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神容许苦难和恶行?

作者:李德尔

"神为什么容许苦难和罪恶存在?"这是我们当代最迫切的问题之一。这比科学和圣经问题都更迫切,这是一个沉痛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人无辜受苦?为什么有儿童生下来就瞎眼?为什么大有可为的生命刚冒出头来即又消逝?为什么要有战争,以致成千累万的人无辜被杀,儿童被烧灼致不能辨认其面目,许多人终生残废等等?

对这问题,传统的说法是:也许神是全能的,但不是全善的,所以他不阻止恶行;不然就是他是全善的,却无能阻止恶行,即是说他不是全能的。

一般人都倾向把苦难和恶行都归罪于神,将一切责任推给神。

没有简单的答案

这个深奥的问题不能轻描淡写,也不能用理想空谈来应付。我们不要忘记,神造亚当和夏娃的时候,他造的人是十全十美的。他们被造时不是恶的。亚当和夏娃是人,所以他们有能力顺服神,也可以不顺服神。如果他们顺服神,就永远不会有问题。他们将永远过一种和神交通,享受他及他所造之物的生活。这就是神造他们时所愿人过的生活。可是,事实上他们背叛了神--由那时直到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有分于那次的背叛。"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五12)请记住,应该对罪负责的是人,不是神。

可是许多人问:"神造我们,为什么不把我们造成不能犯罪的人?"他确实可以这样作,不过请记住,如果他真这样作,那我们就不再是人了,我们只是机器。你喜欢和一个电动洋娃娃结婚吗?每天早晨或晚上,你一拉绳子,他就对你甜甜地说:"我爱你。"可是谁要这样的配偶呢?因为,它也永远不能给你爱情。爱情是自发的。神可以把我们造成像机器人那样,不过我们就不能再称为人了。总之,他既然把我们造成像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就必须面对现实。

神可除去一切邪恶

耶利米提醒我们:"我们不致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是因他的怜悯,不致断绝。"(耶利米哀歌三22)时候将到,那时,神将把邪恶从这世界除去。魔鬼和它的一切工作,将伏在永恒审判之下。暂时,神永远不变的爱和恩典仍然广施,他仍然对每一个人敞开怜悯和饶恕的门。

如果神今天要除去恶行,他一定作得很彻底。可是我们所希望的是,要他除去战争,却不要接近我们。如果神要把恶行从宇宙中除去,他的行动一定是彻底的,一定连我们的谎话、个人的不洁、我们的缺乏爱心、我们的不行善事也要一并除去。假定神下令,今天半夜要将一切恶行从宇宙中除尽,我们当中谁过了午夜之后仍能存在呢?

神怎样对付邪恶

他所采取的行动是最能使人深刻印象的、最昂贵的、最有效的,那就是赐下他的儿子,为罪人死。这才使人能逃避势必临到的,神对罪及恶行的审判,也使人能藉着个人和主耶稣基督的关系,击破罪及恶行的权柄。对个人来说,解决恶的问题的最终答案,可以在耶稣基督舍己的死亡中获得。

要臆测恶的来源,那是永无止境的工夫。没有人能得到完全的答案。它是"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申命记二十九29)。

我们的问题部分是由于对"善"一词定义的有限,和我们将这个词汇应用于神的身上的方式不当所引起的。何休(HughE van Hopkins)说:

"弥约翰(John Stuart Mill)在其著名的论及自然的论文中,将有史以来思想家难解决的问题,清楚地指出,即:如果应用于一切被造物的法则乃是公平的,创造者是全能的,那么加在这世上的苦难或快乐的程度,应该完全依照该人所行的善或恶而定。一个人不比某人多作恶事,就不比那人多遭噩运。世界上将不再有横祸或幸运的事。每一个人的生活将像一个十全十美的道德故事那样,只是一出情节固定的戏剧。可是,无论宗教或哲学的狂信者把"善"解释得多么牵强、多么偏颇,连他们也不认为自然临到的一切遭遇,就是那位是善同时又是全能者的工作。"

"这个问题的发生,大部分是因为人相信善神必按个人所行的报答各人,全能的神一定可以实现这样的原则而毫无困难。可是,事实上,在现世的赏罚--即人所感受之哀乐--似乎是胡乱分配的,这使许多人要怀疑神的善和能力了。"

赏善罚恶的观念

可是,如果神完全按每一人所行的对待每一个人,他还是善良的吗?想一想,这会与你自己的生命有关。整个福音--旧约已经预先看到,到新约则像立体电视般完全显明--乃是说,在神的良善中,不只有公平,也包含爱、怜恤,和仁慈。我们每一个人应该何等的感激,因"他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天离地何等的高,他的慈爱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诗篇一O三10 至11)

对神的良善有前一段所述的观念,也是根据一种错误的假设而来的,就是快乐乃人生的至善,这里的快乐是指生活的舒适。然而,内心深处的真实快乐,远比短暂易逝的享受来得深刻。真正的快乐并不受苦难的影响。有时,按着他无限的智慧,神知道,只有让我们经过苦难,才能在我们的性格中成就一些事。不让我们受这种苦难,等于剥夺了我们更大的善。彼得下面的话,即指此而说:"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彼得前书五10)

弥先生的逻辑观念是神应该以"善有善报"的做法待我们,而这样的观念结果只会叫人归向印度教。印度教的"业报"认为今世的一切乃是前世作业的果。瞎眼、贫穷、饥饿、肉体上的畸形、作贱民,及其它社会上的痛苦,乃是前世所作恶业的今世报应。

那就是说,任何要减轻这些痛苦不幸的行为的想法,都是干涉了神的公平。这样的观念,乃是印度人向来不那么关心那些不幸者的一个原因。今天很多开明的印度人已经开始讨论,并且真正从事改革社会和促进社会进步的工作,可是他们还没有把这种新的观念和"业报"-- 印度人思想及生活的基础、古代的教训-- 调和。

然而,用业报的观念来解释苦难,确实既简洁又容易明白:受苦只是前世恶业今世的报应。

基督教岂不是也认为,受苦是从神而来的惩罚吗?

许多人心中认为,当然是的。一个受苦的人,开口发出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我犯了什么罪,竟受这样的惩罚?"他的朋友--有的说出来,有的没说出来--常常也有同样的看法。约伯记是处理受苦和恶行这问题的一个古老例子,在那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约伯的朋友的看法,也是这个残忍的假定。它只有使他已经难忍的痛苦更为加深而已。

新旧约的教训都明显地说,苦难可能是神的审判,可是苦难和其个人的恶行完全没有关系的例子也很多,罪因恶果这种机械式的假设不保证一定正确。

神一定不是天上一个感情丰富,对世人采取"孩子总是孩子"的态度的老公公。"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拉太书六7)这是对那些以自高自大的假定捏着神鼻子的人的一个严肃警告。米利暗因为毁谤摩西--她的兄弟、神所指派的领袖--的权威,神就惩罚她,使她长大麻疯。神取去了大卫和拔示巴所生的儿子,因为那是由淫乱所生的。

另外还有其它的例子可供引证。在新约,亚拿尼亚和撒非拉是一个令人惊骇的例子,他们因为说谎、欺骗、假冒为善,结果仆倒死亡。显然,受苦可能和罪有关系;可是可以清楚看出并不一定有关系。我们的主在这一个题目上亲自说的话很清楚。门徒显然拘守受苦乃直接报应的理论,有一天,他们看见一个生来是瞎眼的,他们想知道到底是他的罪或是他父母的罪,才使他瞎眼。耶稣清楚地说,两方面都没有责任,而"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翰福音九1至3)。

有人将彼拉多屠杀加利利人的事告诉耶稣,耶稣指出这些人并不比其他加利利人的罪多。西罗亚楼倒下压死的十八个人,并不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从这两宗事件,他说:"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十三1至3)

所以明显地,如果我们不加思索就假定,我们或其他人所受的苦,乃是神的审判,那我们就错了。再说,如何休先生所说的,从圣经的例子似乎可以清楚看出,一个人受苦正是他恶行应得的报应,那么对为受惩而受苦者而言,就永远不会有什么疑问了。

审判之先,必有警告

事实上,按整部圣经的奥妙真理所显示的,神的审判临到之前,必先有警告。旧约从头至尾,有神一再的劝导和审判的警告。只有在他的警告被顽梗地忽略和拒绝之后,他的审判才来到。下面这个例子,可看出神的话是何等的痛切,"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以西结书三十三11)

同样的主题仍在新约圣经中继续。我们的主为耶路撒冷哀哭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马太福音二十三37)还有哪幅描写神的爱和忍耐的图画比这幅更感人的吗?彼得也清楚地说:"主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三9)

有人问:"一个良善的神,怎能使人下地狱?"这时我们应该指出,在某种意义上,神并没有使一个人下地狱,乃是人使自己下地狱。神已经作成了一切必要的事,叫我们能得赦免、救赎、洁净,而使我们可以上天堂。这一切礼物已摆在那儿,只等我们去接受。如果我们拒绝,神别无选择,只有将我们所选择的给我们。对于一个不想去天堂的人来说,天堂乃是地狱。

虽然神的审判有时可以解释苦难,但还有一些其它的可能性必须考虑。如同我们早先已经看到,罪和死之进入宇宙,责任在于人。我们也不可以忘记,人的恶行必须对今日世界的不幸和苦难负一份很大的责任。一栋建筑物的结构中微不足道的那部分,有时会造成这建筑物在暴风雨中倒塌,结果就带来死伤。有几多生命是因醉酒驾车而丧亡的?欺诈、谎言、偷窃、自私,都是我们今日社会的特征,都使人尝到苦难的结果。可是我们不能为此责怪神。想一想这一切的不幸乃是由人的恶行而产生的--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苦难正是属于这类型的。

一个敌人的存在

不过人并不是单独地存在于这个星球上。藉着神的启示,我们知道还有一个敌人的存在。我们知道,它能适应各种不同场合,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出现。它可能以光明的天使出现,也可能以吼叫的狮子出现,这要因环境和它的目的而定。它的名字是撒但。神曾经准许它使约伯受苦。在稗子和好种的比喻中,耶稣解释破坏田主收成的"是仇敌作的"(马太福音十三28)。撒但以破坏神的创造、制造不幸与苦难为至大的快乐。神准许它具备有限的能力,可是它不能惹那些和神有密切交通的人,"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雅各书四7)所以我们可以放心。然而,撒但仍是今日世界一些疾病和苦难的原因。

要回答神为何让撒但有能力使人受苦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鲁滨逊飘流记》里鲁滨逊和他的仆人"星期五"的对答中学到一些东西。

星期五问:"你说神很有能力、很伟大;他是不是和魔鬼一样强、一样有力呢?"

"是的,是的," 鲁滨逊说:"星期五,神比魔鬼强多了。"

"可是,神如果和魔鬼一样强、一样有力,神为什么不杀死魔鬼,使它不能再作恶呢?"

"你也可以问,"鲁滨逊反问:"当我们作恶事冒犯神时,他为什么不杀死你我。"

神感受到我们的苦难

讨论到肉体或精神上的痛苦和苦难时,我们还要记住一件重要的事:神不是一个遥远的、高高在上的、不能测透的统治者。他并不是远远地离开他的子民和他们的苦难。他不只知道苦难,他也感受到苦难。我们所受的痛苦和苦难,没有不先经过他的心和他的手的。记住这点是好的,不管我们受的苦多大,神是更大的受苦者。先知以赛亚预言到基督的受苦,是给受苦者的安慰:"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以赛亚书五十三3)另一位作者提醒我们,"他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希伯来书二18)"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较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希伯来书四15)

恶行和苦难的问题是属于每一个世代的一个深刻问题。随着核弹的来临,这问题在我们的世代格外急切。这问题不容易回答,我们也没有肯定的答案。不过,还是有些线索可循的。

危险的礼物:自由意志

●第一,恶行是自由意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同腓力氏(J. B.Phillips)所说的:"恶行是自由意志的必然成分"。"恶行是天生依附着自由意志这带有冒险性的礼物。神原可以把我们造得像机械,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宝贵的自由选择就要被剥夺了,而我们就不再是人了。运用自由选择的能力选择恶--就是我们所谓之人的"堕落"--乃是世界上恶行和受苦的根本理由。这是人的责任,不是神的。他可以阻止它,不过,这样的话,他必须毁灭世上所有的人。值得注意的是,基督教真正的最重要之处,不是以人的力量去选择,而是使产生一种愿意选择善的意志"。除非宇宙是毫无意义的,否则每一个人的行动都会影响他人。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个孤岛。如果不这样做,就像每下一步棋后都改变下棋的规则一样,生命会变得没有意义。

●第二,世界上许多苦难,乃是直接因为人的决意行恶而产生的。最明显的是,银行劫匪拦路抢劫杀人。有时就不是这么明显而直接了,例如,当一个政府或商业机关作了某个不太光明的决定,也许造成许多人被剥夺而受苦难,而那些作决策的人仍不知道。甚至有些自然灾害,有时也应归罪于人,因他们不听这些灾害的警报。

●第三,有些-- 并不是所有的--苦难乃是神所允许的,作为审判或惩罚的。我们必须常常加以考虑这个可能性。神允许这样的苦难,往往是为了恢复和陶冶人的性格,而那些受苦的人,通常知道他们为什么受苦。

●第四,神有一个永远无法讲和的敌人--撒但。虽然它已经在十字架上被打败,但在最后审判之前,它仍可以自由地行它的恶事。在这世界上,恶的势力比人自己更强,从神的启示和个人的经验都可以清楚知道这点。

●第五,神自己是个大受苦者,他付出了无限的代价,以他的儿子为礼物,完全解决了恶的问题。结果,当我们相信主耶稣基督,恶的永远结果就永远除掉了。当圣灵在我们里面建立基督的形象,我们的罪就得到赦免,而我们接受了新生命和选择善的能力。

信心的最大试验

对于今日的基督徒,或者其信仰最大的试验是,相信神是善的。有许多地方若单独来看,可能得到相反的看法。汉堡的提赫穆特(HelmutThielecke)指出,纤维放在放大镜之下,其中间部分清晰,而边缘部分则模糊不清,可是由于我们可以看清中间部分,所以也可以清楚地看出边缘部分。他说,生命就像纤维,有许多边缘部分都不清晰,有许多事件和环境我们都不知道,可是由于我们看清了中间部分--基督的十字架-我们也就可以解释这些边缘部分。我们不是凭着零零碎碎的资料来猜测神是善的。他曾经清楚地启示他的性格,并戏剧化地在十字架上向我们显明。"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结我们么。"(罗马书八32)

神向来没有要我们去了解;我们只须相信他,就像我们要我们的儿女相信我们的爱一样,虽然有时我们带他们去看医生,他们不了解也不知感激。

当我们了解到我们还看不见整幅图画,这时我们就有平安。

所以我们可以平静安心,并且喜乐地断言:"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马书八28)

有时,判断一件事是祸是福,不在乎苦难本身,而在乎我们的反应。同样的阳光可以熔化奶油,也可以晒干泥巴。

藉着神的恩典,我们可以透过对神的爱的信心,看到生命的一切,这时,我们能够坚定地,和哈巴谷同样说:"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哈巴谷书三17至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