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完全的能力——《灵命的成熟》第五章

「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

读经:林前一25-二5;林后十二7-10

对于软弱和缺乏,神和人的观点是有显著差异的。我们把它当作遭遇难处时退缩的藉口,神却利用这些特质来解决难处。我们总认为自己太软弱了,神却断言,他就是因我们软弱才拣选我们。我们发现那些站在前哨的神之精兵,并非聪明、健壮、尊贵之人,反而尽是愚笨、软弱、没没无闻之辈。原因何在?乃是因为这样就没有人能在神面前自夸,神的能力就在我们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林前一26-28)

涉及的原则

这里涉及一个重要的属灵原则,想要被神重用的人必须熟悉。神为贯彻他的计划,并不限于仅仅使用那些具有极大恩赐或特殊智慧之人。事实上,只有在他们放弃依赖自己的天赋时,神才会用他们。历史上神拣选并使用的平凡之辈,都因他们不寻常地依靠神,为神预留空间,好让神的大能运行无阻。当他们满足于空无所有时,神就成为他们的一切。那些才华横溢之辈,只有在不依赖自己的能力、本领时,神才会拣选使用他们。

在上面提到的经文里,保罗并不是说,神在供他差遣的人中故意使用最差劲的人来成就美事。他审慎地选上了他们,而略过那些聪明、能干、尊贵的人,只因后者不肯放弃自己的天赋、资格,而想依赖这些来获取属灵的成就。这实在是一个具有挑战性、革命性的思想──并非尽管我们软弱、贫乏神还是用我们,而是正因我们软弱、缺乏,他才使用我们。他绝不使用我们特殊的恩赐和出众的条件,除非我们先停止依赖这些。人类的软弱,为彰显神的全能提供了最隹的机会。

过份看重才能和资格,往往使许多优秀、有潜能成为宣教师的人,关闭了他们到海外宣教的门。「他们会留下来为任何可以保证利用他们技术的社会效命,」里奥(L. T. Lyall)写道:「这样做必会使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满意,因为这样他们为取得这些资格而作的长期苦读、努力才算没有白费。当然神允许他们接受这种训练,一定是要他们学以致用的!然而亚伯拉罕并没有定下这种条件,保罗也没有,甚至从那时迄今任何杰出的宣教师也都没有。他们大多是任由自己的才干训练落入地里死了,而他们自己却成为结果累累的宣教师。主所要的是无条件的跟从。一个基督徒必须顺服在命令之下,在尚未跨出脚步前,不应该先要求看清前面的道路。我们该作的只是服从无所不知的神,随他安排,他知道什么地方最适用我们的才干。如果一再要求保证自己的才干可以得到最大的发挥,这种常见的态度,显示那个人对基督的主权,缺乏完全的顺服。如果我们相信神已经在训练过程中,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职份,当他似乎是暂时或永远将我们的才干搁置一旁时,我们难道就不信任他了吗?」

「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是神给保罗的信息。「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是保罗的见证(林后十二9-10)。属神的英雄常被描述为「软弱变为刚强」(来十一34)。

威伯福士(William Wilberforce)是一位伟大的基督教改革者,他曾参予促使大英帝国释奴的运动。此人五短身材,孱弱不堪。一阵强风就足以将他刮倒。但有一次包斯威尔(Baswell)听他在公共场合演讲,鼓吹他的理想。事后包斯威尔说:「本来我只看见一只小虾子登上讲台,但是当我继续听下去时,他似乎在我面前越长越大,最后虾子变成了鲸鱼。」

「那实在是一个惊人的发现!」史徒华(J. S. Stewart)写道:「神选择来建造他国度的,是靠人的软弱、卑微,而不是人的力量、自信。他不仅不在乎我们的平凡、无助、条件不够、默默无闻,而且正因这样,他拣选我们。当一个教会或一个人将软弱(而不是力量)献给神,让他拿来做武器时,就没有什么东西能摧毁他了。这也是方济沙勿略(Francis Xavier)和克里,以及使徒保罗的作法。『主啊!这是我属人的软弱,我将它献出以荣耀你。』这战略毫无反驳余地,而这场胜利乃是胜过了全世界。」

原则的说明

我们的问题不是自己太软弱了,而是对神来说,我们过于强壮。乌西雅「因为他得了非常的帮助,甚是强盛。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行事邪僻」(历下二十六15、16)。雅各与天使摔跤,大腿窝被那位神圣的对手触摸,失去力量之后,才变成满有神和人能力的王子。正如以赛亚书第三十三章第二十三节所说,「瘸腿的把掠物夺去了」一样不可思议。神叫我们的障碍成为助力,我们的绝境就是神最隹的机会。
慕迪一生未受过正规教育,他写的信件(许多迄今仍保留着)常是错字连篇。他的外表可谓其貌不扬,说起话来语音尖锐,带着浓厚鼻音。但这些缺陷并没有妨碍神使用他以震撼了两大洲的人。有一位记者被报社派去,报导慕迪在英国举行的布道大会,会中许多贵族、贩夫小民纷纷决志归主。他也负责调查慕迪能力的秘诀。经过一番审慎观察后,他报导:「我实在看不出慕迪是靠着什么,成就这么伟大的工作。」慕迪看了这篇报导后,莞尔一笑说:「靠什么?这就是整个运动的秘诀所在啊!除了神的大能,没有别的可以解释。这个工作是神的,不是我的。」

何等隐密、喜悦的发现!

一切工作超过我们能力所及,

就因此,若有任何美事成就,

所有赞美归他,不归我们!

──赫顿(F. Houghton)

但神并不局限于使用世上象慕迪、克理这样才疏学浅之辈,看看神如何使用使徒保罗!保罗可以跻身智慧、有能力、尊贵之列。他几乎样样具备──知识、热心、严密的逻辑,但他丝毫不依赖这些。「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和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林前二1-4)。他拥有一切,却甘心放弃依赖他出众的天赋和训练,单单依赖那永不匮乏的神。

摩西的例子也可用来阐释此一原则。做为一个年轻、学识丰富的王子,他真是自信十足,企图赤手空拳地解救他受压迫的同胞。但他尚未装备齐全可以完成神的旨意,所以他从埃及被放逐到旷野大学,整整上了四十年的课!他深深体会了人的软弱,备尝艰辛,以致神呼召他时,他裹足不前。他提出了七点理由解释为什么他不能遵守神的旨意,这七点都是基于他个人的软弱和缺乏。

摩西发现自己「不够格」的理由包括:缺乏能力(出三11)、缺乏信息(出三13)、缺乏权威(出四1)、缺乏口才(出四10)、缺乏搭配(出四13)、缺乏过去成功的经验(出五23)、缺乏被接纳的前例(出六12)。恐怕再也找不出比这个更详细的单子来了!但这样并不讨神的喜悦。他自以为的谦卑、犹豫,触动了神的怒气。「耶和华向摩西发怒」。事实上摩西拿来当藉口的那些弱点,正是神所以拣选他的原因。现在倒空一切自信,完全不靠自己后,他才能开始专心倚赖神。

对于摩西的每一项弱点,神都有一个满意的答覆和适当的供应。人常常忽略一个因素:神的呼召必然伴随着所需的一切装备。当摩西的弱点把他逼得必须完全委身在神无限的能力上时,这些弱点就成了神的武器。我们问道:「谁有足够的能力做成这些事?」时,可能只是不信的绝望表示,但信心可以愉快地回答:「我们的能力乃在乎神。」

基甸和三百勇士得胜的故事,亦可从另一角度来阐释此一原则。他回答神呼召时的态度,正是自觉不足的绝佳例子。「主啊!我有何能拯救以色列人呢!我家在玛拿西支派中,是至贫穷的,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士六15)。但神用必胜的应许和印证的神迹来鼓励他,他终于接受了这项呼召。前来跟随的有三万二千人,比起十三万五千的米甸军队,真是小巫见大巫。即使如此,神仍觉得他的随从过多(士七2)。经过勇气测验,淘汰了二万二千人。但剩余的一万人「还是过多」(士七4)。再经饮水测验,最后只剩下三百个热切、训练有素的壮丁。基甸的部队现在是以一对四百五十。神没有用最精良的武器装备他们,却叫他们以角、火把、空瓶为武器。可曾有其它军事计划这样荒诞可笑的?但这些神拣选,又肯顺服的人,那天却打了胜仗。全营的敌人,在他们面前乱窜、叫喊、逃跑(士七21)。永在的神,补足了他们人单势孤、武器简陋的缺点。基甸部队完全的软弱,成了神致胜的武器。为什么神要基甸将人的力量削弱?「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士七2)。类似保罗所说:「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9)

「这是神的计划……世人应该明白,基督教──所有个人信心的得胜、教会的进展、宣教的推动──都不可能用人的美德、才干、能力来解释。因为你若观察参与这些事工的那些人,就知道这样的解释何等荒谬。惟一可能的解释,只有是出于那超乎自然的神。」

原则的证明

托克(Francis de L. Booth Tucker)是英国派驻印度办事处一位优秀的年轻文官,身居要职,而且升迁在望。但他遇见并且听从了主的呼召。他开始不满目前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渴望为周遭那些道德、灵性都贫乏的人作更多的事。他听说新近成立了救世军的组织,以及他们对英国下层社会的惊人影响,便毅然辞掉工作,加入这个新兴的运动。他前往英国,接受一段时期训练,然后以救世军宣教师的身分重返印度。他虽然作了最大的牺牲,仍无法沟通自己和有迫切需要的印度人之间的鸿沟,无法达成当初他之所以抛弃世俗名利所追求的理想。经过多次祷告后,他决定换上当地人的服装,象当地僧侣一样随身携带一个乞讨的碗,并靠穷人的布施过活。

他与一位同伴,相偕开始新的冒险,赤足在盛夏炙热的道路上旅行。那些从未穿过鞋子的土著们早已对酷热习以为常,但托克和他的同伴很快就发现,他们的双脚出满了水庖,步履维艰。一天午后,他们终于抵达了一个村庄,心想至少可以得到一点水和食物,谁知却遭村人拒绝进入村内。两人沮丧极了,颓然倒在一棵树下,昏昏睡去。这时四周围拢来了一群人,有一个人发现他们满脚的水庖,大为惊异,说:「这两人一定很关心我们,才会吃这么多苦来传福音。他们一定是好人,我们却错待了他们!」这两位宣教士睡醒后,即被村人邀进村里,包扎双脚,并招待丰盛的饮食。随后他俩趁此良机向那个恶名昭彰的部落传讲福音。这次事件启开了一个运动,先后促使二万五千人归主。并非他的聪明,而是他的软弱,敲开了这些村民的心。当他软弱时,他就成了强壮。他的软弱成了神的武器,神的能力在他的软弱上显得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