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崇高的异象

——《灵命的成熟》第8章

「我看见……有一位好象人子。」(启一12、13)

读经:启一9-20

启示录──耶稣基督的启示──书中的象征信息,一向最为经历火般的试炼、迫害的教会所珍爱。因此它特别与今日世界大部分地区的现况息息相关。综观历史,神每一次向人启示自己,总是配合当代他子民的需要。这一点尤其在启示录中最容易见到。基督性格中,有一部分特别适合受到折磨、逼迫的教会之所需。神把揭露基督性格中这一部份的殊荣,托付给正在放逐生涯里的约翰。

这样的信息,需要由一位富有同情心的信差来传递。为了以同情心装备这位信差,神允许即将作为信差的约翰被放逐到拔摩岛。根据维多利纳斯(Victorinus)说,约翰在那个岩石岛上的矿穴中,和一帮罪犯一起做苦工。他是因为忠于神的话语,并且为基督耶稣做见证而遭致放逐。事实上,早期基督教传说中,认为他是因拒绝向帝王跪拜而被判刑。他和亚西亚众信徒一样受逼迫,这点是有利的。他因此有足够的资格,将这个神圣的信息带给他们,因为他与他们处境相同。

在那一个特别的主日(第二世纪时「主日」一词已成为称呼星期日的专有名词),约翰写说他「被圣灵感动」,在忘我的状态中,他的意识被提升。这位预言家看到和听到远超他正常能力所能了解的异象和语言。好象他已经超越世界的时、空,进入永恒里。保罗也有类似的经验,他被提到「第三层天」,并且听到「隐密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林后十二4)。约翰完全被圣灵占有、控制,以致外在的世界逐渐隐退,而那不可见的世界逐渐变得伸手可触,变得真实。

约翰在这忘我的状态中,听见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声音持续、威严、澄澈。这样的号声,有时候用来在宗教节期时召集神的子民。在西乃山上神显现时也是伴以同样的号声(出十九16,二十18)。对浸润、饱读旧约经文的约翰,神透过这种旧约式的表记、象喻,将启示的异象传达给他,并不会令人惊异。

他独特的位格

约翰转过身来,要看说话的人时,他所见到的不是别人,乃是那位活着的基督──「有一位好象人子」──他最后一次见他已是六十年前的事。他再也不「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而是至高、得胜的基督。满有威严和荣耀地站在七个灯台中间,象征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他就是那位当年约翰将头靠在他胸前的耶稣,但和他在世为人时的卑微已迥然不同。是同一位主,但又不一样。他仍有同样人的属性,却穿上了大能和尊严。

这个异象是属灵的,所描述的又都是象征性的,但它给人的心灵带来基督的形象,远比其它画像更生动、更能予人深刻印象。我们不要试图从这里所用的表记、象征,来想象约翰所见到的那位主的伟大画像。而是要透过圣经其它地方所使用的相同表记、象喻所带给我们的亮光,来解释这个异象所使用的那些象征表记。藉着这些象征表记所代表的意义,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异象的含意。每一个时代的艺术家,都曾努力想要在画布上重现基督的面貌和样子。奇妙的是四福音书没有一行提到他的外表长相,这听来是有些不可思议。我们所拥有的他的画像,乃是藉圣经上的字句向我们展示的,他道德和灵性上的特性。

这异象中第一个吸引约翰的是基督的衣裳。他「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13节)。这种长袍适合于高贵、威严的举止,和一般工作服相对照,后者是在腰上束带子,以便于快捷的操作。

他的职务可藉着服饰显明出来。那是先知、祭司、君王特用的长袍。主穿着它,充分满足了他的三种职分。那是先知的长袍,是领受神所启示的信息之人的长袍(但十5)。那也是大祭司的服饰,是他在执行洁净及管理至圣所的灯这项职务时的穿着。那也是皇族的袍子(撒上二十四4)。所以约翰所见的那位,他有资格将神的信息传给人,引人进入全然圣洁中,并以公义统辖他们。约翰将旧约圣经里单独属于神的头衔归之于他,所以他心中毫不疑惑这个威严的人就是神。

紧接着就是那至高之主的详尽画像。以生动的色彩和隐谕,藉着七个层次的描写,为他道德的、属灵的特质,及审判的权柄,描绘出一个轮廓。

「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14节),这个象征表记取自但以理书。「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互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但七9)。这儿是古老年代和纯洁无暇的结合,是先存及无罪的融合。他年长寿高,并具永恒的智慧。「他是互古常存者,他的洁白和圣洁将存到永久。」这互古长存者的衣裳,在阳光下闪耀如雪。当约翰在他泊山上看见人子时,「他的衣服洁白放光」(路九29)。「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可九29)。这里显示的是完全而成熟的圣洁。

「他的眼目如同火焰」(14节),象征那无所不知的神所独具的锐利眼光和无穷知识。在但以理的异象里,他的「眼目如火把」(十6)。这个生动的表记显示他满有能力,可以鉴察、搜索每一个人,并识透人意念的深处,「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它也出现在启示录第十九章第十一、十二节,「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这儿强调他那能摧毁人的义怒。因他负责执行神对罪的公义审判,「在火焰中显现,要报应那不认识神,和那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帖后一8)。但基督的审判,不同于我们,乃是立基于他完全的知识上。「我知道你们的劳碌」是他再三向七所教会所作的保证,他担保一切的功劳都不会被忽视。不管是有利的或不利的,没有一件事能逃过他的眼目,因他拥有全备的知识

他的脚好象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15节),这里所象征的意义不大容易解释。同样的描述也出现在启示录第二章第十八节,并且紧跟着就是基督审判的作为(二23、27)。基督在众教会中行走,并朝着完成神永恒计划的方向前进。在约翰那个时代,铜乃是一种熔合金、铜、银三者的合成金属,是最坚硬的金属。这里的铜已经在炉中锻炼得发亮。而铜有一个特性,乃是不向热屈服。基督虽有人的形象,却能经得住神圣洁的火炉。他虽在被罪恶污损了的世界行走,却未染上丝毫污点或败坏。但这个表记可能也指的是,他的审判一开始,他以发光闪耀的脚践踏与公义为敌的人时,他绝不因人或魔鬼的反对而受拦阻。他的审判是无转圜的余地的。「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榨」(启十九15)。神对背逆人的不可抗拒、可怕的审判,真是一幅令人懔然生畏的图画。这审判乃是透过那位经历世俗的腐败,而仍一尘不染的人子来完成的。他将要执行完全的审判

他的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15节,结四三3)。「他的声音如同多水的声音。」还有什么声音比尼加拉瓜的瀑布以全速往下坠落,或一大堆人同时扯开喉咙的声量更壮观呢?那就是基督的声音。无可逃遁、无比威严,指挥着万民和众国。「到我这里来」,此时听来仿佛一个雄壮的瀑布在奔流。这巨大、轰然的声音传入约翰的耳朵,好象拍击着拔摩岛岩石海岸的巨浪──象征着可怕的声音,神将用它来斥责、判决他在教会内、外的敌人。惟一的最后判决,是在基督的声音里,因他说过的每一个字都不能再被挽回。遂特(H. B. Swete)提到神的声音不限定于一个音符。它可能如海浪澎湃那样令人生畏,也可能平静温和。在训斥人时威严,在安慰人时温柔。这是无上权威的声音。

「他右手拿着七星」(16节)。「那七星就是七个教会的使者」(20节)──指的是教会的信差或牧者。基督手握七星代表着他握有七个教会的命运。差往这些教会的使者们所有的任何权柄都是由他而来。他掌握他们,支持他们,他们也都对他负责。他是教会的持有者、支持者,也是他们的保护者、看守者。在他大能的掌握中,那些奉他差遣到各教会去的牧者安然无虑。下一节经文提到约翰仆倒在尊严的基督脚前,也是同样的那只右手按着他的头,再一次保证要他安心。教会的使者们在他完全的控制下是多么安全啊!

「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16节)。这个象征记号的解释可以在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找到:「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刺入、剖开、辨明的真理。人类的行为在主锐利的话语、正确的审判和剖析下都要显露出来。因为从他口中发出的言语,将作为未来一切审判的依据。「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十二48)。这儿主的话语在谴责、惩罚上的功用远比改造人心更明显,因剑乃是他审判的权威和能力之标记。它切入生命里,揭发罪恶,割去不该有的东西,毁灭教会中一切不荣耀神的事。在他的审判中,基督显明他有完全的辨别力

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16节)。面貌是一切特征的总合。他整个外表看起来好象正午的日头,以明朗的威力发光闪耀,令人的肉眼不敢逼视。约翰是否回忆起当年在山上主改变象貌时的情景──「他的脸面明亮如日头」?约翰在这次异象中所见到的面孔不再是「常经忧患」,而是一张闪耀着无法忍受的光辉的脸,留下炫目的光华和可畏的威严。牧者是众星,教会是灯,基督乃是尊严的日头。正如太阳是世界最大的光源,基督也是属灵世界最超越的光源。「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启二十一23)。他的面貌反映出他完全的道德荣耀

他独特的权柄

这异象对约翰产生了激烈的影响。「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象死了一样」(17节)。神的异象常常导致谦卑和降伏。约翰带着敬畏、崇拜而仆倒,并且在他的威严前面,感到自己的渺小无能,因为他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来一3)。

这位尊贵、伟大的人物,难道就是当年约翰将头靠在他胸怀的那个柔和、卑微的人?是的,在金色的带子后面跳动的仍是同样一颗心。握着七颗星的手仍是那钉痕的手。冒着火焰的双目,正是曾因怜悯耶路撒冷的愚昧而流泪的眼睛。他的声音仍含着亲切的声调,当年曾使士兵们感动,而说:「从来没有人象他这样说话。」那闪耀的脚正是当年曾载着他受创的躯体走上加略山坡的脚。那伸出两刃利剑的口,也是当年曾发出邀请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同样的口。光彩的容貌也一度是「常经忧患」的那容貌。

但这个异象的真正目的,是要鼓励约翰,加添他的力量,而不是要吓坏他。「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17、18节)。「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8节)。这慈爱的触摸,及进一步的向约翰启示他自己,使得约翰有足够的力量站起身来,并且再一次从主得到保证。这只钉痕手,强壮得足以举起宇宙,但也温柔无比,能安慰并赐力量给谦卑伏在他脚前的信徒。

他独特的声明

在此异象里,我们的主做了五个有关他自己的声明,足以化解约翰的惊恐。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8、11节),说明他的神性是永恒的。他是所有历史的神,是它的起始,是它的终结,也是两者之间全部的过程,就象希腊文第一个字母和最后一个字母之间,有各项千变万化的语言形式。他乃是神完美、全备、永恒的启示。「在基督里,旧约圣经的阿拉法──创世记,和新约圣经的俄梅戛──启示录互相衔接:最后一本书显示人和神在乐园里和好如初,就象第一本书所展现的最初的人,在乐园里天真无瑕疵,满得神的喜悦」(杰米生Jamieson)。

「我是初,我是终……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8、11节及赛四十四6)。万事从他开始,又在他里面结束。他是一切受造物的发端,也是终点。他是首先的,因为在他之前没有神;他也是末后的,因他之后也没有神。他是信心的创始者和完成者。他自我们出生即与我们同在,一直到我们死亡。

「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18节),表达了基督本有的永恒生命,和他自愿为世人死,两者之间生动的对比。就因他尝过死亡的滋味,他才能对受死亡支配的人类,说这样的话:「不要惧怕死亡,我已践踏那条路,毁坏死亡的权势,拔掉它的毒钓。」

「直活到永永远远」(18节),直到万代。死亡无法保住它的权势。他现今活在「永生的权势中。」其它的人,象拉撒路等虽然复活,但最后还是难免要死的。他从死里复活,并且活到永远。他象人一样经历死亡,如今活在丰富的生命中。这正是我们信心的基础。因为透过他,死亡不过是通向更丰盛生命的一扇门而已。对那些可能要面临殉道的教会,真是迫切需要这个真理来消弭心中的恐惧。「若基督死了,教会就不能活着,但因基督活着,教会必不会死。」

「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18节),乃是在主复活时,从「握有死亡权势的魔鬼」手中夺来的。地狱在马太福音第十六章第十八节里被描述为一间囚室,或筑有围墙的城市。那是一个以死亡为大门的不可见的世界。钥匙象征权威。不可见的世界之钥匙操在基督手中,他同时也握着所有人类的命运。我们无论到何处都不必怕,因为钥匙是掌握在他手中。我们再也不必畏惧那个狰狞的收割者、恐惧之王。只有基督允许我们进入死亡,又为我们在另一面开了出路。无人能从他手中夺去钥匙。因他复活了,我们也必复活。

因为这活着、尊贵、大能的基督站在他的教会中间,手中握着他们的命运,他们或我们都没有理由再惧怕战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