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权之神

作者:James M. Boice著
翻译:刘逾翰

神的特性有些是我们永远不能完全明白的,但另一方面,神也有一些属性是我们能了解的,而其中我们最需要认识的就是「神的主权」。

神有绝对的权柄治理他所造的万物。要成为全权之神,他也必须是全知、全能和不受任何限制的。然而,他的全权必须高过任何他所包含的属性。举例来说,神可以爱,但假如他不是一位有主权的神,环境会使他的爱受挫。就神的公义而言,也是一样。神乐意在人间秉行公义,但假如他不是全权的,公义会受阻,不义因此高张。

但在一个嘲笑神的权柄,罪恶经常得势的世界里,如何还能宣称神有全权治理这个世界呢?我们可能不明白此教义,可能会诧异全权的神怎会容忍罪恶存在;但我们绝不怀疑这教义的真实性,因为圣经这麽说。神主权的教义乃是一切劝人信靠、赞美和信托神之教训的根基。在圣经里,神的主权是一个广泛而重要的概念(代上29:11-12,诗24:1,诗46:10,诗47:7)。

除了神的话如此宣称外,神也藉自然律的运行彰显他的主权。不仅如此,有时他甚至藉使红海分开等神迹,来显明他是全权的神。在耶稣的时代,神的主权则彰显在五饼二鱼、治病、使死人复活及基督从死里复活的事上。

神的主权也延伸至人的意志中及人的行动上。他能使法老的心刚硬,也能使人的心灵软化。人的背叛是在神永远或隐密的旨意中。许多事情似乎是敌挡神的主权,但这只是从我们的观点来看;如果从神的观点来看,他的旨意是永远立定的。

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反叛」一直是人类的特徵,我们会把神排除在我们的生活及国家决策之外。而教会也不见得好到那里。我们常听见人强调神是「拯救者」──他是慈爱的、怜悯的、良善的等等──但却忽略了他的主权。这种歪曲事实的现象,在布道会中特别明显。今天流行把呼召人悔改称为是「邀请」,讲道的人非常客气的发出这种邀请,好像我们的神是可以任人接受或拒绝似的,却很少听见人提到,神的主权是要人悔改,或要人完全顺服在他所立之君──基督耶稣的权柄下!

人不喜欢「神的主权」之教义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不要全权的神,他们想要自己作主,人基本上就不喜欢神这种使人不安、要人谦卑的属性。

这种「权威」的观念之所以破产,是因受到欧洲存在主义的冲击,藉尼采、沙特、卡缪、与海德格等人的作品呈现出来的。存在主义的观点是:神乃是限制我们的,所以他必须被驱逐。

然而,这个问题并非由存在主义所开始,而是远在伊甸园□撒但试探第一个女人的时候就开始了。这第一个试探,就是要人背叛神的主权,自己取代神,正如撒但早先所作的一样。但蛇所给的应许有没有实现呢?完全没有。亚当与夏娃是以行恶来学会分别善恶,因此不但没有得着他们所期望的自由,反而为罪所捆绑。唯有当我们藉着基督愿意接受神的主权,并完全按他的旨意而活时,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当我们顺服神时,神的主权不但不会捆绑我们,反而成为一个极佳的教义,能使我们大大蒙福。

我们会蒙哪些福气呢?第一,认识神的主权会加深我们对永活真神的崇敬。假如神的主权必须要不断地受到限制,那麽他到底是那种神呢?谁会敬拜这种可被人东修西剪的神明呢?

第二,认识神的主权能使我们在试炼、试探和忧伤中得到安慰。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同样会遭遇试探和忧伤,问题是:我们该怎样面对它们?如果我们肯定神在掌权,那麽这些恶劣环境都是他所知道的,也因此有了存在的意义。

第三,认识神的主权能在传福音时带给我们鼓励和喜乐。如果没有这种确信,谁能传福音呢?除非神能接纳叛逆的罪人,不顾他们的天然倾向来改变他们,使他们相信耶稣,否则我们怎能像属血气的人传讲一篇根本不对其味口的信息,盼望感动他们接受福音?如果我们不能肯定神有全权能救罪人,且肯定他的呼召是「有效的」,谁还会大胆地去传福音呢?

最後,认识神的主权会带给我们极大的安全感。我们若靠自己,就毫无安全可言。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必定会胜过我们。但假若我们仰望神的全权,我们就能像保罗一样肯定的说:「既是这样,还有甚麽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罗8:31、35)保罗怎能写出这段话呢?因为他认识这位全权的神。认识这位真神,能让我们在不安全的时候,感到安全。

圣经告诉我们,无论今生与永生神都能拯救我们。他能保守我们免落入罪和试探中;他能带领我们经历人生最佳境界;他能完全地满足我们。这些都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只基於一个原因:这些事是真的,因为它们是那位全权之神永远和不变的旨意。

(节选自《全权之神》第11章)
《全权之神》(The Sovereign God), James M. Boice著,刘逾翰中译,更新传道会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