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负十字架

作者:加尔文

[背负十字架比舍己更难]

1、况且一个忠实的基督徒,应当把自己提高到基督对门徒所呼召的水平上,要“背起他的十字架”(参太十六24)。

凡为主所选召,并被纳在祂圣徒群中的人,当准备过一种艰苦卓绝、忍受无数愁苦的生活。

这是天父的旨意,借此方法试验他们。

上帝首先从祂的独生子基督开始,然后将这方法推广到祂所有的儿女身上。

虽然基督是祂所最喜爱的儿子,也是祂所最喜悦的(参太三17,十七5),但我们知道,基督并未从父受到宽仁与放纵。所以可以说,当祂在世的时候,祂不仅常经忧患,而且祂的整个生活,就是一种继续不断的十字架生活。

2、使徒解说这对祂是必要的,使祂“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五8)。我们的元帅基督,尚且因苦难顺服,为什么我们要避免苦难呢?何况祂的顺服是为我们的缘故,给我们立下了忍耐的榜样。所以使徒教训我们,凡属上帝的儿女,都当“效法祂的模样”(参罗八29)。

当我们在不愉快和困难的环境中,想到我们要和基督忍受各种灾难,和祂一同受苦,这对我们实在是一大安慰。为了要脱离诸般罪恶而进入天国的荣耀,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参徒十四22)。

3、保罗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认识基督,并且晓得和祂一同受苦”,我们也必晓得“祂复活的大能”;我们既效法祂的死,也必分享祂荣耀的复活(参腓三10)。

这样将大大减轻因背十字架而受的痛苦!

我们愈受痛苦,我们与基督的交通就更坚固!

因为与基督有交通,痛苦不但对我们成为幸福,而且也大大增进,并有助于我们的幸福与救恩。

[十字架使我们谦虚]

1、基督背负十字架,并非出于勉强,祂乃是在表示并证明祂对天父的顺服。但我们为何必须继续过十字架的生活,这有很多的理由。

第一,除非我们清楚看出我们自身的愚蠢,不然我们很容易将一切成就都归于肉体,过分地夸张自己的力量,以为无论遭遇何种困难,我们自己都所向无敌,是不可征服的。

这徒然增加自己的愚妄、虚幻和对肉体的信赖,这样能叫我们骄傲悖逆神,仿佛我们自己有充分的能力,无需仰赖神的恩典。

为要抑制我们的狂妄,祂最好的方法是从经验上证明出我们不但是愚昧的,而且也是极其脆弱。因此,祂使我们蒙羞、贫穷,夺去我们的至亲,又叫我们受疾病或其他灾害的折磨,受尽无限的痛苦。

经过这许多的挫折之后,我们就不敢骄矜了。

既然谦卑下来,才知道唯有求神的力量,才能叫我们在艰难困苦之中站立起来。

2、再者,那些最伟大的圣徒,虽然知道他们之所以能站立得住,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乃是靠上帝的恩典,但若非上帝不断地以十字架的锻炼来带领他们,叫他们对自己有更深一层的认识,他们亦将过分地相信自己的勇敢和毅力。这骄矜的想法,甚至诱惑大卫也曾这样说:“我凡事平顺,便说,我永不动摇。耶和华啊,祢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稳固,祢掩了面,我就惊惶”(诗三十6-7)。

他承认在顺利的环境中,使他茫然错乱,麻木不仁,忽视了那位他所应当倚靠的神的恩典,反而一心靠赖自己,好像他自己永不跌倒。

3、如果像这么伟大的先知,尚且遭遇了这样的事,那么,我们岂不应当更加谨慎、恐惧吗?

虽然在顺利中,许多圣徒自以为有优越的忍耐和恒心,可是恒心受不幸的打击,身经患难,才知道那是虚伪的。

信徒因属灵的疾病而受到警惕,于是谦虚而获益。

摒除对肉体的愚蠢信赖,而重视神的恩典。

他们如此躬行实践以后,便经历神的保护即在眼前,而且神的保护对他们就是一个强固堡垒。

[十字架使我们有盼望]

1、这就是保罗所教训的:“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罗五3-4)。

因为神应许信徒,必在他们的患难中帮助他们,当他们靠神的能力而不凭自己的力量时,确能忍受患难,这样的经验使他们知道是真经验。

所以,忍耐给了信徒一个证明,神所应许作他们随时的帮助的话是可靠的。

这也坚定了他们的盼望;因为人若不把将来寄托在神的真理上面,那就未免太忘恩负义了,因他们已经发现这真理是坚定可靠,永不变更的。

现在我们知道,从十字架所得的利益如江河涌流。假使我们放弃了以前信赖自己力量的错误观念,将发现我们自己一向所喜爱的虚伪,我们属乎血肉之体的骄傲,就必垮下来。

当我们如此谦虚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唯有依赖神,才不致于跌倒而沉于失望之中。

而且从此胜利中会产生新的希望,因为当神应验了祢的应许的时候,祂也必为将来证实祂的真理。

2、虽然我们所能指出的理由只有这些,但这已足以表明十字架功课的锻炼是何等的必要。

因为革除了盲目的自私,对我们益处不小,从此可以完全认识自己的软弱;对于自己的软弱有瞭解以后,就不再信靠自己;不信靠自己到一个程度,那就是要完全依靠神的帮助;我们既能完全靠神的帮助,就能胜利地一直蒙保守到底;依靠祂的恩典,我们即可知道祂的应许是真实可靠的;既知道祂的应许是真实可靠的,那么我们的希望就更坚固。

[十字架教导我们顺服]

1、神锻炼祂的儿女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就是试验他们的忍耐,教导他们顺服。

当然,除了神所给他们的顺服以外,他们不可能表示其他的顺服,但祂很喜欢用此法来显明并考验祂给圣徒的恩典,使这些恩典不致于被隐藏起来而变为无用。

当神的仆人公然显示祂能力的恩赐,与在患难中的坚定不移的时候,正如圣经所说,为的是要试验他们的忍耐。

所以说:“上帝试验亚伯拉罕,就证明他是虔诚的,因他甘愿献上他的独生子为燔祭”(参创廿二1-22)。

因此彼得说,我们的信心受患难的试验,正如金子在火炉中受试验一般(参彼前一7)。

2、那么,有谁能否认,一个基督徒从上帝所得的最美的恩赐棗忍耐棗不应借实行表明出来,使人们知道尊重忍耐的美德,而认识它的价值呢?否则的话,人就不重视忍耐了。

上帝是公义的,祂为使信徒不隐藏祂所赐的美德,就叫这美德有表现的机会,所以圣徒受患难的磨炼是有充足理由的,因为他们若没有经过患难,就不足以表现他们忍耐的美德。

3、我再说,他们也是由十字架学会了顺从,因为这样他们的生活不是依照自己的意思,乃是服从上帝的旨意。

假如他们依照自己的意思,进行一切,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跟随上帝。

辛尼加(Seneca)引一句古语说,当他们劝勉人以忍耐的心情忍耐痛苦时,总是劝勉人“跟随上帝”。

这意思是说,一个人只有当他以赤子温柔之心愿意忍受上帝所加给他的惩罚时,他才能顺从上帝的轭。

如果我们觉得我们在一切事上都顺从天父是最合理的,那么我们就不当否认祂可以用各种方法来锻炼我们的顺从之心。

[十字架使人受管教]

1、我们往往不会领悟顺从的必要,只要我们也觉得自己的肉体稍蒙上主宽遇之恩,就多么想摆脱主的轭。

对我们来说,这恰如一匹不羁之马,只要略加纵容,叫它安闲数日,即觉不易驾驭,不再像从前一样地顺服主人。

换言之,上帝所指责以色列人的,说我们也正合适;当我们“渐渐肥胖光润”的时候,我们“便踢跳奔跑”,反击那喂养我们的(申卅二15)。

上帝的仁慈应当促使我们想到并爱祂的良善;但因我们不知感恩,反而因祂的宽大屡次败坏,因此我们需要纪律的约束,以免肆无忌惮。

2、为使我们不致于因过于富裕而骄傲,不致于因过于光荣而自恃,或不致于因精神上与肉体上的种种优遇而傲慢,上帝乃以十字架救治我们,约束及降服我们肉体上的骄矜,以各种方法增进我们的福利。

我们所患的疾病各不相同,所需要的救治也不相同。

因此各人所需要的十字架各有不同。天上的神医明白病人健康的情况,对某些病人投以温和的药物,对某些病人予以猛烈的治疗,但祂不疏忽任何患者;因为祂知道全世界都是病人,所以没有一人可以避免祂的诊断。

[十字架令人悔改]

再者,我们最慈悲的天父,不但防止我们在未来跌倒,而且还要纠正我们过去的错失,时常保守我们行走在顺服的道路上。因此,每遭患难,我们都要立刻反省过去的生活。

只须略加检讨,我们即可找出我们所犯的是应受这种谴责的过失。

虽然如此,我们不当骤下断语,以为劝勉忍耐是因为我们应想起罪来。

圣经告诉我们的另一个原因,便是在忧患中“我们受……主惩治,免得和世人一同定罪”(林前十一32)。

2、所以我们虽处极大的试炼中,也当承认天父对我们的慈爱;因祂不断在增进我们的幸福。

祂磨炼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毁灭我们,乃是要拯救我们,不叫我们和世人一同被定罪。

这一思想使我们记起在圣经另一处的教训:“我儿,你不可轻看上帝的管教,也不可厌烦祂的责备,因为上帝所爱的,祂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箴三11-12)。

我们既然认识所接受的是父亲的管教,岂不应做顺命的儿女,而不应像那些悖逆绝望的人,顽固犯罪,执迷不悟?

我们跌倒了,神不及时更正,召我们回转,便将丧失我们。所以使徒说:“你们若不受管教,便是私子,不是儿子了”(来十二8)。

当祂以仁爱待我们,关怀我们得救时,若我们不能忍受神的磨炼,便是极端地邪恶。

圣经对信徒与非信徒作一区分:后者为罪的奴隶,往往因受责备而愈加顽固刚愎。前者如出生高贵的孩童,将因悔改与更正而获益。

你们究竟属于何者?应该有所抉择。

这个问题,我既已在别的地方讨论了,在此处只点到为止。

[逼迫带来神的恩宠]

1、当我们“为义人的缘故”受逼迫的时候,这是一种特殊安慰的源头(参太五10)。

当上帝以祂的任务交付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应当知道这是何等的光荣。

我所谓为义受逼迫,不但是指为卫护福音受苦,也是指为卫护任何正义而受损害。

因为不论是为着阐扬上帝的真理,反对撒旦的虚妄,或为着保护良善,制裁强暴,我们都会引起世人的仇恨和嫉视,甚至威胁到我们的生命、财产与声誉。

当知我们既然是事奉神,就不当以此为烦恼;祂口中所宣布为幸福的,我们不当以为不幸。

诚然,穷困本身是很不幸的,流亡、受辱、被拘禁等事也都是很不幸的,而在这世上最大与最后的不幸则是死亡。

但当上帝的眷宠加在我们身上时,这一切的不幸就变为对我们有益了。

因此,我们要以基督的称许为满足,不要听信肉体虚伪的意见。

这样,我们就能如使徒一样快乐,因被认为是“配为这名受辱”(徒五41)。

2、如果我们无辜,良心清白,我们的财产却被恶人夺去,这样,以人的眼光看,我们确是穷困了,但在天上与神同在,我们却增加了真的财富。

我们若被驱逐出国,我们就更靠近上帝的家,与神有亲密的相交。

若受凌辱,就逃到基督那里,在祂里面有更稳固的根基。

若被人责备侮慢,在上帝的国里,将得到更大的光荣。

若被杀害,就可进入永远的荣耀。

如果我们低估了主所看为贵重的事,以为这些比不上今世虚幻的荣华,那就真的是我们的耻辱了。

[逼迫会带给我们属灵的喜乐]

1、在因卫护公义而遭受的一切恶待和不幸中,圣经既然多次安慰我们,那么,我们若不以顺服和愉快的心情,从上帝的手中接受这一切患难,我们便是极端负义;特别是因为这一类的患难和十字架乃是信徒所当有的。

正如彼得所说的,由于我们的受苦,基督的荣耀得以在我们身上表明出来(参彼前四14)。

但因为对于高尚的人格,侮辱是比一百次的死更难忍受,所以保罗警告我们,不但有逼迫,也有谴责正在等候着我们,缘故是因我们信赖永生的上帝(参提前四10)。

在另一处地方,他以身作则,劝我们欣然忍受一切的“美名和恶名”(林后六8)。

2、我们不必以消除一切苦恼和忧愁来锻炼我们的喜乐之心。

假如圣徒不经历忧患,就不能在背十字架上学会忍耐。

假如在贫困中不感觉忧苦,在疾病中不感觉烦恼,在羞辱中不感觉忧伤,在死亡中不感觉恐怖棗对这一切的不幸若都毫不关心,又怎能表示出一个人忍受患难的耐性呢?

但因为每一种不幸都叫我们痛心,此乃自然之事,所以一个信徒要借着抵抗并胜过他们的忧苦,来表显他们的坚忍。

当我们受相当刺激的时候,就当忍耐,并因敬畏上帝而抑制自己的冲动。

当他为忧患所打击,却仍以上帝所赐属灵上的安慰为满足,由此可以见出他的喜悦与兴奋。

[十字架并不使我们特立独行]

1、当信徒学习忍耐谦逊,尽力抑制忧伤情感的时候,他们在心理上的争战,正如保罗所描写的:“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8-9)。

由此,你们知道,所谓忍耐背负十字架,不是消除了对一切忧患的感觉,好像古代斯多噶派对一位伟大人物所作愚笨的叙述,说他消灭了一切人性,对一切荣辱都能无动于衷。

究竟他们从这一种“崇高的智慧”能得到什么益处呢?

他们凭空幻想一种忍耐,是从来不曾见到的,在人间从来不曾存在的。他们所说的忍耐精神是那么完全,致使它完全脱离于人的生活。

2、现在在基督徒当中也有新斯多噶派,他们不但以忧伤哭泣为罪过,甚至连孤单寂寞的感觉也都认为是罪过。

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大体上说是从怠懒的人来的。他们喜冥想,恶行动,除了作白日梦以外,别无贡献。

3、我们和这一类铁石心肠的哲学毫不相干,我们的主耶稣非但在言语上,亦在示范上谴责这种哲学。

祂曾为自己和别人的患难悲哀哭泣,祂对门徒所教训的也没有两样。

祂说:“你们将要痛哭、哀号,世人倒要喜乐”(约十六20)。

祂曾明白承认哀恸的人是有福的,谁能把它改变为罪恶呢(参太五4)?

4、这是勿庸怀疑的。假如一切流泪都是在摒斥之列,那么,主本身曾流下血泪,我们又将如何评判呢(参路廿二44)?

假如把每一恐惧都看作不信,那么,我们对祂所受的惊慌恐怖,又将作何解释呢?

假如一切悲伤都是可厌的,那么,主耶稣承认祂的心“极其伤悲,几乎要死”,我们又怎能快乐呢?

[十字架叫人服从] 

1、我觉得这些事是应当叙述的,免得叫虔敬的人失望,以致放弃了对忍耐的学习,因为本性上的悲伤情感是不能避免的。因为失望就是那些对忍耐漠不关心、以麻木不仁为刚强勇敢之人的结果。反之,圣经称赞圣徒的忍耐,他们遭遇严重的患难,却不被压碎;虽然觉得非常痛苦,却仍充满属灵的快乐;虽为忧虑所压抑,却因为神的安慰而兴奋。

2、同时,在他们内心仍有矛盾,因为自然的情感欲逃避一切不幸的经历。

而虔诚的热情则和一切困难斗争,以致服从神的旨意。

主对彼得所讲的话说明了这样的冲突:“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约廿一18)。

当彼得被选召以死来荣耀上帝的时候,他并不是出于勉强,也没有抗拒,否则他的殉道便不足称道。

不过,他虽然以最大的诚意顺服神的旨意,但没有摒除人性,所以他处在内在冲突的困扰中。

当他想到为他所存留的流血死亡,内心便觉恐惧,颇思逃脱。

但在另一方面,当他想到这是出于神的旨意,他立即压抑一切恐惧,欣然顺从了神的旨意。

3、如果我们要做基督的门徒,我们所应当努力的,就是抛弃一切矛盾的情感,毫不犹豫地顺从神的安排。

因此,不论我们遭受任何痛苦,甚至是心灵上的最大伤痛,我们亦将忍耐到底。

一切患难都会刺伤人。

当我们受疾病痛苦的时候,呻吟不安,祈求康复。

当我们为穷困所迫的时候,我们感觉凄凉悲伤。

当我们被人侮辱、藐视、得罪时,我们感到不安。

当遭逢亲友失丧的事时,我们必流泪悲痛。

4、但我们总是有一个结论:就是承认这些不幸,都是主的旨意,我们应当顺从。

所以,虽处在忧愁、痛苦、怨恨、泣泪之中,我们必要鼓励自己,汹涛骇浪虽漫过我身,我们的心仍能欣然忍受。

[十字架对我们的得救是必要的]

1、我们已经申述了为着神的旨意背负十字架的原则,但我们必须把哲学家的忍耐和基督徒的忍耐略加区分。

很少哲学家有那么高明的智慧,能够体会到我们受磨炼是出于神,所以应当服从。

他们甚至以为忍受磨炼是无可奈何的。

这岂不是说,我们之必须服从上帝,是因为我们无法反抗祂?

服从上帝若是出于不得已,那么,要是能够摆脱上帝,就可以不服从祂了。

2、可是,圣经之要我们服从神的旨意,是另有理由的:第一是因为祂的旨意是公义的,第二是为要完成对我们的拯救。

因此,基督徒对忍耐的劝勉乃是:我们不论是穷困,流亡,被拘禁,受谴责,或疾病,或丧失亲友,或遭受其他灾难,我们必须承认这些都是出于上帝的旨意和安排;而且相信祂所行的都是最公正的。

若将我们日常所犯的无数过犯,和祂所加于我们的磨炼相比,我们岂不应受更严厉的责罚?

我们的情欲必须克服,且须接受约束,因恐一旦放纵,即将陷于不法的罪中,这岂不是很合理吗?

因为,我们的罪岂不值得我们受上帝的公义和真理的判断吗?

假如上帝的公义表现在苦难中,那么我们若对之埋怨或反抗,我们就难免犯罪。

我们不再听到哲学家冷酷的话语,以为我们的服从是不得已的。

但我们得了一个有力的教训:我们必须服从,反抗是不合理的。

必须忍耐接受苦难,因为不忍耐等于反对上帝的公义。

3、既然除了有益于我们的拯救之外,没有什么是可羡慕的,所以我们最慈爱的父在这方面给了我们无上的安慰,因祂宣称虽在十字架的磨炼当中,祂仍然要成全我们的拯救。

如果受苦于我们有益,为什么我们不应该以感恩与和平的心去忍受呢?

所以我们之忍受苦难并不是不得已的服从,乃是承认这是自己的益处。

我们受十字架的痛苦愈重,所得属灵的喜悦就愈大,这是我们以上讨论的结果。

这是应当感恩的,而感恩没有不含着欢乐的。

如果对主感恩和赞美,非有快乐的心情不可棗没有任何足以压制这种心情的事棗那么就明显看出,神就要以属灵的快乐去调剂十字架的痛苦。

[不负苦架,不获荣冕]

1、不拘我们所受的是什么磨炼,我们应该注定目标,常以轻视现世为目的,好叫我们更加渴慕来生。

因为主知道我们对这物质世界的盲爱,甚至在肉体上全神贯注,所以祂以最好的方法来唤醒我们,使我们不致于为愚妄的情感所牵累,使我们的心不致被无知的倾向所勾引。

2、我们每一个人都终生希求属天的永福,并且得到这永福。

假如我们死后没有永生的盼望,我们和禽兽就没有分别了,这样我们就觉得十分惭愧。

可是,如果我们仔细考查每一个人的野心、计划与追求,就会发觉他们的一切作为都是属于这世界的。

人们愚笨的眼光只注视着金钱、权力,和名誉,不能高瞻远瞩。

我们的内心也为贪婪、野心,和其他的欲望所盘踞,不能进入较高的境界。

总之,我们整个的人都为物质的引诱所迷惑,只知道寻求世界的幸福。

3、为对抗这种邪恶,上帝以苦难继续不断地使祂的儿女知道,现世生活是空虚的。

祂常以战争、革命、掠夺等灾难困扰他们,使他们得不着安逸与慰藉。

为使他们不去追求暂时和无常的财富,或倚靠他们所拥有的,祂有时以流亡、饥荒,有时以火灾,或其他方法,使他们穷困,或限制他们的赀财。

为使人们不致过分沉浸于享乐的婚姻生活,祂或使他们因配偶不良而感痛苦,或使他们因子孙不肖而自觉卑下,或因子嗣缺乏或夭折而悲痛。

如果在这些事上祂特显恩慈,为着使他们不致因虚乐而过分的自骄自傲,祂亦以疾病与危难向他们指明一切肉体的幸福都是昙花之一现耳。

4、我们知道现世的生活是不安的、纷扰的,从各方面看来,都是不幸和不快乐的,而且一切所谓世俗的幸福都是过眼云烟、空虚,和含有许多灾难的时候,我们才真能够从十字架所加给我们的锻炼得到益处。

因此,我们的结论乃是: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是值得追慕的,只有竞争;若我们想得到冠冕,就当注视天国。

若我们不肯先轻视这虚空的现世,我们的心决不能期望和思想来世的事,这是我们所当承认的。

[我们倾向重视今生]

1、在这两个极端中间并无中庸之道,不是我们必须轻视世界,就是我们对这世界有无穷的爱好。

因此,如果我们想念永生,我们必须以最大的努力,解脱现世的束缚。

因为在现世的生活中,有许多甜言蜜语的引诱,有许多快乐、美丽,和甜蜜的事使我们欢欣,我们必须时常提高警觉,以免为引诱所迷惑。

如果我们常以现世的生活为乐,其结果将如何呢?

甚至不断地处于患难刺激之中,仍然不足对其苦恼而加以警惕。

2、人生如泡影,不仅博学的人明白这个道理,即便一般庸俗的人也都知道。

他们认为这样的认识是非常有益的,以致他们当中有许多形容今生及其空幻的格言。

可是,没有其他的事比这事更被忽视,或更容易被遗忘的;我们计划一切的事,仿佛我们将在世上为自己建立一不朽的生命。

如果我们看见送殡的行列,或者在坟场中行走,当死亡的印象呈现在眼前时,我们对现世生活的空虚,就会加以探讨。

然而这样的事也不是每天的,因为我们往往无动于衷。

但是当我们想的时候,我们的哲学只不过是瞬息即逝,我们一走开,它便随即毫无踪影,正如娱乐场所中的喝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3、我们不但忘记了死亡,也忘记了我们必死的事实,好像从来未曾听到过,而且醉生梦死,以为能长远活着。

如果有人提醒我们说,“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们虽然承认这话是对的,但却毫不在意,今生永在的观念,仍然盘踞在我们心里。

4、我们不但需要用言语来警告,也需要以各样的证据来证明今生是满了不幸,这有谁能否认呢!

因为,即使我们接受了这一点,仍然很容易为愚妄的歌颂、今生的话语所迷惑,仿佛今生有最大的幸福似的。

假如我们必须受神的教导,那么我们必须听从祂的呼唤和谴责,我们才能从懒惰中兴起,这样我们才知道轻视今世,一心一意地思念来生。

[今生的幸福也不当侮蔑]

1、虽然,信徒对现世生活的轻视是应该的,但不可成为嫉视人生,或对上帝忘恩。

今生虽有无穷灾害,亦系神恩之一,不能侮蔑。

假如我们不把它看为神的仁慈,即是我们对上帝大大的忘恩。

尤其对于信徒,更应当把今世看为神是仁慈的一种证明,因为这一切是要促进他们的救恩。

2、因为,在祂公开显示永远光荣的产业以前,祂要在不重要之事上,对我们表明祂是我们的天父;而且祂每日所给予我们的都是祝福。

今生既然可以帮助我们认识神的恩惠,我们岂能忽视它,认为它是毫无价值的呢?

所以我们必须视今生为神丰盛慈爱的一种,不可摒弃。

即令缺乏圣经的见证(其实圣经上有无数明显的见证),甚至自然本身也告诉我们,应该感谢上帝,因祂赐生命给我们,而且给我们许多维持生命的帮助。

3、此外,使我们感恩的更大理由,即今生乃是到达天国光荣的准备。

因为上帝已经命定了,凡是要想在天国得冠冕的,在世上必须打那美好的仗,这场战争之胜利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始能获得。

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我们在今生的各种幸福中,首先尝到神爱的滋味,好使我们再希望神爱的完全显现。

4、当我们知道活在今生是神爱的恩赐,并知道为它存感恩之心,我们须进一步思想今生的一切艰苦情况。

唯此才叫我们不致于对今生过分迷恋,因为正如上面所说的,对今生的贪恋是我们的自然倾向。

[如果和天堂一比,世界算什么]

1、从今生的腐化贪恋所减去的那一部分荣耀,要加到对来生的愿望上去(要想更盼望来生,就得不贪恋今世)。

异教徒认为一个人最好是不生到世上来,其次就是早些离世,这样的看法不是没有理由的。他们不真认识神的人,所知的除了不幸和灾难之外,还有什么呢?

古时位于黑海北边的Scythia国的人,为亲属的出生举哀,并为他们丧亡志庆,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可是他们的这种观念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们在基督里没有真信仰,所以他们不晓得为何那些事情本身没有福,也不晓得它们的不可爱,反而对敬虔的信徒有所帮助。

所以外邦人的观念,只能以绝望收场。

2、在此,信徒应当明瞭,今生是空虚和不幸的,并且应当以愉快的心情来思想未来的永生。

我们若将天堂与今世加以比较,则非但完全忘怀今世,而且更是加以鄙视。

假如天堂是我们的父家,那么,尘世就是被放逐之地,今生只不过是流浪于异乡。

假如脱离尘世即是进入实际的生命,那么人间无非是一座坟墓。

住在这充满着罪恶的尘世中,除死亡以外,还有什么呢?

假如从肉体解脱可以得完全的自由,那么肉体岂不是一个监狱吗?

假如与上帝同在是无上的幸福,不与上帝同在岂不是悲惨吗?

可是除非我们挣脱人世,不然我们便“与主相离”了(参林后五6)。

所以,如果把尘世的生活和天上的生活作一比较,尘世的生活当然毫无价值。

3、但我们不必憎恨今世生活,除非它使我们陷于罪中;即使有憎恨,也不应憎恨生命本身。

我们固然可以对今世感到厌恶,并盼望结束今世生活,但若上帝的旨意要我们继续生活下去,我们也将欣然接受,不应口出怨言。

今生是上帝所指定给我们的岗位,要等到祂呼召的时候,我们才可以离开。

保罗叹息自己的命运,觉得他的肉体在捆绑之中过于长久,亟愿早日解脱(参罗七24)。

同时,他在神的旨意中找到安息,离开世界,与主同住,两般均可。

他觉得他对主有一种义务,须以生或死来荣耀主名(参腓一20);至于哪一种方式最能荣耀主名,当然由主决定。

4、所以如果“或活或死,都是为主”(参罗十四7-8)是对的话,那么我们就当把生与死的问题,交由上主决断。

同时让我们愿望并继续不断地思念到死,因为在与来生比较时,我们对今生的空虚就可轻看了。

并因我们为罪所奴役,所以,只要上帝喜悦,随时可以盼望结束今世的生活。

[我们不当怕死,要挺身昂首]

1、说来倒也奇怪,有许多自夸为基督徒的人不愿意死,不但不盼望死,反而一提到死就战栗畏惧,宛如大难临头。

当然,当我们听到自己将离开今世时,会在自然的情感上引起警惕,那是不足为奇的。

如果在基督徒的心中没有足够的光照与灵性,以强烈的安慰克服一切恐惧,那这事是不可容忍的。

假如我们想到这靠不住的、败坏的、必朽的、即将衰残的肉体的帐棚一经瓦解,就可以恢复耐久的、完全的,和不朽的光荣,那么信心岂不使我们热烈盼望那为肉体所惧怕的事吗?

如果我们的死将使我们由流亡而返回家乡,而且是回到天家,我们岂不因此得着安慰吗?

2、有人说,没有人不希望永恒的。

这句话我不否认,但是为那个理由,我们应该瞻望不能朽坏的未来,在那里我们将得到安定之境,是在今世所不能得着的。

保罗清楚告诉信徒,不要怕死,“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林后五4)。

下等动物和无生命的物体如木石等,也知道现世的空虚,并和上帝的儿女一般希望末日复活,从虚空中得救;而我们禀有自然理性的亮光,为上帝的圣灵所光照,当我们想到自己将来生存问题的时候,能不提高自己的思想,超越这腐化的世界吗?

3、我现在的目的并非驳斥这个十分顽固怕死的见解,而且在此处讨论也不相宜。

在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愿对普通问题详加讨论。

我愿意劝那些胆怯的人读读居普良(Cyprian)的《必死论》(Mortality),既然连不信的哲学家们也能视死如归,这岂不使他们面红耳赤吗?

我们可以断言,在基督的学校中,凡不以愉快心情盼望死并盼望最后复活的人,他的灵性必不能有所进步。

4、保罗以这品性来形容所有的信徒(参多二13),圣经亦常常提醒我们,这是使我们有真正快乐的动机。

主说:“你们要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廿一28)。

若祂所计划使我们得以高升的事,仅使我们忧愁惊恐,这是合理的吗?

若是如此,为什么我们还尊祂为师呢?

所以我们必须有更正确的判断,虽有肉体方面的盲目贪婪的反抗,我们不可犹疑,要热心盼望主的降临,以此为最鼓舞的事。

我们不单渴望主的降临,也要为审判之日而兴悲。(此句为法文本加添)

因为祂是我们的救主,要把我们从罪恶和痛苦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叫我们承受祂的生命与光荣的基业。

[主必要在荣耀里降临]

不爱主者,当受咒诅。

1、诚然不错,一切信徒在世的时候,必须“如将宰的羊”(罗八36),好使他们愈来愈像他们的元首基督。

因此,如果他们不提高自己的思想仰望天家、超乎尘世之外,他们的景况就非常悲惨了(参林前十五19)。

2、让那些不虔不义之人得着各种富贵,享受他们所谓的内心平安。

让他们夸耀自己的骄矜徭逸,饱尝罪中之乐。

让他们以邪恶来烦扰光明之子,为他们的骄傲所侮辱,为他们的贪妄所欺骗,以不法之事来刺激他们。

但当信徒看见这些事的时候,就当仰望天家,如此在这种患难中就不难获得内心的平安。

因为他们知道,主将接纳祂忠实的仆人进入平安的国度。

擦干他们的眼泪(参启七17),祂将以快乐的锦衣赐给他们,以光荣的冠冕装饰他们,以欢乐的心情接纳他们,并提高他们的地位,和自己的尊严并列,总之,叫他们能参与祂的幸福。

3、至于恶人,虽在今世显赫,必将堕落于羞辱的深渊。

祂将使他们的欢乐变为悲伤,使他们的喜笑变为哭泣。

使他们的安宁变为良心上的烦恼。

并且将以永远不灭之火惩罚他们,甚至叫他们受他们所侮辱的信徒的支配。

按照保罗所说:“上帝既是公义的,就必将患难报应那加患难于圣徒的人,那时主耶稣从天上显现”(帖后一6-7)。

4、这是我们的圣洁安慰,若没有这个安慰,我们必甚沮丧,或沉溺于世俗的快乐而自取灭亡。

诗篇的作者也承认,当他对于恶人在今生荣华的事思想过多的时候,他几乎就要跌倒(诗七十三2)。

若不是进入上帝的圣所,思想善人与恶人最后的结局,他必站立不住。

总之,只有在信徒的眼睛向着复活的大能时,基督的十字架在他们的心里才战胜了魔鬼、情欲、罪恶,和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