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坚毅的恩惠——《灵命的成熟》第三章

作者:不详

「雅各的神。」(诗四十六7)

「你这虫雅各。」(赛四十一14)

读经:创三十二1-32

神的名号中没有一个比「雅各的神」更叫人吃惊。这两个迥然不同的性格连在一起,也是再古怪不过了。但这一个简单的句子却最能说明神那坚毅、永不灰心的本性。

在加尔文派(Calvinistic)神学中,有关圣徒坚毅(Perseverance)的教义,一直很显目,但与它相辅相成的真理,却未受到同样的重视。圣徒们所以有坚忍,完全是由神的坚毅、永不灰心而来的。若非如此,今天我们中间可能一个人也成不了基督徒。保罗对神的坚毅,永不灰心,有充分的信心:「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一6)。他将我们的眼光由人的狭窄、弱小导向神的大能和威严。他将我们由自我限定的圈子提升,进入神计划的壮丽领域中,这计划是永不会失败的。

我们的神从不半途而废,他开始的工,他必完成。虽然以色列人老是阻挠、反对他,他还是坚持他那仁慈的管教,直到他的旨意实现,并且地上各族都因着希伯来国蒙福。当一个方法失败,他就采用另一个。如果一个世代的人拒绝回答他,他耐心地由下一个世代重新开始。一代代的以色列人,不断背转去拜偶像,一直到他们最后被掳到巴比伦。这次惩罚,终于教他们看清了拜偶像的愚昧、无益。从那以后犹太人的国家没有再拜过偶像。

我们主的坚毅,是他生命中极具特色的性格之一。曾有预言说到他:「他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他在地上设立公理」(赛四二4)。他正是如此。他所爱的、并寄予厚望的门徒们丢弃了他,在最后关头,他们的软弱和私心胜过了他们对主的爱。在主最需要的时刻,他们抛弃他逃之夭夭。将他出卖、交在仇人手中的,不是仇敌,而是他的密友之一。经历这一切,他既没有倒下,也没有气馁。就因着这些人,他的旨意才得以完成。他怀着坚定不移的信心,相信天父既已动了善工,就必要成全,他的旨意没有一个不成全的。我们也可以分享这个信念,相信我们的神必成全他自己的工。

从圣经的记载,和基督徒的经验,可以充分证明神那紧追不舍的爱,具有坚毅、永不疲乏的耐力。汤姆生法兰西斯(Francis Thomson)逃避神多年,直到他成了流浪汉,与无赖们一起睡在伦敦的泰晤士河(Thames)堤防上。就在那儿,神的爱追上他并且征服了他。在他华丽的诗──「天堂的猎犬」中,他描述了这段经历:

我逃避他,日复一日;

我逃避他,经年累月;

我逃避他,在心灵的迷宫中,

在婆娑的泪眼里;

我躲避他,带着四周流动的嘲笑

我冲上两旁植满树木的斜坡,

却被击中,猛摔下来,

直冲向巨大恐布的幽暗中,

身后那一双强有力的脚

却仍亦步亦趋。

雅各的神

神追踪雅各的故事,在圣经中最能清晰阐明这个真理,而它的高潮尤其在那个不调和的名号「雅各的神」。是亚伯拉罕那位万民之父的神?是的!是摩西,那位与神面对面,如好友交谈的人的神?是的!是那位讨人喜爱的但以理的神吗?是的!是雅各,那位邪恶、贪婪、欺诈的骗子的神吗?万万不是!神不怕连累自己的性格,竟将自己的名字和雅各并排在一起!他甚至还说:「雅各是我所爱的……雅各的神是你的避难所……你这虫雅各,不要害怕。」还有什么比一只虫更孱弱、更微不足道呢?然而雅各这只虫,这个毫无可取的人,却是神的爱紧追不舍的目标,他最后成了一个王子,满有神和人的能力。

他拣选的主权

如果我们要寻找一个人,来领导一个国家,以完成一项崇高、神圣的目标,万国因他蒙福,雅各恐怕会在我们的选择名单上,名列最末。豪爽大量的以扫都可以远远名列在他上头。除了神,有谁会选上象雅各这么卑鄙的人?他的性格毫无可爱之处──贪心、攫取、诡计多端,甚至卑鄙到趁他哥哥困迫时,不仅偷了他属世的继承权,也窃取了他属灵的权威。因为以扫本该是他父亲去世后,那一族继任的属灵领袖。

要批评雅各应该注意到,他的双亲在性格上也有弱点,「以撒爱以扫,因为常吃他的野味」──一个缺乏修养的父亲,竟受制于口腹之欲。利百加以一种纵容、宠溺的爱来爱雅各,她教唆、帮助、怂恿他去欺骗──一个不讲理的母亲,受制于对所偏爱的儿子一种不纯正的野心。以扫忽视,并且轻易放弃了自己的属灵特权。雅各本人则又狡猾又卑鄙,连自己的孪生兄弟都想占便宜。神竟然拣选了这么一个家庭,来彰显他的慈爱。

雅各的遗传是绝对不利的,但神不受遗传的限制。耶稣的门徒问道有关那个瞎眼的人:「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九2、3)。这就是神选择雅各的关键所在。神拣选了一只虫,好使他能蜕变成一个王子。

雅各别扭的性格,正提供了鲜明的背景,以展示神那无可比拟的爱,及启示他对最软弱儿女的态度。如果神只拣选强壮、尊贵、聪明的人来完成他的计划,那绝大多数的基督徒都不合格了。保罗在那段为人熟知的经文中,为神拣选雅各的行为提出解释: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6-29)

一般人不大知道,雅各在偷取以扫的长子名份时,已不是年轻人了,恐怕已年逾七十。或者他在骗取祝福时,可能已八十多岁了。他实际活了一百四十七岁,在这些不体面的事件发生以前,他已是个中年人。不再是毛头小伙子,而是个成熟的人,生活方式已经定型,他的一半生涯都在骗人中渡过。心理学家会说,他的个性在这么迟的时候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基本上的改变。但神却不受心理学定律的限制。即令我们对自己绝望,他也不会对我们绝望。他的耐性永无止境,他的能力永不枯竭。

神深邃的洞察力

神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能在最无药可救的性格里看到其潜在的可能性。他有一双锐眼,专门在那些惹人讨厌的生命中,发现隐而未现的高贵,及希望的因素。他是坏脾气的人的神,是有歪曲性格之人的神,是那些与人格格不入者的神。只有神才能看出雅各是块做王子的料。他对任何性格或脾气上的问题都有解决之道。当我们将生命降服在他手中,求他激烈而彻底的治疗时,他就会以完全的爱和慈悲来处理。

「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玛一3;罗九13),是圣经中最令人起争议的声明之一,因为它似乎表示神是反覆无常的。我们必须先在心中存有两个事实:第一,虽然这种话我们听来有些刺耳,但「恶」这个字和今日我们所用的意义不尽相同。第二,玛拉基和保罗所用的声明,主要是指国家──以色列人和以东人,他们分别是雅各和以扫的后裔。神拣选雅各并不是基于他的美德或善行,因这个拣选早在他们未出母腹时就决定了(创二五23)。保罗断言神「在运行他至高的旨意时,已经宣告只有信心──而非遗传或功德,是得儿子名分的永恒原则。在对国家运用『爱』、『恶』等字眼时,我们不能以主观的感觉来看神拣选时的立场。神在作选择时不是专横独断的,因此我们不能说他偏心。这两个情绪性的名词用在国家上,不如说是在暗示一国的命运和任务。犹大,而非以东,被选来在历史上为神作进一步的启示。」

但是这个声明也可作补充的或个别的运用。神拣选雅各,弃绝以扫,并不是因他的举棋不定,而是出于他的洞见和眼光。在雅各的卑鄙、口是心非后面,有一股对属灵追求的渴望。以扫生性慷慨、宽洪大量,但在这些可爱的外表后面,埋伏着对属灵事物的轻视。喜爱感官的满足,胜于属灵服事的操练,他是一个上等的样本。

除开雅各那昭然若揭的软弱失败,他这种对属灵的渴望,也为神留下余地,使神能持续地追赶和不断地与他来往。对那些因失败而意气消沉的基督徒,这个事实可带来极大的鼓励。人的本性是专门注意同伴们品格中最坏的一环,神却总是寻找最好的一面。他清楚透视我们内心最深沉的属灵饥渴,并且动工以满足它。他所有的惩罚也都是基于这个目的。神向雅各显现五次,每回他都纠正这个顽固儿子的一些错误,每回他也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

他持久的追寻

「雅各」这名字的意思是「骗子」。「骗子」一词后面隐含着一个人坚决而无情的追逐仇敌,追上了,将他摔在地上──雅各一生的故事用「骗子」一词就可涵盖了。可是遇到了神,雅各可说棋逢对手,最后他还是向这位坚决而无情地追逐他,并在雅博将他摔在地上的慈爱的神俯首称臣。如果神在追赶过程中不是那样坚毅持续,雅各就不可能成为神的王子。他可能仍旧是一个不可爱、讨人嫌的阴谋者。但自从他头一次在伯特利遇见神以后,神就以无限的慈爱,紧紧追赶他,始终不懈,一直到三十年后他在同样的地方碰见神。神的追逐有四个危机为表记:


第一次的伯特利危机
,发生在雅各从以扫那儿骗取祝福的时候。以扫的饥饿得到饱足后,他开始意识到他孪生兄弟雅各干的勾当,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在发现雅各已经潜逃后,怒火中烧的以扫立刻启程追赶。就在同时,雅各头一回与神相遇。他将头枕在一块石头上,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接着神对他说话,将雅各本不配得的财富和保护,应许给他。并且又加上保证,地上万族必因他和他的后裔得福。雅各甚是惧怕,说:「这地方何等可畏,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殿……雅各许愿……」(创二八17、20)──以后他竟遗忘了所许的愿!但神是不会忘记的。


其次就是毗努伊勒危机
。是时雅各已年逾一百。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侍候他那蛮不讲理的舅父拉班。神为完成他的旨意,加给雅各的训练倒颇有教育意义。他将雅各交在一个比他更卑鄙、贪心、狡猾的人手中。这么多年来,雅各不停地做假,也不停地被他舅父诓骗。欺诈者被人欺诈,骗人者受骗于人。这个激烈的管教,最后导致他的转变。有些人被置于不愉快的家庭环境或不如意的工作中,是否也基于同样原因?是否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宣教师被放在难以相处的同工中?我们都喜欢选择愉悦的环境和意气相投的人,一起工作或生活。但神关心我们属灵的成长,胜过我们暂时的舒适。

从这段经历里可再一次肯定,神始终与雅各同在,并祝福他。他未容许拉班伤他毫发(创三十一7、24、29),我们生活里的拉班也同样不能伤害我们。雅各至少作对了一件事,他没有逃避神的试炼,直到神的时刻来临。我们很容易对恶劣的环境发怒,并力图躲避它。殊不知如果我们缩短了神的训练,对我们常是一种属灵上的损失。当神的计划大功告成时,他自己会把这些操练挪开。我们的性格,可以透过那些难与之相处的人,和生活中难以应付的事,变得更完全、更丰富。

雅各在回家的旅途中,得知以扫已经在路上等着他。由罪恶感产生的恐惧立刻攫住了他。他并未求告神,赐下他曾应允的庇护(创二十八15),反而采用物质的诡计,将事先预备妥当、精心间隔好的礼物一批批送去安抚他的哥哥。但无情的追纵仍继续着,「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是神开始这场摔跤的,而非雅各,但雅各却有惊人的对抗力量。显然他以为可以象以前一样脱掉,但顽强的压力持续不断。当神要祝福人时,奋力抵抗亦是件严重的事。神发现雅各毫不让步,便使他的大腿窝扭了筋,从此雅各一生都带着这次可怕的遭遇所留下的印记。当他再也无力抗拒时,雅各用手臂绕住那个和他摔跤的人,坚持要求祝福,否则不容许他走。好象神为他一生所花的心血,不是为了给他祝福似的!

那不知名的旅人出现,

我抱住他,却看不见他;

我以往的同伴相继离去,

只剩我单独与他相对。

整晚只有我和他,

摔跤直到天方破晓。

──卫斯理查理(Charles Wesley)

祝福临到前,雅各必须先打破强烈的自我生命。他被迫面对自己性格上的罪过和羞耻。「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阴谋者、欺诈者、骗子的意思。他并且认罪,完全的悔悟,这个忏悔可以说是他整个失败生命过滤后,仅存的东西了。虔诚的心往往是祝福的先锋,雅各现在终于完全俯伏在神面前。对他来说,毗努伊勒(神之面的意思)代表了对罪恶彻底的承认,以及对软弱的完全自觉。「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他带着敬畏说。也就在毗努伊勒,他领受了进一步祝福的应许:「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就是神王子的意思,「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创三十二28)。他因投降,反而获胜。神成功地打破了他的顽固。「他与天使较力,并且得胜,哭泣恳求。」(何十二4)

现在神已除去他那羞耻的旧名,我们该指望雅各从此自新,不辱新名。事实不然,他照旧多疑、奸诈。这些恶习已经根深蒂固,难以拔除。最后把他引到充满耻辱、卑贱的示剑危机。因为害怕以扫,他并没有继续回家的旅程,反而在示剑支搭帐棚。他的亲戚罗得,曾在所多玛犯相同的愚昧罪行。雅各和他一样,因为不信,付上极大的代价。悲剧临到他整个家庭,只因他想用自己的诡计逃脱麻烦,却没有信靠那曾向他显现两次的神。接着发生的是强奸、谋杀及恐怖。遗忘所许的愿,或降服后又撤回,都是要付上相当代价的。

从神第一次捉住雅各以来,已过了三十年。无疑的,神该早就放弃了这么一个固执、叛逆的人。但神不是人,他的爱不是忽冷忽热的。他不但未放弃他,反而再一次以慈爱去寻访他。「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向你显现的那位」(创三十五1)。这是第二次伯特利危机。

这一回,神三十多年来的管教总算奏了效。雅各毫无踌躇,立刻召集家人,兼程赶往伯特利。「神又向他显现赐福与他。」神打算祝福他的子民时,是完全不屈不挠的。雅各再一次听见神说「从今以后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创三十五9、10)。这回雅各没有再使他的新名字蒙羞,他不再回到以往的诡诈欺骗中。神的训练显出果效,雅各这条虫找到了通往神宝库的门径,那儿聚集的都是希伯来书第十一章里提及的信心伟人。「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人和人之间其实没有基本上的差异,只是诱惑带来的影响因人而异。在面临如珠宝、骄傲、野心、金钱、性等常见的诱惑突击时,绝大多数的人会败下阵来,他们远远落在自己的理想之下。同样的旧罪一而再,再而三地复发,凝聚成力量,控制住他们。终其一生,同样悲惨的失败或性格上的缺点,象警犬一样,紧追着他们不放。连续不断的败北,终必导致绝望。

魔鬼释放的是绝望的信息。但在雅各典型的生命中,神释放的却是痊愈的信息。雅各的神,对那些一再败下阵来的基督徒们来说,是一个善于给「第二次机会」的神。第二次的机会虽然逃不开过去失败经验的影响,但即使失败也可能变成通向新成功的踏脚石。对神的儿女们,失败具有重要的教育价值。神是连失败也不会轻易浪费的。

从雅各的生命里,可以学到一个鲜明的教训,那就是没有任何失败是无可挽回的。雅各的神,对任何样的个性、脾气都抱着希望。过去的失败,绝不能拦阻未来的胜利。当神拯救并且捉住一个人时,他以不屈不挠的毅力追踪他,以便赐福给他。他不会将那些失败而又悔改的人从他上好的福分中除名。如果神因为彼得的失败就把他开除,我们就不可能有这么一位在五旬节时,为圣灵大大充满的传道人了。神在我们每一次失败后,重新创立一个更宽广的事工,好叫我们面对魔鬼,转败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