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从我吧!

你跟从我吧!

耶稣对他说:“你跟从我吧!”── 约翰福音21:19

■ 陈 彪

属灵瞎子

我出生于一个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家庭。和大多数同代人一样,我生在困难期,长在动乱时,上大学以前,好象从未听说过圣经和基督教,压根就没有想到过西方人“迷信”的上帝。只记得小时候问大人,为什麽把星期天叫成礼拜天?大人们就反问我,看过苏联电影没有?然后似懂非懂地告诉我,只有小资产阶级和坏人才在礼拜天到阴森森的教堂去作礼拜。

我认识的第一个基督徒是不识字的外婆。那还是出国前,我住在大舅家。舅妈告诉我,自从外婆信主以后,每日清晨都为她的后代们代祷。在我上飞机的前一天,外婆专为我的安全和未来代求。我当时只把那虔诚的代祷视为迷信。

当邓小平把国门打开一条缝时,各式各样的西方思潮开始涌进中国。出于好奇和求知,自己也到新华书店买了本以介绍西方文化为目的的《圣经故事》。学英语缺乏动力时,也索取免费的中英对照的基督教刊物OK杂志来读。进入研究生院和在大学任教时期,听收音机练习英文听力时,偶尔也听到良友的福音广播。但当时我仍然对基督教一无所知,还以为耶和华和耶稣是父子关系是因为他们都姓耶呢。当时我就和那一代人的大多数一样,很受“新”学说和“新”思潮(如存在主义、弗罗伊德心理学等)影响,对学术和成就的追求几乎占据了我的整个人生。

与假见证人学习圣经

六四后来美,求学成为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当我来到德州农工大学的第一周,为了提高英语水平,就通过朋友介绍,自投罗网,同“耶和华见证人”一起学圣经。在我读博士的四年中,几乎每个星期三晚上都是和一个上门的年轻人一起,花四十五分钟时间学习英文圣经和他们的小册子。所以,当妻子和女儿来到德州,我也大力向妻子推销,让她也同耶和华见证人一起“学圣经”;这样,她也有了一个“圣经老师”──其实是英文家教。

系里的一些美国基督徒听说我们同耶和华见证人查经,就警告说他们不是真基督徒而是异端,提醒我们离开他们。我心里想,我又不是真关心什麽神和基督信仰,而同我们一起学圣经的年轻夫妇人很不错,为什麽要换人?然而,实际上我开始有所戒备了,请他们只教圣经,不读他们出版的丛书,还要求从创世纪开始。

这近四年的每周一次的圣经学习却并没有对我产生什麽实质性的影响。连我的好朋友们也对我开玩笑,说我是“花教徒”(一面学圣经,一面继续活在罪中)。但因著神的恩典,我和妻子的内心深处,都认识到承认有上帝要比否定有上帝更合理。虽然承认有神和不承认有神,只是一步之遥,我们毕竟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遇到真见证人

1993年我到俄亥俄州立大学做博士后研究。我们离开德州时,曾经将哥伦布的新公寓地址告诉耶和华见证人,以便和“组织取得联系”继续学习圣经。刚到哥城时,我们真有点盼望他们出现。奇妙的是,他们那段时间没有敲我们的门。感谢神,透过环境的改变来预备我们的心。

一天,我们去中国店买东西时,一位和蔼可亲的华人妇女发现我们是初来乍到的,就主动邀请我们去附近的华人基督教会。我们得知那家教会中有大陆来的基督徒,就答应下周去教会看一看。

当我们生平第一次走进神的教会时,神就象一个强力的磁石一样,把我们紧紧地吸引在他身边。记得第一次崇拜结束后,好几位年轻的来自大陆的基督徒主动地围过来自我介绍,并邀请我们参加晚上他们在一个弟兄家的查经聚餐会。

参加几个星期的查经后,我们接受了几乎所有的基要真理,如人的罪,基督的救赎,永远的生命等。然而,我们却卡在三位一体的教义上。多年来的耶和华见证人的教导已经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因为他们的教导是从人来的,所以很容易为有限、堕落的人接受。比如他们说,耶稣是耶和华的第一个被造物(曲解希伯来书和约翰福音),是上帝的儿子,他怎麽可能又是神呢?圣灵只是耶和华父神的能力(抹杀圣灵的位格),就象你有精神能力一样等等。一时间,我们真很难接受这个分辨真伪基督教的重大教义。错误的教导有时比不教还坏。“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太23:13)

进入光明的国度

二个月后的一个福音主日,我和妻子的心被神的话摸到,我们的思念被圣灵改变,当神透过牧师呼召时,我们从不同的地方被感动来到神的面前,悔改、接受基督为我们的主和救主。现在,连牧师那天所讲的主要信息也不记得了,只有那晚上查经时,大家对我们的祝贺仍记忆犹新。

后来,我们进一步查经,通过牧师的讲解,神开始让我们明白约翰福音一章所讲的真谛:“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是的,这位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就是那永恒中与神同在的道,这道成了真正的人,他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彰显了神的恩典和真理。

感谢上帝启示圣经,亲自来到人间向人类说话,圣灵又教导我们明白真理、进入真理。感谢神在创世之前的拣选和在耶稣基督里的救赎恩典,我们夫妻于1994年复活节受洗,归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下。

事实上在我们得救一两周后,耶和华见证人就找到了我们。原来他们是将我们的街区号搞错了。如今,每当我们回头看去的时候,就从心底发出感谢和深深的敬畏。是上帝信实和全能的保护,使我们脱离异端的险恶,领我们走出黑暗的权势,进入他光明的国度,从上面重生了我们,在他爱子基督里建立那永远的父子关系。

恩典中成长,事奉中学习

感谢神,主给我和妻子一颗渴望认识他和服侍他的新心。九四年信主受洗后,我们就开始参加教会诗班,并负责更新普通话团契的成员名单。那一年,我们团契的两位负责同工陆续因工作变动而搬迁,另一位主要同工也因病住进了医院。我因热心、且话多就成了团契的主要同工。其实我当时跟本不知如何带领。普通话团契的福音工作和团契弟兄姐妹的生命成长,得到教会牧长和其他团契的多方面鼓励和支持。尽管我们很幼稚,极不成熟,但因著神的怜悯和保守,我们得以在质量和数量方面上成长,在教会里与其他不同文化背景的弟兄姐妹们成为一体,共同事奉。

1996年,我被提名选为教会执事,负责差传方面的事工。作为一个年轻的基督徒,在一个三四百人、用三种不同语言敬拜的教会里,执事会层面(没有设立长老的教会)的事奉带给我极大的挑战和成长的机会。那两年的事奉中,神让我学到很多功课,特别是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后,人就变得谦卑了一些。

除了每周参加主日崇拜和团契外,我还参与多种服侍,并常常热心领人归主。后来,还加入了网络基督使团,作技术同工。但个人读经祷告的灵修生活极不规律,我们自己以往的经历仍旧不断地告诉我们,一切要靠自己的奋斗和努力。因此,信主头几年的事奉和见证,多是依靠自己的“聪明”和血气。

学做门徒,跟随耶稣

九七至九八年,神将两位弟兄带进了我们的生活。神透过他们建立和影响了我们的生命。先是一位有教导、关怀、培训及管理恩赐的成熟基督徒从Michigan搬到本地,在他的家中开始了一个弟兄们的BSF小组(即Bible Study Fellowship,圣经学习团契)。在教会无主任牧师的情形下,他著力帮助一批年轻的基督徒建立一个敬虔的灵修生活,通过认识神的属性和人的全然败坏,来装备年轻一代的同工门。在这个跨越几个团契的BSF小组里,在这种彼此鼓励、督促的环境中,我开始学习建立良好的个人灵修习惯:读经,在祷告中认识真理,在顺服神话语的生活中实践真理。我开始经历“人活著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路4:4)的力量和恩典。直到今日,我还常常为这位属灵的长者感谢上帝。后来,他就成为我个人属灵的良师益友,不时向我推荐好书和提供事奉中的具
体指导。

九个月之后,我与其他三位更成熟的基督徒一起教主日学。从主日学的学生,变成了老师,神再次使用这位弟兄以言传身教带领我在事奉中成长,以至于造就更多的弟兄姐妹。这一层面的门徒训练是耶稣基督带领门徒时所用的重要方式,是现今教会常用的单一的主日学教导来做门徒训练的方式无法达成的。不久,妻子也加入了主日学教师的行列,后来父亲来美后,竟然成了她的学生,叫我们在主里成为兄弟姐妹,一同成长。

由于我们在大陆多年的生活经历和自小的社会主义教育(如受毛的“反对教条主义”的影响),因而对所有的教条和正统说教都不太感兴趣。但是,教会在那一年尝试性地举办了两次神学入门课程。其中吕沛渊牧师讲授的系统神学简介,帮助我们建立起正确的圣经启示观并使我对神学产生了兴趣。神又带领另一位弟兄从密执安州来哥城工作(与我在同一个公司工作)。他是基督网络使团(http://www.ccim.org)的信托委员及主要的网络技术和辩道同工。我们两家很快就变成了知心交底的弟兄和朋友。他是第四代基督徒,虽然是计算机专业的博士,但在文、史、哲方面却有著很好的造诣。来美后在极好的牧者辅导和带领下,归正其信仰,在圣经和神学方面有了很扎实的根基和架构。神透过他对我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最深刻的可能是合乎圣经的神学思维模式和基督徒的使命意
识、国度观念以及敬虔操练的实践。也因认识他,使我们家的书架变得更沉重。

神的呼召,人的逃避

在这位弟兄的鼓励和极力推荐下,98年夏天我和妻子一同去华盛顿特区,参加了一周归正神学院密集课程的学习。在短短的一周里,我们过去许多不正确观念得到了归正(归回圣经),一些模糊不定的思想变得清晰,令我们在主的知识和恩典上长进,让我们真知道他。但主要在我们身上所要成就的并不仅是这些。

唐崇荣牧师常常在各种聚会中向会众发出不同层次的呼召。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在课堂上也呼召未来的工人。早在九六年的中西部夏令会,我和妻子一同走向祭坛,立志要以带职事奉的方式事奉永生的神。当唐牧师靠著圣灵赐下的洞察能力和智慧,讲述如何知道神呼召人进入不同领域事奉神时,自己抵挡神的罪和参杂私欲的事奉动机,就在神的面前赤露敞开,暴露无遗。我当时并没有顺服神对我全时间服事的呼召,我的回应是我不配:因为我看到这里的老师有著我无法相比、绝对一流的头脑,而许多同学在许多方面都比我更有恩赐和能力,我不配。其实隐藏在这个理由之下的是我的担心惧怕:我的孩子将来可能要受苦以及父母亲那边的极力反对。

那个秋天,是我灵命的低潮期,自己的服侍好象是悬在空中的,没有力量和方向。常问自己的问题就是:我如何在神的旨意中做人?神对我的呼召和带领是什麽?这类问题成为祷告和思想的重要内容。有一天从书架上拿起唐牧师的一个小册子《谁肯?》,看到一半我就赶紧合上,不敢往下看了。因为再看下去,神的心意就要在我身上成就了!

信心的回应和行动

那学期我是成人主日学的老师之一,教《约翰福音》。在周六预备《约翰福音》第十二章主日学课程时,耶稣对他自己死的描述和对门徒服侍他的要求,把我整个人一下子完全抓住。我感受到圣灵以神的话再次来直接召唤和鼓励我:“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约12:26)那是十字架的荣耀,愿天父的名得到荣耀。我的泪水流下来了,来到正在计算机网络上事奉的妻子那里。当我告诉她,我愿意降服在神的权柄下,回应神的呼召进修神学,预备成为全时间教导神话语的工人时,她令我意外地回答道:“好哇!”

感谢上帝赐给我如此同感一灵、常常走在我前面的亲密帮助者。悬在空中的我,终于踏实了──踏在那永远的基石上了。

第二天主日学我破例以唱圣诗《古旧十架》作为那天课程结束的祷告。次日,我一口气读完了《谁肯?》。年底,作为基督网络使团的同工,我们夫妻一同参加每三年一度使者主办的九八北美华人差传大会,目睹了神如何呼召四五百华人基督徒出来专心事奉他的场景。

1999年3月,为未来全时间读神学作准备,我开始了在职神学学习(由改革宗神学院的远距授课)。从归正神学院回来之后,妻子经过祷告,已经部份时间奉献了。她在公司每周工作三十小时,在网络使团事奉是每周二十个小时。神在网络使团的事奉中对她的带领,以及她个人对这个事奉工作持续的投入,使我重新认识神赐给我的这一半。我越来越多地发现,我在许多方面不如她,一不如她聪明,二不如她有耐力(这两点在读大学时就发现了),三不如她细致,四不如她会动手,五不如她刻苦┅┅,感谢神,那赐恩典和恩赐的源头。

神、人之间—家事

自从开始带职学习神学以后,我们最大的挣扎就是在繁忙的工作、教会、机构事奉和神学装备之间,找不到我们的焦点和平衡点。第一年下来,只完成了两门课,共六个学分。若按著这个速度,我需要十年的时间才可以完成学业,那我都快退休了!我开始省察自己:我为什麽不去全时间读神学呢?我不是已经将自己放在祭坛上了吗?我留在这里还有其他原因吗?我眷恋什麽呢?高薪、好房子、好学区?还是熟悉的教会服事和情投意合的弟兄姐妹?我惧怕什麽呢?怕将来没有钱,不能象现在这样买书了?

一路追问下去,我发现就我而论,世界并没有死掉,我看见的还是学历、智力、能力和财力,这些东西仍然在我里面,仍然在左右著我;就世界而论,我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感谢主藉著加拉太书6:14节再次对我说话:“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上架上。”感谢圣灵的光照,使我们被他的话所更新和建立。

参加了由《生命季刊》主办的海外基督徒跨世纪聚会后,我们就开始一步一步与家人谈我们将要全时间读神学的打算。我和妻子告诉女儿和儿子说爸爸将来要去读书,再也不会有这麽大的房子,而且,今后的工作可能会经常搬家,问他们有什麽意见。儿子尚小不太懂事,觉得经常搬家也挺好玩。可十二岁的女儿听完,眼泪顿时就流下来。问她为什麽不想让爸爸去读神学,她说不想搬家,她好不容易在学校和教会遇到几个知心朋友。我们给她一个月的时间祷告和思想,然后再谈。一个月之后,她说她愿意和我们住小房子,但希望给她一年的时间在这里小学六年级毕业。感谢神,他不仅在我们身上也在孩子心里作奇妙的事。

但是与父母的沟通则困难多了。这次父亲从他繁忙科研工作中退休后来美,是打算与我们久住安度晚年的。他的灵命状况与九五年受洗后回国时也很不一样,主日崇拜、主日学、长青团契很少有缺席的,且喜欢参加。这次他来美后,发现我在职读神学,也没有什麽反对。也因他在这里,神也透过他给我们家庭带来很多祝福:自从他来后,烧饭全包,还教孩子中文,洗衣服,使妻子在上班之外有更多的时间用在网络福音事工、教会的事奉以及神学装备上。我自己也能有更多的心力投入教会的事奉和神学装备。在跨世纪聚会上,我们和父亲三人一同流泪悔改。在我们驱车由芝加哥返回俄亥俄时,我提出将来要全时间读神学并打算作传道人。他老人家一听就感到意外。以前我们谈论未来最可能的服事方式中,他老人家最希望我回国带职事奉,学有所成,既不丢掉专业技能,
又能领人归主。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放弃原有的职业,以祈祷传道为业。教会中有一位执事,也是大陆背景,在大学作教授。他的工作和教会事奉都很有见证和恩赐,提前得到了终身教授的职位并负责一个不小的实验室,我们两家是很好的朋友。父亲就说:“你为什麽不能象他那样,既能照顾好父母亲的晚年和儿女的需要,又有成功的事业,又在教会中努力事奉(有点革命、生产两不误的味道)?”我跟他说我们每一个人的呼召不同,神也一定会让我们有能力照顾老少。他就问∶“你怎麽知道神呼召你要做全时间牧师,教会那麽多的基督徒和执事怎麽都没有去读神学(就你积极,爱上帝)?我怎麽没见到你在基督徒的杂志上发表文章呢?很多知名的传道人都有不少的文章,起码也有见证呀(名利的影子)?”我只能对父亲承认自己懒,只有用英文写的见证,有空一
定写成中文给他看。感谢他的“逼迫”,不然也不会有这篇见证。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父亲看出改变我的心志好象没有什麽希望,就告诉我们他的计划改变了,不准备办绿卡了,在我去神学院之前打道回府。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我们的变动,竟将老人家的田园生活给“毁了”。这令我们很难过。最后,我们达成共识,要是我从神学院毕业,能够在北美什麽地方牧会为业,没有被会友赶走,如果他和母亲身体许可,他很有可能再来美居住。

在我们家,最难的一关不是父亲,而是母亲。其一,她还没有信主,其二,我对她多有伤害和得罪。九四年初母亲和父亲来美探亲时,看著我们信主受浸。他们在美逗留期间,对我们的小家庭大力帮助,但由于我的骄傲、性急又缺乏智慧,在几个关键的时机,都和母亲起了争吵,失去了见证,伤了母子感情,真理也没有讲解清楚,反而成为她信主的障碍。因而,当她从父亲的去信中得知我要全时间读书,预备作传道人时,她回信极为强烈:

“┅┅一提基督教,想到陈彪变成这个样子,选择了这样的前程,我就觉得心里堵的慌。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万个想不通!回想起彪儿出生后,满身湿症,多麽难带,送到上海时,外婆都恐怕他养不大。好不容易培养到大学毕业,出国留学,取得博士学位,也有了一份好的工作和较丰厚的收入┅┅突然要放弃眼前的一切,毁掉二十二年的努力奋斗,我真感到寒心。我不愿意看到这变成事实。我早就对你说过,他们离上帝越近,就会离我越远。┅┅我的确太伤心了,我的孩子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记得我在美国的时候,虽然不想入教,但对基督教的传道并不是一点也听不进,觉得听别人传道或做见证时心情格外地平静。但不知怎麽的,自从他们回国发生一次争吵后,见到他们对宗教如此偏激,把自己的一切都归功于上帝,不考虑父母的养育和个人的努力,从那个时候起
,我已经意识到我们和陈彪之间已经很难沟通。现在已经是无法沟通了。彼此都不能说服对方┅┅”

恢复母子关系成了我的一大心病。曾几度努力请母亲来美小住一段时间,以求沟通和了解,都因故没有成行。

“你跟从我吧!”

2000年下半年,我们全家开始为在2001年夏季的南迁祷告和计划(我变成全时间学生,妻子找新的工作、孩子们新的学习环境、与双方父母的沟通以及卖房买房等)。神成就这些事的方式,再一次超过我们所想、所求的。自去年开始,我所任职的公司Lucent盈利大幅度的下降,公司相继开始裁人。我的项目要压缩,我面临著换到其他的项目或预备进入大裁员的名单两个选择。象我这种情况,如被解雇可能有近四个月的工资和其他福利。我们决定不再去换工作,连父亲也觉得我反正要辞职,应该争取进入大裁员的名单,这样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预备南迁。一个月后,事就这麽成了。饭桌上,我想起一年前父亲曾说过的话:如果神呼召你,也要有个印证,比方让你被解雇(当时的情况看根本不可能)。我对父亲说:“你的祷告真灵,神垂听了,我的工作就没了。”父亲沉默了。
从三月到六月,我领受神额外的恩典:白拿四个月的工资,可以在家预备搬迁的许多事情(修两门神学课、整理维修房屋、带每周三的慕道福音查经、主日学的教学、定期一对一教导辅导同工、作心理辅导、教会的差传工作及其交接)。感谢奇妙全能的上帝,因著他的祝福和安排,我和母亲的沟通相当和谐,虽然,她从心里并不赞成我的选择,但我们的沟通管道畅通了,母子亲情在恢复。赞美和平的君王。

四年前,卖小房子买大房时经历了许多周折。现在要卖掉这栋三千平方英尺的大房子,我们本来是最没有信心的。但做梦也没有想到,第一天房子上市,就按我们的理想价格卖出去了。事又这麽成了。

圣经告诉我们,并不是万事顺利就一定是主的旨意和印证。不论是遇见拦阻,还是一切顺利,其中都有神的美意。在我预备进神学院的一年中,也有一联串的不顺利,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有过前面所说的自己内心的挣扎,有与家人关系的困难,也有管教孩子上的失败,有过工作上的不顺利,同事间的不愉快,很多的事情和头绪,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了,真的很想放弃了不做了,每一次又都靠著神的恩典走过来了。这一年是充满了神的恩典的一年,是跟神的关系最亲密的一年。一方面是自己软弱、痛苦、无能为力到极点,另一方面是神奇妙的平安喜乐和力量一直托住我们,神的同在、从神来的平安喜乐是那麽浩大和真实;神的恩惠和慈爱,透过读经、祷告,透过周围的弟兄姐妹随时的代祷、扶持和帮助,不住地浇灌在我们心里和我们的生活中。

在这七年的心路历程中,最令我们惊奇的是我和妻子几乎同步地在主的手中被改变、被洁净、被教导、被塑造、被使用,正如以弗所书2章10节所讲: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你跟从我吧!”进入神学院之际,恩主耶稣对门徒的呼声犹在耳际。主啊,是的,我要一生一世跟从你,我和我的全家。

陈 彪 来自中国大陆,原带职事奉,为俄亥俄州哥伦布华人基督教会执事,基督徒网络使团同工;2001年夏季进神学院学习,预备全职事奉。

原载《生命季刊》2001年6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