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妙的异象——《灵命的成熟》第二章

作者:不详

「求你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出三十三18)


读经:出三十三11-23

摩西的这个祷告,在几个世纪之后,仍迥响不绝。后代的基督徒们向神求异象,常常不明白这个请求可能带有的含义。很多时候这个请求蒙了应允,他们还认不出来。牛顿约翰(John Newton)以前做过奴隶贩子,后来悔改了,他曾热切地渴望获得改变的异象。但是当他的迫切祷告真蒙允许时,却使他大吃一惊,几乎招架不住。他曾记下这段经历。

我恳求上主,能日益成长

在信心、爱心和各样恩典中,

更明了他的救恩

更虔诚地寻求他的面。

是他教我如此祷告

相信也是他,回答了这祈祷;

但是却以这种方式

几乎叫我绝望。

我原以为会在一个良辰

他立即应允我的要求

以他爱的大能,

赦免我罪,予我安息。

事实不然,他使我感觉

内心隐而未现的恶;

又吩咐地狱的愤怒力量

击打我灵魂的每一寸。

更进一步,他似乎亲手

试图加重我的苦难,

抹杀我一切的计划,

使我的作物枯萎,将我降为低。

「主啊!究竟为什么?」我颤声哭道,

「难道你要置这小虫于死地?」

「这是我的作法」主回答说,

「为了恩典和信心,我听了你的祷告。」

「我雇用这些心灵的试炼

好叫你从自我及罪中得自由,

并取消你世俗享乐的计划

如此你才能全然在我里面。」

我们向神求异象时,心中究竟希冀着什么?天空中一道闪光的异象?象大数人扫罗那样,看到令人瞎眼的光芒?一个震憾、充满能力的属灵高潮?但研究圣经中所记神的异象,却是另一番景观。从来没有一个例子是神的异象突然带来狂喜或振奋。近乎一致地,神的异象却使当事人产生极度的自我贬黜。在所有的例子中,异象都是一种凛然敬畏,而非狂喜振奋的经验。异象越强烈,在神面前就越屈服。

若真如此,在我们向神求异象以前,要先对后果有一个心理准备。在光耀夺目的白雪映照下,再怎么乾净的被单也可能显出污点。在神毫无瑕疵的纯净、圣洁面前,所有属世的东西都会现出尘埃污秽。站在神的荣光里,约书亚这位圣洁的大祭司,也变成「穿着污秽的衣服」而配不上他的职分(亚三1)。我们更没有理由想超越这条规则。

如果我们问,神的异象是以什么形式出现,神不会让我们心存疑惑,「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四6)。在圣灵的画布上,他藉着熟练的笔法和生动的色彩,已经依着那眼不能见的神之形象,画出基督耶稣的面孔。同样的圣灵,也会为那些渴望见神荣耀的人照明这画布,让他们看见。他最乐意以圣经中记载的基督事迹,来启示神的荣耀。

约伯可能是和亚伯拉罕同一时代的人,他虽身处属灵的曙光中,但却对神有惊人的认识,也有崇高的生活标准。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品格毫无可指摘之处。他自认为诚实,曾说:「我是清洁无过的,我是无辜的,在我里面也没有罪孽」(伯三十三9)。这并非属灵的口号,而是诚恳表达他内心的正直。而且他不只是在自己眼中没有污点,在神眼中他也是珍贵无比的。神对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象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一8)。很少有人能这么深刻地,同时享有自己良心的赞许,又有从神来的称赞。

约伯是极少数神称之为「完全人」中的一个,这更能确定他的无可指摘和正直。在他试探的危机加剧之际,神的异象降临了。他怎么处理?他用少数几句含意丰富的话记下来:「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四十二5、6)。面对神的异象,这个完全人也不禁憎恶起自己了。

神的异象也曾临到雅各,当他单独在雅博渡口时,「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他给那地取名毗努伊勒并说:「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创三十二24、30)。这次异象如何影响雅各?他被迫说出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正代表了他性格上的羞耻。「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巧取者、骗子、诈欺者的意思。在他有资格承受神赐下的祝福前,他必须先承认自己的本性。一直到死,他都带着这次遭遇所留下的印记。一旦遇见了神的异象,这位骗人的高手,也不得不坦白自己隐藏的耻辱。

摩西可以夸口自己的博学,他也喜欢被人称为法老女儿的儿子。但他热切的爱国心,使他迫不及待地想以肉体的力量解救以色列人。他不愿耐心等候神启示他的计划,结果他被迫隐藏起来,以逃避法老王的愤怒。在沙漠中他的急躁渐变成被动,直到他被神的异象所吸引。「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神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神」(出三2~6)。对这个神所托付,用来带领他选民出埃及的人,异象使他心生敬畏,以致转过面孔,不敢见神。

以利亚曾被形容,是以色列历史上最伟大和最具浪漫性格的人。他在仓猝间被投入迦密山的历史舞台上。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大有神能,竟可以随意关闭天空。毫不畏惧人,竟敢公然反抗国王,等于对全国挑战。和以诺一样,他享有直接进入天国的殊荣,而未曾经过死亡的门。这样的一个大胆、强硬的人,如何经历神的异象?「耶和华从那里经过,在他面前有烈风大作,崩山碎石……风后地震……地震后有火,耶和华也不在火中。火后有微小的声音。以利亚听见,就用外衣蒙上脸」(王上十九11-13)。他可以在神展示他威严的大能时,保持无畏、急躁的态度,但却被神那温柔微小的声音所击溃,而想隐藏起自己的面孔。

先知以赛亚,他有能力清晰地预见福音的真理,这样的人是不会受自卑感困扰的。他对国人提出的崇高预言中,常带着扎心的责难。他自认有十足的资格去谴责当代的人,说他们有祸了(赛三9、11,五8、11、20)直到他看见神的异象。「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赛六1-5)。他见了这辉煌的异象后,接着宣告谁有灾祸呢?「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在神圣洁的大光中,这张传递属灵信息的嘴,也成了污秽,不洁的。

当以西结和他的同胞,在巴比伦受苦难、做俘虏时,神的异象临到他。「我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中,天就开了,得见神的异象」(结一1)。这异象包括了神的威严、无所不在的神性、永不休止的活动力,以及用彩虹围绕的宝座。「在他们头以上的穹苍之上,有宝座的形像,仿佛蓝宝石。在宝座形像以上,有仿佛人的形像。……又见从他腰以下,有仿佛火的形状,周围也有光辉。下雨的日子,云中虹的形状怎样,周围光辉的形状也是怎样。这就是耶和华荣耀的形像,我一看见就俯伏在地」(结一26-28)。这位勇敢、忠心的先知,不能承受神宝座所发出的凛然光芒,因为在那上面高坐着荣耀的神。

圣经中的伟人里,但以理可说名列前矛。他在连续五位的东方暴君手下做宰相,成绩斐然。他能始终保住自己的性命,该归功于他的智慧和正直。他的政敌们挑不出他的毛病,只好控告他祷告太多。根据记载,只有但以理一个人,神曾派天使去告诉他,他如何蒙神喜爱。他是否经历天国的异象而毫发无伤呢?听听他自己的告白:「这异象,惟有我但以理一人看见,……只剩下我一人,我见了这大异象便浑身无力,面貌失色,毫无气力。我却听见他说话的声音,一听见就面伏在地沉睡了」(但十7-9)。这位最纯洁的圣徒之一,当遇见圣灵的荣耀时,变得面无人色,并不是因为他的恶行,乃出于他的美德。

一位年轻人,在这种粉碎自我的经历中写道:「如果我真正以为那些我一直引以为荣的美德、诚实,原只是耻辱,那我就不能往前进了。但我还是得向前进。这个功课很清楚,我丝毫不能信靠自己。我最敬虔的时候,大概就是那最可怕的骄傲心正在滋长的时刻。我最好站在我个人的恶行前面说:『我的恶是无穷尽的……』」

经过整夜打鱼而毫无收获,异象临到彼得。他顺服了基督的命令,结果渔网不胜负荷,几乎破裂。彼得眼见奇迹,明白基督若不是全知的神,能指引他们到鱼群处,就是全能的神,能将鱼群赶来给他们。当他看见神的荣耀彰显在基督的脸上时,不禁自惭形秽。「主啊!离开我吧!」他说,又俯伏在耶稣的脚前,「因我是个罪人」(路五8)。事实上他极不愿意如此承认,但神用来向犹太人和外邦人开启天国福音的这个人,一旦见了异象,他就毫无选择的余地,只想要逃避神的面。

出身大数的扫罗,在启程往大马色时,心中充满对神错误的热心,和对基督徒的仇恨,渴望要流他们的血。他一向以自己是希伯来人中的希伯来人、最严谨的法利赛人而自豪,也颇得意自己服事神的热心。「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甚么逼迫我?』他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九3-5)。神的荣光,在已升至高天的基督脸上闪耀,使这个近乎以工作称义的人,眼睛失明,完全屈服下来。

主所爱的门徒约翰,在那个时代,无疑的是一个最可亲、最成熟的圣徒。他特别讨主喜爱,并不是因主偏心,而是因为他比其它门徒,更配得主的眷爱。当耶稣在衙门受审时,只有他仍忠心耿耿。历史上多处记载他性格上的可爱,及对神单纯的信仰。在他日臻成熟的晚年,神赐给他一个崇高的异象。「灯台中间,有一位好象人子,……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眼目如同火焰……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启一13-17)若任何人有资格见这异象,又能毫不动容,这个人非约翰莫属,因他曾几度将头靠在耶稣的胸怀里。事实不然,「我一看见」,约翰写道,「就仆倒在他脚前,象死了一样。」世上最亲切、谦和的使徒,在神无比的威严和圣洁面前,也不禁仆倒在地,好象死人一样。

从这些异象,可以看出一个共通的典型:先是异象来临,然后产生自我嫌恶、自我贬黜、转开面孔、自惭形秽、眼睛失明、面无人色、自我排斥、仆倒如死人。我们还想不想向神祈求异象?

但是这幅图画还有另外一面。神并不乐意看见他的儿女仆倒在尘土中。若他使他们降低、卑微,那只是为了在特定的时机将他们升高。屈服本身并不是目的,乃是为祝福所铺的道路。这些异象给我们明显的教训就是,神绝不会将祝福、重要的任务托付给一个人,除非他先破碎自己。

约伯的「自以为义」完全崩溃后,紧随的是给他的报偿,比原先的损失还多一倍,并且藉着他为朋友的代祷,自己由苦境转回。雅各的异象,使他性格转变,满有神和人两方面新的能力。摩西曾因依靠肉体的力量,且缺乏自信、冷漠而受到责难,但这些也装备了他,将来肩负起带领神子民出埃及的重任。以利亚在泄气之余,神鼓励他,并托付他新的服事。而以赛亚不仅他那不洁的嘴得以洁净、不义得以消除,并且承受了更大的使命。对但以理而言,崩溃的感觉,最后导致喜乐,因他后来成了神启示的桥梁。彼得「自惭形秽」的深刻认识,是预备他成为有能力的五旬节传道人的主要因素。异象使保罗变为神拣选的器皿,在众王及外邦人面前宣讲神的名。曾将约翰从地上提起的那位神,把撰写启示录的重任托付他,二千年来这本书一直支持着患难中的教会。每一个异象都是增添个人灵命圣洁的前奏,并且也扩大了人服事神的范围。

确是如此,神的异象必然会引人认清自我,但目的都是为了人的益处。神的目标不是仅仅在使我们屈服。我们实在不必担心被逼入绝境,因为「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若我们渴望在圣洁中长进,并为神所重用,就该欢迎神的异象。

当我们真心渴望神的异象,并甘心接受异象所带来的一切时,我们就可能得到。若我们的祈求真蒙了应允,也没有必要一直仆倒在地上,憎恶自己。只要我们诚心为那些在神大光中显露出来的过犯悔改,就可以象以赛亚一样,听见神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你去告诉这百姓……。」(赛六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