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与文化:“对话”还是“护教”?

作者:林慈信
 
从事福音事工一段日子的弟兄姊妹都知道,今天最受欢迎的传福音方法,就是迎合人心中感受到的需要(meeting felt needs)。基督教书局中摆满了「十二步骤」,「自助」,「心理治疗」,「人际关系」等书籍,而直接传福音则被认为「行不通」。(当然,直接传福音之同工们有时也需在技巧上作些修正、改良。)今天北美基督教人士参与社会、政治行动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不过社会及政治被福音化了多少?我们愿与不同文化,信仰的人士进行「对话」,但这些对话包含了多少传福音的成分?我们看见华人教会在社区服务事工已踏出第一步,这是可喜的现象;但在教导、栽培事工上我们成熟吗?(马太福音28:19-20)保罗在哥林多後书10:4-5吩咐我们,要把世人各种虚妄的思维方式夺过来,叫他们相信,顺服主基督!

今天在宣教,福音与文化圈子中、我们常听到「对话」的呼声。基督徒要从事「对话」,意思是:要与持其他宗教信仰的人士一同「寻求真理」。其中的假设是:我们与他们一样,还未找到真理,仍在探索中。听起来十分谦卑,基督徒看来很有受教之心。不过,弟兄姊妹这并不合乎圣经的教导!一九七四年洛桑大会发表了「洛桑信约」,司徒德牧师在其《洛桑信仰注释》中指出:基督徒对话的真义是:「聆听以致了解」(Listen in order to understand)。

基督徒要有敏锐的心、忍耐、真诚地去聆听对方的信念。基督徒应有愿意了解对方信念的心,而这试图了解的心必需是诚恳的、真挚的。这种「聆听」及「了解」的目的是要把主耶稣基督介绍给对方,而不是为聆听而聆听,为了解而了解!後者并不荣耀神,并不能领人到主面前!

向华人教会呼吁:重新拾起护教天职

在传福音过程中,把基督徒身份抛掉,摇身一变成为「真理的寻索者」,是不必不智之举。弟兄姊妹,我们并不是「还在探索真理者」!是的,我们必需承认基督教教会在过去一千八百年中,曾披上西方文化的外衣(不过不要忘记,耶稣、彼得、保罗、约翰都是亚洲人?)。我们也必需在传福音过程中,认清我们对象的文化背景及思维方式。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常识。不过,今天信徒们不能再停留在一种中性的「对话」所带来的混淆中。今天信徒所需要的,是一套清晰,合乎圣经,洞悉当代知识分子思想的「圣经护教学」!从事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事工者,尤需真理护教之装备。

护教学究竟是什麽?英文「护教」(Apologetics)一词,容易令人联想到「道歉」(Apologize)。这并不是护教学的真义。保罗严肃地宣告:「我不以福音为耻!」(罗马书1:16-17)。

福音乃是神的大能;而护教乃是为真理作出辩护。护教在希腊原文中(Apologia) ,是「辩护」(Defense)的意思。

护教学的任务:箴言26章的模式

护教的工作分两方面:第一,要宣讲神所启示的真理;第二,要揭露世人思想中一切抢夺神的荣耀,以人为宇宙中心的虚妄意念。箴言26:4-5为护教工作作出一个简单扼要的定义:「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恐怕你与他一样。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免得他自以为有智慧。」首先,我们不能与那些不承认神,不相信神的人同出一辙。我们必需向他们宣讲耶稣基督的福音。另一方面,我们同时也「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语回答他。」意思是:我们要帮助他揭露他思想信念的立足点,叫他看见他自己是用什麽虚妄的论据来支持他否认创造宇宙的神。在□教过程中所揭露的非信徒「立足点」和「论据」,就是哥林多後书10:4-5所指的「虚妄」。

护教学不照愚昧人的愚妄而作答,传福音时要用真理向世人挑战。同时护教学也要照愚昧人的愚昧作答,揭露非基督徒一切思想、信仰的立足点。使徒彼得劝我们先把自己交托与主耶稣,然後当有人问及我们心中盼望的缘由时以敬虔,温柔的态度作答(彼得前书3:15-16)。

护教学的基础:圣经教义

真正忠於圣经的护教学,是不能假装以「中立」的态度与非基督徒「对话」的。这种「中立」的做法,有如与友人从北部南下,从纽约往佛罗里达州,然後在中途劝告他要悔改回转,易途北上。护教者应有温柔及勇敢的心,宣讲神是我们生命、气息、信仰、真理的来源!今天华人教会需回到圣经、重新认识神的属性、神的启示,及神真理在人心中运作的过程。(请参阅巴刻,《认识神》;刘逾瀚译,《全权之神》;及Pratt, Every Thought Captive等书)。

亲爱的弟兄姊妹,身为基督徒,你究竟信些什麽真理?你对神的属性(神是什麽?)持有那些信念?在你心中,神是否永恒、无限、全能及不变的主宰?抑或神如Clark Pinnock在The Openness of God一书所描迷的,只不过是与我们同行的友伴,当我们惊奇时神也惊奇?你可曾察觉到,今天九十年代的神学家正在更改正统信仰对神的观念?基督徒啊,醒过来吧!(参阅《今日基督教》一九九六年一月号。)
 

与此同时,中西文化界中已有不少人士不再承认宇宙中有真理、真理是存在的、是可知的。基督徒抱一片好意,关怀当代心灵破碎的人群,传福音时把理性、认知、真理抛在脑後,只从感性层面提出一个「个人」的,与耶稣基督的「关系」。结果西方社会把基督教视为「个人信仰」,进而限制信仰自由,甚此迫害基督徒!而教会与基督徒已陷入一种「文盲」状态,对神的性格,神的属性,神永恒的旨意,神在历史中的计划,神圣洁的律法及道德标准,神大能救赎的奇工,都差不多一无所知!教会中的年青人也普遍缺乏伦理观念,已开始不相信宇宙中有绝对的道德标准了!(参阅《慕迪杂志》一九九六年一月号)。

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向基督教的挑战

你若曾向中国知识分子传福音,就知道在他们思想里,对基督教有一大堆的问题。我们有否充分装备自己,预备好回答他们?基督徒若只凭一套「铁证待判」来作答是不是够的。基督徒在护教上的装备,除了具有一些科学常识(如进化论中一些漏洞、着名科学家之基督教信仰等)外,还需要在下列叁方面进修:
 

(一)圣经教义及正统系统神学(我们究竟信什麽?)

(二)基督教教会在西方二千年的发展史(有助基督徒在信仰、宗派上寻根,也有助回答非信徒对基督教在历史上的一些丑闻的质问)。

(叁)基督教在过去及现在社会,文化中乃一种「制度」(Institution),而这「制度」(或作「团体」)在现今及将来发展的方向为何?(这也是中国知识分子十分关注的问题)。

第二、第叁点尤令基督徒困惑,我们不习惯从历史、社会制度的观点看基督教教会。我们不是常说,「基督教不是人为的组织,而是生命,是神与人的关系」吗?不过,若不正视神学及教会历史,则较难自我装备,提供中国知识分子心中渴慕知道的答案。

几个月前,我曾探望二十位在北美研究宗教,文化及神学的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且看他们研究、阅读、讨论中所关注的课题:

※《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一九九叁年夏曾刊登亨廷顿教授的《文明与文明间的冲突》一文,在国方已引起多方面的讨论;基督徒有何回应?
 
※在经济迅速发展的中国知识分子纷纷「下海」从商,否则成为「边缘人物」。基督徒关心吗?基督教如何看待从商、致富及个人事业上的野心?
 
※今天中国存有叁种危机,生存的危机(如何谋生),信仰危机及意义危机(人生有何意义?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在未来的中国,基督教仍会被视为洋教(西方人的宗教)吗?中国人有可能看见一个中国的基督教吗?(农村教会能否被视为「中国人的教会」?)

※基督徒及其他有心人士,如何能深入进到偏僻的农村?

※基督教能救中国吗?所谓「拯救」是什麽意思?我们所指的「中国」又是指什麽?是中国大陆?中国政府?抑或中国文化(或「文化中国」)?

※基督教如何看待今天在中国农村兴起的「泛宗教」运动?民间宗教中有将道教、佛教、民间宗教及其他信仰(包括基督教)混合起来的,这是否意味十九世纪「太平天国」运动的重演?

※基督徒是否认识到二十世纪初期基督教信仰对中国现代文学的影响(如冰心、许地山、周作人、林语堂、宝广林、老舍等)?而目前国内正有一系列的文章讨论这历史关系?

※基督教在中国曾建立的十多间大学,正成为多位学者历史研究的题目。在这研究及讨论过程中,基督徒在哪里?

提出这些课题的北美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不过在反映出当今国内知识分子研究的潮流。这些在北美深造的中国学者,他们个人本科的研究范围包括下列专题:

※後冷战时期第叁世界国家的国家主义。 ※伊斯兰教(回教)与国家主义之间的关系。
 
※十七世纪北美洲新英格兰区(清教徒)的公理会教会及神学。

※临床心理学与神学。 ※《基督教辞典》在中国的出版。

※十九世纪美国的「现代神学」(自由派神学)趋向(Modernist Impulse)。
 

向护教者呼吁:深层觉醒北美华人教会在布道、施洗及接收新会友方面,似乎正在有效地从事中国大陆学者福音事工。不过前门大开,後门也大开。若要深入了解当代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和他们所关注的课题,北美华人教会必需在叁方面经历彻底的醒悟:

一.我们所信的,我们知道吗?我们的信念合乎圣经吗?我们能扼要,清晰地向中国知识分子讲述、诠释基督教信仰的内容吗?

二.我们有否觉悟到,当中国知识分子与西方文化初步接触时,他们所看见,所认识的基督教,并非「个人与神的关系」,而是一个富有二千年在西方发展历史的「社会制度」(或团体)?基督徒不能再视教会历史而不理了;圣灵默示新约圣经之後,二千年来不断光照教会明白真理,教会在圣灵光照下注释(或曲解)神的话,教会顺服(或不顺服)主的大使命,这漫长的历史,已成为我们基督徒的属灵遗产,这是不变的事实。我们若要在信仰上扎根,在福音事上成长,必需研究教会史!我们在护教工作上究竟是为哪些事「辩护」?是为(西方)教会及基督教「文化」辩护吗?抑成是为神及他启示的真理辩护?若是後者,则需对真理(正统神学)及文化(教会历史)之间之异同及相互关系,有正确的认识。

叁.我们还需关注中国知识分子所关注的课题。当我们发现他们阅读的书籍比我们多(几倍?几十倍?),思想的范围,方法及深度都往往走在我们前头时,让我们摒弃属灵的驼鸟政策,急起直追,迎头赶上,在真理教义、护教、历史文化上好好地下工夫,作神无愧的工人,为数百万的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分解真道(提摩太後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