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仆的本质

作者:查尔斯·柯尔生 Charles Colson

  我和我的朋友艾杰克曾一同奉派担任美国官方访问苏维埃监狱的第一批代表团的团员。杰克是我们“监狱之友”的理事之一。有一次,我们一起到莫斯科附近一所名叫莫兹内斯克的女监去传福音。

  骄傲和自的试探

  在午餐的时间中,我们穿过狱中的食堂,当时有一千名女犯人坐在那里,个个弓着背,没一个人抬起眼来看我们,狱卒和官员自旁边护送我们。我这位朋友杰克竟然情不自禁地走到一张餐桌旁边,高声询问:“饭好不好吃呀?”

  喝!这下可惨啦!我想现在他们非请我们吃不可了。

  果不其然,典狱长立刻出面邀请我们。我勉强微笑,取过一份色如胆汁、稀得像水的粥。

  当我们在女犯人中间找到位子坐下来的时候,连她们也开始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了,有一位能说英语的就向我们自我介绍,另外一位不会说英语的,就把她脖子上戴的十字架指给我们看,一面咧嘴直笑。突然,我们中间原来文化和语言的隔阂消失不见了,整个气氛变得融洽而协调。

  我相信,如果凭着我自己的直觉来行事,我绝对不可能去碰那叫人呕心的食物,而杰克本着仆人谦逊的心态自然而然地做到了。

  当我步出监狱的时候,有句经节闪过我的心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腓立比书2:5-7)

  我常常想到这些经节,也许因为神有意使用这些话做为我一生的警诫。过去当我在尼克森总统时代于白宫服务的时候,由于自己的骄傲而跌倒了一次,甚至还沦为阶下囚。现在身为信徒,在福音机构里全职服事,但骄傲和自大的试探仍然一样地强烈。

  好象回到了白宫时代

  几年前,700俱乐部的派特·罗伯森牧师请我协助他共同主持一个基督教电视节目。我一到达电视台,就受到化妆师和助理人员的包围和问候,还有人来向我摘要报告晨间节目的内容,那时我的感觉就好像回到白宫时代,那种权力和荣显,那种兴奋刺激和当要人的感觉全都出来了。

  我感觉那过去的我又回来了,真是可怕,我自己都吓坏了,派特能够应付这种场面而不自以为要。虽然我很爱那份差事,但我知道自己的软弱,以后我再也没有回去主持过这个节目。

  荣耀自己而不荣耀神是一种很可怕的试探。我并不是说当神呼召人去作领袖的时候,也要转身避开。神已呼召了我去领导“监狱之友”,虽然这呼召另我懔然生畏,但我服事起来却很快乐。

  怎样领导是一个很严肃的课题。不论在监狱事工或是主日学里面,我们是不是处处以自己为要?或者我们能把自己在服事中倾倒出来,就像基督所做的一样?

  既然知道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君王拣选了我这么一位软弱、脆弱又有罪必死的人,难道这还不足以叫我屈膝吗?单凭这拣选的大恩,就当足以提醒我保守自己不受好名的试探,不再爱舞台灯光和麦克风,或使我俯首来就监狱的伙食。

  蒙神呼召完成份内事

  去年秋天,我遇见了麦立·卫克拉(Vaclav Maly)神父。他就是那位在“天鹅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中推翻捷克前政权的英雄人物。

  麦立神父早在多年前就被剥夺了讲道的执照,因他拒绝向政府宣誓效忠。他白天在地下铁路打扫厕所,晚上在信徒家中主领聚会。

  当一九八九年捷克大动乱的时候,麦立徒步穿过布拉格市区,到温塞斯拉斯广场讲道,有八十万人在那里聆听。坦克车都被拦下了,使得前政权最后不得不投降逃走。

  群众高呼“麦立万岁”,声音响彻云霄,麦立的声望如日中天,连新当选的捷克总统哈维尔也来找他出任公职。但他拒绝了,他说:“我不是英雄。英雄是自告奋勇完成他份外之事的人,而我只不过做了我份内的事。”

  这就是基督徒所怀的心肠。我们是谁,竟敢抬举自己,好象是了不起有力量的大人物呢?我们只不过是蒙神呼召来做份内之事的人罢了。而“荣耀”只有神自己才配得!

本文选自《教牧领导》1期P69-70,原出处:Moody,1992年4月号;作者:Charles W. Colson (作者曾在尼克森时代担任政府要职,后因水门事件而下狱。目前担任美国“监狱团契”理事会主席,曾著作九本书,包括与Jack Eckerd合著的《为何美国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