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信就是把上帝当作上帝

作者: 李杜韩

  “信仰与上帝同在”,这是路德在其《大教义问答》中的一句名言。信就是荣耀上帝,是现实主给我们的第一条诫命,这一洞见是路德神学的一个突然特点。人给上帝的一切荣耀都比不上信仰,因为信仰严肃地把上帝当作上帝,只有信才能荣耀上帝。他说:

  “灵魂坚定地相信上帝的道时,认为他是真、善、义。所以它给他最高的荣誉:它承认上帝是信实的,从不怀疑这一事实。荣耀他的名。不信他是对他最大的不敬。”

  不信上帝,是对上帝最大的不敬,我们看到《圣经》上有一句反复出现的话:“不可随从别的神”,这是一个明确的真理。路德这个观点,不仅是以人为中心看待信仰,认为这是人得救的唯一途径,而且也以神为中心看待这一问题,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对上帝的荣耀。他认为,信仰与上帝的联系有两方面:首先,真正的信仰只有一个对象,就是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才能无条件地受到信赖:“理性告诉人们这个事实,《圣经》确认这个事实:任何人都不能作为内心的信任和依靠的对象。这只能属于真正的上帝,因为只有他是永恒不朽的。同时他也是全能的,所以他能干他想干的任何事情”,此其一;第二,只有无条件地信上帝,这种信仰才是真正的,上帝是我们能够而且必须信任的,如果要说明什么是信仰时,我们一定谈到上帝,而如果我们想说谁是上帝,我们必须谈信仰。这后一个观点,让我想起了我不久前曾引用过的中世纪著名的神学家、逻辑学家安伦瑟说的话:“我寻求了解,不是为了信,乃是我信,为的是可以明白。为此,我也相信:除非我相信,否则什么也不明白。”路德的意思也是这样。

  人的信仰来自上帝,来自上帝的神性,而人的信仰给上帝以荣耀。路德因此大胆地说:“信仰创造上帝”!费尔巴哈这位在马克思之前最大的无神论者曾经抓着路德这句话,大加利用,认为:这句话说明,从人类学意义讲,上帝是从人自身之存在的客观化中派生出来的,这个观点又再被恩格斯所肯定和发扬。但是,费尔巴哈的理解绝对不是路德的原意,因为在这句话的后面,路德马上加上一个限制:“不是在上帝的位格里,而是在我们这些常人里”。这说明,作为基督教的信仰,上帝早在没有人信仰之前已经存在,这是无需多说的事实,问题是上帝希望成为“我们的上帝”,只有当我们信仰时,他才是“我们的上帝”。由于上帝的神性,他等待和指引我们去信仰,如果这一层意思我们理解了,就可以进一步明白路德另一个同样大胆的观点: “离开信仰,上帝就失去公义、荣耀和财富等,没有信仰,就没有威严和神性。”路德在《小教义问答》中说:“我们确信:上帝的名本身为圣,我们在此祷告,愿他的名对我们也为圣。”这个意思就是上帝的名在我们信时,向我们显为圣。

  从最本质上说,信仰不可能创造一个上帝,信仰只是倾听和接受,这个事实决定了上帝的权柄和他在上帝与人的关系上的不可逆转性。不可能倒过来,人来指引上帝,创造一个上帝的信仰,这是再荒谬不过的事情。

  上帝给我们的恩典,只有通过信仰才能获得,只有到这时,它才是真实的。这就是“因信称义”或者“因信得救”。

  路德认为“信仰……只能来源于上帝的道或福音”,他强调两点:首先,不是我而是道使信仰起作用:我在道里经验到圣灵在做工;其次,除上帝之道外,没有其他的权威能为我的信仰提供依据。这样,路德就杜绝了人在信仰中的“主观性”,他说:

  “信仰不是某些人认为的是一个人类的见解和梦想。……他们一听到福音便忙碌起来,在自己的心里产生信仰的念头‘我信’,然后把这个当做真正的信仰。由于这只是人的虚构和观点,它不能到达心灵深处,不能产生也不能发展什么东西。”

  这种自造的信仰,路德认为在面对死亡时显得特别贫乏。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在罪、死亡和地狱中,这种信仰就失灵了。伪造的信仰“什么也不是”,什么力量也没有,“上帝与这种虚妄无关。”但是,基督徒的信仰就不一样了,因为它不是来自人而是来自上帝:

 “苦难降临到基督徒身上,因此人性中固有的恶将真正死去。这表明了道和信仰的力量。它肯定信仰比其他任何受造物更有力量,因为信仰是通过上帝的力量而不是通过人的力量而存在的。”

  在这里,上帝的道才是至胜的法宝。只有上帝的道才使信仰起作用,只有道才具有权威,即在上帝之道里,上帝本身才在人这里成为“我们信仰的基础”,其他的权威都不行。这样的信仰不需要尘世的权威来掺和进来,上帝的道本身就足够了。路德引用了《约翰福音》4章42节之撒玛利亚人来说明这个观点:他们首先相信那位妇人告诉他们的话,然后他们自己认出了谁是基督。路德认为,作为凡人的耶稣和他所行的奇迹并非信仰的决定性依据,“即使所有人、天使和地狱之王都不同意,上帝自己也有另外的意见。但道本身必定使心灵满足,使人确信,抓住人心,人立即承认道的真实和正确。”路德作了一个假设:我真的很想从世俗的见证、权威、通过教会和它的机构得到道。和撒玛利亚人的情形一样,先是有一个预备期,在这个期间,我因为其他人的权威信了它。

但最后不是他们向我确证了道,而是道自己向我确证了。于是路德肯定地说:“真正的信仰只停留在上帝之道上,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路德这样说时,的确包含了“上帝之道的不证自明性”,但是他认为,自证不是道的属性,自证只是不时发生在上帝的亲临并说话的时候。上帝之道的真实性与数学式的公里性或先验的确实性不一样,理性的自明性和理性真理的明显特点与“圣灵之证明”相距甚远。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信仰是充满灵力的,活生生的。本质上,我们信与不信,从人方面看,都只是一种主观态度而已,对现实而言没有意义,也不重要,但是对我们的灵性却非常重要,正是它决定了上帝与我们的超越关系。路德说:“你怎样想,事情就怎样发生。”“如果你相信他是他的父、你的审判者、你的上帝,那么他就是。如果你认为上帝是愤怒的,他就是愤怒,如此则上帝的行为根据我们的思想来调整。”耶稣说,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路德这样说,只是对耶稣观点的阐发和引伸而已,而不是一家之言。

  路德认为,信仰实际上就是接受应许。要理解应许,信仰必跟随上帝从而得到完全的拯救。所以,信仰是进入永生的突破。“哪里有信仰,哪里就开始了永生。”信仰是一条路,引导我们超越而与上帝同在,得到完全的拯救。

  在我看来,把上帝当作上帝是对信仰的一句极度精警的概括,它包括了起码几个含义:1、在知识上清晰地认识上帝,2、在灵性上完全地信仰上帝,3、在心智上谦卑地倾听上帝,4、在行为上坚决地随从上帝,4、在世界生活中时刻地依靠上帝。

 “把上帝当作上帝”,不能作“现代知识论”的理性解读,即不能把“当作”理解为“外在的知道”“理性上承认”,这是极为外在和皮毛的。把上帝当作上帝,我的理解是:

  “把上帝当作我的上帝”

  这是才路德观点的正确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