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与再婚

作者:张宇理

基督徒可以离婚吗?离婚后可以再婚吗?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可不可以」上,彷佛得知答案后,便依指示执行,其实哪有这么理想?知而不行的多得很!更有说:「你不同意我这么做便拉倒。」有的乾脆说:「信教约束太多,我不信教。」

所以,这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而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

简单得很

本来,这问题并不是那么复杂,而且简单得很。上帝曾藉先知玛拉基责备当时的以色列人,说:「虽然上帝有灵的余力能造多人,他不是单造一人么?为何只造一人呢?乃是他愿人得虔诚的后裔。所以当谨守你们的心,谁也不可以诡诈待幼年所娶的妻。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休妻的事,和以强暴待妻的人,都是我所恨恶的,所以当谨守你们的心,不可行诡诈。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玛拉基书二15至16)

主耶稣说得更直接扼要。在马太福音十九章三至六节记载:有法利赛人来试探耶稣说:「人无论甚么缘故,都可以休妻么?」

耶稣回答说:「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经你们没有念过么?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法利赛人说:「这样,摩西为甚么吩咐给妻子休书,就可以休她呢?」

耶稣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我告诉你们,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为淫乱的缘故,就是犯奸淫了;有人娶那被休的妇人,也是犯奸淫了。」门徒对耶稣说:「人和妻子既是这样,倒不如不娶。」

耶稣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马太福音十九7 至11 )

显然上帝对人的婚姻设计是二人成为一体,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此情不渝。这很清楚,也最简单不过。

复杂化因素

什么时候我们会觉得复杂,不是那么简单,并且耶稣好像还没把话说清楚呢?就是当我们看到现实生活中许多复杂的情况。例如某某的丈夫要杀她,某某离婚后想再婚,难道我们不想看见他们生活幸福快乐吗?我们当然想,这时,大家都糊涂了:可以离婚吗?离婚后可以再婚吗?大概可以吧?

看到了吗?把本来简单的事变得复杂的原因,就是耶稣所说的:「因为你们心硬。」因为人心硬偏行己路,因为人心硬违反上帝的教导,事情就变得极其复杂了。情况有点像一个毛线团,本来只是一条线那么简单,但一个不懂事的顽童把毛线弄乱,打了千百个结,结果是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教人不知如何处理。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样,是一个因为人心硬,已遭极大破坏的世界。

但是,人为什么老违背上帝的命令呢?那是因为人不认识上帝,不信任上帝。

举例说,谁都盼自己的人生幸福美满,我们对自己的善意很了解,但对上帝的善意呢?有多少人了解?中国人说「天妒英才」,甚至「天亡我也」,又说「自求多福」,当中一个概念是「天地不仁」,第二就是只能靠自己。这些观念跟上帝教我们「信他、不靠自己」的概念,恰恰相反,难怪中国人对于上帝有很大心理障碍。

洋人也不例外。欧洲中世纪教会的黑暗史助长反权威思想的萌芽。我们现代人其实背着极沉重却不自知的历史包袱。无论是从历史,从文学、戏剧,从新闻,从国际大事,以至日常生活,我们都看见当权者──不独是政治领袖,也包括宗教领袖,甚至为人父母者,或在同侪中只要稍具霸气、比旁人稍多一点权力的,只要一旦沾上权力边缘,便不自觉地发挥自私的本性,把不合理的轭加在被统治者身上。我们的世代是反权威的世代,因为我们看够了当权者自私的嘴脸。换言之,我们是活在罪人当中,思想亦被扭曲,对于权威,或从权威来的约制,都不问情由,投以怀疑眼光。上帝是至高权威,亦是常被假上帝之名压制信徒者借用的名字,所以现代人对上帝的话普遍反应是充耳不闻。

恕我直言,好些口说自己信耶稣的人,其实并没真信。不少人在问离婚再婚问题时,其实心里已有比对上帝更坚强的信念。他们相信:离婚是解决眼前不愉快婚姻的惟一出路;离婚后,他们信再婚是解决离婚后苦恼的惟一出路。在他们眼中,离婚和再婚已等同追求人生幸福。即使有人替他们分析说:「不离婚(再婚)不等于幸福快乐,可能还要更苦恼呢!」但这些话他们听不进去的,因为他们坚信自己的看法。

至于上帝是友是敌,那就要看上帝同不同意我们的做法了。看到了吗?许多人其实没信上帝,只信自己。

认识上帝

所以,这不是一个「可不可以」的问题,而是你认识上帝多少,信服上帝多少的问题。如果你知道上帝是你的慈爱天父,他关心你,乐意看到你幸福,他原意就是要赐福人(创世记一27至28)。后来人犯罪,触动咒诅的机制,上帝仍不放弃赐福给人的意念,他差遣独生爱子耶稣基督降世为人代死赎罪。「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么?」(罗马书五8,八 32)。上帝爱我们,他坚持要赐福给我们。

主耶稣曾给我们解释:「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马可福音二27)。换言之,上帝不论设安息日或颁布诫命,都不是为辖制人,他是要赐福我们,使我们活得长久(创世记二1至3;启示录一3;申命记三十15至20)。上帝的吩咐其实是人类(上帝制造的产品)的保养说明书。所以耶稣说,凡遵行他话的是聪明人(马太福音七24)。上帝爱我们。他知道一切。他看见我们人生崎岖路的弯有多急、坡多斜、何处不能越过反线超车等,他预知一切可能引发危险的弯角,所以他预设路标,指示安全驾驶,免我们发生危险。

不过,天道深奥,也可说天父慈爱宽容,一般来说,人触犯诫命后,不见得立刻冲下悬崖粉身碎骨,有些事虽一失足成千古恨,有些事似还可回头,有第二次机会。可惜,如果我们不认识这种情况,不知道这是恩典,不知道这是第二次、第三次机会,不知道罪的危险,我们就会把第二第三第次机会变成第二第三第个危机,如此像春蚕吐丝一般,一个错误缠一个错误,层层叠叠,终于把自己团团围困,万劫不复。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初天父造人时,造一男一女,一夫一妻 ──旧约并不是支持多妻制,而是到了不敬畏上帝的该隐的后裔时,才开始多妻,这种错误的做法,起初看来只是个人选择,影响不大,对社会害处不大。但想不到的是,在人性的软弱下,这种错误渐渐普及而成了制度。于是女性社会地位大降,当帝王的可有几千妃嫔,还强抢民间妇女。错误继续扩大,人间的痛苦也不断扩大。这样的多妻家庭,如宫廷中,也斗争得你死我活,造成许多人的痛苦(参柏杨着《皇后之死》)。女子低落的地位造成女子不能受教育、必须缠足、女婴被弃被杀等问题。这样的历史,单在中国,已延续几千年。可见一个违反上帝旨意的行动,当初看来好像微不足道,是个别事例,但发展下去后,所造成的痛苦是多么深远,多么广泛。

近代的性解放思想也一样,当初听来只是书生之见,由学者倡导,名人示范,然后渐渐普及,使千万受骗者家庭破裂,身心灵饱受创伤;不少离婚者下半生凄凉孤苦;未婚少女怀孕,影响学业前途。亿万胎儿被杀。不少单亲家庭生活在贫穷线下,成为政府的负累。成长在破碎家庭的孩子情绪、学业、教养和人际关系均受影响,其中部分变成监狱常客,造成社会极严重的问题。此外,还有性病蔓延流行、乱伦问题。这许多祸害,都不是立竿见影,而是经过若干年日始渐渐浮现。可是不要忘记,性开放风行至今,尚不足一百年,换言之,若继续发展下去,百年后,千年后,其所造成的灾祸,必不小于从前的多妻制。

看到了吗?人不信上帝,不守上帝诫命的结果,其实是为自己,为旁人,及为后人制造灾难。

被休后再婚

回到原来的问题,可以离婚吗?离婚后可以再婚吗?这个问题是在现时这种大气候中产生的,跟旧约摩西时代妇女被抛弃后再婚的情况不尽相同。

可喜的有一点相同,就是上帝是爱,他是昨日、今日,到永远不变的神。上帝有恩典有怜悯。在旧约时代,人因为心硬而抛弃妻子,摩西律法便叫人给被休的妻子发一纸离婚证明书,使被休妇女可以嫁人(参申命记廿四1至4),目的是要减轻被休妇人所受的伤害。因在当时旧社会中,妇女没有丈夫是羞耻,没有社会地位,也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无依无靠。摩西律法的精髓是不让被休妇女走上绝路,而绝不是助长淫乱风气。这种情况,其实有点像战争与和平。大家都知道,争战是灾祸,和平是福气。可是人类能不争战吗?大家都知道不能,于是在联合国设立国际战争法,禁止使用什么武器,要怎样对待战俘等。其实,和平才是福。一旦开战,虽遵守所有战争法,战争仍是战争,仍是灾祸。

摩西许人写休书后离婚,又许被休妇人再婚,其精义在于减轻既已酿成的灾害。这是退而求其次的应灾法,不是上帝原来的美意。能够掌握到这个精髓,我们便知道上帝有怜悯,有恩典,对于离婚和离婚后再婚这问题,我们当持什么看法,才不致走两个极端,一是将难担的担子加在一些可怜人身上,二是滥用上帝的怜悯,纵容顺从情欲的淫乱风气。

上帝的标准

不过,显然主耶稣的标准较高,也显然他所说的才是上帝的心意。我们必须明白,上帝是完美圣洁的,他完美的旨意本带着上好的福分。他要我们得最好的福分,因此要我们追求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样(马太福音五48)。主耶稣称摩西时代的人心硬,说他那个时代 ──这二千年前,在道德风气上要比我们现时严谨得多的社会,是「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马太福音十二39,十六4)。可见「许可」并不合上帝的标准,并且我们的世代,在他眼中多么败坏,比「邪恶淫乱的世代」还不如,大概已是罪恶滔天了吧?我觉得作为一个真信耶稣,并悔改离罪,跟随基督耶稣的人,实不该甘心停在「上帝许可不许可」这种初阶肤浅层次的问题上,而应响应上帝的呼召,起而行动,追求上帝的完美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