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说“我看不见神”

作者:珊珊

首先,神不是被造界的物质,用我们被造的肉眼,是无法看到的。再有,你不能否认看不见的就不存在。举例说“爱”,你会说,人与人之间的爱是具体的,是可以感受得到的。可是一个逆子对父母的管教,不会视为“爱”,他不但“视而不见”还会感觉是“怨”是“恨”。由此可知,人有“以己为中心”的感受原则。

在物质界内,我们能“看见”,第一是有视力,瞎眼看不见;第二是物在可视距离内;第三是要有光,一团漆黑就看不见。我们说“看见神”是借圣灵的光——“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耶稣说“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我是世上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

我们基督徒“看见神”是说用“心灵和诚实”去感受;“看见神”,是看见神的特性:慈爱,公义,智能和权能。当我们内心有对这特性的渴望,我们就感知,在宇宙间这特性是有总源头的,她是神圣的,是唯一的,是永恒的,是无限的。

我们就谈“慈爱”吧。神对人的爱首先表现在,为人类生存环境的创造,它隐藏在自然万物中,你每日生存呼吸,可知空气中的氧气从何而来?科学家发现,适合人类生存的大气层,其含氧量是被控制在一定数值内的,若高将引起自燃,若低人会窒息,而其数值又是由宇宙间,多种因素制约的,其因素又是一些精确的参数,该精确参数间的制约关系,可推算为数学公式,也就是说,那不是偶然的,是含智能设计的。请想一想,谁是那设计者?

再有,神对人的爱直根在人心的良善中,当人犯错后,内心会不安,心理学家发现,人有“潜意识”或“真我”。“真我”与“行出来的我”会有不同,那是上帝摆在人心内的良知,通常我们说人有灵魂,是说他有正义之心,是非之心,羞辱之心,即良心和直觉。当我们说某人没良心,“良心被狗吃了”是说某人做坏事,已不受良心谴责了。人的良知不被毁灭,就需要上帝的爱,上帝的准则,上帝的公义,和上帝的审判。

神爱人,于是“神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神给人智能、理性,人能思想、分析、比较、想象、设计、联想。神又给各人,各样不同的特质和智商,让人在自然界中,不断发现上帝显明的智能和规律。爱因斯坦因研究相对论而认识神,他说“宇宙很奇妙,但人类能了解宇宙,却更奇妙,这都因无限的圣灵在有限的事物上启示我们,使我们得以认识神”。此外,艺术家感觉自然界很美,就有人用笔画出来;有人用文字表达出来,有人用舞蹈动作表现出来,有人用歌声表达出来;医学家研究人体,动物学家研究动物,生物学家研究细胞,其研究的对象都是上帝的受造物,人的感受能力和研究能力正是神给人的功能,可惜看不见神的人,将一切功劳归于人自己。

神爱世人的最高峰是“道成肉身”“十字架受死”“死里复活”的耶苏成为众罪人的赎价,给人永生的恩典。圣经清楚道明:“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神对世人的救恩,是神降卑为人,经历了苦难和死亡后成就的,神的宝血是为你、我而流的,难道你还说“我看不见”。

神用爱吸引人,从不强迫人,他给人接受与拒绝的自由。神的爱只有人的灵魂可以感知、感受。上帝是个灵,他看我们也是个灵,他看重和要救赎的也是我们的灵魂。我们是“罪人”是说我们在灵里离开了他,看不见他,不认他,也不归向他。上帝创造了人类,不愿任何受造者在灵里死亡,渴望赢回全人类的灵魂,即使是对罪大恶极的恶人,也“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西结书33:11)。“看见神”是要我们在今生重生灵命,重生的“灵”需依赖我们的精神(既理智和思想)去接受,然后依附于我们的物质肉身而存在;但如果拒绝上帝的灵,个体理性随肉身消失时,灵命就没有机会再重生了。这就是上帝所说的永死状态。

不要说“我看不见神”。“看不见”就是罪,最初的亚当就是因为,受了蛇“如神一样能知道善恶” 的引诱而犯罪,离弃了神。所谓“如”,“一样”是要与神“平等”。罪到今天,人们已发展为“完全看不见”“不承认”,即先前“如”“一样”的对象已“不存在”, 实际上人要完全“取代”神了。人自己要成为真理的源头和终极的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