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来鸿(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第七封信

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第七封信
作者:鲁益师(C. S. Lewis) | 出处:道声出版社

《地狱来鸿——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初版于1942年,以老魔鬼(Screwtape)和他的小魔鬼侄子(Wormwood)之间31封来往信函的形式讲述了“老魔鬼(Screwtape)作为导师指示小魔鬼侄子(Wormwood)去设下种种陷阱,引诱、蛊惑一个年轻基督徒(阿蛮),破坏信仰,散播罪恶”的故事。大榔头"译Screwtape(在该敷裹的伤口处用螺丝钉猛钻?),"蠹木"译Wormwood(是否映射着蛰伏在森林中的蛇?),虽然不尽贴切,却是斟酌华人读者可能产生的对应联想之后,所作的最佳选择。

第七封信

亲爱的蠹木:

你似乎应该问我难道绝对不能让阿蛮感知到你的存在吗?这个问题,至少在现阶段已由咱们的最高统帅作出解答了。目前我方的策略是隐藏,当然,并非向来如此。需知你我所面对的是一种残酷的两难处境。当人不相信鬼魔的存在时,我们就享受不到直接恫吓他们所能制造的笑料;倘若他们信了,却又无法使他们变成唯物论者或怀疑论者了。至少,现身的机会尚未成熟。我抱持着极大的希望,期待有那么一天,我们将学会如何把人的科学情绪化和神话化到一种地步,以至于膜拜我们的信仰(虽然不是以这样的名称出现)可以蒙混进去,同时人心自我禁锢,无法敞开去接受老贼头的信仰。"生命原始的蛮力"、性的崇拜、和精神分析的某些层面也许可以帮上点忙,一旦能制造出最完美的成品--唯物主义的魔法师,这种人不只是驭使,而是真实地敬拜被他含糊地称之为"原始蛮力"的东西,同时却拒绝承认"灵"的存在--这时也就是我们可以鸣金收兵的时候了。不过,眼前还是让我们服从上级的命令吧!我不认为瞒着阿蛮是件困难的事。现代人想象中的魔鬼通常是滑稽可笑的喜剧性角色,这事实可助你一臂之力。如果阿蛮心中开始彻底怀疑你的存在,就让他想象有人穿着红色紧身衣的画面,说服他既然不相信有这种人存在,就不应相信你的存在(这种把人搞糊涂的伎俩是从老教科书抄袭来的)。

曾经承诺要考虑应该让阿蛮成为偏激的爱国主义者或极端的和平主义者,这件事我可没忘记。所有的激进,除了对老贼头极端的敬虔之外,都应被鼓励,当然,不是随时皆宜,但至少战时是如此。有些时代的人半死不活,成天自我陶醉,我们的任务是哄慰他们睡得更死、更沉。其他的年代,像当代,酷爱偏锋,又喜党同伐异,我们的任务是进一步煽动他们火上加油。任何小圈圈,由一小撮人基于某一种他人不喜欢或漠视的利益而聚合,很容易在其内部发展出一种温室效应成员间彼此相濡相沫。相互崇拜,对外面的世界毫不羞愧地表现出深恶痛决的态度,只因有伟大的全然超我的"祈求"为他们撑腰即使当这小圈圈原是为了传扬老贼头而成立的,这种毛病也仍然存在。我们乐于见到教会成为小群,不只因为不愿意让太多人认识老贼头,也因为那些少数认识他的人或许会因而凝聚出高度的自负,以及秘密结社或搞小宗派特有的防卫性的自义,教会的本身戒备深严,我们从未成功地传染给他分党结派各样形形色色的表现。不过,教会内的次级团体则经常制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场面,从哥林多教会中保罗党和亚波罗党的对立,到英国大公教中高教派和低教派之争,例子不胜枚举。

如果阿蛮能被怂恿成一位有良知的异议分子,他自然会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非主流社团的成员,这个社团组织井然,经常发表议论,但是并不受欢迎。从我们的角度看,这处境对一个刚信基督教的人而言,几乎肯定是好的,不过,只是几乎而已。在这场战争发生之前,阿蛮可曾认真怀疑过为一场正义之战抛头颅洒热血的合法性?他是个勇于捐躯的人吗?所以也就未曾惴惴不安地反省自己的和平主义背后真正的动机?在他最诚实的时刻(人从未真正近乎诚实过),他能完全确信自己之所以采取特定的立场,其背后的动机是为了顺服老贼头?如果他是这样的人,他的和平主义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而老贼头也会保护他免于卷入无谓的意识之争。果真如此,你可采行的绝招也许是制造一场突发的、使人迷乱的情绪危机,事后让他莫名其妙变成一个犹豫不安的爱国主义者。这款事并非不能办到。然而,他若是我所认识的那种色厉内荏的人,不妨试试和平主义。

不管他采取哪一种立场,你的主要任务还是一样。开始时,让他把爱国主义或和平主义视为信仰里的一部分,然后让他在意识之争的影响之下,把它当作最重要的部分。接着默默地、渐渐地调教他进入下一个阶段,信仰沦为"诉求"的一部分基督教之所以被他视为有价值,主要因为能提供最精彩的论点以支持英国的参战或者自己所信守的和平主义。你要防备他把短暂的事仅仅视作操练顺服的材料,一旦他把世界当作目的,信仰只是手段,你就几乎掳获了这个人,至于他所追求的是哪一种属世目标,也就没什么差别了假如会议、宣传手册、策略、运动、诉求、巡回演讲,对他而言,比祷告、圣礼和行善更重要,他就是我们的人了--对这些事越具"宗教热忱",就越稳稳妥妥地属于我们。瞧!这下面满满的一整个牢笼都是这种人。

你那同情非主流的叔叔

大榔头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