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试炼

——节选自《圣经人物传--亚伯拉罕》
作者:迈尔博士(F. B. Meyer)
创世记二十二2

  只要人类还活在世上,他们对亚伯拉罕献以撒这故事的兴趣将永不消灭。综观历史,只有一幕情景,其悲壮凌驾在这故事之上。那便是神舍了他的独生爱子,将其交付死亡。神与他的朋友亚伯拉罕承受了同样的哀恸,其程度却有过之无不及,因为神以无限的爱在最危急的关头介入阻止了亚伯拉罕的手,使他的朋友免于遭受他自己未曾规避的丧子之痛。

  「神要试验亚伯拉罕」一一更好的翻译应为「神把亚伯拉罕摆在试验中。」撒但试探我们,为要挑动我们心中的恶;神试炼或试验我们,是为了启发我们一切的良善。信徒蒙召去经历猛烈的试炼之后,那些干扰他灵命发展的罪恶将一一脱落、萎缩和消失;同时,一些潜在的德性一一」因恩典而生,却尚未操练成熟的美德一一一将呈现出来,接受它们应得的承认,获得除试炼之外别无它法可陶冶出来的坚忍和影响力。的确,在悲恸的洗礼下,我们会说出一些激昂的话,采取一些超然的立场;这些话和立场原是我们作梦也想像不到的,却因此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再也不会消失。每当回顾,一面不禁诧异自己何敢这般英勇,一面却也毫不后悔,因为这段壮烈时辰所留下的回忆,将成为宝贵的基业,成为扩展人生视野的了望台,由此可以往上爬升到正招手迎迂我们的更高境界。

  日常生活的一般事件,以及一些特殊、罕有的危机,都是神所安排的机会,要我们藉此不断操练、强化基督徒应有的美德。那能儆醒,在日常各种经历的挑战下逐一彰显美德的人,是有福的。我们若时时在试炼、忧患和迷惘中,寻找彰显基督徒美德的机会,将不难发现这些处境原是神遣来的马匹车辆,正等着载我们驰往步行永难登临的高岗。

  无论试验或大或小,神在降下它们之前,总先装备我们。受试验的当儿,他「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因此试验乃是出于神对我们的信心。神在容许大试炼磨难我们之前,总先差下许多细微的麻烦锻炼我们,就像鼓舞我们攀登终年积雪的高山之前,必先促使我们爬小山;总先教我们涉过浅滩,才让我们游向大海。所以经上说:「这些事以后,神要试验亚伯拉罕。」

  此外,神经常藉着更新、更有福的启示,预备我们迎接试验。创世记第二十一章的结尾记载:「亚伯拉罕……求告耶和华永生神的名。」以前,他未曾从这角度认识神。他知道耶和华是「全能的神」(创十七1),却不知道他是「永生神」。耶和华本性里永不改变、自有永有、超越变化和时间的特色,约当此时,以一种新鲜、生动的方式,遽然向他开启。谁能忘记初次眺海时,那片辽阔而澄澈如镜的水面?正当先祖亚伯拉罕站在井旁,在自己手植的柳荫底下,用这名向神祷告时,他的灵魂被一系列崇高、神圣的思想所震慑。对他,如同对我们一样,神的新名带来更多的能力,使他得以面对等在前头那令人惊愕的哀恸。

  试验突如其来。诚如我们已知的,这时,亚伯拉罕的生活样样顺利一一亚比米勒向他求和;井权得以确保;以撒讨他欢喜;永生神是他的朋友。「噢,快乐的人啊!」我们会这样为他欢呼:「你已进入了你的比勒地(theland ofBeulah,赛六十二4,意为「有夫之妇」);你的日头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缩;阳光照耀你未来的岁月,有成串的福气为你存留。」事实却非如此。就在这时,他一生中最重大的试验如晴天霹雳降临。天国的直达列车,常常不经警铃或信号的通报,便驶入灵魂的月台。我们应当时刻警觉,因为就在想像不到的时辰,人子要以想像不到的身分再来。

  这试验摸着了亚伯拉罕心中最脆弱的部分。它关系到以撒。在他四周,再没有任何事比关乎这位应许的后裔、晚年生得的儿子、他生命中的喜笑,更能对他构成试验。那受到试炼的,正是他的爱。因着对神的爱,他付出许多一一不计任何代价,他把神放在首位,乐意牺牲一切;为此,他曾经抛却哈兰,情愿到处流浪,只望至终能成为神家中的人;为此,他放弃了寄托在以实玛利身上的希望,把他像赎罪山羊般驱逐到旷野,再也不容许他回来。然而,如果问他是否觉得自己爱神胜过一切,他恐怕不敢说是。爱是不能凭感觉衡量的。衡量爱最准确的方法需看一个人愿意为他所爱的付出多少。「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神深知亚伯拉罕爱他有多真、多强烈,并且爱他胜过一切。所以,便把他放在至极的试验中,好让所有的人知道,有人能够爱神如此深切,甚至胜过自己衷心所爱的。你愿否这样爱神?且告诉他,只要他在你里头兴起这样的爱,你愿为他付代价。同时,且记:起初它虽然会要求你把自己的以撒献上,好让你坚守立场,向世人表明你的选择;然而,你既把所爱的献上,它将从祭坛再归还给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把他献为燔祭」(创二十二2)。

  这也是对亚伯拉罕信心的大试验。以撒是应许之子,「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透过一再的强调,这孩子被指为连接这对年老夫妇及神应许给他们的无数后裔间,最不可或缺的一环。现在,作父亲的却被要求献上儿子的性命,这对他的信心是何等巨大的试验!神如何一面遵守自己的诺言,一面却要让以撒丧命?这真是人无法了解的。如果以撒已有儿子传宗接代,难题便不存在。但若以撒无子而逝,那后裔将如星如沙般不可胜数的应许,如何透过他成就?然而,正如希伯来书告诉我们的,有一思想充满了这位老人的心:「神是全能的。」「他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来十一19)。他确知神会遵守诺言,自己无需问为什么,只要顺服。神曾经使绝了生育能力的撒拉年老得子,岂不能再从死中兴起生命?无论如何,他必须勇往直前,按着神指示他的去作,信靠隐藏在神手中那永不枯竭的能力。噢,这是何等的信心!全然信靠神的话语,确信神会按着自己所应许的成就;虽然环境似在危害应许的实现,他却定睛在神话语屹立不移的信实上。这种习惯并不难养成,为何我们不起而操练?让我们一步步踏越沙石,直到远离人智筹算的边岸,倚靠在全能者不可见却可知觉的膀臂上。

  这是对亚伯拉罕顺服的试验。神的话必定在夜间的异象中临到他,第二天清晨,他便上路了。前一天晚上,当他躺下休息时,丝毫不知天一破晓,就需为此任务动身;一旦获得神的启示,他立即行动。倘若他被日常琐务耽延,尽量推拖,别人也不会怪他。但是,这个英勇的灵魂没有因循苟且的陋习;他已惯于立即行动,这是任何有志成圣的人必须养成的习惯之一。「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创二十二3),不让人为他备驴、劈柴或干扰他的即时动身。「他备上驴……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即时行动成为他的保护,当仆人开始一天的工作,成群的牛羊被赶往各处放牧时,亚伯拉罕已在路上了。他并未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任何人,连撒拉也不例外。他何必告诉人呢?当这段短而难捱的旅程结束后,他和童子自会返回棚区。「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

   这试验并不与亚伯拉罕天然的本能相违背。首先,他太熟悉神的声音了,不至于在这关键时刻误认它。同时,他确知神有办法保全以撒的性命,虽然不能预知用何办法。此外,这种献祭在当时颇为普遍,从来无人明确教导他神并不喜悦这习俗。读经时,我们必须牢记,早期神的众仆人无不或多或少受到当时流行的宗教观念所影响;同时也不应苛责他们由于启示未明而有的错误观念,这些观念的驱除,有待于福音如正午一般明亮的光照。迦南地古老的信仰奉守一项原则:人必须为自己的罪过献上首生的儿子,亦即以身体所结的果赎清灵魂的罪。人对罪的恐惧及想要安抚神的欲望,透过可怕的方式,无可抑压地表现在摩押、腓尼基、迦太基的祭坛上,甚至以色列的历史中。当时为人父的并非不比现在的仁慈,而是对不被赦免的罪存有更强烈的恐惧;他们战兢在不认识的神面前,将嗜血和喜爱人受苦的欲望转嫁给这些神;为了平息神可怕的要求,什么代价都不为过,其实这些要求原出于他们的无知、迷信和对罪的敏感。

  也许亚伯拉罕近来曾旁观过这种祭典,心想自己能否把以撒献上,一面也诧异神为何从未这样要求过他。所以,当神说:「带着你的儿子,把他献为燔祭」时,他并不十分惊讶。后来,他才知道虽然神向他要求与异教徒献给他们假想中残暴的神同样多的爱,他却不容许以人或献儿为祭。除罪需要更伟大的祭。因此亚伯拉罕的顺服达到某一程度之后,便被断然制止一一好让后人知道神并不要求、容许,或接受流人血的祭,尤其是一个聪明又高贵的童子的血;这种祭是他所不喜悦的。

  且让我们扪心自问,是否有与亚伯拉罕同样的心志?是否肯松手放开自己所珍惜的事物,爱神胜过一切?是否愿意不计代价顺服他?若神有此命令,连最光明的前途也愿割舍一一因为确信他绝不会失信或欺哄我们?若是这样,求神把这心志赐给我们,为着他的荣耀,也为使我们的信心得以成熟,保守我们在它里面。

  那三天沉静的旅程,对亚伯拉罕而言,不知是番什么滋味?迅即采取行动总比终日、甚至终年的等候来得容易;然而,也是因着长久等候神,灵魂才能练就高超的勇气,坚守远大的目标,为后世留下神圣的榜样。尽管始祖的心这时被自己特有的哀恸所充满,情势要求他把内心的伤痛隐藏在平静,甚至高兴的外表下,以免他的儿子或仆人识透他内心的痛楚。

  终于,到了第三日,他远远望见旅途的终点。神曾告诉他到时会让他知道当在那座山上献祭;也许就在这时,某一信念蓦然临到他:那耸立在远方云表之上的峰顶,将是他以至极的行动证明神在他灵里居首位的地方!可信度颇高的传说总把这片摩利亚山区与日后耶布斯人亚劳拿的禾场和所罗门圣殿的殿址相比。这真是奇妙的巧合,亚伯拉罕伟大的顺服行动就发生在成千祭牲血流成河的地方;这恰好指出他的献祭正预表了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

  那座特别的山头一映入眼帘,亚伯拉罕便对他的仆人说:「你们和驴在此等候,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在此,「拜一拜」这字词具有何等的意义!它反映了先祖的心情。这时,占据他心田的是那位命令他为此悲凄任务跋涉前来的神,只有他配得颂赞和敬拜,配得他为之献上如此重大的礼物。那能充满人心的最为崇高的情操激荡在他全人里面,彷佛他以最昂贵的至宝献给这位伟大、荣耀的神并不为过一一他乃是为之生,为之死的惟一目标。

   「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亚伯拉罕离开仆人之前,对他们这样说。我们必须强调这番话是出于「确信」,不只是无心的预言:是屹立不移的信心所具有的把握,相信神必介入保全他的儿子;如果需要的话,至少让他从死里复活。无论如何,亚伯拉罕确信以撒和他不久就要回来,因着这确信,可能阻扰这项行动的犹豫心理才被挪除;这确信也因此成为不朽的见证,说明信心可以何等不屈不挠地倚靠神的应许。神必须遵守他的诺言。虽然他要求你去作一件似乎可置你于死地的事,只要你敢去作,将会发现自己不但获得了神的应许,也获得了冠冕和神爱的标记。

  亚伯拉罕的举动影响了他的儿子一一一以撒感受到了父亲的灵。我们不知道他当时几岁,但至少必大到能忍受长途跋涉的艰辛,能将父亲摆在他肩上的柴扛上山。年少的他何等乐意背负这些燔祭的柴,正如后来的那位古利奈人西门背着基督的十字架直到骷髅地。也许亚伯拉罕并非首次带以撒同行献祭;但这童子一路上兴致勃勃的神色,入眼是幅何等美丽的景象一一一「于是二人同行。」

  过去的献祭,亚伯拉罕总带着一只羊羔;这一回,诧异的以撒老惦念着他们献祭的东西里为何独缺必备的羊羔;他单纯地问:「请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那里呢?」这对深受试验煎熬,犹尚不敢吐露内心秘密的亚伯拉罕,真是锥心之问,巴不得找个藉口把它敷衍过去。于是,以先知特有的洞见,掺合着对神不移的信心,这位父亲答道:「我儿,神必自己豫备作燔祭的羊羔。」二人又往前同行。

  亚伯拉罕为何不把事实全盘说出呢?我们都有自己所爱的人,一想到可能失去他们,心中会连打寒噤。眼见爱子脸颊失去红润,或者自己生死与共的伴侣饱受疾病凌迟,谁不会心碎?亚伯拉罕所遇的试验却比这些激烈。亲爱的人与世长辞,是我们尽力都挽回不了的,亚伯拉罕的情形更是痛上加痛一—他必须亲手杀子。以撒见他的最后一眼将是一双举刀下击的手;即使这童子能从死里复活,重新归给他,年少的心会怎么想呢?我的父亲竟然忍心杀害我!

  秘密终于掩抑不住了。「他们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坛,把柴摆好。」你是否看见这位老人缓缓拾集着石块,大老远把它们搬聚在一起,恭敬、准确地排列成堆;然后小心翼翼捆柴成束?最后,事事都齐备了,他才转身向站在一旁诧异的童子坦承一切。若有圣灵相感,你应能隔帘洞见这感人的最后一幕——为父的宣布他的使命,于是,一阵哽咽,亲嘴,泪眼滂沱,儿子立刻顺服一—虽然他已长大到可以反抗了;接着便是捆绑他柔嫩的身躯,这倒是毫不费力,因为年轻的他已学会顺服的秘密;最后,把他举放在坛上,置于柴堆上。这幕景象必赢得了神的屏息注目。它证明了为着爱神,人所能作的极限;童真的信心并由此流露出来,震慑了永生神的心,使他深受感动。你我是否这般爱神?对我们而言,他是否胜过最亲爱的人?如果他们站在相反的一边,我们愿舍弃一切跟从他吗?你想你能,可知这是极其重大的事?属灵高峰上的空气——稀薄到令人无法舒畅呼吸。主的话这样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7)。

   刀刃高高举着,在晨光中闪闪发亮;神却不容许它落下。它开了脱离试炼的路。「耶和华的使者从天上呼叫地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这颗饱经试验的灵魂赶紧抓住可以中止献祭的机会,欣然把高举的手放下,说道:「我在这里!」深愿我们时时活在儆醒的灵里,好让神能随时找到我们,而我们能随时满足他的心意。终于,拯救的声音临到了:「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创二十二12)。

   当我们把自己上好的献给神,让它经过火的熬炼,随神调配时,神会将之炼成精金还给我们,甚至比原有的更丰盛,像约伯的产业一样。然而,极有可能的是,他经常不动声色,直到我们已全然绝望。「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意为「耶和华必豫备」。这名成了格言,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豫备。」这话千真万确。只有来到献祭的山上,才能看见神的豫备。往往惟有我们已经束手无策,神的拯救才降临。惟当我们的以撒已摆在祭坛上,刀即将砍下,神的使者才介入化险为夷。

   祭坛旁有丛稠密的小树,亚伯拉罕抬起头来环视四周,看见有只公羊两角扣在那里。再也没有比这更及时的供应了。他全心充满感恩,赶紧捉住公羊,用它代替儿子献为燔祭。这里面隐藏了代死的真理,我们从而得知必有一生命舍了,另一个生命才能保全。根据早期一位基督徒作者的说法,这里头尚隐藏了一道更深的奥秘一一一以撒代表基督的神性,公羊代表他的人性,后者为了洗清世人的罪,成了牺牲。我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完全接受这解释,因为基督的牺牲之有价值,乃因他的神性运行在他的人性里;然而,这奇妙的故事的确处处豫表着加略山的奥秘。

   亚伯拉罕的举动使我们对神为拯救世人所作的牺牲有了更具体的认识。以撒的顺服,他那躺在祭坛上,裸着脖子甘心受宰割的景象,使我们彷佛目击基督顺服以至于死。以撒的回生,有如从死地归来——按着他父亲献祭的计划,他已经被死亡笼罩三天了一一正豫表基督从约瑟的坟中复活。然而,事实比表样犹为惨烈。受苦的以撒确知父亲的同在;基督,却失去对父神之爱的知觉,感觉到自己被它舍弃。亚伯拉罕尽其所能减轻以撒的痛苦;基督却饱受兵丁卤莽的欺凌、文士和法利赛人严词的咒骂。以撒免了一死;基督却喝尽了死的苦杯。

   在他们离开山头之前,耶和华的使者再度对亚伯拉罕说话。向来,神只是应许;现在,他却起誓,既然他无法指着更大的,便指着自己起誓:「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创二十二16一18)。人啊!切勿认为这只是亚伯拉罕特有的经历。须知神以此为本,同样对待一切愿付代价顺服他的人。你耐心忍受试炼以后,将能获得应许。何时献上至极的祭,何时便能蒙受至极的福,使你的灵魂欢腾。神水流充沛的河,将溢出两岸,向你浇灌富足与恩典。的确,那为了神而敢把两脚踏在云雾中的人,没有什么事是神不会为他作的;当他把脚踏稳之后,往往发现脚下原来是磐石。

   凡相信的,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虽然我们是外邦人,与他之间且隔了许多世纪,却能继承他所赢得的祝福;若是跟从他的脚踪行,更要如此。只要我们求,就能有分于那福分。后裔的繁滋要藉着作工得果效获得实现。胜过仇敌的应许将使我们能随时胜过试探。当我们前往世界每个角落传讲救主为人代死的故事时,便要使地上万国因我们得福。

  从山上,亚伯拉罕遍览如山谷般伸展在眼前的未来世代,远远望见基督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约八56)。他心中充满新的亮光,脸上洋溢新的神采,一路向以撒诉说那临到自己魂间的异象;走着走着,又回到仆人等候的地方。「他们一同起身往别是巴去,亚伯拉罕就住在别是巴。」那异象所发的光芒照耀着他生活的周遭,使他生活中的一切平凡都变为神奇。每当从献祭的高峰回到现实生活的平野,我们也应该有同样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