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执事

Ray C. Stedman 著

方周 译

今天早上,我们要看是哥林多前书第四章里面的前七节。这段经文为我们确定了一个基督执事的真实含义。关于执事一事,如今众说纷纭。我很有兴趣知道,当我说到“基督执事”一词时,你思想里闪过的是什么样的观念。

如今广泛接受的一种谬误认为,执事是一个夸夸其谈的角色,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我也听过一种关于执事的定义:“黑袍之下圣洁的呻吟”。(你们听过这种俗套吧:“我亲爱的朋友们,我们聚集在这神圣的时刻来敬拜神。”我希望这样的印象速速消逝,我向神祷告,让它速速消逝。)我还听说过另外一种说法:执事是“站在温和听众之前的温和之人,劝诫众人更加温和。”多么激动人心的关于基督徒领袖的观念!

然而,这些哥林多人、使徒保罗写信的对象,则认为基督执事是巡回于各地的大布道家。他们学富五斗,能言善辩,在每个教会都有一批追随者。我们已经多次看到,他们分裂了在哥林多的教会,以致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这样,他们将教会分裂成围绕着人而彼此纷争的小群。保罗已经极为详细地指出这种心态的危险、缺欠和谬误,现在,在第四章,他要告诉我们执事的真正含义,纠正这方面的错误。

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4:1─2)

这节经文说出执事们的责任,第三至第五节继而告诉我们如何正确评价他们,第六和第七节则讲到当会众能够恰如其分地看待他们时,他们所能够行使的自由。(我给出这样的分段,以便你们在我讲道时打了瞌睡也知道从哪里接上。)当我使用“基督执事”一词时,说的不是传统观念里那些应聘在教会全时间讲道、教导、辅导和维护复印机的人。很不幸,在我所到的很多地方,这是被普遍接受的关于牧师工作的概念。这样的概念,当然,在新约圣经里是不存在的。只有一位牧师,即那牧师的观念,是不合乎圣经的。一个在新约教会里的基督执事就是任何、任何具有圣灵所赐之恩赐、神话语的传讲者或教师。这是保罗在这里所谈论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基督的执事。每个基督徒都有其职分,这我已经说过许多次了。但是这里不一样,保罗说的是特殊的执事,是那些有教导或传道恩赐(圣经中所谓“说预言”)的人,以及他们在基督身体里的功用。在每个教会中都有一些这样的执事,他们符合保罗在这段特殊的经文中所提到的基督执事的资格。我们对这些人应当如何看、如何想?这是保罗首先要处理的问题。这些人是谁?我们是否应该称他们为主教?还是像以弗所人那样称他们为书记?他们是不是博士、拉比、教皇或者主任牧师?然而,在圣经中你找不到这样的头衔。(主教(bishop) 的确是提到了,但那和我们今天通常的含义大相径庭。主教并不监督多个教会。他们相当于长老和监督。)使徒在这里用的字非常特别:“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仆人”。仆人一词是希腊文里的huperetes,其字面的意思就是“底层的划手”。

现在,每一个哥林多人都明白这个字的意思了。哥林多是罗马帝国战船经过的、将爱奥尼亚海和爱琴海分开的所在之处,哥林多人知道在战船最底层是划手所坐的两排板凳。在板凳中间是一个比它们都高、每个划手都能看得见的小甲板,上面坐的就是船长。划手的任务就是按照他的命令划船。如果他要前进,他们就划桨;如果他要停止,他们就立刻停止。他们一切的工作就是听从他的命令。对於教会里教师、传道人、神话语的执事,保罗就是选择用这个字来描述他们。他们是基督“底层的划手”。

这个字在圣经的其它地方也使用过。当我们的主站在巡抚彼拉多前,彼拉多问他是不是王的时候,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huperetes)必要争战”。(约18:36) 当保罗和巴拿巴出去开始他们第一次宣教旅程的时候,这个字再次出现了。路加告诉我们,他们带了一个名叫约翰马可的年轻人为他们的“仆人”(huperetes)。这是说马可负责每天早晨的灵修吗?不,这里的意思是说他负责定机票、托运行李、预定旅馆、跑腿、按照他们的吩咐做事。

保罗说:“我们希望你们这样来看我们。我们不是什么大牌,我们在你们当中不是一言九鼎的宗派领袖。我们是基督的仆人,是定睛于基督的底层划手。他让我们说的我们就说,他不让我们做的就是我们的底线。我们就是希望你们这样来看我们在你们当中的服事。”

由此便引出我认为符合圣经的、关于基督执事的最广义的阐述。他们不是董事会的仆人,因为董事会的成员,那些长老们,和他们一起是基督的执事。执事们也不是会众的仆人,更不是某个宗派的仆人。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保罗在加拉太书第一章说:“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他在那里作了一个强烈的对比。他们不需要留意会众的声音,不需要留意会众中某一组人的声音,他们要说主告诉他们要说的话。这是基督的执事、基督的底层划手必须要做的。我将自己视为一个臣仆,一个基督的底层划手,我的责任是对他言听计从。

在一次牧师的特会上,一位年轻的牧师曾对我说:“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呢?我们的董事会叫我去,对我说,‘有一些事我们希望你能明白。一,这是我们的教会,不是你的教会。我们比你先在这里,你离开的时候,我们还在这里。由此,我们期待你照我们的意思做,而不是照你以为应该做的去做。’对这样的教会,你会说什么呢?”我说:“嗯,我会召集教会的长老,对他们说,‘弟兄们,我认为你们犯了神学上两个严重的错误:一、你们以为这是你们的教会,其实这并不是你们的教会。这是主的教会。所有的教会只属於他,不属於人。教会不是由会众来民主管理的。耶稣说:‘我要将我的教会建造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因此,我们是在主的权柄之下,是他告诉我们作什么,而不是我们来告诉他我们认为应该怎样作。”

“你们的第二个错误是以为是你们雇用我来这个教会服事,其实不是这样。这不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是来和你们分担执事的。我感谢你们挑选我、支持我,使我不必为五斗米奔波劳苦,尽我教导和传道的职分。如果你们不接受这些话,我只好到别处去了。我不能接受任何其它的工作条件,因为这是圣经说的。”

他回教会后被解雇了。如今他在另外一个教会。从一开始他就清楚地阐明他的立场,现在他工作得很好。底层划手的情形就说到这儿。他们并非凤毛麟角,高人一等。他们也不是教会里的权威人物。他们是基督的底层划手。那么基督执事的工作是什么呢?保罗在这里用了另外一个术语,“神奥秘事的管家”。这岂不是很令人困惑吗?管家这个字就是oikonomos,我想今天最贴切的词便是“行管”。但是,如果我们回到圣经古老的用字,那么服务生或许更加接近原意了。我们都知道谁是服务生。当你在飞机上的时候,他们就是按时供应咖啡、茶、牛奶、其它饮料和盘装食物的人,受托分发一些宝贵的必需品。这就是服务生了,与新约圣经的图画十分吻合。

基督的执事,无论是聚会中的他还是她,是受托于保罗所说“神的奥秘事”的服务生。这奥秘是神隐藏的智慧,是只有经过神的话的启示才能看见的宝贵真理。这些服务生有责任把神的话不断地分给众人,使人生命改变,以这些伟大的真理为生活的基础。我们已经看过这些真理是什么:关于生命的真理,关于我们家庭的真理,关于神的真理,以及关于我们自己的真理。这些真理超出世俗研究和民意测验的范畴,是自然推理和观察无法发现的。这些奥秘,一旦被发现以后,便成为我们活在神旨意之中的基础。

让我为你们提醒一些这样的奥秘。“神国的奥秘”(可4:11)是其中之一。圣经多少次提到这个奥秘呢?它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对神在历史上的作为的理解,他如何通过今天和过去所发生的事件来达成他的目的。基督执事的责任是将这些事向人们解开,使他们以与世界不同的角度去认识这些事。

还有一个是无法无天、“不法的奥秘”(帖后2:7)。这是需要不断地提醒我们的。为什么我们在解决人类困境上从来无法取得任何进展,为什么每一代人毫无例外地都在重复前一代人的挣扎、问题和困难?这不是很稀奇吗?我们没有动物那种能引导我们的本性,我们好像就是不能以历史为学习的借鉴。就像哲学家黑格尔所说:“历史教导我们,历史没有教导我们任何东西。”所以我们无止境地、一次又一次地陷身于同样的挣扎和问题而一筹莫展。为什么?因为那不法的奥秘,那个恶者,那些乔装打扮的无形的生灵和力量始终在扭曲人的思想。他们带我们偏离正路,误入歧途和幻觉,使我们看事情出格,看不到实际。我们假定不存在的事为确有其事,并以此为行动的出发点。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总是混乱不堪。如果你不了解不法的奥秘,你永远不会明白这一点。

然后是与此相反的“敬虔的奥秘”(提前3:16)。这是神预备的一个极大奥秘。基督徒靠它得以在世界压力的包围之下生活,虽然充斥着幻觉和危险,仍然不逃避并拒绝向它妥协,并且是行在在爱和恩典里面。秘密在哪里?秘密就是承传的生命:“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基督在你们里面,属於你们,他的生命、他的智慧、他的力量、他行动的能力,都属於你们了,使你做你以为当时做不到的事,然而,当你选择这样做的时候,你发现你有去做的能力了。这是敬虔的奥秘,是人从未看见过的关于生命转变的教导,有根本性的效果。

还有“教会的奥秘”(弗3:1━6),就是那个神所建造的奇特的新团体,在观看的世界前彰现出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它不但能够抵抗世界加于它的影响,而且还能够影响周围的世界,并且改变它。这是一个奥秘。那些蒙召在教会的聚集中教导、传讲这个奥秘的便是这奥秘的管家,受托阐明这个奥秘,帮助人们客观地面对生活的现实,经历基督徒的狂喜和痛苦。

这就带领我们来到责任的第三部分:“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对什么忠心?在奥秘之事的分放上忠心,使众人明白它们。作为一位教师、传道人、一班人的领袖,你可以在很多事上失败。你或许在很多地方力不从心,但是在这一点上不能失败。你一定要传讲神的奥秘,因为这是你被审判的地方。如果你阐明这些真理,你就是神奥秘之事的好管家。

保罗现在把话题转向一个常见的问题:“如何评价一个执事呢?”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我们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志愿兵。每个人都希望在评价一个执事,看其是否忠心时有分。这给每一个蒙召作执事的人一种微妙并持续的压力。

“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著称赞。”(提前4:3─5)

保罗提到的第一个压力是来自会众的评价,他认为这样的评价实在算不了什么。“你们对我有什么想法,”他说,“无关紧要。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想法,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不以为那有什么了不得。”Stuart Briscoe说来自会众的压力有三种:

夸赞,膨胀人的头脑;
操纵,束缚人的手脚;
敌对,破碎人的心肠;

像每一个教导和传讲神话语的人一样,这三种压力我都经历过。首先是夸奖。总有一些这样的人,他们希望鼓励你,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和范围里也确实鼓励了你。但是他们永远赞许有嘉,有时把表扬堆过了头顶,使人开始头脑发热。许多年轻的牧师和教师已经被太多的夸赞给毁了。

你们中的许多人还会记得Alma Dovis,那位矮小的和蔼可亲的老妈妈。她在这儿聚会了多年。大约二十七年以前,她第一次来这教会的时候,我们还在社区中心聚会。对於我这年轻的牧师,她是极大的鼓励。虽然她上了一辈子教会,却从来没有认识真理。当她听到了真理之后,她的生命被真理所开启,开始繁茂起来。她满心感谢,并且多次这样告诉我。她总是说:“哎呀,Stedman先生,你一说什么事我就懂、可以相信了。我相信你说的每一件事。”这可非同小可!我要学会不能全盘相信她的话,因为那是危险的。她是一个鼓励,但是鼓励太多就成了危险,会扭曲和限制一项事工。你会为此而讲道,希望听见这样的褒奖,跳过令人不悦的真理,专讲会带来这一类赞扬的东西。来自会众的评价真是一种微妙的压力。

然后是操纵。每一个聚集,每一个教会都毫无例外地有其“权力结构”─那些试图操纵和影响教导和传道的人。他们这样做有时是个性使然,有时是为了显扬财富,有时是出於固执,非到你开始留意他们所说的话而不肯罢休。向一位传道人和教师施加压力,使他不再做基督仆人并转而听从人的话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你开始跳过令人不悦的教导,为平安无事而讲道。你开始投人所好,忽略会在会众中引起争议的话题。这是致命的,它会毁灭聚会、毁灭教会的生命。

操纵行为束缚了人的手脚。我在北美大陆遇见过一些年轻的牧师,他们想要放弃事奉,因为他们遭到来自教会权力结构的阻力。他们的手脚被捆住了,他们准备放弃了。他们已经忘记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他会扶持他们。

接下来是敌对。公然、刻薄、不加修饰地反对。就在这个礼拜,一个年轻人告诉我他在湾区的一间教会任职时的经历。他说有一天一位长老把他叫住,说:“你从哪里来的这些念头?你有没有下去到Stedman的教会过?”那年轻人诚实的回答“没有,我还没有去过。”那位长老抓住他的衬衫前襟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万一我听见你去Stedman的教会,带回来那些激进的思想,你就走人吧!”这就是敌对,是执事们的一种压力,是保罗所说的。它使年轻的牧师或教师心都碎了。

然后是来自社会的评价。“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从字面上说,这就是“人的判决”,是人通常对於一个执事的看法。你有没有注意电视电影里所表现出来的态度?那往往充斥着某种对他们的戏弄和轻蔑,偶尔你也会遭遇完全相反的态度。有时教会开始对社会产生了影响,外面世界的每个人都开始声援它、赞扬它、谈论它、吹捧它。这是一种扭曲它的企图,使你开始为得着这些鼓励你、帮助你的事而讲话。也许你的名字会登上报纸;也许你会获得某个宗派或全国性组织的认可。你会建立起声望。这是教会致命的危险。保罗说:“不要在意这样的事。我不许自己如此,我不被任何人的论断所左右,它们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接下来是第三类评价。保罗说:“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这并不是说他不省察自己,也不评估他的作为,因为他在其它的经文里告诉我们他是这样做的。他也要我们这样做。“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他的意思是,他不以这样的论断为定论。他清楚知道这样的论断是不完全的。我们对自己有盲点,看不见自己的失误和失败。他知道这一点。同样,我们也可能察觉不到自己的成就。我有时候以为自己所讲的信息彻底失败了,然而却多次发现,那正是神做工的奇妙的方式。这一点我发现了,保罗一定也发现了。你不能以自己的论断为准。

保罗说,他当时“不觉得自己有错”,他已经对付了主向他显明的关于他个人的一切,他再也不知道任何事情了。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因此而无可厚非,他也不能因为此刻不知道有什么错事而觉得大功告成。他说唯一算数的是主的评价:“但判断我的乃是主”。这是现在式,是每时每刻进行中的事。他说在心灵和良知的隐秘之处,他把自己暴露在神的话语之中,神的灵在他生命里对他讲话,使他开始清楚知道主的评价,主的话是对的,他所说的是错的。他也开始知道为何来赞美主。

保罗进而引伸到正在到来的、一切都要大白于天下的那一日。他对众人的建议是“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这不见得一定是指恶念而言,乃是说没有人知道别人的动机,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以及他为什么那样做─“[主]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著称赞。”

我时常试着思考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有一天我的主要检验我的整个一生。他要带我回顾过去的每一项记录。有些事是我不愿意让他看到的,但是既然我已经坦然处理了它们,所以我并不惧怕;有些事是我迫切地要他看到,我相信他会为这些事而夸奖我。但是我也许会错。他可能来到这些事之前,一言不发,沉默不语地看着。虽然没有责备,他却越过了它们。这令我失望,心里想:“噢,主啊,我可以为那次我干得不错呢。”之后,我们来到我实在不愿意让他看到的地方,他却说:“这才是我要的。你使我喜悦。你没有寻求自己的荣耀,没有寻求表扬,没有从中为自己寻求任何利益。你是为我而作,事后也没有自我陶醉,却令我心满意足。”“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著称赞。”他不是责备我们,乃是称赞我们。只是在我们浪费光阴的地方,他以无言的静默责备我们。

现在让我们说清楚一件事。保罗不是说当别人作了错事的时候,我们不要去评判。在后面一章,他斥责教会,因为当有人在教会里犯了错的时候,他们没有责备其行为。所以保罗并不是说我们不要评判人的所作所为,他说的乃是,“不要论断别人的动机,不要假设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使他如此而行。”我发现这正是我们内心之中一种常见的、持续不断的引诱。

今天早上我读到总统的妹妹Ruth Carter Stapleton的事。她本来已经应邀在一个基督教组织的会议上向犹太人传福音。然而,在犹太人保卫联盟和其他人的压力下她退缩了,拒绝了邀请。从表面上看,她似乎是向政治压力屈服。当我读这条报道时,心里忍不住有论断她的冲动。但是我想起这段经文,它提醒我“你不可论断她的动机”。也许,她认为这是避免争议的途径,可以进一步敞开向犹太人的门;也许,她认为没有必要卷入个人恩怨的争斗里面,使她的事奉有更加宽广的门。我怎么能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这正是保罗的警告。不要公开论断别人的动机,只有主来的时候才能将一切显明出来,把隐藏于心里的事暴露在日光之下。

这就带我们来到第六、七两节。使徒在那里指出,当会众开始能够准确地看待一个执事的时候,他可以享受何等的自由。

“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免得你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

会众对待他们当中的传道人的不同想法和方式会产生出不同的结果。首先,这会除去传道人之间的竞争。多少教会围绕着教师或牧师之间的不和而分裂?当教会拒绝“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时,当教会对於人的认识是基於神的教导的时候,当众人不是依照传道人来划线站队的时候,这样的分裂便消除了。

这令我想起就在这个星期,当我们的“家庭游乐”活动还在进行中的时候,西雅图的年轻牧师Gib Martin来到我们这里。由於缺少经验,他还没有掌握许多技巧,但是依据我的判断,他在我们当中的服事将是丰富多姿、俾益良多并远见卓识的。然而,我也意识到,为数众多的人从第一天起就把他拒之门外了,因为他的风格与我们周围的大多数人格格不入,很多人拒绝来听他讲道。这正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他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拒绝倾听出自一位神所使用的人的信息,只因他的风格和方式与我们所熟悉的格格不入。这是错的。然而,如果会众谨慎自守,就能使在他们当中的传道人得着自由,在他们之中也不再会有竞争和敌视。

这样也会对传道人本身带来影响,使他能够对自己有准确的认识,除去其自我膨胀的倾向。保罗问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你们有教导、传道、预言的恩赐,这些是从哪里来的?你们并非天生如此。它们是圣灵所赐的属灵恩赐。他也可以把它们赐给别人。这仍然是可能的。因此,由於神在某项事工上使用了你们而自夸是多么愚蠢!只有主自己方能成事。因着神所给你们的而骄傲自满是何等愚不可及!

曾经有一位年轻的传道人,在一个特殊的场合向会众讲了一篇道。神丰富地祝福了那篇信息,使它产生出巨大效果。那年轻人因着显而易见的成功而满心欢喜。后来在回家的路上,他的心还沉浸在思想那大有能力的服事所带来的成果的喜悦中,他对她说:“我真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少伟大的布道家?”他妻子回答说:“比你想的少一位。”把我们的恩赐当作我们自己的是多么愚蠢。如果我们不再“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如果我们的弟兄和姐妹也不再把事奉的成果和神的恩赐记在自己的帐上,我们的聚会将会多么自由。

祷告

主啊,我们为这些通达的话而感谢你,因为这些话帮助我们明白教会如何发挥其功能,也帮助我们明白如何通过你在我们当中的恩赐而受到服事。帮助我们支持那些在这些方面帮助我们、教导我们,在我们当中宣教的人。帮助我们在祷告里扶持他们,使他们不会骄傲自满,谦卑地行在你的面前,认识到神抵挡骄傲的人,赐福给谦卑的人。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