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恨恶的大罪——《灵命的成熟》第六章

「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就是高傲的眼。」(箴六16、17)

读经:赛十四12-15;结二十八11-19

圣经没有说明罪是如何进入宇宙的,但却告诉我们罪如何进入我们的世界,且在我们未感觉它的存在前,罪就已经发生了。这是圣经启示的特色。它不告诉我们所想知道的一切事,只告诉我们应该知道的事,好用来应付生活的问题,并胜过罪恶和环境,过一个得胜的生活。如此我们不必要知道罪的原始根源,却该知道罪的基本性质和特质。这罪自从被我们的祖先接纳以后,已经为这世界蒙上一层阴影。
 

创世记里,最早有关罪的试探是由魔鬼而来的,他自己也是从原先崇高的地位堕落的。两段旧约经文显明了他罪恶的天性(结二十八11-19及赛十四12-15)。这两段经文主要是指着推罗王和巴比伦王说的,但经文的意义很明显不是只限于指这两个人。以西结书记载:「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因你亵渎圣地,就从神的山驱逐你……你因美丽心中高傲……我已将你摔倒在地。」我们主的话多么相似:「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象闪电一样。」(路十18)

以赛亚也记载:「你竟从天坠落……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坠落阴间。」

这两处经文应用在历史上的意义,并不能涵盖它非凡的叙述所含的丰富内容。毫无疑问的,应该有更深刻的意义。这种启示真理的方法在圣经里比比皆是。例如诗篇里面有关弥赛亚的诗,表面看来诗人显然是指自己说的,但整体看来,却是在论到弥赛亚(诗篇二,廿二,一一零)。这点在圣经他处亦可得到证明。因此我们有理由下结论,上述两段经文可以应用在撒但身上。他本居神宝座的监护者和保护人的崇高地位,拥有靠近公义日头的无上荣耀。

什么导致他的坠落?乃是骄傲。这项基本的罪使他竟想建立起自己的宝座。他没有克尽其职保护神的宝座,反而击打它,想废立那位全能者。骄傲导致自我抬举,藉着任意妄为表现出来。他罪的本质是想要从神那里独立。骄傲是自私的灵产生的一种自负,只想争取没有限度的独立。「我要高举我的宝座……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这是基本的罪,想要利用神自立为王。

虽然撒但被贬到地上,在他被摔落后,就从人手中夺去了统辖世界的王权。在伊甸园里,他播下同样可悲的罪恶种子。他这样应许:「你们吃的日子……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将这话与「我要与至上者同等」拿来比较看看。撒但因骄傲堕落,亚当和夏娃因骄傲跌倒,进而连累了他们的子孙,你和我也因骄傲跌倒。这个基本的罪是每一项其它罪的根源,它使我们想要作自己生命的主宰,而从神那里独立。既然如此,难怪教会编纂的罪恶名单中,骄傲总是名列榜首。

神对骄傲的憎恶

没有其它罪更令神恨恶和嫌弃了。肉体犯的罪固然可恶,并且会有它们社会性的收场,但神抨击这类罪时,没有象他提及骄傲时那样猛烈。
 

「心里骄纵的,我心不容他。」(诗一零一5)

「他却从远处看出骄傲的人。」(诗一三八6)

「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他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就是高傲的眼……。」(箴六16、17)

「骄傲……都为我所恨恶。」(箴八13)

「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箴十六5)

「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

「眼高心傲,这乃是罪。」(箴二一4)

「骄傲的必屈膝。」(赛二17)

「神阻挡骄傲的人。」(雅四6)

实在没有必要再用其它的文字来表达神对骄傲、自大、自夸、狂妄的恨恶与憎厌。这些都是他憎恨的。神所恨恶的,我们可以宽恕吗?神所厌弃的,我们可以容纳吗?神与骄傲是敌对的,并且远离它。在神与骄傲之间,毫无妥协的余地。但是忧伤痛悔的灵,神却不轻看。

骄傲的本质

出现在雅各书第四章第六节的「骄傲的人」一词,可以逐字解释做「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人」。这对神和人都是一种侮辱。希腊人也讨厌它。狄奥非特拉(Theophylact)称骄傲为「众罪的大本营和极致」。

骄傲是奉自己为神明,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将该属于神的荣耀夺过来归自己。骄傲促使乔黑西门(Rabbi Simeon Ben Jochai)说的话还真够谦卑呢!──「若这世上有两个义人,那就是我和我的儿子。若只有一个义人,那就是我。」骄傲也使尼布甲尼撒王沦落到与野兽同列。德国最后一位皇帝的侍从曾说:「我不能否认我的主人是个自以为了不起的人,他一定要在每一件事上做中心人物。如果他去参加施洗礼,他就想当那个婴孩。如果他去参加婚礼,他又想当新娘。如果他去参加葬礼,他恨不得能当那个死者。」

骄傲另一个特性是从神独立。这也是亚当心中的罪恶。他不依赖神,反而想变得和神一样,因此败坏了整个人类。骄傲既不想从神,也不想从人蒙受什么恩惠。它是完全的自我满足,和神儿子的态度恰恰相反。耶稣说:「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约五30)。他以依赖他的父为荣耀,骄傲却以独立自恃为荣。

骄傲也包括对别人的歧视。「神啊,我感谢你,我不象别人……也不象这个税吏」(路十八11)。它将别人都贬成生命中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它利用别人以展现自己的光彩。骄傲的人看别人都比自己低,都是些凡夫俗子。他不但没有看轻自己的骄傲,反而蔑视他人,觉得别人的身价都不如自己。

骄傲的本性是竞争的。鲁益师(C. S. Lewis)指出,没有人是因为富裕、聪明、漂亮而骄傲。人骄傲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富有、更聪明、更好看。当然比较的结果,总是对发起作比较的那一方有利的。


骄傲的表现

骄傲可以存在于每一种脾气中,可以渗透入每一样情况。它的流动性相当惊人,可以随意变得谦恭或张狂。对每一种个性,它都有一种形式存在着。我们该自问,我们的骄傲是属于那一种特别的形式?是以脸孔、种族、地域、恩典为傲呢?还是知识、成就、成功、技巧等性质的骄傲?

有一种是知识性的骄傲,因为「知识会膨胀」。这也是那些才气焕发的哥林多人特有的诱惑,他们以智慧的优越为傲。论到「膨胀」的事有八处,其中七处出现于哥林多书信中。这种形式的骄傲是对那些智能有限,或没有机会受进一步教育的人,心存无礼的优越感,并藉之显扬自己。它可能在学生的身上大大地滋生。对他们而言,一望无涯的知识世界正对着自己敞开大门。但他们却还没学会,真正的知识能引致谦卑,而不是傲慢。狄更生(Charles Dickens)却迥然不同。第一次碰见他的人,怎么也不会猜到他就是那位当代最负盛名的文学家。
 
在东方,我们撒下种族的骄傲,现在正自食其果。怀有这种可恨态度的人,没有弄清楚,种族和文化的差异,不管在那一方面,都没有必要牵涉到何者较低劣。真的,我们与异族的人接触越多,就越容易发现我们那自吹自擂的优越感真是毫无立足之点。

还有社会的骄傲。人之所以出生在社会地位高的家庭中,根本是偶然的,不能自居其功。可是心存此种骄傲的人却歧视那些无法挤入某一特殊圈子的人,他们不明白高贵的人格并非某一阶层或团体的专利品。兰伯查理士(Charles Lamb)一次向一位这种自大的人打招呼:「对不起,先生,但您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然而最令神厌恶的还是属灵的骄傲,因领受的恩典感到骄傲。很可能我们会为了神托付给我们的恩赐而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却忘了我们所领受的,没有一样是我们自己的。恩典乃是一项礼物,是我们本不配得的恩惠。我们甚至会为了我们那篇讲到谦卑的讲章,它的华美、智慧而感到骄傲。但最上好的镜片,是叫人感觉不到玻璃的存在。麦克内尔博士(Dr. John McNeill)提到一位妇女,有一次在他结束有关谦卑的讲道时向他走来,「是的,麦可内尔博士,」她自动的说,「谦卑正是我的长处!」

骄傲显明在过度的固执己见上。被骄傲支配的人,在供奉自己的庙堂中膜拜。就象那西塞斯(Narcissus),当他望见水中的倒影,立刻被自己迷住了。他看见自己美丽的影子,还以为是水中的女神,不禁爱上了它。他迷恋到一种地步,当他无法得到这个爱恋的对象时,就只好自杀了。他正是这一类有自恋狂的痴子的最佳样品。

一个固执的、骄傲的人,渴望并且汲汲啜取恭维和赞美,因为它们能满足他自我爱慕的欲望。当他得到称赞时不禁洋洋自得,一旦别人撒回时,他又沮丧不堪。在这世上,他最喜爱交谈的对象就是自己。与人谈话时他会把每一个话题不知不觉转到以他为中心。在符兹松(Wurtzung)宫殿里,有一个千镜厅。你一踏入,立刻有一千只手伸出来迎你;你微笑,有千个微笑回应你;你流泪,有一千双眼睛陪你掉泪。但这些其实都是你自己的手、微笑、眼泪。傲慢的人即是这样,被自己独占,被自己包围,被自己囚禁。但主耶稣的表现完全相反。在他向自己的同乡宣布他是弥赛亚这件大事时,他没有用「我」这个代名词。读完以赛亚书第六十一章第一、二节,他说「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这位惟一拥有特权可以说「我」的人,却因着谦卑,避免去用它。

骄傲污损了每一件它接触到的东西。细菌会使营养的食品转变成有毒的东西,骄傲则会将美德转变成恶行,将祝福变成咒诅。美丽若加上了骄傲,就变成虚荣。热心加上了骄傲,就产生专横和刻毒。人类的智慧若掺入了骄傲,就带来不义。在言词方面,骄傲可以表现在批评中。因为批评别人时,常是由优越感的观点出发。骄傲可以在每一个人,每一件事上找到理由来加以批评。它称颂自己,贬损邻居。

圣经中充满了这一类愚行的例证,以及紧随着骄傲而来的悲剧。大卫自满于他的王国和权力,就起意要数点以色列人。这个罪招致了神的惩罚(代上二一1)。希西家为骄傲控制,向他贪婪的仇人炫耀,「就把他宝库的金子、银子……并所有的财宝都给他看」(王下二十13)──最后他全部都失去了。尼布甲尼撒王对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但他傲慢的灵在一个巨大的、从天降下的声音前退败。「这话在王口中尚未说完,有声音从天降下,说……『你的国位离开你了,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他神志恢复后,他崇拜的中心才由自己转向神:「现在我尼布甲尼撒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但四37)。骄傲是一种道德和灵性上的疯狂。

乌西雅因他想象的武力和成功,而心生傲慢。「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神,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额上忽然发出大麻疯」(代下二十六16,19)。骄傲导致他闯入神的特权里。经上说他「长大麻疯直到死日。」希律王在对推罗西顿人的讲论中,掠夺了一切的赞美,「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希律不归荣耀给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徒十二22、23)。彼得的骄傲使他自觉有优于其他门徒的道德勇气,他自吹自擂:「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但没多久,当他「发咒起誓的说,我不认得那个人」时,他那夸大的骄傲,遭遇到打击,立刻变得粉碎。
 


骄傲的证明

骄傲可以在一件事上具体而微的表现出来,那就是骄傲的人通常看不见自己所受的捆绑,而四周的人却能清楚听到这锁链的叮当响声。在一个场合中,一位男士对他的朋友说:「感谢神,不管我有什么其它的过错,至少我不骄傲。」「那当然,」他的朋友回答:「我完全了解,因为你根本没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真的?」那人愤愤然回答「你以为我没有?那些你引以为傲的东西我全有!」如果我们对自己诚实,就不难发现骄傲在我们的生活中统辖了多广的领域。这儿有几个测验,可以正确地发现骄傲的可恶行踪。

优越的测验

我们的反应是什么?──当别人被选中得到我们垂涎已久的职位?当别人升级,自己却被漏掉了?当别人被高举,自己被冷落一旁?当别人光芒万丈,使得自己相形见拙?这些是否激起我们的嫉妒和敌意?或者我们能诚心的为别人的晋级或才干而高兴?我们是否象狄奥翠翡斯(Diotrephes)一样,喜爱最前面的位置?在一个管弦乐团里最难吹奏的乐器真的就是第二小提琴?当众人离开施洗约翰去跟从耶稣的时候,约翰也面临这个测验,但他胜利的通过了。「他必兴旺,我必衰微。」「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

诚实的测验

我们不在乎数说自己各样的不是,但是当别人同样数说的时候,我们做何感想?我们对自己的数落常是不真心的,尤其别人同样数落我们时,更觉得这些过错不能当真。大部份的人,都是要稍加压力,才肯辞职。

批评的测验

我们如何面对批评?是立刻自我审察呢?还是心中生起敌意和愤怒?或是反唇相讥,把那个人也批评一番?这些反应表示我们仍陷在骄傲中。我们不能容忍别人谈及我们,除非先得到我们的许可。谦卑可以使论断变得无所谓,并且能自其中蒙受利益。所谓无风不起浪,在最刺伤人的批评里,也常存在着一些真理,能带给人益处。

自卑感的测验

有自卑感的人并不一定就不骄傲。事实上自卑感可能是骄傲的另一种表现,因为他把自己衡量得很高,而别人却不接受,所以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这是不同的骄傲,但仍是骄傲的一种。我们认为别人看低了我们,便觉得自尊心受损。不管我们怎样辩驳,在我们内心的深处,我们总不以为,自己象他们所讲的那样不如人。

骄傲的治疗

骄傲必须彻底对付。罗威廉(William Law)写道:「你内在的骄傲一定得先死去,否则天堂不会活在你心中……不要仅仅将骄傲看成一种不体面的性情,把谦卑看成仅仅是一个正派的德行……这两者可是地狱天堂之差呢!」

治疗的途径有几个步骤:

理解

伯尔纳(Bernard)曾为骄傲的死对头──谦卑──下定义:是使人们意识到自己微不足道的一种德行。我们不可能征服一个自己都察觉不到,或者丝毫不觉得痛心的罪行。我们应该恨恶神所恨恶的。由于我们先有了利于自己的成见,所以不容易有自知之明。我们以澄澈的眼力看到弟兄眼中的刺,却出于奇怪的矛盾,而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我们需要真心地向神祈求,将我们完全显露在自己面前。当我们看清了自己真正的面目后,一定会陷于自惭形秽中。如果别人知道了我们里面隐密的念头、看见了我们的思想如图画一样挂在墙上、了解我们隐藏的动机、注意到我们遮盖着的欲望、听见我们的悄悄私语,我们是不是会浑身不自在?我们是否应该谦卑下来?因为神知道我们的本相。如果我们理解了真正的自己是什么德性,那么骄傲就毫无立足之地了。我学识广博吗?其实和那不知道的部分比起来,我们所知道的事物真是微小至极。我很聪明吗?我的智慧乃是神给的恩赐,我自己半点功劳也没有。我很富有吗?是神把这个致富的权力赐下的。

惩罚

神为了阻挡他的儿女骄傲,就用爱心管教他们。保罗有过这种经验,「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免得我过于自高」(林后十二7)。我们是否了解,一些不便的限制、痛苦的疾病、雄心受阻挠,乃是神慈爱的事工,为了救我们脱离一样更糟的东西──骄傲的权势?

悔改

一个高明的农夫会在杂草刚出现时即拔除,免得将来繁衍开来。所以让我们也看出自大的念头,承认它,然后将它抛弃。若珍藏着骄傲的思想,你早晚会发现原来自己心腹中喂养了一条毒蛇。骄傲是肉体的罪,但圣灵可以在这个肃清行动中助我们一臂之力。「你们……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八13)

比较

我们若和自己比较,立场难免失之公允。让我们和那完全的基督相比。如果我们诚实,就会被我们性格的俗气、卑鄙、败坏所压倒。当门徒出于自高,为了谁最大争论不休时,荣耀的主却以奴仆的身分,洗他们的脏脚。希奇的是撒但居然也用导致他坠落的同样罪恶,来试探基督。可是他一败涂地,基督却得胜了。

目标

最后的秘诀乃在以基督为标竿。想要根治骄傲这个毒瘤,单单靠我们自我发现、自我训练来努力,是不够的。需要内心根本的、奇异的转变,这也是神的应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就变成主的形像」(林后三18)。骄傲会在他谦柔的荣光中枯萎、凋残、畏缩,「主的灵」再一次带来转变。任何人憎恶自己的骄傲、渴求基督的谦卑,圣灵就会予他极力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