管辖这世界。他同时又有七只眼,代表他的灵,正对他的百姓施以无微不致的照顾,以及充满智慧的供应。在羔羊里,温柔与威严,怜悯和权能,崇高地融合在一起。

他的胜利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基督不愿仅靠神子的统治权和天赋的大能来作王,他情愿以人子的身份来赢得他的冠冕。他降卑自己,成为婴孩,「他降世为人时搁置一旁的荣耀,如五彩缤纷,充塞整个宇宙。」

你未曾听闻我主耶稣已死?

让我诉说一奇妙故事。

那大有权能的神,御风而来

身着荣耀之袍,威风凛凛。

他为了做世上的光,于是有一天

他降世为人,脱去一切荣华。

星辰是他头上的光圈,

他以云彩为弓,火焰为枪,

天空是他蔚蓝的斗蓬。

他们询问他究竟将着何衣?

他微微一笑,说他将前往尘世,

因世上有一新衣为他预备。

──赫伯特乔治(George Hebert)

他加入人类的行列,分担我们的一切软弱,一步一步地,向宝座奋力迈进。每一步,他都遭遇到魔鬼及其同党的阻挠。他「被宰杀」而且埋葬,但第三天他复活了,腰间带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他一举击溃了魔鬼所有的权势。

他的牺牲

「你配……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克劳(W. M. Clow)写道:「拿取密封的书卷并拆去封印的,不是犹大支派的狮子,也不是无辜、纯然美丽的羔羊,而是那被杀的羔羊。是那位死在十架上的基督,打开神的书卷,阐释上面的记载,清楚地将神旨意及恩典的隐秘显明出来。」

在天国的荣耀里,被钉死十架的基督乃是中心点。我们永远不该忘记,我们不是用闪亮的银子或黄澄澄的金子赎来的,乃是被一滴滴鲜红、宝贵的血买来的。神对始祖亚当说过「你……必定死」,但这句话在第二个亚当身上告一结束:「你曾被杀。」他昂贵的牺牲,正是他荣耀的高峰。因为这样,全宇宙都加入那无止尽的颂赞诗歌里。

他的成就

「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作为被杀的羔羊,他救我们脱离罪及罪的结局。作为得胜的狮子,他与撒但短兵相接,并打败、消灭了他。他胜过罪、死亡和阴间。他重得他的宝座,却不愿独自占有,要与他赎回的那些人一同分享。因此他任命他的子民做天国的国民和祭司,每一国民都和他一同执掌王权,每一祭司都被指定,不断地献上颂赞和感恩的祭。无怪乎这被杀的羔羊拿过书卷来,并拆去封条时,他们都口唱新歌。这首歌我们也能、并且应该齐声同唱:

齐来同唱歌中之歌,

天上众圣徒已开始高唱,

一切尊荣归于基督,

这羔羊配得,因他曾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