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长不大

——一个“混混基督徒”的反面见证

作者: 小包包

编者言:看到美好的见证和荣耀的冠冕,总是让我们无限赞美感叹,却未必会心存向往;但看到本文用这样的笔法来反思和见证,却能够让我们更加在静下心来思想的时候深有同感。因为文中的种种问题中的他,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求神怜悯我们,在看见这样的软弱和挣扎时,能够在神面前坦承和直面自己的问题,更加清醒的省视自己的属灵光景。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

听着周华健的歌声,心里越来越烦,于是提笔写了下面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近来和几个基督徒朋友聊天,分享主里的经历,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刚信主的头一两年,神对我们实在是好的不得了,基本上求什么给什么。就算求了没给,神也会很快送一个更大更好的礼物安慰。还有些时候连求都没有求,神也会免费大赠送。可惜当时没有好好感谢主,现在回头看看,那段时间真是与神的“蜜年期”。

不过,两三年后,很多人会发现自己的属灵生命不知不觉到了一个旷野漂流的阶段。主要特征是,神好象不再象以前那么听祷告了,很多求的东西,并非妄求,却不蒙神垂听。更要命的是,神开始兴起环境,越来越爱你了(意思指管教,“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结果神一天比一天爱你,管教一个接一个,心中的WHY一个未解又填一个,而主里的日子也越来越没有味道。似乎神从一个爱你疼你的新郎,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没事找事的后妈。此阶段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你和教会的关系开始恶化,教会里总是有一个或几个家伙,让你不想去教会。

在旷野漂流了几年之后,有些人的生命发生了质的变化,终于争战得胜进入迦南美地。他们的生命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纯净,历练,丰盛和荣美,实在令人敬佩不已。也有些人,却一直在旷野绕来绕去,最后自己也不知道绕到那里去了。少数“幸运儿”发现阿拉伯旷野下面埋着大把石油,于是改行跟随世界做阿拉伯王子挖石油。不过,大多数人可能是石油没挖到,迦南地也没进成,稀里糊涂的做了一只在旷野流浪十几年的小瘦羊。

从出埃及记到民数记

我不知道多少基督徒有类似的体会和经历。不过最近细读摩西五经,发现我讲的不完全是胡扯,圣经上有这样的印证。

在出埃及记中,逃离法老魔掌的以色列百姓前后向神抱怨了五次,神很快都应许了以色列人的请求。比如在红海边上,百姓一发怨言,神立刻开红海,赠送一个超级大神迹,爽!在玛拉,汛的旷野,和米利巴,百姓三次发怨言,神马上又送水,又送吗哪,还有鹌鹑吃,好过瘾啊!最后一次在西奈山下,百姓心蒙了油,居然造了个金牛犊来拜,实在太不象话了,连我这么混的基督徒都看不过眼。神也不高兴,评价这帮百姓是“硬着头颈的百姓”,不过摩西一代求,神马上“后悔”不降灾了。这一切都发生在百姓出埃及后短短的几个月内。

在经历了西奈山下利未记的救赎和立约后,百姓与神之间的“蜜年期”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民数记中一系列“惨不忍睹”的“耶和华的烈怒与责罚”。民数记中有十次神的管教,从他备拉的大火和鹌鹑肉的灾祸,到神家领袖米利暗,亚伦和摩西的内斗,再到窥探迦南地的探子带回坏消息时百姓的绝望和任性,再到可拉党的坠入阴间和之后的大瘟疫,再到百姓激动摩西击打磐石出水,导致摩西受罚不能进迦南地,再到火蛇攻击百姓,再到百姓与摩押女子行淫乱所带来的大瘟疫,短短的一本民数记,至少死了上百万人。

读完民数记后,心中甚是沮丧,想想神的烈怒,想想自己的污秽肮脏,想想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软弱跌倒,有点万念俱灰。赶快翻开新约读读,觉得主耶稣和圣灵真是好亲切好亲切啊。还好生在新约时代,如果在旧约时代,死定了。虽然牧师拼命教导说,新旧约的上帝都是前后一致的满有慈爱,可是我自己读来读去还是觉得新约的上帝和耶稣比较慈爱。或许,新旧约就好象一部交响曲,前半部表现责罚和苦难,后半部表现赦免和拯救,正是因为前后的巨大反差,才能合成一部波澜壮阔的英雄交响曲。

“混混基督徒”

百姓在西奈山下所停留的十个月是一个属灵上的转折点。首先,百姓在西奈山下与神立约,领受了神的律法和诫命,从此百姓就不再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属灵婴儿”了,而是要负起自己属灵上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以后百姓违约受到神的处罚,其实是天经地义,无可抱怨的。

(教训啊教训,以后跟神立约的时候要想清楚自己的责任和将来的考验,千万别脑子一热,就把合约签了。。。这个混混,居然讲这种逃避责任的话,马上到主耶稣面前认罪悔改。)

其次,神的忍耐真的是有限度的,包括时间和次数上的限度。在经历了神的救赎,律法和立约后,神对你的生命会有一个合理的期待,神不会无限度地容忍他的子民象“吃奶的婴孩”一样“赖着不肯长大”。神会通过管教,责打甚至“烈怒”来“逼迫”他的子民长大。(天那,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基督徒生命的成长好象很恐怖啊!)

我不禁想起一个笑话,某基督徒说:“我从来不期待从神那里得到什么大的赏赐,只要能进天堂,里面有个小板凳,靠着墙角坐着就心满意足了”。另一个基督徒说,“你太贪心了,我只要在天堂里随便有个地方蹲着就可以了”。呵呵,一幅典型的“混混基督徒”的嘴脸。我似乎比他们要有点追求。在我灵里面很低沉的时候,我的理想是“进天堂当个扫地的或看门的就可以了”。牧师说,“天堂里没有扫地的和看门的,大家都在敬拜赞美神”,我说,“敬拜赞美神我是没脸做了,我负责给大家烧水泡茶打杂好了,正好跟我在地上的侍奉差不多”。

我读约伯记一直有一个障碍,我总是会不自觉的跟神祷告说,神啊,约伯太苦了,求你不要为了管教我,让我学功课而如此对待我。也求你保守我,千万不要被撒旦这个坏家伙选中做“牺牲品”。恍惚间有个意念说“瞧你这副脓包样,整个一个基督徒里的混混和无赖,你还没资格受约伯的苦”。听完了心中惭愧无比。

“危险”的祷告

有一类祷告是很“危险”的,因为神和魔鬼都会认真对待这种祷告。

先谈“安全”的祷告,比如“主啊,我爱你”,“主啊,我到你的面前敬拜你”,“主啊,求你赐福给我,保守某某事情成就”。典型的例子是雅比斯的祷告。我没有半点贬低的意思,我自己经常做安全的祷告,以后我可能会做更多安全的祷告。

什么是“危险”的祷告呢?比如“主啊,我愿意将自己当做活祭献给你,让你做我生命的主”,“主啊,求你来改变我的心,让我能更顺服你,更合你心意”,“主啊,我将我前面的道路交托在你手中,求你亲自带领”,“主啊,求你帮助我每天早上读经祷告一小时,求你帮助我一年之内读完整本圣经”。这类祷告,是直接向魔鬼的权势发出挑战。你如果认认真真做了这样的一个祷告,很有可能,你就变成了一个手拿红布,挑逗野牛的斗牛士。可惜,很多时候,野牛被激怒了,斗牛士却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我自己的体会是,祷告实在是灵界里极其玄妙的一件事。当你认认真真做了一个“危险”的祷告,神一定会垂听并采取行动,魔鬼也会采取行动。结果就是,你可能引发了一场属灵争战。有些“危险”的祷告会让魔鬼急得发疯,因此他可能会更变本加厉的发起攻击。很多时候,可能我们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做过的祷告,但神却记得,魔鬼也记得,他们都比我自己更认真地对待我的祷告。

我有一个亲身经历。在一年多前的某次特会上,讲员呼召愿意为主献身做传道人的基督徒。我当时稀里糊涂地上去响应了呼召(那时我信主不到两年,还在与神的“蜜年期”内),并且做了献身的祷告。事后我有点后悔,只好安慰自己说“反正也没讲什么时候献身,等我五十岁以后再做传道人也不晚”。我现在早就记不得当时祷告些什么内容了。不幸的是,神和魔鬼却都比我要认真的多。之后不到半年,我就开始进到旷野中漂流,而神的管教也开始一个一个的临到。

(教训啊教训之二,以后做“危险”的祷告的时候要想清楚可能的后果,千万别脑子一热,就祷告了。)

旷野中的心态

在旷野中漂泊,大家的心态可能都有些类似。

首先是不停地问问题。为什么?为什么?神你到底存不存在,到底还爱不爱我,到底有没有听我的祷告?我和神之间还能回到以前那种“蜜年期”吗?奇妙的是,圣经中神很多时候不是通过讲道理来正面回答这类问题,而是用他的大能和慈爱来软化人的心,比如象约伯的经历。

旷野中的第二种心态是后悔,抱怨,生气甚至大怒。比如,后悔过去如何如何,对现实越来越不满,在幻想中夸大过去的好处,开始责怪自己,责怪教会,责怪牧师,责怪弟兄姐妹,或者责怪神,或者一怒之下干脆离开教会了。就好象以色列百姓在旷野中的所作所为一样。

旷野中的第三种心态是自怨自艾,自义自怜,一面将自己的苦难扩大化,一面将自己的形象贬低得一塌糊涂。如果看到周围的“恶人亨通”,就更加心怀不平了。就好象以利亚逃亡到何烈山所做的。其实以色列百姓在旷野四十年,“衣服没有穿破,脚也没有肿”,神一直在看顾和引领。

老实讲,我不是很喜欢某些教会长者劝慰人的方式,比如:你遭遇某某事情,是因为神爱你,对你有更好的计划,神让你学习某某功课,以后你的生命就会如何长进。这类的劝慰,对小考验小挫折,还挺有效。但对我这种漂泊在旷野中的“混混”来讲,只起反效果。我的第一反应是,“说的这么属灵,你要不要自己学习学习这个功课,我看你也很需要学习啊”。(唉,真是小法利赛人,不但不肯谦卑受教,还嘴硬心硬指责别人,马上到主耶稣面前认罪悔改!)。

老实讲,这种劝慰方式从“属灵的道理”上讲,四平八稳,无可指责。可是这种劝慰方式会让我觉得神很恐怖,为了让我学功课,居然下此招数。顺着这个思路下去,就会觉得我宁可慢点追求神,免得神管教得太急太狠。

我以前也经常用类似的方式劝慰别人,还自己觉得挺属灵。其实,就好象约伯一样,漂泊在旷野中的基督徒需要的不是“属灵的道理”,而是来自神的爱和来自弟兄姐妹的爱。当然,带着“生命”的“属灵真理”,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剂良药。

为什么信神

牧师一直都告诉我,神看重我们的心,胜过我们一切的行为和外表。

约伯记的传统主题是义人为什么受苦。但我自己读出来的却是我们为什么信神?撒旦攻击约伯的时候,他不是攻击约伯的行为有缺失,而是攻击约伯行为正直的原因。撒旦认为约伯行为正直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从神那里得到很多祝福和赏赐。撒旦的逻辑很简单,“你行为好,所以神对你好,因为神对你好,所以你的行为就更好,今天我打破这个交换式的循环,就可以让全世界看到,你的信仰实在没有什么高尚之处”。所以撒旦才会变本加厉地一次次降灾到约伯身上。我甚至怀疑约伯的三个朋友也是被撒旦激动来看约伯的,至少他们在效果上是在帮撒旦的忙,因为他们从精神上极力摧毁约伯的自我形象,并不停地激动约伯以口犯罪。至于他们所争论的话题,“义人是否会受苦”,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刺激和挑动约伯的血气,好让他犯罪。

所以约伯记里面实际上有两场辩论,一场在地上,在约伯和他的朋友之间,辩题是“义人是否会受苦”,另一场在天上,在神和撒旦之间,辩题是“约伯为什么信神”。地上那场辩论的输赢其实无关紧要,就算约伯承认自己有罪,只要他不离弃神,他一样是信心伟人。我实在非常佩服约伯那种死不认罪的自信,象我,遇到苦难,不用朋友指责,就立刻自己责备自己,给自己找出一大堆罪状出来。

其实,约伯只要稍微软弱失败离弃神,他的苦难马上就解决了。越早软弱,越早解脱,越少受苦。即使约伯真的软弱失败离弃神,我相信神也不会因此而大丢面子!因为耶和华的荣耀和圣名从来也不会由于人的软弱和失败而受玷辱。就象以色列的顽劣和背叛不能羞辱神的名一样,约伯的软弱也丝毫不能羞辱神的名。(读经读出这种体会,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不可救药的混蛋,还是马上到主耶稣面前认罪!)

不过,约伯经受住了苦难的试炼,他为人类留下了一首最动人的信心之歌。

我们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因为可以从神那里得到祝福,还是更多的出于对神单纯的爱慕和敬畏?显然,如果信神主要是为了从神那里得到物质的祝福和精神的安慰,那么,当这些东西不见了的时候,很自然的反应就是怀疑神,质问神,甚至遗弃神。可能撒旦的第一波攻击来到,我们就立刻屁滚尿流了。

神体贴人的软弱,允许人处于自私和祈求祝福的目的来信靠他。但可能更讨神喜悦的动机却是,出于对神圣洁的爱慕和大能的敬畏而信靠神,出于能让自己更经历神,更亲近神,生命更丰盛更象主的目的去信靠神,“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他的荣美”。这种精神层面上的信仰显然要比祈求祝福的信仰要更进一层,也更能经历环境的考验。撒旦显然是不相信世界上有这种层次上的信仰,才会选择攻击约伯。而约伯经历了苦难之后,对神的信仰向着精神层面更进了一步。所以当神在旋风中显现后,约伯所有的问题都消失了。只要能瞻仰到耶和华的荣美,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后来神的加倍偿还,其实只是一个附带的赏赐,有什么比得上亲身经历神呢?

神静默不语

新约中神应许我们可以靠着主耶稣和圣灵来改变我们的心,过一个坚强得胜的生活。我确信自己已经圣灵内驻,神也在逐步改变我的心,只是,这一切真的不够强有力。

我有时跟神祷告说,求你显个神迹给我看,让我清清楚楚的知道你存在,并且你爱我,那我为你受苦也心甘情愿。我是指或者象保罗归正那样亲身经历主,或者象以赛亚蒙召见到大异象,或者象BENNYHINN那样亲身经历圣灵的充满,不论神用什么方式,只要让我亲身真实的经历你,不再疑惑摇摆,不再软软弱弱,不再做个长不大的婴儿。其实做个属灵上的“混混”和“婴儿”,我自己心里也很难受。

可是,神却似乎长时间的静默不语。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不肯静下心来听,或是我的方法方式有问题,或是因为我罪的拦阻,或是神为了试验我的耐心?

有些朋友告诉我,听神话语的秘诀是安静下来,倾听来自里面的微小声音,那就是圣灵的声音。我首先困惑这种说法的圣经根据。其次,这种方法是对每个人都有效的吗?最后,你如何确认这个声音是处于圣灵的?因为我用这个方法努力尝试了大半年,也隐约听到些声音,除了些无关痛痒的“耶稣爱你”之类的话,凡是我求问具体的事情,这类声音的回答,都在事后被证明是出于我自己的愿望,而非圣灵的声音。

有朋友说,你听不到神的声音,可能是罪的拦阻,你身上可能还有留给仇敌的破口。这种讲法让我更加沮丧和困惑。只要是我能想到的罪我都已经认真认过了,而且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到神面前好好认罪反省。朋友的意思是说,从我生命的表现中,可以看出我的确是够烂的,所以里面一定有罪的拦阻。可是难道我一定要行为圣洁到某种地步,神才会跟我说话吗?

约伯记中,我想,约伯最痛苦的可能不是物质和财富的损失,也不是妻子和朋友的责难与不理解,而是神的静默无声。约伯记没有明确记载从约伯开始受苦到神向他显现之间有多长时间。不过到了约伯记第38章,神才发言。我推想约伯前后受苦恐怕至少有好几个月甚至更长一段时间。在此期间,约伯对灵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神也一直向他静默无声。有时候我觉得,其实神只要在开始的时候轻轻的对约伯讲一句“我爱你”,约伯一定会少掉很多抱怨,苦毒和折磨。


走快点还是走慢点

我心中一直有个无法克服的困惑。

是不是我越追求神,越顺服神,神就会给我越大的功课去学习,因为他对我的生命有更高的期望和使命?比如,有许多和我一同信主的人,远远没有我渴慕,却日子活的好好的,我却不停的受各种各样的管教,祷告神也爱理不理的。圣经好象有这样的暗示,比如,神让大卫过了十多年出生入死的逃亡生活,然后才让他真正做王,相比之下,扫罗却很快直接登基做王。

是否越圣洁越合神心意越有使命的人,当他们犯罪的时候,他们从神所受的管教越严厉?比如摩西被百姓激动击打磐石出水,结果不能进迦南地。

顺着这样的思路下去,我会觉得,信主以后生命的成长真的很恐怖。如果能选择,我宁可在追求神的道路上走的慢点,我宁可进天堂当个扫地看门的就好了。我当然知道这种看法不是出于谦卑,而是撒旦的种子。可是我却总是没有办法胜过这种想法,每次软弱和沮丧的时候,这种念头就会跑出来。

我知道我的问题可能在于放不下属地的东西。可是我这些属地的要求实在不高,并且都是合情合理的。说句老实话,象我这种“混混基督徒”,只想在地上平平安安混口饭吃就好了。除了每天读读经,祷祷告,平时在教会里做点侍奉,尽心尽力作个好人,机会合适的时候传点福音,最后,如果神特别看的起我,每天没事和我聊几句天,我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象什么“生命的冠冕,天上来的赏赐”,我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和追求。

可是我却发现神似乎特别偏好用那种“撕心裂肺”的方式来“逼迫”他的儿女学习功课。我抬头看看周围几个我认识的属灵长者,看看他们所受的苦难和考验,我对神家的热心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以前我灵命太幼稚的时候,他们不会跟我分享这些东西。可能是他们觉得我现在长大了吧,开始和我分享些神国里的争战,属灵的经历和个人感受。他们讲的真的很好,问题在我自己。因为我听完了后,发现原来在他们喜乐侍奉的背后有这么多的艰难险阻甚至无奈,再想想自己所受的管教和责打,越发让我不禁有点望难而退了。再看看周围那些“基督徒里的混混,无赖和婴儿”,一个个好象都满滋润的,小人物当然有小人物的烦恼,可是跟神家里那些又大又难的拦阻比起来,就算不了什么了。

听说每一个刚上战场的新兵都会两腿发抖,不过杀红了眼之后,就忘了什么叫害怕。我现在的光景可能就是预科班的新兵。问题是,现实的战场中做逃兵会被砍头,所以只好红了眼的杀。但神家的属灵争战中,我好象没有这个责任和义务要冲到第一线去,好象那是牧师,传道人和长老的事情吧?想一想,好象还是混在一大堆婴儿兵中比较安全。(唉,真的是太无耻了!马上到主耶稣面前认罪悔改!)

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如果你选择逃避神,或许你能多得点世界的东西,可是,你却丢弃了更多的属灵祝福。问题是,我现在觉得,属灵祝福越大,神的要求也就越高,而你的日子也就越苦。我不敢说我完全不要属灵祝福,能不能让我走的慢点?

还有个朋友说,因为神知道你能承受的住这样的管教,所以他才会如此管教你。天那,如果按这种逻辑,我还是主动申请做个软弱不堪的基督徒。

为什么斗志全失

在我成为基督徒之前,我遇到苦难,我会用“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来安慰和鼓励自己,效果到也不错。虽然眼前受点苦,可是在苦难中我可以磨练自己。将来走出这片苦难之后,我在世界上一定可以有一番更大的成就。我今天受苦,是为了明天在世界上更舒服,更成功,更荣耀。我那个时候就象一只撕咬的狼,满脑子都是奋斗和打拼,整个人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和斗志。我就是靠着这种精神激励自己走过人生几个重要的关口。

成了基督徒,特别是进了旷野之后,人似乎越来越萎靡不振,斗志全失,也没有什么人生目标。努力追求世界和个人成功好象不太合圣经教导,可是追求属灵的东西我也没什么特别的负担,而且好象属天的道路走起来很恐怖的样子。“生命的冠冕和天上的恩赐”,听听别人的分享还好,要我亲身在苦难中经历,实在兴趣缺缺。再退一步,就算我得胜进了迦南地,之后还不是要小心翼翼的保守自己过圣洁生活,否则还是要坠入黑暗的士师时代。这种基督徒的活法,就算不苦死,累也累死了。

如果四年前的我知道自己今天会变成这样一个“胆小鬼,脓包和混混”,那时的我一定会羞愧致死,或者干脆找块砖头撞死。

信主前,受传统教育影响,我几乎没有眼泪。不是说我特别坚强,不过我那时候好几年不哭是常事。信主后,特别是进了旷野之后,眼泪开始哗哗地流,有段时间,“我每夜流泪,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湿透”,很多次,一进祷告会,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或许圣灵真的在柔软我的心,感动我的心,可是,我也越来越发现自己变得更容易伤感,更容易沮丧。刚开始的时候,一边流泪,一边喜乐,因为知道是圣灵的感动,每次哭完后,心里真的很平安。可是,现在会突然觉得,眼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神其实不太会理睬我廉价的泪水,他看重的是我的心,而偏偏我的心又是如此肮脏不堪。追求世界不合圣经,追求天国没有动力,天天祷告要神跟我说话,神好象爱理不理的,大家都说靠着圣灵得力量,我怎么却越来越软弱?真的成了旷野中流浪的小羊。

我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走出旷野的最大心得就是“感恩”与“顺服”。他的祷告词类似“主啊,我心里实在是感谢不出来,可是我还是用口来感谢赞美你,求你来悦纳我的献上”,“主啊,我心里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这件事,可是如果它真是处于你的心意,我愿意顺服在你面前”,“主啊,求你改变我周围的环境,如果这不合你的心意,就求你来改变我的心,让我更加的感恩和顺服,否则我真的走不下去了”。我一直在采用,好象有点用处,但效果很慢。

还有朋友说,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如顺服下来,说不定可以早点走出旷野。我的问题是,我有这么多地方要被管教,就算顺服下来,神还是会接着兴起一轮接一轮的管教。反正都是受苦,看看前头还有那么多要翻越的大山,我实在没有什么动力去翻越眼前这座山,还不如做个“混混基督徒”罢了。

唉,谁让我自己太烂,要被管教的东西太多呢!神如果要剥掉我几层皮,也只好听天由命了。我不知道我对“因信称义”的理解对不对。其实,我只是被“称为”义而已,实际我还是个大烂货,身上缺点无数。神只是不会把我扔进地狱里去,而赐给我一个儿子的名分和救恩。但神要管教我的时候还是会毫不客气的管教,神决不会降低他的高标准严要求来纵容我。虽然我得了儿子的名分,可是神还是会比较偏爱那些比较听话,内心比较洁净,行为比较好的儿子。我要讨神喜悦,除了“嘴里承认,心里相信”外,还是得好好努力,洁净自己的内心和行为。“因信称义”是否只是应用在救恩上,而对于重生基督徒的灵命长进其实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结语

以前,我从来不敢公开表示诸如“我越追求和顺服神,神的期望就越高,管教也越大,所以我还是慢点追求好”这类的思想。虽然这种想法会经常在我的心里冒出来,有些时候甚至会搅到我信仰几乎崩溃。

后来重新再读福音书上关于彼得三次不认主的记载。越发体会到神的全知全能,神比彼得自己更清楚了解彼得的内心世界,彼得三次不认主,神不是为了让彼得当众出丑,拿他当一个笑柄,而是兴起环境,让彼得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内心世界的光景,之后的彼得变得更谦卑,更顺服,更信靠神。

毕竟,对罪和软弱,圣经一贯的态度都是勇敢面对和认真解决,而不是掩饰推脱和消极逃避。反正神早就知道我心里的想法,还不如写下来,跟神好好理论理论。如果因为写文章发发牢骚,就被神降烈怒劈死,那也一了百了,正好可以上天堂问问上帝,再看看我在天堂到底是“坐小板凳”,还是“坐在地上”,还是“烧水泡茶打杂”,还是“扫地看门”,或者更惨。就算我最后下定决心做个“混混基督徒”,我也要明明白白的告诉我的神,我为什么这样选择。

写完了文章,发完了牢骚,心里觉得轻松了很多。静下心来,觉得我有点冤枉和委屈我的神了。对不起啊,圣灵,又让你伤心了,唉,圣灵驻在我这个混混身上,不知还要有多少担忧和叹息。

最后做了个祷告:“主啊,以前的事就算了。如果你以后愿意对我好点,不要让我觉得你老是拿跟棒子随时准备揍我,也不要让我觉得你明明看见撒旦拿棒子揍我却不帮我,我还是愿意好好听你的话,做你的好孩子。谢谢主恩典和宽恕。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唉,混混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