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父母、为人师表

作者:唐崇荣
用途:讲章

第一章 下一代

儿童的生命是有价值的

圣经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常存。”当我们年青的时候,常常以为我们有无限的前途;当我们年老的时候,发现我们只剩下最后的一堆泥土。人类的将来不是决定於大人,人类的将来决定於儿童和下一代。今天的儿童素质如果是很低劣的,那我们很难对未来抱一个很乐观的盼望。所以对儿女的教育,应当在人类生命中、观念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两千四百年以前,苏格拉底曾经讲过一句话:“雅典人啊!你们刮尽希腊土地中每一寸黄金,却失去你们的儿单有甚么意义呢?”这句话和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基督所说的:“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呢?”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基督的讲论里,直接提到个人灵魂的价值;而在苏格拉底的警告里,却提出了一个后代在整个社会和人类未来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今天,我们思想儿童生命价值观的建立,我作为一个年长的人,无论我所教导的是我自己的儿女,或者是上帝托给我的别人的儿女,我应当用哪一种价值观去看待这些幼小的生命?价值观的建立,是我们能殷勤、我们能尽责、我们能付代价去做一件事的原因,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尽他的力量去做一件他认为没有多大价值的事情。为这个缘故,对儿童生命价值的肯定,是每一个教员最基本、最不可或缺的观念。这个价值观遗失了以后,你一切的工作在教育上都变成机械化,或者应付一种没有责任感的责任,没在心灵动力的一种机械行动而已。所以价值观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在历史中所有最伟大的人物,有一件不能被忽略的事,就是他们都曾经在很幼小的生命中间受过那超物质的伟大的震撼。这种超过物质、超过利害关系的是非、真理和生命力的震撼,使他们建立了一种有形世界不能清楚看出的生命和心灵的力量。这些从幼小的生命受了震撼而发展出来的人格,正是整个人类社会里面能够成功不可减少的一个因素。所以,儿童的生命本身是很有价值的。虽然儿童是幼小的,虽然他们在社会中常被称为小鬼,是没有甚么重要性的小孩子,但那决定人类未来的--最大的社会因素,就在这些儿童的心里。孩子们是重要的吗?是的!那些影响世界历史最伟大的心灵和人格,他们的过去,都不过是小小的小孩子;那些曾经杀人不眨眼、杀人魔王像希特勒等等的政治大囚犯、政治的大罪人,过去也不过是个很小的孩子。所以,对儿童的重视可以看出个人的智慧高到甚么地步。当一个国家不看重儿童的时候,这个国家可能就是一个正在走自杀道路的国家。当一个政府不看重儿童的时候,政府正在自我麻醉,过一个很愚昧的生活。当做父母的不看重自己的儿女时,他根本就是正在轻看、污辱他自己。

古希腊对儿童的看法:体力或智力

古代的希腊对待婴孩有两种不同的态度,这两种态度都可以说是出於同样的出发点,就是认为儿童是我们整个社会的延续,是人类生命的传递,代代不息。所以应当看重他,但却从不同的角度去决定他们的看重标准。这两个不同的看法,也就决定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结果:一种是斯巴达人的思想,另外一种是雅典人的思想。斯巴达人认为:如果下一代不行,整个民族就不行;如果下一代很健壮,这个民族就很有前途。但是,他们对下一代的素质要求,却被捆锁在物质身体的标准里面。所以,他们就做了一件非常惊天动地、令人遗憾的事情,就是把生出来的婴孩用尺寸量,凡是差不多等於现在六十五公分以下的孩子就杀死。如果这个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是长的:在两尺以上的,那么这个婴孩就是民族的前途,是民族的盼望。所以两尺以上的婴孩就留他一条活命,两尺以下的婴孩就马上把他杀死。这样,斯巴达人对体育、对体格、对我们身体的健壮因素,怎样对社会的前途有帮助的观念是非常非常肯定。这不是一个很看重儿童的社会观念吗?但是,就在同样的时代中间,我们看见另外一种尺寸、另外一种标准来衡量怎样看待儿童的价值。那是雅典人的观念:雅典人不是从体格这方面来看,他们是从智力的发展来看儿童生命应当怎样培养起来,所以他们对比较弱小的儿童,不是杀害,而是容纳他。他们宽容这些弱小儿童的存在,却在他们以后的曰子中,给予灌输智慧的训练;在他们长大的时候训练的是思想、智慧的爱好和灵巧的心灵方面,这使雅典成为一个非常有文化的高度文明的国家。雅典是一个城市国,正像斯巴达也是一个城市国。在他们发生战事的时候,事实证明斯巴达国被雅典国消灭。因为他们高大非常魁梧的体魄之上的头脑里缺乏一些东西。当计谋需要应用的时候,当要用智慧来反抗这些战争策略的时候,没有办法应付。所以高大的体格,不决定一个国家的前途;健康的身体也不决定社会的前途。如果人的体格占有最重要的因素的话,那么人类早就被大象、水牛把我们捉去做毗们的奴仆了。人无论是眼睛、耳朵、牙齿、手、脚都不能与四周野兽和动物比较。从我们的生存条件来看,唯一能胜过毗们的是我们的智力。所以智力的重要性,应当被放在体力的重要性之上。

教导儿童的责任

对儿童的看重也是如此,你不能只看重他的身体健康。一个不聪明的人为人父母,他一天到晚只关心孩子有没有生病,而不大注意他的心灵到底有怎样的伤害,他心理有甚么不健康的现象,他的思想有怎样的偏差,他不管。只要三餐注意吃,按时间睡觉起来,做父母的就可以满意了。这样的人并不是好好的教养儿女,而是在培养一个很健壮的机器而已。一对不许可儿童受折磨、受磨练的父母,并不是在爱他们的儿女;他们正在修剪、建造一朵很漂亮、却是没有根的瓶中之花。所以作为教员的、作为父母的,我们要把重点分开的时候,每一个人要以很重的责任感重新调整我们对下一代应当有正确的看法。如果差误继续下去,受亏损的不是别人,而是在我们手下的儿女,结果受审判的是正在教养他们的父母。圣经说:“教导是一个责任。”圣经再说:“教导是一个要受审判的责任,”所以雅各书三章一节说:“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如果你把孩子们教坏了,不单是他们受损,连你自己都要在神面前负责,受神的审判。教导的错误、教导观念的错误、教导的价值观建立起来的错误,都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为人师表、为人父母,就不可以轻率为之。然而这不是说要你们因吓而退,从今以后对孩子说:我辞职了,我不做你母亲了,因为我不敢教你了。乃是要你积极的好好修剪自己、检讨自己、重建自己,使你以后的曰子,比以前的曰子更懂得按真理站在教导者的身份上。


错误教导的危害

教导错误带来的危害太大了,我们怎么了解这件事呢?我可以用一个很简单的比喻:有一次,从西伯利亚东部有一列火车要开到苏联(编按:指前苏联)的莫斯科去。这条漫长非凡的铁路,需要几天几夜的时间才能开到,而且这是一列比较穷的人所坐的车,所以这个车厢又长、速度又慢、停的次数又多。有一个很穷的老人家,七、八十岁了,离开她在热拿河附近的家乡很久,在这个冬天,她抽出一些时间回乡探亲,她非常欢喜快乐。但是这个年老的妇人,很怕火车过了站,她没有下车,就会被带到很远的地方去,而这个老人家没有钱可以坐另外一列车回来,所以她很怕中途打盹,失去下车的机会。她就特别嘱咐他隔壁的人说:“年青人啊!请你不要忘记到那车站的时候提醒我,好让我可以下车,才不误时,也不误事。”这个年轻人满口答应。这样两个人在车厢同坐的地方,一直向西行了。等这个年轻人算一算大概还有几站就可以到这个老太婆所要到的地方时候,他就很注意的在那里看,到底到了没有,等到剩下一站的时候他知道就快要到了。不久这列车要停下来了,在深夜大雪冷得不得了的冬天,他看著车停了,就快快叫醒这个老人家:“这里应该就是了,你下去吧。”这个老人家就快快的把手提行李提起走下火车。下去以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火车就向前再走了。再走过了二、三十分钟以后,到了一个车站,这年轻人一看那个站名,才是那个老太婆应当下车的地方,他吓了一跳,他想:“糟了,那个老太婆下到哪里去呢?”原来这列火车有一点毛病曾经停了一下,这个人以为就是那一站了,就把老太婆请下车,而那个时候正是零下几十度,很可怕的严寒之冬,他怎样懊悔也没有办法挽回这个可怕的事实了,因为那老太婆在这严寒之冬天一定死在雪里面。许多时候,我们对别人的指导、我们对别人的教训,我们做父母的指点、做老师的引导,因为自己有观念的偏差、因为自己有不够负责任的教导,我们就断送儿童的生命。所以一方面我们看见儿童是重要的,教导儿童是神圣的;另一方面我们应当警惕自己教错的责任是太大的。但是,话虽然这么说,千千万万的儿童,就在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之下被带大起来;千千万万的学童,就在那些不负责制的老师之下被误导。等到他们的体力强过你、他们的青春已经长成、他们有足够的自由的时候,你发现错误教导的结果,就是用他们所有的自由、他们过剩的青春活力、他们健壮的身体的力量,去做败坏人类社会行为的那些工作。那时你怎样能逃避责任呢?

有许多的父母在年老的时候,只懂得责怪儿女不孝顺他,他们把孝顺父母当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没有丝毫懊悔自己没有好好教导儿女,或者错误教导他们,以致产生今天的果效。所以,如果你不满意今天,你不要怪责别人,你应当回想自己过去撒了什么种子。如果你盼望更好的明天,不是睡在被窝里做梦,盼望有神仙的力量给你成就,要今天开始苦心耕耘好好撒种,没有别一条路可以使我们以捷径达到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这种懒惰人的生活方式。

教育是人格对人格的影响

教导儿女,教育人类应当是最伟大的事业,应当被称赞、被羡慕、被尊重的事业。所以中国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十年树木意思就是说,你要种一棵树,需要十年的时间;但,你教一个人成才,成为一个有人格的人,可能你需要花上百年的功夫。所以,人比树更要紧,人是比树更艰难建立起来的。种树的人知道多大的心血才有果效;教育工作者更应当有这样的醒悟,而且只能有过,而不能不及。新加坡政府对无故砍下一棵树的人,一定要追问、一定要审判、一定要把这个当作应当刑罚的一个行动。但是,把一棵树砍下去的过错与罪恶,远远不如把一个有潜在能的大好儿童,进入青年阶段的生命,随便摧残、随便践踏。所以我们应当很严肃的看待教养儿女的问题。我们的儿女、我们的学生,是神给我们的特权,可以在他们的生命施行真理教导的场所,所以我们的儿女、我们的儿童、我们的学生,是神所给我们的产业;一方面让我们透过我们真理的教导被建立起来,另一方面给我们机会,使我们兑现我们为人当尽的责任,这个责任和这个特权是我们应当看重的。前不久,我在一个基督教的地方讲道,差不多最后一天,有六万五千人来听道。在一个大学里,我讲到关于全球化的运动和基督教信仰、及基督徒的身份,在这个变化无常的社会趋势中,我们当如何为主作见证。讲完的时候,有一个学生问了一个问题,他说:“我们这里有一些老师,你不来送他礼物,他是不会让你毕业的。请问你的看法如何?”我无名火三丈升,口中一面念那个问题,心里面鄙视的火一面在燃烧。我忽然发问:“这个老师在不在这里?”吓得全场看来看去。我说:“如果这个老师在这里,我告诉你,你犯了一个很大的罪。所以,如果有这样的一个老师,我奉主的名叫你悔改。如果校长也在这里,我吩咐你快快把他开除掉。如果校长也是这样的人,请你快快自杀,吊颈自杀算了。”我认为我们不能美其名自称是基督徒,而不尽教育工作者应当尽的真理的责任。我们应当很谨慎,我们每一个举动无形中都在教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教育不等于是知识的传递、教育不等于是言语中的内容,教育是整个人格对人格的影响,加上这人格的丰盛怎样传到另外一个人格的潜在力里面,这叫教育。(Education is an influence of a personality on another personailty.It is not just the impartation of your knowledge,content or words.That is not education.)所以,教育是很神圣的。如果你的举动、你的言语、你的态度、你的思想、你这整个做人的互助(Interaction)——人与人之间的交互相助的关系——能够在教育中起一定的作用的话,那么你的言语很容易可以打动人的心。因为人在长久的生活经验中间,慢慢会学会一件事情,就是他的耳朵就向谁打开来,向谁关起来。如果他注意你的生活,他受你的举动、受你的言语、受你为人的态度深深感动的话,那么他的耳朵就向你打开来。你对他讲话的时候,就可以事半功倍。相反,如果他在你的言语、行动、生活、习惯、态度、为人的事情上让他感觉到很不耻的,让他感觉到是不当学习的,你用多少的言语讲话,你的言语如同风一样吹过他的耳朵,如同鸣的锣、响的钹,徒有其声没有其力,你只做了一件事倍功半的工作。所以教员在自己做人的事情上应当检讨自己。

第二章 儿 童 的 生 命

孩子是上帝的恩典

先对父母讲几句话。你的孩子在你家中的存在是什么意思呢?是你把他生出来,或者上帝把他生进你家里来?如果你说是我把他生出来的,那么你就是他的源头,你好像他的上帝一样。如果是上帝把他赐给你,那么上帝是他的源头,你是蒙受恩典的人。这两种态度很不一样。所以,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因著神与人之间的关系建立差异就影响对恩典的知识和恩典的看法。对恩典神学的觉悟是很重要的,因为这觉悟使你做人的基本态度一定不一样。我们中国人说:我把一个人生出来,没有我他就出不来,只是我把他生出来。但英国人这么讲:A baby is born into my family(一个孩子被生到我家里来了),他被生到我家里来,不是我里面把他生出来,如果是我里面把他生出来的话,这个孩子的源头在我里面,我就是他的源头,这是单从身体来看。但,如果一个孩子是神赐给我的,把他生在我家里面来的话,我就有双重的责任:第一个责任是这是神给我的产业,神把这个特权给我,我应当好好使用;第二,这个孩子的本身,我应当用真理教导他,使他长大。那么,是不是说东方的文化就不能好好用真理教导儿女?不是的,东方人也懂得怎样好好教孩子。从联合国的统计来看,有许多用比较东方古老法教孩子的家庭,比较少产生社会问题少年;相反的那些西方太过让孩子自由的国家呢,他们却产生了许许多多令社会头痛的问题少年。所以在这里不在贬低东方、褒扬西方,在这里要看的是无论东方、西方,当你真正明白到神的恩典的时候,你对教导方针就有不同的看法。我们看孩子是神所赐的产业。

人或孩子?

第二个问题,你到底生一个人,那个人在你家里叫做孩子,或者你是生一个孩子,那么孩子有一点像你,所以叫做人?这两种看法是不一样的。到底你是生人还是生孩子?你说孩子就是人,人就是孩子,还要答什么?我生的人就是孩子,我生的孩子就是人。你到底是生出一个人,那个人因为在你家所以你叫他孩子,在别人家是别人的孩子;或者你生一个孩子,有一点像我,这个叫做人。到底那一种?是生孩子呢?或者生人?这个观念使到你看他时有决定性的因素。就是说,你把他看作一个人,或者是把他看作孩子?如果你永远把他看作一个孩子的话,这个孩子在你面前就很难长大了。你懂不懂?我们这些人有时有一点不大喜欢那些老人家永远把我们当作小孩子。但是就是这种人,大的时候、老的时候就把别人当作永远是他的孩子。如果你把一个人当作是人,那么你对他的教育法一定不一样;你把一个人当作你的孩子,你对他的教育法永远是把他当作孩子来看待。所以,视他为人,或者是看他为孩子?相当影响你用什么办法来教导他。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很注意这些原则,但有一些话我那时不大敢讲,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年龄还不够资格来支持我要讲的话。现在我越来越大胆了。因为我的孩子有的就像你这么大了,我的学生有的现在已经七、八十岁;我教了几十年的书,我十七岁的时候就教过六十岁的人,我现在还要客气什么呢?你现在教的孩子、教的学生,你是把他当作人来教,或者把他当作孩子来看待?

日本曾经有一个相当轰动世界的首相,叫做田中角荣(Mr Tanaka)。这个人上台的时候是非常非常荣耀,下台的时候觉得非常非常羞辱。他上政治舞台的时候,可以说相当年轻有为,使人另眼相看,这样年轻的人可以做日本的首相。当他下台的时候,却是因为他舞弊而含羞下台。当他上台的那一天,有一个记者去问他妈妈说:搣伯母,你的孩子做了首相,你有何感想呢?攠你知道他老人家怎么回答:搣那个小孩子哪里会做事?攠人家选他做首相了,他的妈妈还说那个小孩子哪里会做事?不幸言中,真的不大会做事!老人家一方面把孩子永远当作孩子来看,妨碍孩子心理的成长,但是如果这个孩子没有看到自己成长过程应当成熟、严肃的面向将来的话,那么他很可能一生一世就是一个孩子。这些事令我们思想,到底我们教导的时候,是把他当作人呢,或者把他当作孩子来看待?把他当作孩子来看待,你永远好像不让他有成长的机会一样;你把他当作人来看待,很多时候你缺乏父母的恩情在他的身上。所以这方面怎样调和?为人父母的、为人师表的,你做老师、对待儿童的时候,你要有师之尊、父母之爱。做父母的在你的儿女面前,要有父母之心、有师长的严格、纪律、原则来处理事情。所以这些调和是非常要紧的。

儿童的生命:良心的导师

圣经让我们看见孩童的动作是清洁、是正直、都显明他的本性。这一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儿童们虽然从亚当的代表性来看,已经染上了原罪,但是,他们自己有一些非常清洁、正直的性质是大人应当注意到的。一个跟孩子在一起的人、一个常常做教员的人,他的心比常常做生意的人会更清洁。一个天天跟儿童在一起的人,他的心地要比那些在社会中间明争暗斗、勾心斗角的人更加单纯。为什么呢?因为儿童在良心和道德上是大人的老师。虽然在职份上你做他的老师,在良心功用上他是你的老师。小孩子的单纯、他的动作、他的清洁,其实就是一面人性的镜子,反照出社会的毛病、反照出成人的诡诈、反照出我们的阴暗,让我们知道我们应当向孩童学习些什么?孩子们是我们良心正常功用的启发者、孩子们是道德良知的反照者、孩子们是社会黑暗的一个控告者。孩子们的心很清洁的、孩子们的行为是从正直的动机产生出来,他们没有诡诈。所以你常常听见说,小孩子哪里有假病,越小的孩子越没有假病。他的病一好,马上像猴子一样跳来跳去。当他真的病的时候,他不能跳的时候,他根本不是装假。如果一个很小的孩子,已经会装假的话,那这个人以后只能做电影名星,没有别的用处。你对一个孩子说:“看看谁叩门。攠孩子回来说:“是某某人。攠“糟了,那个人是要来借钱的。攠所以你对孩子说:“快快告诉他,爸爸不在!攠这个孩子跑出去:“爸爸说他不在!攠他照你的话说,很乖!你平常要他听话,就是这一次你不要他听话,你要他听一半,不要他听另外一半。所以这孩子到外面说:“爸爸说他不在!攠回来还给你打了一顿。“你为什么告诉他我不在!攠“你告诉我,去告诉他的啊!攠“我告诉你:告诉他,我不在,为什么你告诉他,爸爸说他不在?攠他搞不清.他莫名其妙.做什么?为什么大人把真理分成两部份?一部份是可以公开的,一部份是要隐藏起来的。所以他慢慢学会了,原来这个叫做做人。

教育就这样教坏孩子!孩子的清洁、正直、良善,实实在在是我们每一个人道德的借镜、是社会黑暗的控告者、是天良的启发者、是我们回想到良善的本质的提醒者。这是儿童的生命宝贵的地方。

儿童的生命:可塑性

儿童的生命不但是这样清洁、这样的单纯、儿童的生命也是非常可塑造的。他们在柔软、随应的方面、度量是大得不得了的。我们看我们的孩子们、我们的学生们,他们虽然多么调皮,在可能受影响之下,他们是能改变的。就是因为可能改变,每一个作教师的都应该乐观,站在教育工作者的地位上,如果儿童是不能改变的,那么你就不必要花这么大的心血去做教育工作。把十个最坏的孩子交给你,和把一个绝对不改的老人家交给你,你会感觉到,与孩子相处气死了,也是气得快乐的才死!因为他们的生命是可塑性的、他们的生命是可以被你雕塑的。这个容易雕塑,不等于他们没有价值。

在雕刻工作上,越难刻的木头是越硬的,而越硬的木头刻成功的艺术品越贵。但是,不能把儿童看作就是一个很好的雕刻、非常疏、非常弱的木头,因为你雕好以后,他们慢慢硬的时候,就硬得很像样了。他们在可塑的时期你怎样雕塑他?等他真正成形时,他自己会慢慢变硬的,而且硬得很像样、硬得好啊。所以,对儿童下功夫、付代价的人,是很有价值的。你在儿童的身上用多少的心血都不会白费,你真正善良、智慧的教导,耐心、努力的教导,要使你年老的时候看见,你所种的是痛苦眼泪的果子、种子。而你所收的,是令你永远欢呼、喜乐永不后悔的果子。那个时候你的眼泪自动被擦干。

以前在我们的神学院里面,有一只母鸡,这只母鸡是天生、是后生残废?我没有办法查考。因为把毗买来的时候已经就是那样了。这只母鸡的脚一只是折断了,不能踏地的,常常就是一只脚站著,而靠著一只脚也能睡觉,睡得很平衡。所以有时候看一些动物学得太多的功课!你试试看一只脚这样睡看看,怎么可能?毗打瞌睡的时候,它这只脚根本不能踏地,就是这样睡。后来毗孵出了大概六、七只小鸡。这只大母鸡,毗就带著这些小鸡走,但是那些小鸡没有学毗那样走。因为毗们有毗们自然的、天然的本性。这一只母鸡呢,有一天带小鸡走到一些正在铺地砖的那些潮湿的水泥上面,忽然间这只母鸡跳上去,用毗的独脚打了一个印。我们想不行了,如果让毗在那边走来走去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所以快快把毗赶走了,毗带走带飞的离开,毗的小鸡也跟毗走了。那么这个水泥上就留下很深的独脚的印,比平常的鸡要深两倍!因为平常的鸡是重量平分。毗却所有重量独担,所以不把水泥再铺下去,留在那边做这只母鸡唯一的纪念。几个钟头以后,水泥干了。有一个人说:“啊!很难看,怎么有鸡爪印?快快把它弄好!”另外一个同学说:“已经干了,不能再改了。”这样那只鸡的脚印留在神学院差不多十六年的时间。到重建的时候才把它打破了。每一次看见那个脚印的时候,我就想起毗走路的样子。天下没有任何一只鸡在我头脑有这样深的印象。而这只鸡伟大的地方在哪里?毗懂得乘著水泥未干之前就留下影响,所以毗的影响力是在这水泥未干之前打下去。水泥干了毗怎么踏?怎么踏?只能踏破毗自己脚皮!

一个聪明的老师、一个有智慧的父母,他的教导也是如此。等你的儿女已经成形了、已经硬性了、已经不能改了,你才来骂、才来念、才来教、才来喊已经太迟了。但是当他还小的时候,良心柔软、个性还没有坚定的时候,把你的影响加在他的身上,用真理影响他,那么你就永远受益无穷。你永远不须后悔,因为在他可塑性强的时期,你已经使用了你的特权。为人父母,为人师表,把你的影响加下去!今天基督教的仇敌,懂得这件事胜过许多基督徒,今天许许多多非基督教的、或者抵挡基督教的,无神论和其他反对基督教的团体,他们懂得乘著儿童可塑性的时期,快快把他们认为的真理的根基打起来;而许多的基督徒却忽略这样大的、这样好的特权!求主帮助。

儿童的生命:启发道德

儿童在社会上除了是生命的延续、是组成社会单位的基本因素之外,从他自己生命的可塑性、和启发道德的功能上来看是重要的。从圣经再看上帝怎样看待儿童们;如果你对旧约圣经注意的话,你会发现儿童的地位在神的眼中是很重要的。当摩西带领以色列民离开埃及,他们的儿女也要一同去事奉耶和华。这里让我们看见,旧约圣经里面已经有了全家归主的观念。儿童在参与信仰的建立上是早已在神的旨意和计划里面。所以旧约圣经让我们看见神要以色列民大人们、儿女一同出来事奉上帝;诗篇也很清楚的看见敬畏耶和华的无论大小,主都赐福他们。圣经明文记载儿女的重要性。不但如此,约拿到尼尼微去传福音的时候,他有一点不愿意这些可咒诅的外邦人得救。宁愿神快快把灾祸降在他们的身上,不要让他们有机会悔改以至蒙受神的恩典。所以他宁愿在那里看,看尼尼微覆没、看尼尼微人灭亡,他可大快己心。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所以神却宽容了尼尼微,垂听他们悔改的心声,让他们免去灾祸、拯救他们。这个时候,约拿大发脾气,神教导约拿,有一点像你家里的冷气坏了,你向神大发脾气的情形差不多。神说:“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你尚且爱惜。……尼尼微……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我岂能不爱惜呢?”从这句话,考古学家至少要估计尼尼微的人口超过一百万,那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大都市了。这一百万的人口,如果有五十万是在三十岁以下的话,至少有十二万是在婴孩阶段,因为不能分辨左右手。“我岂能不爱惜呢?”所以,旧约圣经让我们看见,神非常爱儿女、神非常爱婴孩,是我们不可以轻看的。如果你把圣经这些零零碎碎,在这里、在那里一点一点的观念把它重组起来的话,你就发现许多所谓伟大的思想家,包括苏格拉底、柏拉图、阿里斯多德,他们对儿童的看法都远远落在圣经的观念之后了。神这样爱儿女,我们岂可不爱他们?

耶稣来到世界上的时候,他为儿女、儿童们做了美好的见证。第一,耶稣基督自己道成肉身的时候,他选择按照生育的自然律。虽然马利亚是童女受孕生下基督,但是基督生下的时候像普通的孩子一样,从婴孩的阶段开始做人。这表示基督重视儿女的阶段。阿里斯多德曾经讲过一句与这个观念不同的话语,他说:“儿童时期是没有重要性的。”而且他说:“一个人二十岁以前的生命是没有多大价值的。”圣经却否定这些哲学家的看法。如果儿童时期是没有价值的,耶稣基督为什么来做人的时候,也经过婴孩的时候?他看重婴孩,没有比自己曾经来做婴孩的亲身经历更重要。第二,耶稣做人的时候,他为儿童作见证时,曾经定下了儿童是进天国的一种模式,而转回儿童的心境是成为天国子民的绝对标准。“……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这句话的意思严格的说起来就等于是重生的必须。一个人被圣灵重生,有新的生命才能进天国。照样的,耶稣基督就用这样的比喻来告诉人,新的生命和过去的生命是不一样的。“……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这里给我们看见耶稣基督不但亲自经过儿童的阶段,耶稣基督自己立儿童为天国的标准,儿童阶段的时期成了天国子民的模式。不但如此,基督自己在经历儿童阶段的时候好好做人,成为一个儿童的模范。所以当耶稣十二岁的时候,他把几样模范的印记向人表明出来:第一,他在寻求真理上成为人类的模范。耶稣基督十二岁做儿童的时期,他在他们中间追问,是不是单单表示寻求真理呢?我想如果我们这样解释,没有多大差错。但是另外一个可能性,是他用问题式来启发人怎样明白真理,就开始于儿童的时代。如果你注意看耶稣基督在世界上被记载下来的教训,在三年半的时间耶稣至少发过一百个问题。这一百个问题里面的启发性,是大得不得了的;审判性的因素,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他一方面藉著问题把一个东西提出来,一方面开导人心、一方面追讨责任、一方面挑起兴趣、一方面挑战人要降服在不能回答的问题的真理的里面。这是耶稣基督在儿童的时期已经显露出来的。不但如此耶稣基督在十二的时候,也给我们看见他与父之间的责任成为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的一个写照,“……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攠或者翻译成:“岂不知我应当常常在我父的家里面的吗?攠这样的一个孩子,前面的道路不能不成功!因为他在儿童的时期不是单单顾及四围可玩的环境、不是单单顾念与其他玩耍的同伴的关系。他能顾到人与神之间直线的交通、直线的个别关系。这一个十二岁的儿童在人与神的直线关系中间,已经成为模范、已经成为我们每一个人应当追求的楷模。这是第二方面。第三方面,耶稣基督是很负责任的。在儿童时期,走了一条好像成人的路线的生活。所以当他的父母在找他的时候,好像用责备的口气问他时,他乃是以非常安定、非常镇静的态度,像大人一样来解决他遇到的困难。这些都是基督与儿童之间的关系。基督给我们看见他对儿童生命的看重。

所以,为人之父母、为人之师表,我们先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如果不是为了尊重儿童、真正爱儿童,请你不要结婚!如果你预备心付代价、爱儿童、看重儿童生命,请你不要生孩子!如果你不过是为了赚一些钱、糊糊口、过日子,请你不要做教员。当你勇敢的申请做教员的时候,你要知道,你正在人类历史中间,选择了一个很神圣的工作。当你正决定结婚,传宗接代的时候,你要很清楚的知道你正进入一个很神圣的阶段。你要成为人的父母,成为人的师表。

第三章 教 育 儿 童

诗篇七十篇一至七节:“我的民哪,你们要留心听我的训诲,侧耳听我的口中话。我要开口说比喻,我要说出古时的谜语;是我们所听见所知道的,也是我们的祖宗告诉我们的。我们不将这些事向他们的子孙隐瞒,要将耶和华的美德和他的能力,并他奇妙的作为,述说给后代听。因为他在雅各中立法度,在以色列中设律法,是他吩咐我们祖宗,要传给子孙的,使将要生的后代子孙,可以晓得;他们也要起来告诉他们的子孙,好叫他们仰望上帝,不忘记上帝的作为,惟要守他的命令。”
上帝的能力、上帝的美德、上帝奇妙的作为,要代代传讲下去,使子孙晓得又起来,告诉子孙的子孙,以致于他们仰望上帝、不忘记上帝的作为、守他命令。

建立基督化的人格

我们在上一章提到,教导儿童的价值观的重要性。如果一个人没有建立起价值观的话,这个人不可能尽他的责任、付代价来做他应该做的工作。有许多的工作做不好,不是因为技术的问题、也不是因为经验的问题。因为技术可以学来,经验可以踏出来的。许多工作做不好,乃是因为没有肯定的价值观,没有清楚的眼光、没有清楚的衡量、也没有组成他的工作异象。当异象失去的时候,民就灭亡。当你看不清这个价值的所在的时候,你就不能尽力把自己投入在所做的工作里面。所以,价值观的建立常常在我的事奉的推动力中放在第一个因素的里面。因为这个价值,是不能用别的东西换取的,所以我只能亲身努力把它做好。现在提到第二方面,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教育的工作呢?

基督教教育的目的

做人的父母,教导儿女;为人的师表,栽培儿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我很严格的把它归纳成这一句话:就是用基督教教义的眼光来看,我们正在建立基督化的人格。所以整个基督教教育的目的,就是建立基督徒品格、基督徒人格(To build up the Christian character, Christian personality)。

如果我们所建造的,不过是自己光荣的教育记录、或者自己可纪念的功劳的话,那我们的教育目的还是模糊不清的。如果我们所做的工作,不过是为了把一些知识传给下一代的话,我们还没达到真正的果效。但如果我们在这一个充满黑暗、罪恶、败坏的世界中,能够真正为神建立一些伟大的人格,那么这些人格就如同光照耀全地。那我们所建立的人格就达到了我们教育的目的了。所以一个教育工作者,为人父母,或者为人师表的人,应当把建立人格的观念建立起来。这样,我们每次看见一个孩子在我们的手下受教,都有一个非常清楚的意念:这是我建立在坚固的真理磐石基础的上面,无论如何他不动摇。而以后他在大风浪之中,不但自己没有被灭顶、不但自己不沉沦、还可以帮助那些在大风浪冲击之下遇到困难的人,让他们也可以站立。这个建立基督徒人格的目的,是应当要清楚的。

人格的认识

严格的说,整个历史不过是伟大心灵的展现、伟大心灵的伸张,产生一些可纪念的事迹和记录,这个叫做历史。历史不是单单事件的总记录,历史是事件的意义被记录下来的精神。历史也就是伟大的心灵在不同的、最适当的时机中产生出对四周的效用。这样,历史的价值就在伟大的心灵、伟大的人格的影响力所作的记录里面。我们现在看一个民族的历史,严格的说就是那民族中的一些伟大的人格,伟大的心灵的影响的写照。所以基督教的历史怎么写呢?就看有那些伟大的基督徒人格在这世界中以基督的精神去影响四围、去影响未来,这叫做基督教的历史。伟大的心灵怎么建立起来呢?伟大的人格怎么建立起来呢?原来上帝创造人,把人造在一个几乎等于无限的这一个潜在能的里面(Unlimited potential)为什么说几乎呢?因为只有神是绝对无限的,所以除了神以外就没有绝对的无限,我只能说几乎。那为什么说无限呢?既然只有神是无限的,为什么把人也讲成无限呢?因为人是按照神的形像样式被造的,所以人有这一份的潜能、有这一个很大的价值在里面。这个伟大的人格,是很重要的。伟人的人格怎么建立起来呢?伟大的人格是神把这个潜在的能放在里面。人有一个几乎无限的潜能(Almost unlimited, almost unbonded potential)。这个几乎是无限的潜在能只有人类才有。神所造的万物中间没有任何一种生命,或者没有任何一种活物有这种可能的潜在,但人是有的。怎样把人看成一个很尊贵的活物?这就是你能成功的原因。
有许多人先为自己工作的可能性订了范围;把自己工作的可能性订了范围的人,就是先轻看自己可能达到的成就。今天有许多的人一生没有什么成就,因为他先看自己是一个不可能有所成就的人。你对自己所做的决定、对自己所做的限制使你自己被捆锁在那一个不能发展的地步里面。相反的,有一些人好像自己就是上帝,要做什么、一定会做的;结果他是做了一个假上帝、做了一些好像上帝做的工作,却是许多魔鬼的毒素和罪因一同连在里面做的事情,所以,圣经说:“看自己看得合乎中道。”就是,不不过,也不不及。不不过,也不不及,用两个字把它归纳起来,这个叫做很合宜。很合宜,就是义的一个意思。所以罪是义的反面。罪就是不及、或者罪是过份。凡是超越的、或者是不及的,那就是不相宜、不合宜、不合乎中道的意思。能够把自己看得恰到好处,这一个人的看法是一个义的眼光。能够做人做到不过份、也不不及,这个叫做义人的身份。我们今天若能够把自己的雄心大志和我们教育的目的、以及被教导的人的潜在能用这种合宜的眼光来看的话,那我们的工作就会达到合乎神心意的那一种标准。

我们所教导的,是把人带到让他发现他是人的这种尊贵的地位。当一个人觉悟他是人,觉悟他是尊贵的人,觉悟他是尊贵、荣耀、光荣、是神所造的人;当一个人觉悟神把他自己的形像样式放在人的里面,而人可以达到像基督的这个形像样式的地步的时候,那么这个基督教、基督徒的人格就建立起来了。所以教育的结果是要人发现他是人,然后他好好做人;教育的结果是让他成为与神之间有直接关系,有严肃责任感的尽责、尽心的人。这样,把人教成人,这个叫做树人。把人教成合神心意的人,这个叫做基督教的教育。这是非常简单,但是,也是非常不简单的事情。

我们盼望我们的学生像样,我们自己不大像样,那就不像样了。如果我们盼望我们的学生可以好好地做人、有人的样式、有人的尊严,而我们自己在教导他们的时候,只有以目标来追讨他们,而不以我们自己的榜样来示范的话,我们是不公义的。所以许多老师从前都是很坏的学生。自己做很坏的学生,才比较有可能做很好的老师;很好的学生,长大以后常常做一个无能的教员。如果你曾经坏过,你就知道什么叫调皮、什么叫做诡计多端、什么叫做用各样的办法使到你的老师没有办法。所以当你自己做老师的时候,那些诡计多端的孩子,怎么逃也逃不出你的手掌;他们有什么想法、他们怎么坏蛋、怎么调皮、怎么诡诈、都在你的数算之下。所以坏学生,可能做好老师,而好学生可能做笨老师。我不是在鼓励坏学生,不过我盼望你们不要做一个不公义的老师。如果你曾经做过很调皮的学生,你做学生的时候你可以调皮,别人做学生的时候,你不准他调皮,这是不公义,对不对呢?如果你说你们都要乖乖的,你那一句话不过是用你完整的目标和理想做一个追讨性的、一个严格的苛刻要求,而你的学生就在这种苛刻的要求之下,被你束缚得不得了,那是不大对的。所以,一个老师对学生要公义。那这个公义和慈爱怎样调和,可能需要专门谈到这一方面。

人格与外在形像的不调和

组成一个人格,是不是只有一个身体呢?身体不等于人格,人格不等于身体。我相信最不平衡的事态现像,莫过于人格内在的精神和身体外在形像之间不调和的这个事实。所以很多胖的人里面有个很瘦的灵魂,有很多小的人里面有个很大的灵魂。我们今天在照相的时候拍出人的外表,没有办法拍到他里面。我们选择对像的时候就选择他的体态,我们没办法看清他里面的人格伟大到什么地步。如果有两个人一起生活,外面看去是两个养不多一样的人,如果我们可以买到一个灵魂的照相机、买到一个人格的镜头拍一张照片的话,你会发现外表很像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里面却可能是一只大象跟一只老鼠一起生活。因为每个人里面人格的容量是不一样的。所以,对人格的建立就需要有一个超物质的眼光。超物质的眼光使你能更正确的衡量灵界。

你到底盼望如何建造你的孩子呢?就是盼望他里面的心灵变成一个非常健壮、非常伟大、非常宽容大量、非常有以柔和风度、却也有非常坚定立场信仰的灵性。这一种眼光建立在你心灵之中,然后你再去教导他们的时候,你的教法一定会产生改变。我们从价值观的肯定一来建立事奉的信念;从人格的建立、人格的形像,怎样产生基督化人格的目标来鼓励你用更正确的眼光,去对待你的教育工作。我们的孩子以后会变成什么?你要想像。你现在教导的孩子----小小的孩子,在那里跑来跑去,带着一大堆的尿布,屁股臌臌的,在那里走来走去,你看他是小孩子,以后可能是几千万人的老祖宗;你看他手足无力,以后可能是震动天地的伟大的政治领袖。所以如果你能用这种眼光来看的时候,你就不会给他外表的物质形态的大小所蒙蔽,而没有看到他内在心灵和伟大人格的可能性。

人格的建立:可变的动性

人格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人格的建立有两个很重要、很重要,不同的本质,一个是既定的,不容易改变的;另外一个是能够变化的,有动弹性的因素。这两个因素里有一个不能动的本质,加上一个能够更动的发展定律来建立人格。我不可能把一个孩子从人教到最后变成不是人,只能说,他不像人;你也不能用教育教一只猴子到它变成人,因为猴子就是猴子。怎么聪明的猴子,只能叫做聪明猴;怎么笨的人,叫做笨人。而你没有办法把笨人变成聪明猴,你也没办法把聪明猴变成笨人。因为猴与人之间生命的本质是没有办法更改的。但是这一个没办法改,不应当成为教育工作者的基本的观念。如果没有办法改,已经在你心中变成一个基本观念的话,你没办法做领袖,因为领袖有一个很动性的观念。做领袖的人要有对动性有可能的信念,这是领袖一个很重要的心态。如果你对于你所领导的、或者你要影响的,所教育的,无论是儿女、无论是学生,先肯定的说他们是绝对不能改变的,你应当自动辞职不要做领袖。但是如果你做领袖,你先要有个观念,我领导之下这些人都有改变的可能,那你以伟大的目标,以合乎你目标的这一种身份来做榜样示范,那么他们的改变是实在必然的、一定可能的。因为这个改变是一定可能的,所以我做传道。因为这个改变一定可能,所以我这么努力讲道。因为人性改变是一件可能,而且合乎神的心意,又是神所计划的事情,所以我与神同工。

变中的三大因素

一个做领袖的人,有一个很基本的领袖的本质,就是对一切能变的现象,他都有积极而乐观的主动权,他看一切能变的东西易如反掌、有所把握,这样的他才能做领袖。在这个能变之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还是根据圣经的三大原则来看的:第一:信、第二:望、第三:爱;信、望、爱,不但是基督徒灵性的三大因素,基督徒信仰和生活中的三大内容;信、望、爱还是在教育界里面使教导能成功的三个很重要的心态。

首先,这信念绝对不能放松。我们的信念要坚持到底,这样我们才能健步前行。

第二,我们的盼望不能低落。我们的盼望不能消失,我们才能完成这个影响别人的工作。

第三,我们的爱心不能冷却。我们的爱心不可减退,我们才能继续从我们生命中发挥人格对人格的影响力。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的教育工作很难达到果效。信念、盼望、真诚的爱。坚强的信念是教导这个很重要的事奉的基础;无穷的盼望使他继续不断能带领别人进到真理的一把钥匙;而真诚又恒久的爱是他继续不断能产生影响力的真正原因。这三方面使你的教育工作,使你对人格的影响不会慢慢衰退下来的。

人格的因素

组成人格的因素到底是什么?心理学的书,或者关于心理学的原则的理论大家略有所知。我要提的是

一.遗传的因素

无论我们要不要,我们都承受了父母给我们的遗传本质,这是没有办法推却的,所以“有其父必有其子(Like father like son)”。这一句话已经稍微给我们提示了那个逃不脱的不变性。上文提到不变性的因素和能变性的因素。对不变性的因素,我们没有办法产生多大的效力;能变性的因素,我们应当尽力而为使它达到最大的果效。你的生命里没有办法逃避父母遗传给你的遗传因素,占第一位,因为这是最基本的、最不可磨灭的。


体质

我们可以从几方面来看遗传:第一方面是体质的遗传(Physical nature),体质上,我们每一个人都从父母承受了一些。你的父母高,你可能不太高,但是还可能高;你的父母矮,你也不是不可能高,如果你父母很矮,你还会高,那你就要找父母的父母到底如何。无论如何,这个家族因素正传到你身上去,这是遗传。胖的人同胖的人结婚,很难产生很瘦很瘦的孩子;瘦的人同瘦的人结婚,很难产生大胖子。黑人跟白人结婚就产生了半黑半白的灰人出来?黄种人跟白人结婚就产生了半黄半白的、不黄不白的人出来?不过,很奇怪的中国人跟黑人结婚,孩子比较像黑人;中国人跟美国人结婚,孩子比较像美国人,所以在中间的常常会失去他的中性。为这个缘故,上帝造中国人特别多,免得他慢慢的消失掉,这个叫做体质的遗传,对不对呢?所以有时你看见你有一些动作很像你父母,那没什么奇怪。你有一些身体的形态很像你父母,或者你的鼻子、或者你的耳朵、或者你的体型,那是因为你被生在他们的因子的里面,你被生到他的家里,你承受了他们遗传的因素。除了体态,岁数如何呢?遗传学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年龄差不多可以从他的父、跟他父的父母,他的母、跟他母的父母,六个人的岁数的总和除六,就差不多等于他自己的岁数。所以呢,你的父母几岁,你父母的父母,你父亲这边的祖父祖母,你母亲那边的祖父祖母,六个人一共活了几岁除六,那你就知道你什么时候要去了。这是体质的遗传。我们的身体在世界上,我们的身体的体质受了这些长者的影响。

思质

第二方面,我们不但有体质的影响,我们还有思想的本质的影响,我叫它做思质。我很少用神学名词,我更多用普通的文化用的名词。思想的本质、每一个人的思考功能、每一个人的思想潜能是不大一样的。爱思想的人如果娶到很爱思想的人,产生一个思想家那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一个思想功能不太大的人,同一个什么都不要想的人,生出一个笨蛋的、什么都不要想的人,那也不足为怪。所以思想的这个思想本性(Thinking or mental nature),也会遗传下去。有许多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的背景都有一些爱思想的人在里面;虽然这不是绝对的,但是有相当的可能性在其中。德国犹太裔的大音乐家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 ,他的父亲叫Abraham Mendelssohn,他的祖父叫做Moses Mendelssohn。这三代,都是很会思想的人。祖父是哲学家、父亲是银行家、孩子是音乐家,三个人三大家,这是很不容易的。哲学家需要用很大的思考力量;银行家周转钱财的时候也需要用很大的思考力量,所以在考取各种学问的考试中,会计需要的智商(IQ)是很高的;而音乐家除了思考力量要很强以外,创作力也要特别强。否则的话只能做演奏者、指挥者,很难做个作曲者。因为作曲者需要的原创作力(Original Creativity)是高得不得了的,这样的世代传下去,好像是很自然的,这是思质的遗传、思想性质的遗传。当然,思想性质的遗传好像不是绝对,原因是一个人尽量发挥他的思想时,其实还没用到他百分之五的因素。如果你好好用你的思想,好好用你的头脑,从你年轻的时候好好使你头脑尽量发挥的话;刺激它,好好的运用的话,那我告诉你,当你年老的时候,你做一个大思想家,可能还没用到你真正思想功能的可能性的百分之十。所以人在世界上实实在在浪费了许多思想功能,做那些不应该做的事情,这是很可怜的事情,何况有一些人每天想的就是一两件事情。天天考虑这个、挂虑那个,天天怕贼从这里进来、从那里进来。所以他的思想和谁发生亲戚关系?他很怕,但是越怕他,越是每天想他,所以其实是很亲近的。我有时候想:大哲学家、大教授,教书教得秃头,这是很可以原谅的。但那些路边卖花生的为什么也秃头呢?他连那个花生皮他也想了,所以他照样的想,想些不关紧要的事情,也花了大半生的时间弄到满头白头发。我们看见思想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你有思想本质,你也承受了思想的遗传,但是,你怎样去发挥?那是另外一个课题。

气质

第三方面的遗传,那是气质的遗传。什么叫做气质的遗传呢?(Heredity of temperamental nature)气质同思质不一样,体质同气质也一样的;气质是他里面的脾性、脾气,或者他里面的那一个性的某一种本质的表现,这叫做气质。Temperament(气质)和Temperature(气温)有一个同字,就是temper,脾气的问题。温度的高低,和你里面的脾气、热能的表达,常常可以是你的个性的代表。

古希腊的四种气质

古希腊把气质分成四种:第一种叫做Sanguine(多血质)、第二种叫做Melancholic(忧郁质)、第三叫做Choleric(胆汁质)、第四叫做Phlegmatic(黏液质)。

1.多血质

Sanguine可以说比较多情、比较善变、也是比较热心、比较容易改变、容易变化的一种性格。这是比交轻率、比较幼稚、好像小孩子一样的。小孩子很热情,今天见你,哗,这么高兴!明天全忘掉了。小孩子靠近你的时候,好像你就是他唯一的亲人;等一下,他就气你气得半死。第一种气质这种人有机会一讲话,他讲的时候,没有经过大小脑,从口出来就是了。这种人很热情、很率直、这种人也很单纯,心中没有其他的动机,讲的话就是直直的,像福建话说:“一条肠直直通屁股。”你看他的时候,一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讲的话就是这样里面没有弯的东西;而有些人讲一句话,你想三天还不明白他要讲的是什么。不是他有深度,是他的弯度太厉害了。Sanguine容易亲近的。但是亲近了以后,发现他不过如此,没有什么特别深度的思想、没有什么特别艺术的奥妙、也没有什么人格的修养。他就是很简单,像孩子一样是很可爱的一种人格,很容易亲近的一个人,却是不容易使人深入思想里面有什么奥秘和智慧的一个人格。这是第一种人格。

2.忧郁质

第二种的气质,叫做Melancholic。Melancholic就是忧郁质的意思。这种人有什么事情他先深深考虑、细细思想、好好分析、久久反应,而且每一次想什么都先从坏的地方先想、从危险的地方先想。你说如果一万次只发生一次,那么,先想万一有什么事再说。他说,我不怕一万,就是怕那一次。所以他就把那一次放大变成一万倍,把一万次才可能发生的一次,也不一定发生的事当作每天、每时、每刻、每秒都可能发生的;这样的人就常常在一个非常紧张、非常敏感,非常悲观的状态的中间。每一件事他都分析,最坏的可能达到什么?这个动机到底是什么?我以后受的危害是什么?他就想、想,还没有来到的事情,他马上预测十八代以后到底变成什么。从先知功能来看,他好像先知知道以后要发生什么;但从信仰的本质来看,他是站在好像什么都没有信心的地步去做事情,这第二种气质的人,严格说起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聪明加上悲观。很可惜,聪明加上悲观,那就使自己受了很多的亏损,这是第二种。无论你和他讲甚么,怎样、怎样、怎样,他说:“但是,”你再讲怎样,“但是”,他总有个但是在后面,因为他里面那个但、那个是,是随时随刻预备好的。所以你怎么看,他一定从另外一个角度,把危险怎样化演出来,可能产生的事都给你讲出来了,因为他是这一方面的专家,悲观主义的专家、敏感的专家。人家有什么动态,他马上先想自己受什么危害,所以许多时候他背了一个很沉重而没有应许的十字架、很沉重而没有赏赐的十字架,他一面背,有时还会欣赏自己这样做人是比别人高一等,所以欣赏自己的痛苦。你盼望把他拯救出来,不要这么受苦、不要这么悲观,他还轻看你做人没有深度,你不懂我这么有深度的人,你这样浅的人怎么可以劝我呢?所以这个悲观的、敏感的、挂虑型的人,叫做忧郁质的人。他常常站在一个批判、怀疑的地步。但是他是不会采取行动报复的人,所以他与人无尤,但是他常常伤害自己,他常常想自己是站在受害的地步。所以从心理学来说,有幻想(Paranoid)的这一种气质。有什么事情,常常以为我是受害者、常常以为人要害他了、常常以为人要算他的账;他站在谨防之中,结果变成一个非常消极、自卫,人在自卫的地位,很难前进。这是第二种个性。你是哪一种呀?你慢慢想了。你说我最怕人知道我是哪一种,你大概是这种。最好没有人知道我是哪一种,我就是这种的话,我也不告诉你,那我可以再继续欣赏我是这一种。

3.胆汁质

第三种人叫做Choleric 。Choleric的人是一种一不做二不休,如果决定做就干到底,无论是好是坏一定透彻、贯彻始终的、很透彻的把它做到底的人。所以这些人呢,宁愿进监牢,他也不愿意放弃他错误的行动;宁愿被判死刑他也不愿意随便丢弃他所决定的事情。这种人你不要随便弄他,因为他有仇必报,天下唯我独尊,所以呢,你弄我,我怎么可以不弄你呢?因为你先弄的,你就应该先死!这个叫做先生先死、后生后死、有仇必报,你弄我,我一定不放过你,这是第三种人。这种人却认为勇敢是美德,所以他的勇气十足、他的意志坚强。他的坚忍、他的奋斗,常常可以变成别人的模范。很可惜,这种人奋斗常常没有正确的道德基础、没有正确的品格标准,所以他们的奋斗、他们的勇敢、他们的坚持到底,许多时候和罪恶发生关系,这是第三种的气质。人类中间有这种个性的人常常会变成“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当他成功的时候,他可以变成人类中间高人一等的人;但他失败的时候,他就被捉到监牢里面去了。所以这一种人一生过著冒险的生活,勇于赴汤蹈火,却不知前途如何?他就以冒险的精神,在风浪中乘风破浪向前进,而不知以后我们沉船的时候到底是怎样的?这是第三种个性、第三种人格。

4.黏液质

第四种的气质的什么气质呢?第四种的气质用拉丁文来说就是Phlegmatic,就是比较黏液质的,他不像第一种那样热情而轻率、不像第二种那样聪明而悲观、不像第三种那样暴怒而勇敢,他是冷静的不得了,有什么事情发生再说。你说:“这个很紧张。”“不要紧”“患难快要来到!”“总有办法。”“那怎么办呢?”“先睡觉。”

他不紧张、他不反应,但是你以为他是一个什么都不管的人吗?你以为他是什么都不理的人吗?其实呢,事件都进入他脑里,全部给他算清楚了。这种人同第二种人有相同的地方,分析力特别强、思想非常敏捷聪明,而他却站在一个以真正要应付困难的心志,镇定地处理自己。他同第二种人不同的地方是:第二种人看见了各样的难处,却是望洋兴叹,而这种人常常太无情了,见到穷人,他在那里静静的分析为什么会这么穷呢?看见人饿了,他说呢,其实真正的营养是怎么样呢?看到孩子哭了,他就看他以后大概是唱高音,或者低音;戏剧演出来,灯光布景很感动人,他在想大概用多少电,因为他的想法和别人不一样。你以后要结婚,你要嫁哪一种人?娶哪一种人?你不要奇怪,因为天下本来就有这四种人,你不要单单选鼻子就结婚,等结了婚才发现,这个鼻子的后面有这么多的“东西”,你就应付不来了。

我不知道你是属于哪一种气质?无论如何你父母的气质会遗传到你身上。可能你父亲是第三种,母亲是第一种,害你现在又一又三、又三又一;朝秦暮楚、乱七八糟;可能你父亲是第三种,你母亲是第二种,所以你一面勇敢一面自卑,一面冲动、一面多情,我不知道你是哪一种?也可能你父亲是第一种,你母亲是第四种,所以有什么事情,父亲很紧张,母亲慢慢来,什么都不管。可能反过来,我不知道?但是呢,有这四种气质,是两千多年前,希腊人已经开始注意的。

气质的三大型

我个人的分法,不这样复杂。我把它分成三大型:第一是理智型的,第二是感情型的,第三是意志型的。理智型的人常想理论的问题,感情型的人想实践和感受的问题,而意志型的人却想实践和真正能够产生行动的工作。多方面不同的个性,这是气质的遗传。当第一种人大喊大叫的时候,你问他:“有什么事这么紧张?”他说:“有一只很大的老鼠从这里跑过。”所以他一跳跳了三丈高,这是多血型的;第二型的人呢,什么事情他都悲哀、困难、分析、害怕、挂虑、紧张、敏感;第三种的人有什么事,他一定要应付,要把他弄清楚;当第一种人因一只老鼠跳起来的时候,第四种人却在原子弹炸下来时说:“什么事呀?”
你不能说第一比第二好,你不能说第二比第三好,你不能说第三比第四好,或者第四最好。我告诉你,多数人在十五岁以前的个性是属第一种。第二种就是十五岁到三十岁的时候,特别是失恋的时候更变成那种。当三、四十岁到五十岁期间,你变成第三种人。很苛刻面对社会现象,什么都谈实际情况,要做的要做,不做的不做,要有很实际的行动。第四种,当你老了,经验多了,你就自然变成那一种。所以我不能说哪一种好。有没有小孩子从小就属于第四种?有呀!我就看过一个六岁的孩子去看电影,大家哄堂大笑、捧腹大笑的,他静静的一点也不笑,我看他小老人。我看过一些六、七十岁的人什么小事都紧张得像个小孩子,为什么呢?他没有经历在不变化的基础上那些能变东西的变化,没有经历那可变化的变化过程,所以他只有从遗传中间延长时间变成老人。老人不是因为有老经验所以叫做老人,老人是给时间催老的老人是没有经验经历改变的过程------只有经验老化的过程,没有经历改变的过程。所以有的老人很可爱,虽然他身体朽坏、其貌不扬、体质衰弱,讲一两句话就使人得到启发,光就照耀到你心灵的深处。为什么?他经历那善性的、真理的、伟大的改变过程。相反的,你会讨厌一些老人讲话,讲来讲去,从年头到年尾就是那几句,他不但本身没有经历变化,他用他的不变,盼望你也像他一样不变,所以你会感到很闷、很烦。因为他讲的总是那几句不变的话,而他又永远以为那是最重要的真理。如果你不跟他走的话,你就是不孝顺。所以有好老人,也有坏老人。

灵质

第四方面的遗传,是不太肯定的东西,叫做灵质的遗传。到底属灵的本质会不会遗传?如果属灵的本质会遗传的话,圣经有什么根据呢?一个义人会生义人吗?答案是否定的,称义的人生的孩子还是罪人。为什么?因为那个孩子还要自己因信称义、还要经过与基督发生正确的个人关系,才能被称义。那么亚当是罪人,生出罪人来,这不是灵质的遗传吗?所以灵质的遗传在恶的这方面好像具有代表性,但是在善的这方面却不是,不能。你说这不是神的不公义吗?为什么亚当是罪人,生出来的,个个都是罪人?而我们因信称义的义人,生出来的人不能主动做义人呢?这是神学问题,但我要告诉你,义在灵界里面,而在灵界里面有灵界自己的定律。所以耶稣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一个人如果从灵性这一方面得著了重生,得著了因信称义的经历,他用灵界的生育力再传福音给别人的时候,那重生的人会产生重生的人。一个真正有信仰的人,会产生有信仰的人。不是透过性的关系遗传,乃是透过与神的合一,属灵能力的权柄,再遗传在灵界里面。这些属灵的能力,既然可以影响到我灵性事奉的对象,为什么没有办法影响我肉身所生的孩子呢?我曾经用一段很长的时间思考,我的结论是:你照样可以影响自己的儿女,但是你要把他为什么许可被生在属灵的或者爱主的人家中当作是神特殊的恩典。加上恩典的神学,不是叫人逃避责任,而是鼓励人蒙恩以后,应当靠著恩典的能力,尽他所当尽的责任去把儿女教好。所以你把孩子教好,照著神的道来教导他,很可能这个属灵的本质,就在这个教导的范围中传给他,这是超过你在对不信的人作见证的果效之上。感谢上帝!

保罗提醒提摩太:“……你心里无伪之信,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罗以和你母亲友尼基心里的。……”罗以,友尼基心中的那个信,现在在提摩太里面。这到底是不是等于灵质遗传的圣经的证据呢?我不敢说,但我相信罗以既然得了友尼基,她就好好以属灵的教导原则,把她的信传给下一代;友尼基得了提摩太,她照样把母亲在她的身上所下的功夫当作一个模范,靠著主的恩典再把这个信心的原则,再传到下一代。这乃是透过对主的直接交通,与靠主所给的智慧能力传给下一代、再传给下一代。这是灵质方面的遗传。
你今天被生为基督徒家里的子弟,不是你选的。你不能说:“上帝啊,我要选这种爸爸,我要选那种妈妈。”神给你哪一种哥哥,哪一种弟弟,你只能感恩的领受。你也不能选孩子,神给你哪一种孩子,你只能接受。你所有的都不能选,只能选一种,就是丈夫或者太太。这件事选错,那你就麻烦了。所以,父母不能选、儿女不能选、兄弟不能选、只能选我们的配偶。这一方面神给你的自由,乃是要你记得你要为此负责任。所以你要依靠上帝,不要随便。

有一个关于遗传的笑话:英国有一个叫做萧伯纳的(George Bernard Shaw),他是一个戏剧家、是一个散文家、是一个诗人、是一个文学家。有一天,他收到一封信,是一个很漂亮的电影明星写给他的。这个女名星又美、身段又好、又出名、风靡了许许多多的人,她竟然写一封信给这个又老又丑又瘦的大文学家萧伯纳。

她说:“Mr Shaw,我大胆的对你说,我盼望嫁给你。”

哗,这事不是想,是来,可遇不可求,癞蛤蟆可以吃到天鹅肉!这老猴子相的文学家怎么可以娶到这么漂亮的电影明星?这个好机会他应该感谢主,哈利路亚!对不对?然而他继续看下去,那一封信怎么写呢?“我盼望与你结婚以后可以生出像我这么漂亮,像你那么聪明的孩子。”哗,那真是十全十美了!对不对?美若明星,聪明若文学家,不亦乐乎,真是快乐!想不到这个老文学家想来想去,大概他是抑郁质,所以他写了一封信回去,“对不起,我拒绝你的求婚。”那个女的吓了一跳!“怎么可能?我有什么条件不好?我这么漂亮、这么年轻、这么聪明、这么美,愿意嫁给你还不好?你要追求什么?”“我只怕以后所生的孩子,就像我这么难看,像你那么笨,所以我不娶你。”

二.气质的趋向

组成人格的第二个因素,我叫它气质的趋向(Tendency of Temperament)。许多的心理学书和教育学的书完全没有提到Tendency of Temperament,但我个人认为有很重要、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我提出来。什么叫做Tendency of Temperament?就是一个人的气质忽然间有一种方向,那个方向很难定是天生的或者后生学来的?是后生的习性?或者遗传已经有了的因子?我不能决定。但是我发现有一些很静的人,他偏偏就不喜欢跟静的人在一起。是什么决定那个趋向?那个因素从哪里来的?我很难查出来。所以,那一个趋向,就不得不、也站在一个影响你以后人格组成的重要地位上面。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是中国人从古以来研究及省察之后所下的定义。

你很难在试探的环境中不受试探所影响,你也很难在很圣洁的环境中间,不受圣徒精神感染。这样,怎么样选择你的朋友,当然成为环境的影响。但是我却把这个为什么会跑到那个方向去,不当作是环境的一个关系,当作是主动性的气质的趋向。为什么有一些人就偏偏喜欢这种朋友?有一些人同样的个性同样的气质,他就偏偏喜欢不同的朋友?如果说我们的兄弟个个脾气差不多一样的话,我要告诉你个个选朋友的标准却不一样。那么同样的遗传,怎么有不同的趋向呢?同样的遗传,为什么有不同的方向呢?这是心理学很难告诉我们的事情。选择的理念影响气质的趋向,事实证明,这个趋向,这个选择的理念(Selective Perception),非常影响以后的人格组成。

什么叫做选择的理念呢?选择的理念就是概念中间很主动的一种选择的功能。这个选择的功能谁决定呢?我不知道,但是每一个人都有主动性的。根据自己的选择理念选择事物(Actively selecting something according to his own selective perception),他理念中间的选择功能会很主动的,或者很自然的逼使他选择一些东西。这一个趋向我们很难定。

留意儿童的趋向

做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没有办法影响一个人已经承受下来的遗传,我们至少可以注意他的趋势到哪里去。所以我们做老师的、我们做父母的,要不断有一个绝对敏感的观念,去看我们所教导的孩子,方向到底是怎样。许多人变好变坏,是在某一些阶段中间,他们的方向稍微的弯曲,没有人加以注意,就定了以后必然要发生的事情。

许多做父母的会对我说:“我没有想到,那么可爱的孩子今天变成这样。”什么叫做我没有想到呢?我很想问他:“什么叫做你想到呢?你想到是什么时候想到的呢?”那我刚才说要继续不断、经常、每分每刻注意才叫做我想到。因为你所说的:“我没有想到!”表示说你常以为事情的困难,是不可以临到你身上的。你认为凡是临到你身上的好事都是理所当然的,而临到你身上的坏事,都是不应该如此的。但是事实证明事态并不是我们想象的简单。所以好事会临到、坏事会临到。我们总要预备心情来面对这一切。
过去几年印尼有一些很可怕的错误的基督教的解释法,就是成功神学(Theology of Success )、丰富神学(Theology of Prosperity )。他是教导人只要依靠上帝一定万事亨通。只要有足够的信心,困难一定迎刃而解。这种信仰最先是从皮利(Norrnen Vincent Peale )的‘积极思想’(Positive thinking )来的。后来,在萧律柏(Robert Schuller)的‘可能’(Possibility thinking)里面延伸下去。直到在韩国的赵镛基(Paul Yonggi Cho)的书里面,把基督教和这种错误的思想合并,成为毒素正在毒化整个基督教。那么这些好像是基督徒的,就很热心哪、努力啊、信心啊、甚至奉献的时候是勇敢的不得了。因为他们奉献不是把神应该得的交给神,而是用一点钱贿赂上帝,盼望上帝给他九倍的收获。这个叫做‘十份之一的未来论’。不是有了十拿一,是先给一,你给我九,这个叫做十份之一,你懂不懂?这些人在某一段时间,内心好像兴旺的不得了,也见到他们好像福音广传、许多人信了耶稣,却中了一个很可怕,错误的神学的、魔鬼的诡计。所以现在有许多不背十字架,盼望得著荣耀;不经过死,盼望有复活的大能,轻而易举,易如反掌‘快熟面式的基督教、神学、牧师’(Instant Noodle Christianity ,Instant Noodle Theology ,Instant Noodle Pastor)在这个世界上。许多的基督徒上了当以后,等到他们发现事情不像他所想的那么简单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借债多少钱,没有办法付利息。奉献以后,神没有把另外的九份赐给他。他就自己捆锁在大迷惑的中间,是上帝死了?或者我信错了?以后信仰就开始动摇。很可怜!求主帮助我们。当你看见有一些去向不对的时候,你应当用先知严格的责备口气,和伟大爱心去挽回他们。
所以你不能说,我没有想到!你没有想到?你要悔改,不要怪上帝。我没有想到好好的孩子现在变坏了。其实你没有想到,就是不打自招,你的错在哪里。你没有时时刻刻注意那个去向到底是什么?一个守卫的人,一个有守望台为整个大局做守望工作者,他的不惊醒,就是他最大的罪恶。不是武器的问题、不是坚固的营垒的问题、不是仇敌和他中间的比较之下谁胜谁败的问题,而是他惊醒的问题。做一个灵魂的工程师,惊醒很要紧。所以我们需要武器、我们需要资料、我们需要恒心、我们需要技巧、我们需要教育的原理。但是,我们做惊醒的守望者非常要紧。为人之父母、为人之师表,我们看到教导的儿女,他们有什么不对的趋势的时候,我们那时是在睡觉、或是惊醒的状况,我们那时已经预备好了怎样去处理,或者等事情发生了才来怪上帝,怪人呢?怨天尤人的人,不是一个大丈夫。能够痛改前非的人,才是一个真君子。如果我们没有好好做个惊醒守候的人,我们怪神、怪人都不能改变我们已经错误的局面。所以求主帮助我们。

为趋向的可能作智慧的安排

为了气质的趋向的可能性,我提议一件事情。就是尽可能给孩子们接触更好、更良善、更稳重、更能发挥他们思想局面的可能性。所以如果你选择玩具,不要选择好玩的东西,选择能刺激他思想的东西。你给他选朋友的时候,不要选择那些很可爱的朋友,要选择那能刺激他上进的朋友。这样他的趋向就被带到比较有可能进步的可能的那个环境里面去。

这是在第一和第三中间的媒介;在遗传的因素,和下文的环境影响中间,选择趋势需要一些有智慧的安排,需要有惊醒守望者所给他带来的方向、需要有个非常灵巧和合理的选择、需要制造一些有创造性的气氛。所以一个老师责任是大得不得了;而为人父母,不是单单能生孩子,每天给他吃,以为你的责任已尽,这样的事连猪也会做。

三.环境的因素

人格的组成,第三个因素是什么呢?是环境的影响。没有一个人可以脱离环境自立、没有一个人可以只靠自己生活。人是群居的活物、人是合群的、人是社会、社交性的一个活物。所以人没有办法脱离环境。我们的环境如何都会影响我们人格的组成。环境的错误、环境的毛病,当然是不能完全占据了错误人格成长一切的因素。但是环境的影响是我们不可以轻看的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因素。所有的心理学、教育学注重遗传和环境、不变的、和能变的。我们在中间加上了气质的趋向。每一个人都活在他四周环境的冲击之下。每一个人都有形无形的、有意无意的受四周环境的讯号带来的指示,使他在发展过程受某些影响。那么这个环境是怎样形成的呢?什么叫做环境呢?我们还是要从几方面来看环境到底是什么?

自然的环境

第一方面,我们看自然的环境,这是最外在的。生在海边的人,和生在树林中的人,个性不大一样。生在沙漠中的人,和生在大山里的村庄的人,个性也不一样。为什么福建省和广东省的人爱出游呢?因为他们在海边。为什么蒙古人、陕西人个个理直气壮呢?因为他们住在大山、大沙漠的中间。所以看见海水的动性加上柔性,力性加上静性产生思想的变化;看见大沙漠被风吹来的可怕的景象,和大山站在你面前屹立威武的状态,使你气质受陶冶,是不可能没有影响的。海边的人、山里的人、田里的人、树林中间的人、沙漠中间的人,都在无形之中受著自然环境的影响。北方,个个孩子想当兵;南方海边的福建人,个个想逃兵。我的出生年日是一九四零年,我的出生纸写一九四一年。因为那个时候大家盼望少报一岁,可以迟一点去当兵。自然环境影响了个性。如果你越多旅游,你就越发现这是一件事实。你到阿富汉山里面看见那些人的个性,和你跑到夏威夷看他们跳土风舞,你会发现很不同。同样是人却很不同的,为什么呢?环境影响人格。在寒冷的地方,人要生存就一定要奋斗,在寒冷的地方种东西,不容易生长,一定要种正确的东西,而且适当时间快快收,不收就完蛋。所以对时间的准确性,你不能说:“啊!夏天才来种,冬天才来收。”收雪!你要照著自然的时间,所以对时间、对季节,要有清楚的敏感度。但是在热带的地方就不大一样了,你看见热带没有出过一个大思想家。我有一些思想,因为我是生在不是热带地方的。最好的机器是德国、是瑞典生产的,因为那个地方寒冷得不得了,计算稍微不准,机器可能会塞住。热胀冷缩的定律,和不同的元素,在化学里面的膨胀系数,使他们要求严格得不得了。所以这些曾经受过改教运动精神影响的国家,再加上在非常艰难的地理状态中间长大的人,他们已经被训练成有坚强个性、做事精细、负责到底的态度。最好的机器在这些寒冷的地方产生;至于非洲做的机器,差一点不要紧,只差一点点!这叫做自然环境的引导,你留意历史,马丁路德改教以前,德国在世界上是没有地位的。现在你看‘西德制造’(Made in West Germany )的东西,这标志本身就是品质的保证(Assurance of Quality),你就有信心。为什么呢?因为德国受了马丁路德改教运动的影响。不要以为改教运动是小事情,改教运动有绝对不要屈服的精神。“我绝对不收回我已经写的,除非我发现我所写的违背上帝、违背良心。”(Here ,I stand on the Word of God ,except when I discover my writing is against the Bible and conscience ,I shall never withdraw it .)如果这是合乎神的旨意、是凭着良心真诚写出来的,我不改。这个态度后来变成整个社会文化的动向,影响办事的精神、影响制造机器的精密度、影响整个文化的立场。改教运动所带来的影响太大太深。现在,如果你看日本,也不错嘛,做的机器也不错。这是因为他们把西方的精神带进去;西方的精神是直接受基督教影响,而日本是间接受基督教影响,一方面要基督教间接的影响,另一方面不要基督教,这叫做日本。日本的东西从仿造(Copy )这一方面来看非常有成就;但是却缺乏原创性(Original Creativity)。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明年开始,许多日本最大的照相机厂不可以再出产自动对焦(Autofocus)的产品。因为被发现他们这方面的技术是用科学侦探去把西方的秘密文件偷出来,现在已经犯了国际公法。所以有一些改革也是很可怜的,像英国、德国、法国、美国这些受过基督教影响的国家,苦心研究的结果,文件却落在非基督教国家的手里。别国研究得半死的东西,让别人在赚大钱,基督教的影响不是简单的。所谓基督教国家,有很多人已经不再尊重基督教、或者已经偏离基督教,但是他们一方面反基督教,他们骨头里面是流著基督徒影响的血。

我研究、思考很多事情,我不是从表面看,我是从文化的精髓里面来看。自然影响人格,这是一件事实。你在哪一种自然环境中间长大,影响你的气质、影响你的脾性、影响你奋斗的精神。吉普赛人(Gypsy)生出来的孩子,不爱静静坐下来读书,爱跳来跳去、到处游行。当这些习性已经变成骨髓的时候,慢慢就变成民族的特性,一种比较统一的精神。所以,华人有华人的传统、日本人有日本的传统、美国人有美国人的传统。我对美国这个国家不大欣赏,因为她整个国家的生活都是用信贷(Credit system)来建立的,还没有赚钱就可以先借钱、用钱;一生做得半死,为了还钱、付清债务。所以这个国家以后会越来越困难。可惜,比较有传统节俭美德的华人却还没有受过基督精神文化上所产生的重生和振奋的作用。东方有东方的美德、西方有西方的缺点。但是,如果我们的文化没有被基督教的精神所熏陶的话,我们看见还有许多污点在其中。这是第一方面,自然环境的影响。

家庭的环境

第二,家庭的环境。什么叫做家庭环境对人格的影响呢?家庭中最大的孩子,或者最小的孩子,也有个性上的差异。长子有长子心理学、幼子有幼子心理学。所以最小的孩子、常常贪便宜、常常有小动作,最小的孩子常常要大家都爱他,对他这叫做天公地道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是家中第几个孩子,你自己想就是。如果你想不出,你问问人,我大概第几个?长子常有无论如何我总是占优势的心态,因为我是最大的嘛!这是一种普通的心理在影响。这是家庭环境对人格的影响。如果一个家庭里有七个孩子,只有一个是男的,其他是女的,那么这个男孩子的个性,和另外一家有七个孩子,只有一个女孩子,是不一样的。兄弟都是男的,我不过是七份之一。所有的兄弟姐妹,只有我是男的,我是一份之一。那么他里面是自豪感,都可能从另外一个角度,就是第二个因素去受影响。有许多独生子,在全家女孩子中间成为‘妇女团契’主席,专门欺负女孩子、专门指挥女孩子。但一见到别人的男孩子,他马上不知道如何是好?但,也有一些独一的男孩子,在女界的范围中却有非常英雄的性格,和英雄的气质。但这也不一定如果你是六个男一个女,女的在最后,同六个男一个女,女的最大又不一样。所以这个变化无穷,可能产生出来的影响,也是无法估计的,有宏博或那样精细的因素在其中。

所以,为人父母者,应当制造一个合理的家庭环境,让你的儿女在其中可以有适当、安插在其间的身份,有一个合理的位份,让他可以好好长大。为人父母,不是单单以为能养,就达成你的任务了。养和育是绝对不同的两件事情。我出一个题目,让你们好好思想,照你所知道的最正确的定义写下来;然后照着你已经做到的,很诚实的写下来。‘教’是什么?(What is teaching?)把这个字定义,把它写下,你想像中什么叫做教导?最高深的、最理想的教育定义,你写下来;第二,诚实的把你怎么教也写下来。你就会发现你自己有一些精神分裂的现象。你知道怎样教,你没有那样教。如果我再严格的要求一件事的话,你会发现同样做教员的当他写出什么叫做教的时候,每一个教的意义都不一样。这表示我们还不真正明白什么叫教的时候,我们已教了一大堆。我们还不正确知道怎么教的时候,我们已经把很多人教错了。我们还好意思拿薪水?什么叫做教?(What is Teaching ?)教、养、育都不一样。你生一个孩子很容易,因为你家里的狗也会这么做。你养他,这也不太难。因为蚂蚁都会养毗们的下一代,你育他,这个培育,就不容易。管、教、育、养、生,都不一样。这很复杂。

什么叫做教?在教育的过程中,你要照著神的形像雕塑他;你要雕塑他,在所有的计划中达到神的形像。教不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家庭应当是可以从人格被影响的范围中得到教育的地方。

我用岁数和几个不同的字来描写这其间权威的问题。孩子生出来的时候,你第一件事是怀他,这是生以前就有的。上帝把他放在母亲的肚子里,所以你怀了他。时间到了,他就生出来,你说:“我生了他。”第三呢,你就抱了他。第四呢,你不能抱了,他起先每天要你抱,结果呢,你一抱他就不喜欢,他要自己走了。所以你慢慢的,就能够抓住他。以后呢,慢慢的你抓他也不喜欢了,你只能牵著他。牵他以后呢,慢慢的,他不要你牵了,你只能够引导他。结果连引导都不要了,他说:“我自己走。”“好,我指你怎么走。”指他。结果呢,到最后什么都不能了,你只能放他。你看见这几个字吗?这几个字啊,产生的过程叫什么呢?叫做越来越放松的过程。所以你只能怀著他,他连呼吸都要从你的呼吸而呼吸,他连血都要依靠你,从你的血流到他的血里面,他要完全靠你(Totally and absolutely dependent on you )。你怀他,后来你生他、你抱他、你抓他、你牵他、你引他、你指他、结果你就放他。你看见什么呢?权威的转移(The transition of authority )。以前你有绝对的权威、后来你完全没有权威。从有绝对的权威,变化到完全没有权威的过程中,你要怎样教育他?这不简单。家庭的影响其实就是这个过程怎样安排的智慧。你怎样安排?当你失去权威以前,你已经把那个权威慢慢转移到他对神真理的顺服,那你这个家庭就是成功的。如果你在安排过程中,没有把你的权威转移到他对神的权威的顺服的话,你的教育是失败的。
我曾经听过我母亲讲一句话,她说:“你现在已经懂得敬畏上帝了,我把你放到那里,我就放心,我现在不需要为你挂虑操心,孩子呀!因为我知道,你有敬畏上帝的心,我就放心,我的责任成就了。”我母亲讲过一句话,我很清楚知道这一句话是她从内心的深处发出向上帝的感谢,一个尽了责任的人感谢的话,她那句话深刻在我心,使我知道这叫做家庭教育,这叫做家庭教育的影响。我们做父母的、为人父母,在怀他到放他的过程中,是否安排一个敬畏神转移权威的过程?若不是的话,我们还没有尽我们的责任。

社会的环境

第三,是社会环境的影响。孩子们是一个社交的活物、合群的活物。人是生命,是不可能没有群社关系的生活。所以人就活在四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境界里面。这样我们应当不应当好好选择一个比较好的社会环境,让我们的孩子可以在其中被培养起来呢?应该。

我们都知道孟母三迁的故事。孟子的母亲早就懂得社会影响是举足轻重的。这个迁移是被动的吗?迁移是逃避的吗?当你的孩子还没有长成以前,需要一个比较被动的处理方式。当你的孩子已经长成一个坚固不可随便动摇的人格时候,才能有主动的处理方式。基督徒应当是不怕受影响,而且到处影响人的。但是当你的孩子还不是一个有真正坚定信心的基督徒以前,你需要用被动的处理方式来处理他。所以给他建造一个美丽的环境是需要的;给他找一个有冲击性的社会环境也是需要的。虽然如此,并不是说你替他造一个没有分善恶果树的伊甸园。有很多的家庭盼望替孩子们造一个非常美、美得不得了、无罪的境界、连分别善恶果子都没有的伊甸园。这不大对。因为这样做,以后你的孩子很可能变成一个傻瓜、什么都不懂,一出门就给人家骗的人。很多基督教环境的家庭产生一大堆笨的孩子,不是智力不够,而是经验太差,对于邪恶的世界毫无认识,更没有心理的准备。

有一次我在香港,一个老牧师,差不多七十岁了,特别约定时间到我的旅馆来找我。他说:“我听你讲道感到很不一样,我想神正在年轻人中间兴起另外一种工作,你是其中一个代表,所以我要和你讨论一些问题。”讨论神学问题、教会问题、路线问题、传福音问题、最后还讨论了教育下一代的问题。“你怎样教孩子呢?”那个时候我很诚实说我还没有孩子。还没有结婚,怎么有孩子呢?我问他说:“我倒问你老牧师、老传道人,你告诉我,你怎样教孩子?”他说:“香港这个社会很可怕、太黑暗了。黑帮的消息每天都有,一下子就可以把我们的孩子、子弟卷到漩涡中。所以我特别严格训练我的孩子。”我说:“怎么严格法呢?”他说:“每张报纸我先看,不对的消息,我都剪起来,留下一个洞,一个洞。留下那些好的才给我的孩子看。”哗!他家的报纸一定是全世界最圣洁的,因为坏的东西都剪掉了嘛!不好的都淘汰掉!剩下那些好的。“电视也是如此?”“我规定什么时间可以看,晚上那些暴力的电影都不可以看。”另外一个牧师对我说:“不但如此,我在某一段时间把电视机的一个真空管拿掉,等到儿童节目来了我就放回去。”哗!我认为这些人真是有心教导孩子,但我却不欣赏他们的方法。所以我把我反对的意见提出来:“我认为你们的孩子以后会很坏!”“我们这样用心,上帝不赐福给我们?”“不是你用心不用心,是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的问题。”“为什么不对呢?我们不是择善而行之,择其恶而不行之吗?”我说:“不是的,如果照你们的原则,可能上帝是错的。”“怎样讲?”“上帝把分别善恶果树放在伊甸园,是罪恶之根、是败坏之源、是试探之因,这是使人败坏的原因。所以上帝这样做大概是错了,那个时候上帝应该请你们做参谋,那么他就不会把树放在那边。”“那么唐牧师你的意思是什么?”“我是意思是这样,分别善恶树的存在是需要的,这是试炼,把人带到更坚固的地步不可或缺的东西。你的报纸呢,是一个洞一个洞的,是very holey paper 。”“Holy 不是好吗?圣洁不对吗?”“不是!我这个holey 是many many holes。很多洞的报纸。”我说。“很多洞嘛!所以这边一个hole ,那边一个hole,不叫holey 吗?你这个holey paper没有产生果效,我担保你的孩子,一定特别想知道那个洞里面原来是什么?所以他们天天就到隔壁家看洞里面的东西,其他都不爱看。”

很多做父母的,写信给孩子,每一句都是圣经的话,孩子看都不看,为什么?讨厌死了,讲八古,天天千篇一律。所以,我认为不对!你应当给他原则。他捉紧原则,站稳立场,他会自动选择什么可以看,什么不可以看。那你就成功了。可是,我不是说既然分别善恶果树是需存在的,你就故意把孩子放在一个妓院的隔壁,你对他说:“分别善恶果在这里。”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心中应当有立场,也有认识,不是单单认识好的一方面,也认识坏的一方面。这个坏,为什么是坏?这个坏产生的坏影响是什么?以后是什么?这些‘预言’应当常常产生。所谓‘预言’就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你能用想象推展出来,认识以后必然的结果,这种功能养成了以后,他比较容易在社会中去适应、去站稳立场、去做见证,这是第三方面的影响。

这方面我提议我们也当稍微过滤,做一个过滤器(Filter),把我们的孩子们所结交的朋友,稍微做一些过滤性的提示。还有我们也做监察员(Monitor),监察这些工作进展的情形,使他们的社交教育和社会影响不会把灾祸带到他们的身上来。

文化的环境

第四样环境,就是文化方面的影响。文化里的历史因素、传统的因素、社会风尚的因素、价值观的因素,要经常去注意它。所有的文化,都有一些有份量的价值在其中,否则就不叫做文化了。但是也没有一种文化,不带着罪恶的果子和包袱 ,继续侵害人类。

每一个文化都是堕落以后产生的,所以文化中的堕落性常常无形无意的影响个人人格的组成。文化需要重生、文化需要真理的光照、文化需要圣经给它更新的力量、带来新的动力,因为在洛桑宣言中宣认:“许多文化在某种程度上有着魔鬼力量的本质”(To some extent many cultures have an essence of demonic power ),所以某一些文化背后有魔鬼的力量正在作引导的工作,文化的本身,大体上我们应当肯定它有正面的价值,也应当尊重;但是不能不预防背后有一些阴暗面和有一些邪恶的层次在其中,这是文化。

一个人在哪一种文化中长大,无形之中就有一种文化所带来的良心规范。所以在不同文化中长大的人,虽然接受了基督教,他们的基督教常常还受文化风气的影响。例如:中国人是比较勤劳的,所以做了基督徒以后,中国人很多还是勤劳的基督徒;那些真正从基督教的立场去建立勤劳的人是存在的,那些不是受基督教影响,却是受文化影响的也是勤劳的。但是有一些地方的文化背景受精灵教(Animism)的影响,是很懒散,很不殷勤的。这些人信耶稣以后,虽然是基督徒,他们还是把文化中间那些懒散的精神带到他们的所谓基督徒的生活里。所以,印度尼西亚、菲济(Fiji Island )、或者太平洋群岛中的许多基督徒,他们的生活是非常不勤劳的。这是文化对人格的影响,不可忽视。我们应当用基督的圣道去影响文化,把文化的阴暗面除去,坚持文化美丽的一面,再靠基督教的精神去更新,使我们的文化可影响我们的下一代。这是第四方面的影响。

人格的影响

第五方面的影响,就是关于人格的影响(The influence of person on person)。人格对人人格的影响是最直接也是最深入的影响。

你一生最感谢上帝的,除了基督耶稣的救恩以外,就是神用一些伟大的人格来改变你。你要感谢上帝。伟大的人格在别人的人格上面的影响性,那是神很大的恩典。我们这一生能够结交一些很好的、很真诚的、有长久关怀的朋友,这不是你能做到的,是神赐给你的。我们这一生能够读一些伟大的传记,从其中一些事迹,和一些很简单的话语,给我们带来冲击,使我们的生命改变,要感谢上帝。我们这一生能够受一些伟大的心灵,在真理的熏陶之下发出的光辉照耀,以至于我们离开黑暗、面向上帝的光,我们要感谢上帝。

人格对人格的影响是最深入的影响,所以我在布道工作中,不是全心全意相信和依靠宣传工具。当然宣传工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但是个人布道和人对人的关切,那是真正布道扩展的原因。今天西方太过注重宣传工具、太过依靠大众传播,而今天的东方太过忽略这一方面。但是无论西方、无论东方,在不可忽略、不可重看之外,应当把这些当作次要,把人格与人格之间的关系当作重要。否则的话我们没办法达到圣经要我们达到的原则。耶稣基督来做人的时候,十二门徒中至少有七个是以个人布道的方式选出来的,包括马太、约翰、雅各、彼得、拿但业、多马、还有腓力,这七个都是基督个别和他们讨论,个别呼召他们。这样,其他五个也不能证明是非个别性的,所以Person to Person call (人对人)的长途电话费用是最贵的,因为Person to Person call 是最具影响、最满足、最亲切、最亲密的,对不对呢?你打电报对方收不收到都不知道,打电话马上知道他还活着,不然怎么会回答。这回答是即刻生命和生命的交流,而不是机器的方程式的答案。

在菲律宾有一个人被绑票,绑匪要多少钱,家人都答应照付,但是要先和他通电话证明他还活着,可是如果用录音机录音回答怎么办呢?所以他要继续不断改变话题,才能知道是录音机,或者是活人的答案。这叫Person to Person (人对人)。照样的在你一生中间,最能使你受影响,最能使你不能忘记的就是你一生中间有一些伟大的人,一些神差遣在你生命中间给你不能磨灭的烙印的身、心、灵影响的人。他正在关照你、正在护庇你、正有启发你,你要感谢上帝。这是人格对人格的影响。

经验的影响

最后一样,经验对人格的影响。经验为什么对人格有影响?这不是别人的人格对我的影响,是我自己在人格过程中间所经历的事情、所投下的印象。这是个人印象(Personal Impression)、个人实验(Personal Experiment)、个人经验(Personal Experience)、个人经历,是重要的事情。经历对人的影响大得不得了。

经过一场大病以后,你的看法完全不一样,有这样的经验吗?被侮辱一次以后,思想完全改观,有没有这样的经验呢?当你亲眼看过人性的可怕以后,你不再随便轻看人、不随便依靠人,你有这样的经验吗?你家进过一次贼,把你全家的东西偷光了,眼巴巴看着他带走,从今以后看见比较像他的你就害怕,你有这样的经验吗?经过一次男人把你玩弄、抛弃以后,你看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仇敌,你有这样的经验吗?所以经验对人格的影响是很大很大的。我们不可以随便轻看这一方面的因素。

但是同样的经验可能产生不同的反应。同样的经验为什么产生不同样的反应呢?当你面对某经验时,你用怎样的态度来作决定、前面应当怎么走,每一个的反应与决定不同,这个很重要。所以我特别提到Self dialogue (自我之间的交谈)、Self determination (自我的决定)。当你面对各样的困难、经历过很大的事情之后,你怎样对你自己讲话?那个自己对自己讲话,只有人才可能,狗不会自己对自己讲话。当你自己对自己讲话的时候,你讲些什么话就决定了你以后的人格怎样走。遇到一件事、经过一场风波以后,你要注意你以后对自己讲什么话。

被骗以后,你说原来做人是会给人家骗的。好,骗人使人受苦,我就决定从今以后不骗人,我不要别人和我受一样的苦,那你就变成好人了。相反的你说:“原来世界是这样的,我既然给人家骗了,表示这个社会是骗来骗去的社会,好!从今以后天天骗人。”你看到了吗?所以同样的经验产生不同的人格、同样的经验产生不同的方向、同样的经验产生不同的果效,表示什么呢?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自我对自我讲了什么话。请你注意,你一生中一些重要的时刻;我不用时间,时间是间,时刻可以刻下去的,所以比较有印象,叫时刻。在你一生中有一些重要的时刻,你对自己讲过一些话,你自己叫你的名字,暗暗的在你房间,深刻的时候对自己说:“唐崇荣呀!从今以后要怎样呢?”我告诉你,那个你就是我,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一样的:“从今以后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好!决定。哼,有什么困难!”

你自己对自己讲话很重要,那是极具存在的时刻(very esistential moment )、那是极富决定性的时刻(very decisive moment )、那是极具影响的时刻(very influentisl moment ),那是非常重要和显著的时刻(very very important and significant moment )。所以你怎样对自己讲话,经历之后,你怎样自己决定以后要走什么路线,这相当影响你的人格。这其中最大的关键有哪里?就是你透过什么来看自己?(Through what kind of means do you estimate and evaluate yourself ?)你衡量自己、你审察自己、你估量自己的时候,根据什么?这是苏格拉底没有回答的问题。苏格拉底提到你要认识自己。诗篇七十八篇七十至七十二节“又拣选他的仆人大卫,从羊圈中将他召来,叫他不再跟从那些带奶的母羊,为要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产业以色列。于是他按心中的纯正牧养他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他们。”

经验与真理

有关人格建立的因素,我们提到了自然的环境、家庭环境、社会的环境、文化环境、包含历史、传统的等等。经验是各人要自己经、自己验的,叫做经验。所以个人所经所验的东西常常被认为是真理与人生命结合的一部分。许多人高举经验,把经验当著真理。这是有可能进入很大偏差的一个毛病。我们不应当把经验与真理等量齐观。但是我们却不能忽略经验的重要性。

如果一个人没有经验真理的话,那么他对真理的学习只停留在理性和知识的范围里面。但当一个人把经验当作真理的话,他会把真理降低到经验的层次去。所以,经验与真理之间应当有正确的看法和正确的关系性的安排。如果我们对这两者有正确的观念,和正确的安排,我们就不会自我蒙蔽。

经验与真理的关系,应当怎样安排才算正确呢?真理是属于神和他启示的范围,经验是属于人和人对神顺服的范围。所以经验与真理的层次,是以真理来定夺经验的价值,不是以经验来定夺真理的价值。我不能因为我经过、我验过、我亲身经历过、所以这是绝对不会错的。这样就把非绝对化的,绝对化了;把相对界的范围,带到绝对性的价值里面去,这是错误的。所以不是以经验来定夺真理,乃是以真理来定夺经验的价值。为这个缘故,让神所启示的真理,来光照引导我们的生命,使我们在所经历的生命过程中被真理引导、被真理光照,我们的经验才能进到更合乎真理的地步。这样以经验服在真理的原则之下,以神所启示的真理作为我们经验的导师,这才是对的。所以,经验是在人过程中所产生的个人经历,真理是神的范围、自我启示的奥秘,先将经验与真理的范围分界以后,你才会把它安排得好。不但如此,当经验与神所启示的真理产生现象性的冲突时,你不应当把它归为本质冲突的问题,因为现象的冲突不等于是本质的冲突,所以,有一些冲突的事件,不一定应当把它严肃的划成是本质上的冲突。相反的,如果经验和真理是完全一致的。一个人能从现象的蒙蔽中挣脱出来,看到本质上的最严格的要求时,这个人是很靠近真理的。为这上缘故,我们看经验和真理好像相合的时候,不必太快认为一致;与真理看起来好像相对的时候,也不必太快定夺是冲突。慎思明辨、细心考察,是非常重要的。

有许多基督徒学了许多真理却没有办法经历体会它,因为他把这个学习停留在他的理性层次的里面。另外有一些基督徒,他把经历过的事都当作绝对不会错的,来代替真理,这是个很大的毛病;以经验当作真理去教导人的人,就把真理局限在有限的经验里面了。所以,层次弄清楚以后我们就知道要用真理定夺经验的价值、要用真理来引导经验的过程、要忠于真理来批判经验的真假,那就对了。

但是,当一个人在经验过程中,他一定会产生许多自我分析和批判。所以,我们提到你自己对自己讲些什么话?那些重要的时刻,相当决定以后你的人格的发展。如果你的经历使你产生什么决定,你应当很谨慎地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否则,你所决定的事,很多时候会违背真理。我要再重复一次,你要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平常当我们提到理性、信仰与真理这个大题的时候,我的重点会提到把你的理性放在真理之下。但是,当提到决定顺从和归回的时候,我就提到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换句话说,我不能随便做决定,我只能因为要顺服真理才有我意志的决定。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做决定时,你前面人格的组成就在一个很健人康的康庄大道上。若不是的话,你很危险,因为你的意志不顺服真理,你很可能要神的道配合你所要的。你就站在指挥上帝的道的地位上,做了颠倒的工作。这样,自我决定要定下意志和方向的基本前提,就是要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这对人格的组成是不可忽略的。

特殊经验的价值

除了这些经验对整个人格的影响之外,我们还要注意到有一些特殊经验有特殊的位份;或者特殊的经验,有特殊的举足轻重的价值观在里面。那是什么呢?就是受辱负重、患难、遽变和奋斗等等。我要特别分析这几样东西。

1.受辱

第一样,就是受辱的时候。当一个人受羞辱、被轻看的时候,正是他发现他有尊严的同时。许多时候你不能自尊、你不懂得自重,是因为根本还没有受过人格所面对的羞辱的考验。所以当人侮辱你的时候、当人轻看你的时候,你内中马上有一个很切身的正义感,怎么可以这们待人呢?何况那个人就是我。你发现这件事吗?你这个人怎么可以对别人这样呢?我当然注意我的问题。所以当你受羞辱、被轻看的时候,那个时候是你心里产生最新鲜的印象、最深刻的记忆、最难忘的生命雕塑的一个时刻。(The time to shape your life ,that is the very special moment of shaping your life when you are treated unfairly ,you are treated unjustly )

当人不公义对待你的时候,你马上发现人性的尊严。而这个人性的尊严也就是你的尊严,因为你是人。所以,受辱的经验是很宝贵的。你们也许知道中国历史里面有胯裤的事情、有断炊的事情。苏秦断炊,听过这事吗?这个痛苦受羞辱的经验,使一个人的人格被建立起来。当然如果一个人不懂得在面对受辱的时候有自觉,很可能他不能像苏秦、韩信,断炊和跨裤羞辱的结果,就认命说:“我本来就是这种命嘛,我本来就要给人欺负的嘛。”我想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统治之下的百姓,长久受羞辱的结果,就变成奴才相。只有一些人感到事情不应当如此,就产生了物极必反的作用,那叫做革命。所以每一个人自尊怎样培养起来,这与受辱的时候你怎样自觉、怎样反应,是有关系的。

2 患难

第二方面,就是当我们在大患难时,怎样决定自己前面的路线?比如说,你有过很穷的一段经历,那个时候你非常非常的困难,面对每一个苛刻的今天、面对需要吃饭的身体、面对贫穷中很难挨过的时刻和日子,你就有了自我的决定。有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父母离婚把他丢掉了。有一天他把他的日记给我看,我看见其中有一段这样写:“我太穷,我竟然落在这地步里面,我应当决定我要怎样走这条人生的道路。十四岁的孩子,这些做父母的敢把我生出来,也敢把我丢掉,我现在是应该用偷东西来渡日呢?或者我应当咬紧牙根贫穷的活下去呢?或者我应当等候有一条新的道路为我开,而我能够有我的前途。”

就在他很短的几句话里,我看见在患难中,人心灵的反应是非常实际、也是非常富于存在色彩的(very real and very existential)。我们每一个人在患难的日子中,在痛苦的时候,不应当用悲观的命运、宿命论的态度来面对这样的时刻。相反的我们应当认为这是上帝给我们有特殊权柄的时刻。因为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肌肤,饥其腹,劳其筋骨,这正是大好时机。所以我要每一个青年人,和每一个在患难中的生命,不要向患难低头,也不要在患难中做那些自暴自弃的决定,相反的,你要认定这是上天,或者上帝特别给你机会的时刻。你要使用你的特权。

3.试炼

第三样,当我们遇到试炼和试探的时候。你先要分清楚,试炼从神而来,试探是从撒但而来的。但是,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在你受试探的时候,你是站在一个被动的地步。当你得胜的时候,你是要从被动争取到主动。这一个时刻,你自我的肯定是不可以放松的。如果一个人在受试炼当中,他随便放松自己;在受试探时,他随便放弃自己得胜的机会,他就没有办法从被动的地位化成主动的地位。我们在人生波折、患难的日子里,需要神特别的恩典;而这个恩典,要以一个受造者依靠上帝的智慧做出发点,去慎思明辨,否则的话,我们很容易掉在试探之中,变成犯罪的人;也很可能在考验中显出我们不配蒙恩。就这样,失去我们自己的机会。

4.剧变

我特别提到一些剧变产生的时候,要怎么样?那剧变的产生常常使人因为心理不受准备,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马上就失败了。所以剧变是一件非常容易使人失去安全感的事情。但是,人生变幻无常,特别是遽变来到时,我们应当有一些心理准备。

许多做父母的,最盼望他的孩子比别人更平安、更甜蜜、更安静、更安全,所以把孩子放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舒适的地方,表示他的母爱,比别人的母爱大一点,表示他的关怀比别的关怀高一级,表示他比别人父母更会照顾孩子。其实这些,相反的作用常常会使人进到更可怕的地步,所以过分的保护是非常危险的(over protection is very dangerous ),过分的爱护常常在组成人格的时候,变成很大的危机。有句话说小知识是大危机(Small knowledge is big danger)。照样过分的保护也是一个蕴藏着的危机。所以你把孩子放在房间,外面特别写着“我的宝贝在这里睡觉,大家安静。”(silent ,baby sleeps here )。这样的环境长大的孩子是最没有用的,因为有一天当忽然间爆炸,马上吓死了。这样都不能应付,怎么能应付火山爆炸的事件呢?所以,一个孩子从小没有太安详的环境,不是他的灾难,倒是他的福气。一个在很安定、很富有、经济绝对没有困难的家庭中的孩童,常常不能应付遽变。相反的,在变幻无常中间过惯这种迁动的生活的日子的孩子们,他们很容易面对不同的环境、很容易适应突然而来的新改变。

所以遽变产生以前,应当有心理准备。而为人的父母、为人的师尊,我们应当不要给我们的孩子们祈求太过安详的日子,也不要因为我们有许多时候进到不够安全感的环境,而埋怨上帝。正像麦克阿瑟将军的父亲的祈祷里面的一句话,他不求他的孩子顺利平安,他求上帝给的孩子大风大浪,有这样的爸爸吗?有,就是他:“上帝啊!我不求你给我的孩子安详顺利的生活,我求你给他在大风大浪中,不但自己没有跌倒,还可以帮助那些因风浪而跌倒的人。”

当遽变产生的时候,危机来到了。从生理学和优生学来看,遽变不是进化的原因,遽变是退化的原因。所以,一个很突然的改变常常是恶的兆头,不是好的兆头。你体内的系统和细胞里面,突然有遽变的时候,常常会产生癌(Cancer )。所以从这个理论来看,进化论是站不住的。因为遽变如果不产生,好像进化不可能,但是事实证明,遽变的产生只有退化的可能,没有进化的可能。进化论在以后的日子,科学继续进步中会慢慢越来越显明,是站不住脚的。正如人生命里,有一个很特别的,灵性上的可能,就是当我们遇到环境不顺利的时候伟大心灵已经被培养到一个地步,能够在遽变中,建造自己更伟大的人格。在身体上、生理上,遽变产生退化。但在心理上、在灵性上,只要你懂得什么叫做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遽变常能让人从危机中看到转机。你不是在危机中间叹息消沉,在危机中间你突然看见一个新的盼望。所以柳暗花明又一村。你马上看见前面的道路是可以走的,不是不可以走的。这是关于患难遽变所带来的果效。

宗教的影响

接下去我要提到在建立人格的问题上,有关的重要因素,就是宗教的影响。

宗教----观念的基础

为什么提到宗教的影响呢?因为宗教是一切观念的总基础观念,所有的观念是归根于宗教观念所带来的影响,所以一切的观念的最基本观念、一切观念的总观念,就是宗教观念(Religious Concept)。为这个缘故,宗教在整个历史中是最难被任何一种政治和军事的强力所能除根的。文化是很难除掉的,宗教是更难除掉的;文化是不能除根的,宗教比文化更难除根。

当一个人与宗教产生了生命的关系时,这个人常常在宗教观念中把自己与宗教信仰合而为一,二者成为一体。什么为他的信仰、为他的宗教死也是甘愿的。政治体系、思想形态、意识形态和主义学说与宗教相比是一文不值的。因为宗教是在最深最深的人性的基本的里面,产生它的效用。所以我们不能随便轻看宗教。凡是把宗教当作不重要的,无论政治、无论文化一定变成第二流的文化、第二流的政治。凡是逼迫宗教的结果一定要自我消灭。这是历史给我们很清楚很大的教训,除非你不要听历史教训。德国的大哲学家黑格尔说:“历史给人类最大的教训就是人类不接受历史的教训。”而事实上,我们却看见这句话是真的,凡是想毁灭宗教的正在毁灭自己;凡是想践踏宗教的,是践踏自己。因为宗教性的深度,不是政治军事所能完全看透,更不是他们的力量有办法去破除的。

除此以外,我们若看见宗教的深远影响,我们决不可以把宗教化成一种思想体系来做我们的教育工具。今天有很多主日学老师,或者做父母的,他们所谓的宗教教育,不过是讲一些圣经故事给孩子知其然而不知其所然,他们领受了宗教故事的叙述却没有建立宗教信仰的根基。所以当他们长大时,连这事是否曾经发生,他们都怀疑。他们长大以后,对所听的故事还有非常清晰的记忆,可能还可以非常有条理的背诵出来,但是,这些事迹曾不曾发生过,能不能发生已经变成他们怀疑界里面的东西了。为什么呢?因为建立了宗教事迹的知识传授,没有建立宗教信仰应当有的根基。宗教在他们身上没有产生太大的效用。

宗教----控制的力量

我们不能轻看宗教在培养、或在建立人格上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为什么呢?因为宗教对人格有无形的控制作用:人对宗教的影响,产生恐惧的心理,这种被控制而恐惧心理的互动关系(Interaction,inter –relationship)是很微妙的关系。也就是说,一个人在宗教信仰里面,生根建造自己的人格以后,宗教对他的控制力量就越来越大。而这控制力量增长的时候,当他违背宗教条例,就会有很可怕、很惧怕的心理反应。所以,宗教对人性的捆绑是很大的,而人对宗教违背以后的刑罚、产生了审判的恐惧也是很大的。这是为什么许多反对宗教的政治用它来抵挡人,来做反宗教的宣传。

现在你思想一下,为什么人犯法或人违背宗教信仰时,比较内心的惧怕,是宗教性更深入呢?一个人犯法,他会怕;但是慢慢经验多了、钱多了,他找法官替他辩护、找律师替他辩护,一面犯法,一面不怕被罚。但一个违背了某种宗教条例,他就惧怕,他不知道要到哪里去解决这个问题。结果,他就一直在恐惧中,为甚么?为甚么一个人违背了他的信仰中某些教规时 ,有时他会怕得不得了,超过被捉上公庭,在法庭上面对法律制裁的那种恐惧?为什么?当那个有极权的教主,叫大家自杀,他们都要听他的话。很少法官叫人自杀,人家听他的话。为什么呢?有几个很重要的原因:第一,法性是人性中的一部分,而宗教是关系到所在人性的全部(Totality)不是部分(Partiality)。这样,宗教的权威高过法律的权威。第二,法官的制裁是在相对界的,而神的审判是在绝对界的。所以得罪法官、得罪法律,不等于就是这人绝对不对,因为许多法律本身有毛病。而神在他们的观念中是绝对的。第三,逃过一国之法,可以在别国得到安定;但是,逃避上帝是不可能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罚过于人罚,宗教的控制力是大得不得了。第四,在宗教所探讨的问题是关于永恒的价值观而不是暂时的,人间的法律没有到这么大的地步。所以宗教可能是控制一个人的人格(Religion controls the personality )。

但是,基督徒却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如果基督徒的信仰也是为了被基督教所控制,以至于恐惧面对上帝的话,那就与别的宗教没有多大的分别,我们的信仰也没有多大的价值了。在基督的应许中我们看见了另外一条很重要的出路,那出路就是圣灵的引导(Guidance of the Holy Spirit )。如果患难是刺激人格,而长久的患难是试验人格,宗教控制人格的话,圣经说:“圣灵引导人格”(Holy Spirit guides personality)。那么圣灵就在你原有的气质遗传中使你变化直到更新完美,直到成全的地步。

我们看见了宗教是消极的,而圣灵的引导是积极的。在宗教里面,只有修身养性的东西;在圣灵的工作里面才有重生的经验。在宗教里面只有教规约束的问题;在圣灵里面,有圣灵给你新生命的力量,把新的生活表现出来的能力。所以宗教控制人格和圣灵引导人格,一个是消极、一个是积极。

人格塑造的方法

你还记得夏禹治水的故事吗?夏禹的父亲叫做鲧,鲧以建筑筑高堤坊,把这个河堤做得很高来挡住大水,有没有办法呢?没有办法,因为你越高,从物理学的眼光来看就是越薄的意思,所以越高越高的堤,它的厚度就越来越显著地没有力,结果崩溃了。这是一个控制泛滥局势的办法。等到皇帝任命他的孩子代替他治水的时候,夏禹不用筑堤提高这些堤岸的方法,他用什么办法呢?是开凿水道、疏导大水,把这些大水疏导到河里面去、疏导到海里面去;在大海中没有泛滥的可能。

今天我们对人格的塑造也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不可以呀!不可以呀!这个不可、那个不可,都不可。孩子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你的视线所能触及的四面墙壁的房间,不让他出门。你的孩子以后变成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在美国有一个孩子问他的妈妈:“Mum, why does grandma always say it is not allowed ?It is not allowed!”妈妈没办法回答。“Because your grandma can only say that word ,her vocabulary is very poor .攠 今天很多做父母亲的,以为把孩子教好,用的办法就是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所有不可以,孩子就会好了。那叫做夏鲧治水的方法。夏禹用的办法不是如此,他是说可以的,从这里去才可以,那里去危险,到这里去更可以;所以给他疏导、引导他。因此,宗教被动的控制人格,圣灵主动地引导人格(Religion contrls a personality passively ,Holy Spirit guides a personality actively )。

一个伟大的老师,一个明智的父母,为人之父、为人之母、为人师表的人,应当懂得认识你所教导的儿童;你所教导的学生,他们的气质、他们的潜在能、他们的危机,和他们被开发的可能。这样你的教导就成功。有一样我没提的就是关于教育对人格的影响,你们在教育学里面可以去探讨多一点。

四.习性的稳固

第四方面是什么呢?第四方面是很特殊的,叫做习性的稳固。习性的稳固,也就是说怎样用习惯来定性,用固定的习惯来建立我们的个性。用什么办法把人格奠定起来?就要依靠习惯这件事情了。有许多人,他们什么理论都学了,什么影响都知道了,结果人格还是培养不起来,为什么呢?因为知道应当诚实的人没有好好养成诚实的习惯;知道应当努力的人没有真正把理论化成努力的行动。这样就没有办法把人格建立起来,人格的组成需要习性去稳固,而习性需要耐性;耐性需要长久的鞭策自己;对自我长久的鞭策、对自我长久的约束、长久的刺激、长久的管制,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要把自己的人格培养成牢不可破的人格,你需要愿意继续不断甘心勉强自己,勉强自己甘心行在合理的善道中。否则的话,你不可能达到这方面的成就,这是习性的稳固。

把我自己与真理合而为一,把自己降服在真理之下,这需要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这个很长的时间就不单单靠恩典的存在,而是靠因恩典的觉悟所配合的责任了。所以,恩典神学的认识,是第一步,但是恩典不是叫人逃避责任,对真理的降服要继续不断,不断不断的顺服的习惯培养起来,两方面配合才能成功。感谢上帝,求主帮助我们,使我们能够养成习惯,也使孩子能养成习惯,这个习惯(Manner , Habit ),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一个人如果在三十岁以前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已纳入正轨,而且已经养成了很坚定的习惯生活的话,那么他的后半生是非常幸福的;如果他这以前没有养成习惯,以后他会继续不断使自己受许多不需要的拆毁、不需要的磨灭,这是很可怕的。

教育的目的与因素

神的位格与人格的建立

教育是什么?我们提到基督教的教育,或者基督徒的教育,就是要建造基督化人格。在建造基督化人格的时候,先认识到组成人格的各样因素,和其中应当怎样得胜那些困难。在建立基督化人格中我们盼望所建造的人格要达到怎样的目的?这方面特别从三个位格和他的功用来看。一个被位格所影响的位格,怎样归入神位格中所要达到的目的?人怎样在圣父、圣子、圣灵的引导之下,来建立他们的人格?伟大的人格,是在神的能力,神的道和神的恩典之下建立起来的,因此神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定要调正,神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定要清楚。当一个人的人格,顺服神的位格时,这一位有三个位格的上帝,就有三方面要人达到的事情。第一,圣父在人生命上,到底占有怎样的地位?第二,圣子在人的位格上有怎样的功用?第三,圣灵在人的位格上有怎样的引导?上文提到了圣灵引导人格(Holy Spirit guides a personality )。圣父在人身上的位份、圣子在人身上的效用、圣灵在人身上的引导是什么?我们现在逐一来看。

父的位格

我们教导儿童,到人格可以放松的时候,也就是当他已经真正知道且信靠父的全能、父的保护。
圣父是创造者、他是全能者、他是保护者,发展到终极点的时候,他是审判者。他的创造使一个人知道,我是有源头的,我源于神、我是从他而来的、我是蒙受他的恩典、我是靠他而活、我的生命气息都在他的手里面。保罗在雅典讲道的时候,他这一方面的教训非常清楚:我们的上帝不像你们的神,是用人的手工艺雕刻出来的,也不像你们的神要人供应他一切的食物,他乃是把万物赐给人的。他是创造者、他是供应者、他是全能的上帝;他不需要人给他香蕉吃,也不需要住在人建造的木头、石头的宫殿房子里面,因为他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所以人格的建立只有在认识到有一位创造和全能的上帝,作我的父,我才能真正巩固我的人格、安定我的心志;我的一生是在好的手里面(We are living in the good hand of God ) ,神的手正在引导我们。所以创造的教义、神的全能的信仰、神的保护和神以后要审判万有的观念,应当建立得清楚,这个人格是有源头、有归属、有身份的人格。
我们来自神,也归于神,为神而活;我们的存留在于他,而我们活着为荣耀他(From God to God ,and living for God .Our living depends on Him, and we live to glorify Him )。这样,由神而来、向神而去、为神而活、荣神而存,这些观念清楚了,这个人格的建立也就清楚了。所以你教导的时候,不要忘记这些所有关于神的创造、神的全能、神的保护、神的审判的目的,你的教导要很清楚。
我们教主日学的时候,许多时候只用词句闪过一些重要的观念,结果教不成功。“小朋友,上帝是谁?上帝是全能的!”你讲了几十遍,忽然间,飞机飞过,你马上躲到桌子底下去。孩子背了几次上帝是全能的,看不出你信的上帝是全能的。有许多做老师的,在他的教导和他的整个生活中,有一个很大的鸿沟。所以你的教导要用在你身上,实际对全能上帝主权的降服,来做教导的实际模范。这样,我们的教导就达到果效。如果你相信神是全能的,你才可以讲神是全能的。而你讲神是全能的,你应当把你的主权交给他,也应当在你的生活中,让你的学生看出你的信仰本来就是配合你所讲的,你的生活也显出,你信的上帝是全能的。

子的位格

第二样,当你提到位格与圣子之间的关系时,你的教育最后要达到的是他成为基督救赎的一个对象,而他实实在在也反映了这个救赎的恩典;他自己向基督投降了,接受了他的救恩,承认耶稣是他的救主、耶稣是他的主。这样,你的教育才实实在在达到了目的。
如果我们的学生听完了耶稣的故事,听了许许多多关于基督的教训以后,他与基督直接的关系还没有建立起来,那么你的教导是不成功的。你到底要孩子认识历史上有一个叫耶稣的人,或者要他生命中间实实在在让基督在他身上施行拯救,让他一生一世实实在在尊基督为主?你真的要他尊基督为主,真正领受基督的救赎,那么你讲道、讲故事教训儿女中,基督救赎的实际、基督为救主和基督的主权,应当很清楚的显明在你自己的生活所要达到的目的,虽然口不讲出来。当我们达到这个目的的时候,这人格已经进到第二步了。这个小小的孩子,无论到哪里去,他不怕,因为神是保护我的,无所不在的神是与我同在的。无论他多大,他不忘记基督是救赎我的、他是我的主、我生命在他的主权之下,那你的教育是成功的。

灵的位格

第三样,圣灵乃是赐下在得救的人心中做引导工作的上帝。他正很灵巧、很智慧的把神的能力和神的恩典,运行在那些被救赎的人的心中。

一个被救赎的人除了看见神的主权之外,除了看见基督的救赎之外,也看见那一位上帝也随时随地正在引导他、正在帮助他,让他有能力有智慧选择,因为他正在被引导的过程中。那么,这样的一个人格是非常非常美的,因为有最伟大的神,就是最伟大的万有的主宰,在他的生命中继续不断引导他。所以当老师与学生分开的时候,这学生不会因为我与老师分开了,就变成了一个教育界的孤儿了;因为他发现我已经在神的手中了,感谢主有一个老师把我带到主的怀抱里。这位老师不过是把我带到真理那里的一位,而他本身不是真理。我已经被带到真理的怀抱中,我的四周有神的真理,神的道正在光照我。这样你的教育就成功了。

三位一体与人格

三位一体论是理论呢,或者是实际呢?今天许多人把教义的问题当作是空中的理论、头脑中的知识。我认为许多的教义问题都应当实际在我们的生命的每一个层次中发生效用。

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父、子、圣灵在位格中到底是有怎样的地位?有怎样的效用?怎样的引导才是教育的成功?所以基督教教育,与世界上的教育是绝对不一样的。虽然有许多的方式可以相互地用,但是终究性的目的绝对不一样的。因为世界上的教育只能把人教成某一种人想象中比较好的模式,而基督教的教育把人带到创造主上帝的怀抱里,怎么会一样?感谢上帝。

你自己与神的关系弄清楚了吗?你对这一位神的认识是这样的深切、这样的亲密、这样的实际吗?无论你到哪里去,是在上帝的世界里面活动,这是我父的世界(This is my Father’s world),位份是非常高贵的。第二,我的罪得着赦免了,他现在掌有我生命中的一切,我的时间,我的一切是被用的;在最尊贵的主面前,被他使用,多么有价值。第三,我面对的困难、我当决定的事情,是这位上帝的灵在引导我,用智慧和真理引导我,去做应当有的决定;我在伟大的引导之下,不会错的。

你到一间公司去,有一个很好的经理,懂得提拔你、真正赏识你、发挥你的效用,你在他的手下不到几年,就发现这事业和你的才干。这样的一个经理正在引导你,走向步步高升、前途光明的阶段。神对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自己说:“我为你们定的意念,是良善的意念,我一定以良善来引导你。”所以,我要把这一个目的和三位一体与人的位格之间的关系,用刚才的这一句话来描写,圣经说:“又拣选他的仆人大卫,从羊圈中将他召来,叫他不再跟从那些带奶的母羊,为要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产业以色列。于是他按心中的纯正牧养他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他们。”而牧羊的时候,合神心意的牧羊,也就是神自己牧羊的心意的表达,他用两句话:“心中的纯正”,第二句,“手中的巧妙”。一个好的师长、一个好的家长,要有这两个教导很重要的内外因素,第一,你的良心和动机是纯正的。第二,你教导的方式是灵活的。有纯正的动机,孩子不可能会被教坏;有灵巧的引导,孩子不会被教笨。所以,纯正的动机保证你的儿女前面走在正路、灵巧保证他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轻易失败。上帝用这个办法来统治他的万民。神的儿女也应该用这个办法来参与教导的工作。

教育的四大因素

四大因素简介

每一个教育的系统,或者每一个教育的场所,都应当看到教育中间有四个大的因素。第一,教师;第二,教材;第三,学生;第四,设备。这四大因素,教师是在最高的地位、教材次之、学生第三、设备是最不重要的。所有最大的老师、所有影响全世界人类上进的思想家,当他们教导的时候,他们都明白这个次序不能颠倒。如果这个次序在教会的教育工作上,或者在基督徒家庭的教导工作上,有所颠倒的话,那我们的教育就不会成功了。

为什么教师在教导中占着最重要的地位呢?因为,教师是最主动的因素。整个教导系统中,教师是站在主动性的地位上。从他教些什么、从他有什么目的、从他伟大的眼光、从他能够真正表达出教育的内容来看,他是第一个因素。这是很重要的。第二,他要表达出来的东西、他要教导的真理内容,是第二个因素。第三,哪一种学生可以被成功教导,哪一种学生有潜在的能力可以领受所要教导的真理,这是第三个因素。第四,是学校、课本、课室、工具等等,这些其他的设备的问题,也是最不重要的因素。所以你看在历史上具有最大影响,使到全人类上进的那些大教师们像苏格拉底、泰戈尔、安徒生等,他们都是没有最后一样的。许多伟大的老师是在树下讲论、在路边讲解、在空旷的地方演讲的人。他们没有钱建课室,没有足够的资源建立堂皇的设备才开始教学。但是这些东西的缺乏并不妨碍他们把伟大的真理当作教导的内容传授下来,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最伟大的教师都知道这个程序。可惜许多教员、教师却把最不重要变成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一个教育系统和一个教育计划能够成功,或者不能成功,是决定于这个教员的品质。(The quality of a teacher is the most important determining or deciding factor of the success of any educational plan )。所以教育的计划能不能成功,取决于教员自己的品质实在如何。从这方面来看,基督教应当注意怎样选主日学老师,和怎样好好的为人父母。

教员的条件

那么,选主日学的老师应当有哪一些条件呢?我们做基督教教员的人应当具备哪一种品质呢?

得救

第一方面,既然基督教教员所做的工作是建立基督化的人格,基督教教员所要教导的目的是使人与三位一体的上帝发生个别的关系:让圣父的创造、管治、保护,亲身被体会到;让基督救赎、主权,亲身在他们身上产生效用;让圣灵的引导、灵巧的计划也被他们顺从和跟随,那么,老师是个已经得救的人。所以一个好的父母、和一个好的老师,应当是一个得救重生的人。

已经重生有得救经历的人,他们懂得这个工作生命性的因素,是比生活性的因素更重要。如果孩童所得着的,不过是生活形式的改造,而不是生命产生出来的那一种新的力量的话,那么这个教育在基督教原理里面是不成功的。主日学老师是不是得救重生的人?是不是实实在在有主生命的人?只有生命才能传递生命,生命不可能从无生命而来。所以,得救重生实实在在与神发生生命的关系,这是一个最基本、不可缺少的条件。这样,量就不太重要,而质却非常重要。

我在雅加达的堂会,有一两千人聚会。开始只有我自己做牧师,后来我们也另外按立了一个牧师,还有一个传道,只有三个人。为什么呢?因为我不要太多人参与,我要精选,实实在在肯拼死命、有份量的人在里面工作。这些份量使这个教会,虽然好像很艰难的维持,但是总比一大堆烂货在里面弄坏神的工作还好。所以,耶稣基督拣选门徒以前,他昼夜祷告,他还许可一个灭亡之子被选在其中,这是因为神有完全的计划,甚至一些人好像有机会沾了神恩。告诉他以后,受审判时他就无可推诿。基督在拣选门徒以前,这样惧重昼夜祷告的模范,告诉我们质(Quality )是比量(Quantity)更重要。这是第一方面。一个重生得救的人,以生命的原则来当作教导的原理,而不单单以生活的改造来教导人。

过去,基督教青年会(YMCA)所做的工作,有一些偏差,就是他们注重基督教生活上形式的改变,而对生命的灌输和灵性的要求不太高,这是很可惜的事情。现在很多人一提到基督教青年会,最先的印象就是它的旅馆在哪里,其他的东西好像没有太深的影响了,这好像一种新生活的运动,而教育不是单单改造新生活的方式,教育乃是把生命灌输在人格的里面,产生一个对神的信仰,重生得救是一个基本的要素。

爱灵魂

第二方面,一个主日学教员,或者一个基督教的教员应当有一个真正爱灵魂的心。对学生灵魂的真切的爱、真正的关怀;生命里面有对别的生命的体恤,有真正的爱去造就生命的这一种条件;没有的话,教育很难成功。

我个人对于现在的心理分析、心理辅导,诸如精神心理(Psychiatry),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精神治疗(Psychotheraphy),并不站在太过乐观的态度来接受它。因为这其中有很多人是流于形式、以公式化来处事、以赚钱营利来当作他的事业,而不是真正关怀别人的灵性和生命的虚空。如果一个教育家有了很高的教育的学位,但是缺乏对学生真正的爱的话,他的教育不会有真正的成功。虽然不可能没有达到某一些程度的果效,也不可能他的教育不能产生一些对人性的改善的可能,但是,从基督教‘道’的要求来看的话,那是不够的。

所以,真正的关系、真正的爱、真诚、和正确的了解,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教员的第二个很重要的资格。你得救了,你有神的生命。第二,你对人有真正的关怀、真正的爱、真正的了解,以心灵去接触他。如果我今天讲道用知识来讲的话,那你们就把我这一篇道听到脑子,装在你思想里面的一些部分就算了。但我今天讲的时候,是用我的灵性里面那个很大的负担来讲的话,你们听了以后,那也可能变成你的负担、变成你的异象。所以,用口讲的进到耳;用脑讲的刺激脑;用心讲的感动心。我不是要把这三样东西分开来,三样应当配合,否则的话,听的人只有部分的了解。

了解所教的

第三样,一个好老师的资格,是对所要教导的知识,应当有绝对的把握、有真正的了解。

他对所传授的知识很肯定有把握,不是模棱两可、也不是以部分偏大全,也不是随便骗骗人。你真正知道你在讲什么,你真正丰丰富富的隐藏着这方面的真理,那你教出来的时候,才可以应付各样在教导的疑难,或向你所提出来的问题。所以,一个老师对真理的认识,对真理的把握是要很肯定的。

主日学教员,你不要以为孩子小就随便教!你至少要让他看出你能够应付他各样的困难,你至少要有把握你所讲的每一句话,你所教的每一方面的真理,是对知识肯定的把握和传讲。对熟悉圣经、有纯正的信仰、有真理的认识,而且有关真理疑问的各样答案,你都能够应付,你才可以做他们的老师,这是第三样。这不是要吓跑你,而是要叫你多多买书,好好进一步的研究。

有一些人的观念,向来是悲观消极的。既然这样,我就辞职了。为什么?经唐牧师训练后,我才知道我不合格,所以就辞职了。不合格的人要提高资格,不是放弃事奉。当一个人说:“我既然不合格,我不做了。”这种人好像很谦卑,其实是骄傲的不得了。他盼望他不合格,还被认为合格,你看他骄傲不骄傲?结果他感到没有人接受他合格,就自暴自弃。这是不对的!每次讲道,都可能产生副作用,就是你既然要求那么高,我达不到,我就放弃了。那不是我的原则!我的动机是要你看到自己有所亏欠,就继续追求。

谦卑的定义是什么?‘就是在真理面前永远不止息的感到自己不够。’对真理永远感到自己不够,对真理继续不断的追求,这是谦卑。谦卑的另外一个定义是‘不因为自己比别人好,就自傲;而愿意俯就别人,俯就比你更卑微的人,那叫谦卑。’神自己不傲慢,他自己谦卑,他察看地上的人;耶稣基督来到世上,凡事与我们相同,这是谦卑。然而耶稣基督的谦卑,不需要加上永无止息的追求真理,因为他自己就是真理。所以只有基督可以说:“我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没有一个人可以这样讲,因为其他的本来不是。所以一个人对真理永无止息的追求,从不感到自己足够,那是谦卑的很实际的一个表达。这样,一个做老师的人,应当是真理的学生,以无穷无尽、不止息的真理追求作为榜样,把人带到更多更多的真理觉悟中间。他是用这个办法来教导真理。这是第三方面,对认识要有肯定的把握。

责任感与纪律

第四样,一个好的老师,应当是一个有责任感、有恒长的自我守住纪律、有榜样的老师。所以做老师的人,要有恒长的责任感、恒长的纪律性,很严正的来律己,才可以做别人的老师。如果,对学生有太高的要求,对自己有太大的放松,这个人不可以做老师。

有一个孩子很严肃参加习道班半年,到了要受洗的前一天决定不受洗。人家问他说:“你是不是退后了?你是信仰变节了?你是不是懊悔信耶稣?”他说:“不是,因为那一天我禁食祷告,明天要受洗了,我要好好在神面前预备心,却发现要给我施洗的牧师,在排队看不好的电影。这样的电影他也去看,我不愿意在他的手下受洗。”

你不要以为你的学生会随便把整个生命,交在你这有老师尊称的人手上。不是的,他是一个人,一个懂得分辨的人。你不要以为你的孩子们,因为是你的孩子,永远听你的话,没有这回事。

有一个孩子,曾经讲过一句很重的话。有一天,他父亲在大雪的冬天的晚上,三更半夜爬起来,跑到妓院那里去要犯罪。这个做父亲的走、走、走到妓院,进去前,在大雪中回头看有没有人正在看他。(看有没有人正在看,一定心有不正。)当他回头一看的时候,发现他十六岁的孩子跟在后面。他忽然间就把父亲的权威拿出来:“你做什么跟我来?你为什么到这个地方来?”他的孩子说:“爸爸,请不必用威风来吓我,这两个月你常常来,我早就知道了。你不必教我,你不必盼望我好,因为我不盼望在你这种教法之下听你的话。”这个父亲,从那天开始已经没有权威管他的孩子。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以严正来律己的榜样。
为人之父、为人之母、为人之师、为人之表,你要把你有表的实际表现出来。有父之尊,有母之爱,真正有榜样把它表现出来。每一个做老师、做父母的,应当勇敢讲耶稣讲过的一句话:“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来吧,效法我。”请问,你是这样的父母吗?你是这样的老师吗?如果你的孩子现在正在成长的过程,那正是你马上要悔改好好做人的时候。因为,虽然过了一、二十年,临终的时刻,你信主,神的恩典还够你用。但是,这一段时间你已经失去了成为你儿女榜样的机会,所以我们越早归正,越早把生命交在神的手中,我们越能做别人的榜样。

问 题 解 答

问:对目前吞吃我们孩子的物质主义,我们该有什么样的抗衡程序?

答:物质化的世界不能吞吃你的孩子,在没有办法平衡物质化的世界的错误化教育才会吞吃你的孩子。所以应当用属灵的生命,属灵的原则,去平衡那外在的环境所带来的危机,使你的儿女在两方面之间清楚看见是有分别的,而他在越年轻的时候懂得辨别善和恶的两方面,他越早懂得自己决定要怎样行事的时候,就越早成熟做一个有人格的人。所以不要惧怕,在最黑暗的时代中,就产生伟大的心灵;因为这些人透过黑暗,看见永恒的光。所以,教育达到一个更超然,更成就的地步。耶稣活在很黑暗的时代,而耶稣基督说我是世界的光,我们不应当消极,不应当悲观,我们应当是积极的,因为我们蒙召不是做一个领受挑战的人,而是一个向世界挑战的积极份子。

问:怎样平衡正在爆炸的知识世界,使我们的信仰和道德能够被建立起来?

答:实实在在说,就是当世界有不平衡的现象的时候才是特别的机会,当世界知识和道德不平衡的时候,正是基督徒为主发光很好的机会。今天的年轻人,懂得的东西多得不得了,但他也有很多应该懂的都不懂了。因为他在能懂的范围中,把当懂的丢掉,不当懂的,却知道了,有许多的遗漏他没有注意。人是按着神的形像样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这三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人是有理性、有法性、有德性、这叫神的形像。人按照神的形像被造,所以人与动物不一样,人是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所以人之所以为人,因为人有头脑会思想的,这叫理性;人有正义,或者不正义的分别,这个叫法性;人应当过一个圣洁正直的生活,这叫做德性。这三样的东西,只有一样是可被填的,今日的知识爆炸、教育普遍,人的理性达到某种程度的成功。但分别善恶的本性、律法的本性和道德的本性又如何?这几样都远远在后头。许多孩子读了很多书,他有很多知识,但当他面对某一些困难的时候,突然间不知方向的时候,他可从你的身上看出,你做人的原则是什么?不要忘记这三个平衡的时候,人才是人,不然人就不大像人了,像一个科学活物。人之所以是人,人要有理性、有法性、有德性。

问:有人说孩子一岁到三岁的阶段很重要,三岁以后就定性,很难教导,如果是这样,有没有根据?

答:中国人早就看出三岁以前很重要,所以中国人有一句成语:三岁定八十。我现在告诉你不是三岁,是两岁定八十。为什么?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营养学的研究和营养学的发展,使现在两岁的孩子领受力、思想、记忆和可能智力的发展,等于过去的三岁。我对孩子的教导怎样呢?在他们很小的时候是特别严格,以后慢慢放松;而许多错误的教导是说,小时候要特别松,大了才来严格,为什么呢?小孩子不懂事嘛,当然乱来,这种教育是放纵的教育法,小孩子,不管他,他不懂事,大了慢慢就懂。所以孩童一岁到三岁很重要,是真的,如果三岁以后就定性很难教导,我不应该接受这句话,我们要相信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太迟的,不管你的孩子几岁,还是可以教的。不过,应当趁着小的时候好好教他,那是真的。

问:有人认为基督教的教导不易与现实社会配合,如教导孩子正直诚实,而这社会上正直诚实的往往吃亏,请问基督徒应当如何在这方面取得平衡?

答:最好又诚实又不吃亏,叫做平衡,最好不骗人又发大财,叫做平衡。先清楚生命和生活的意义价值在哪里?然后再考虑教导的原则和平衡的问题。如果人生真正的成功是用多少钱来衡量它的标准,那么就没有比这更大的悲哀了。在雅加达有个财主,一生不坐名贵的汽车,他死后第二天他的孩子就买最贵的汽车;他不舍得用留下的钱,死的第二天孩子就相告相杀。所以他赚大钱,成为他家中灾祸的源头;他发大财,成为他儿女相争的原因;他留下的遗产,成为子女相杀手中的武器。每一个父母都叫孩子不要打架,但每一个国家的英雄纪念碑都是拿武器打人的。许多父母说要诚实、不要骗人,他根本不懂所谓诚实,不要骗人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你不要骗我,免得我老人家很麻烦,但是等到长大的时候,你要像我一样骗人才会赚钱。所以教育里面有一个不恒常性的规律。中华民国建立以后,很注重教育,但是,教育又脱离不了假冒为善的情形。老师说,我们做人不要虚假,不要欺骗,但是同样一个老师,每一次有人要来参观的时候,叫我们特别乖。我还记得他怎么讲:“苍蝇来你不必打毗,用眼睛捏死毗。”

所以教育不是知识的传递,教育是人格的影响,因为你这样做孩子就这样学。我这一生抱定一个宗旨,做人真诚,谁跟我不真诚,不必做我的朋友。教育建立在诚实上,那么如果说诚实就没有饭吃,那是因为社会太黑暗了才有这样的现象,但如果一代过一代慢慢的修正过来的话,可能牺牲两三代,以后会好也不一定。

但是诚实不等于傻里傻气。什么都告诉人家。诚实是美德,但是圣经所教导的诚实是要有智慧的灵巧的。所以,耶稣说:“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诡诈和灵巧不同的地方在哪里?诡诈有罪的成份,灵巧没有罪的成份,诡诈有害人的目的,灵巧有明哲保身的动机,所以灵巧和诡诈是不一样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第一就是你要做一个良善的人,第二你要做一个明智的人,善加上智,叫做基督徒。有善而不智叫做糊涂,有智而不善叫做歹徒。怎么样平衡这个事情?很简单,你若害我,我一定要知道你是怎么害我的。基督徒应当是很聪明,否则做基督徒就没有用了,怎么信耶稣越信越笨呢?因为我的上帝是智慧的源头,基督是神为我们预备的智慧,他成为智慧、公义、救赎和圣洁。基督是智者,我是智慧的儿女,当然我是爱智慧的,我是智慧的人,我懂得。但是我不用同样的办法、诡诈待你。我不做,我的人格比你更高尚。我才不自我沦落、自暴自弃,用手段对付你,但是你用手段对付我,我知道。那知道后怎么办?我就闪你、避你,使你没有办法害到我,那我用同样的办法害你吗?不,我爱你。你却没有办法对付我。

墨子的非攻那一篇里面提到和公输班围城的事情,公输班没有办法,他都知道了,他很有智慧。圣经不是叫我们做又好又笨的好笨蛋,圣经也不是叫我们做很聪明但是又犯罪的大坏蛋,我们又不是笨蛋,又不是坏蛋,我们应当做一个真正荣耀主,正直帮助人的好基督徒,所以基督徒要驯良加上灵巧。如果我有驯良没有灵巧,这叫好,怎么好呢?好欺负的人。有人说:“那个人很好!”他心里其实是说:“好欺负!这个人也很好,好利用!”所以不是好欺负,也不是好利用,那不是基督徒,基督徒要不要有爱心?要。什么叫爱心?给人利用也不要紧,那不叫爱心,那叫害心,害他一直利用你。

雅加达有一条高架桥,十英哩长,是全东南亚最长的,两个星期前,我要去神学院教书,我开车从高架桥下来;来到桥下的时候,有很多车,我慢慢放慢速度,后面一辆车的煞车坏了,‘碰’就撞上去了。他的扁了,而我的灯破了、保险杆有点坏、还有一条东西掉下来了。我下来,说:“你要做什么?”我是基督徒,我是牧师,我是神学院的院长,那一定更有爱心,对不对呢?“你平安回去吧,主与你同在,不要紧,基督徒任你一直撞的,因为我们是很有爱心的。”这样就盼望感动他信耶稣。你以为会感动他信耶稣?他吓死了,以为信耶稣要任人家撞死。他说:“对不起,我的煞车坏了还没有修理,冲下来的时候,下雨太滑了,我要停车,不能够,就撞上了。攠我说:“你没有修好就开到路上来,现在我要追讨你。”他说:“先生,请你不要追讨我。”“那么你的意思是放过你是吗?”“也不是放过我。”“那你要我怎么样?”“你就在这里杀我好了。”“我不杀你。”我说,“现在跟我到我的办公室去,你如果逃走,小心我捉你。”所以他就跟在我后面,跟到办公室停下来。我说,“这个大概是六百块美金,才够修理。”他说“我知道Volvo很贵的。”“那你要不要赔?”“我没有钱。”“你薪水多少钱?”“我一天薪水大概新加坡钱七块。”他说。“你现在有多少?”“我现在有三十五块新加坡钱”“好,你先付三十五块,总数一共差不多等于新加坡九百到一千块左右。”我请我的书记写下了起因与结果。他说:“你不要告诉警察,不要上公堂,不要去法院。攠“好,我罚你一百五十块。你每个月会储蓄多少?”“我每个月另外储蓄十六块。”“你每个月交十六块直到交清。”我要他每个月来还,到全部还清了,我才全部交回给他,那个时候我才告诉他我是牧师,请你信耶稣,请你到礼拜堂听道,他就很容易听了。你教导孩子,不要打了他以后,他哭得很历害,你便说:“妈妈错了,你原谅我吧!我求你赦免。”你告诉他,你再坏,我打得更历害,等到他悔改以后才得到赦免。

问:请问九岁的男孩子常常打六岁的弟弟,要怎样处理他?九岁的孩子脾气很坏,不听话,如何教养他?

答:你说,你打他,我打你,这个叫以毒攻毒。以后,就永远变成恶性循环。孩子不能常常打,但是,需要的时候要大打一次,要找对的地方打,上帝造小孩子屁股肉这么多,就是要给你打,如果打惯孩子,连打也不能再改他的话,那打就没有用了。所以有多大的需要,就有多大的管教;没有多大需要,就没有多大的管教。

九岁的孩子,脾气很坏,不大听话,怎么教导他?我想你现在有一个毛病,就是怪你的孩子脾气坏,你要知道是九年以来你把他弄成这个样子,你先思想你自己。

问:唐牧师,我正面你所说的,宗教故事的传授,而没有宗教观念的建立。我的主日学学生知道耶稣的故事,但却好像是跟自己没有关系,不能把信仰溶入生活,请你教导我怎样处理?

答:这是很好的问题。如果宗教只停留在故事的了解,或者事迹的知识上,而不把故事的里面意义化成实际的信仰,宗教教育是失败的。你要把信仰放在生命的里面,而不是单单放在知识的里面。一个讲故事的人,或者一个讲道的人,对讲的东西的信念,和表达信念的心志是有非常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把你的意志,你的生命投入讲的时候是把信念带出来。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耶稣钉十字架。小朋友,他们就用很长的钉子,就钉进去,从这里透到那边,就到木头那边,那么这头就挂了。另外一个钉子再来,又挂了。后来脚也是拿起来,他就挂在那边了。这怎么会产生宗教信仰呢?你说这个无罪的手,这个医病的手,人就这样丢弃他,把他钉在那边,他的手有什么错呢?孩子们,他的手犯过什么罪呢?没有偷过东西,只有帮助人的手,现在为你,为我挂在木头上。就像诗篇那一千年以前,大卫受圣灵感动讲的,他们砸了我的手,他们砸了我的脚,为什么?为什么耶稣要这样死呢?因为他爱你,他爱我。当你讲的时候,不是平面叙述一个故事,是把你所受的恩典表达出来,所以宗教教育进到人格建立的层次,建立信仰的层次,最后发生他个人与圣父、圣子、圣灵之间的个别关系的层次,那才是宗教教育。我想你们一定有足够的聪明智慧去咀嚼我刚才举的例子。举一反三,所以对人格的描写,请你不要用表面的词句。马利亚很温柔、很乖、很好,不必,你就用故事中的暗示来表达,什么叫人格的描写?怎么用放在故事中的暗示表达?这就是常讲当天使向她显现的时候,她说我的心尊主为大,我灵以我救主为乐,那就是温柔的表达,暗示她的个性就是这样的。如果你这样说,当天使向她显现,哗,她吓了一跳,就说我心尊主为大。他怎样也不明白马利亚是何等的温柔。当你说,她就谦卑的说,我心尊主为大,因为他是我的主,我要尊重他。那她的个性就从暗示性的行动表现出来。你想一个人很刚强,你可以用他的口气来表达、描写人格。你说这个很坚强,强得不得了,好像钢笔,好像钢铁那么强。钢铁强不强?强。他就像钢铁那样强。不需要,你用对话式的,“你们去吧,”他说“我绝对不去。”“为什么你不去”,“不必讲,我不去就是不去。”他马上知道他的个性很硬,比木头更硬,无论你怎么描写都不如你直接把那个人暗示在里面。

问:我怎样知道实实在在的圣灵在引导我?

答:第一,圣灵引导一定是把你引进圣经的真理,不是引出圣经的真理。第二,圣灵引导的时候一定光照你的心,也使你觉悟到已经被启示的真理,和你的关系。他把真理的光照出来的时候,你心被光照,你就发现真理这么重要,而且真理和我有这么大的关系,所以你就顺服了,圣灵是这样做工。第三,圣灵引导的时候,他会给你良心有基督为主的平安,你顺服的时候,平安就很显明;你不要顺服的时候,他就叫你心中不平安。所以上帝不叫人混乱,上帝是叫人安静。所以圣灵叫一个人悔改以前先叫人自己责备自己,这是圣灵引导的原则。

问:请问怎样向五岁以下的孩子分析三位一体?

答:我讲三位一体很简单。孩子们这是几条线?一条。那么我在其上再加上一条,几条?还是一条。第三条再画上去,一共几条?一条。我再画几次?三次。这里我是提到平面上的线,你很难再找出是三条,但你刚才看我画三次,你知道这是三条,但是事实看这是一条,就这样简单。基督教有几本圣经?一本。那么你那一本,是我那一本吗?不是。我那一本是他那一本吗?也不是。那么我们三个有三本,基督教的圣经只有一本。哪一本?就是新旧约那一本。那一本是那一本,那本也不是你那本,也不是我这本,也不是他那本,我们这三本都是那一本,很简单。这比太阳、太阳热、太阳能;水变成冰、变成气体,好得多了,因为如果水变成气体的话,圣父也变成圣子,圣子会变成圣灵了。那不是三位一体。那是一个人的三种工作,叫做撒伯流主义。

问:敬爱的牧师,在新加坡社会提倡妇女在工商界上有非常大的潜在力量,可以使社会更进步,所以政府很鼓励开托儿所(Child Care Centre),一岁半就可以报名,请问父母把孩子送到全天或半天的幼儿中心,这种教育是不可以两全其美?请问你,在晚间短短的几个小时和儿子的相处可否塑造成你所讲的一个美好人格的人呢?谢谢。

答:如果可以的话,孩子们小的时候常常陪他们,到少年的时候,更需要常常陪他在一起,使他感觉到在世界上是被照顾、被关怀、被体恤、被了解的。一个常常没有父母同在的孩子,很可能比较早烂。第二方面,如果你实实在在没有办法常常跟孩子们在一起,请你注意两件事:第一,权威的培养是不可以随便被侵犯的,第二,能在与不能在的双方要产生一致的看法,一致同心的教导方式,否则的话,你会受到很大的亏损。我从前一年有七、八个月在外国,不在家,那我的孩子对我怎么看呢?我与他之间的关系怎么建立呢?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无论如何我做父亲的权威不能受损。他们尊重我,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关怀和爱,虽然不能天天接触,但是心心相系。我与我太太教导孩子们尊重她,因为在教育中间无论师长与师长之间,或者父亲与母亲之间,或者父母与老师之间,教导辈和被教导辈之间,如果被发现有教导之间不同方式的破裂,整个教导权威的形像就会损失,所以同心的教导很要紧。

有一个孩子打破一片玻璃,不久以后他妈妈看见了大发脾气:搣我等一下告诉你爸爸,你才知道你爸爸多么厉害。攠这孩子说:搣爸爸知道了。敁爸爸知道了,爸爸说什么?敁爸爸说我等下告诉你妈妈,你才知道你妈妈何等厉害。攠后来他发现两个都不厉害,还是他厉害。所以做父母的要同心。新加坡有一对父母,教孩子的时候,有时候爸爸教得太严格,妈妈就站在孩子的后面说,这个不对的,太严格了。爸爸就一方面慢慢收,一方面说是的是的,所以教导这很成功了。有许多做老师的犯了一个错误,为了争取孩子对自我肯定,和对你自己一个人的拥护,不惜在孩童面前大大批评其他的老师,出卖其他的老师,这是很笨的行动。尽量给他们尊重别人,当他们到处轻看别人的时候,结果你自食其果,他们也不尊重你,因为你不过是他生命中间的一个别人。

问:请问你对鞭打孩子有什么看法?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什么地方?会造成孩子恨母亲的不正常的心态吗?

答:如果你打得得体,打得适当,他不但不会反抗你,他会很感激你。真正的爱已经建立,你打的时候,越打他越抱你;没有建立真正的爱,你不必打他都已经想离开你。我的孩子曾经打得很重,但个个都很爱我,真的。我最后一次打我的孩子他已经十几岁了,他气得要命,我也很生气,打完了以后我才慢慢的向他解释,他知道是他错,不是我错。照我的记忆,我从有孩子到现在,这十九年中间没有一次打孩子是为了发泄我的怒气,没有一次。每一次我打他们的时候都为了要把公义的权威显明出来。为了自己发泄而乱打一场,那不是教,那是兽性发作;为了彰显公义的权威需要打的时候,那个是教导。

什么时候可以打?什么时候不可以打?是技术和时间的问题。有一个合理的范围,在范围之外的你应当严格的管束,在范围之内的应当容许他调皮。调皮是中性的,调皮的本身不是邪恶。如果合理的调皮是很可爱的,你听我讲道人发现我一定很调皮,对不对?但当他越过某一个界线的时候,就应当严格的对付。界线你怎样去定它,才会知道你怎样处理;打,而孩子们根本不知道他错在哪里,这是他以后恨你的原因。你懂这两句话吗?该打不打,他会轻看你;不该打而打,他会恨你。很简单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神的形像,所以小小的孩子也有公义的衡量的潜在能。我小的时候,课室里有人丢了东西,我的老师就捉我说,你为什么偷东西?我很自卑,一给他喊就大哭。不必哭,下一次不准。我今天还气死他,因为我根本没有偷。所以公义的制裁在孩童的心灵里面也慢慢长大,他是受影响的。一个人受称赞的时候,是很容易记得的;哪一个人称赞他?什么时候?但是还不如一个人受羞辱,什么时候?哪一个人羞辱他?他常常记得。在这一方面,人有一点像大笨象,前不久有一个马戏团,有一个,驯兽师,他已经退休了,有一天,就坐在观众席上,忽然有一只大象不听指挥,一直走到观众席前,将他捉了下来用毗的大脚把他踩死。因为这只大象二十年前给他毒打过,连大象都有记性,何况你的孩子!所以你教导孩子时要注意公义不公义。
孩子不要求爸爸英俊,妈妈漂亮;孩子不要求你一定有钱才在资格做他的父母,孩子只要求在众兄弟中,请你公义对待,在我有错的事情上,请你按照公义原则处理我。我母亲只受中学教育,但我的母亲有过人的智慧。所以当我们有错的时候,她要我们先认错,记起你有什么错?我错一点点。那一点点是什么?弄到你不得不承认你有错。好,现在你知道你有错,我要打你。要打几次?一次。每次从一开始,所以一是万有之根源,对不对?一次。她说不,不够,你这么多的错误,应当不是打一次,几次?你自己说。两次,三次,就变成讨价还价,到最后两方面同意了才开始打,打完了以后不恨她。我的妈妈是这样把我们教大的,她做母亲很辛苦,因为三十三岁做寡妇,要自己亲手养大八个孩子,七个很调皮的男孩,一个女的。

问:主日学老师可否鞭打那些屡教不听,故意犯错的孩子?而困难的是孩子都是一些基督徒父母送来的,这使做主日学老师特别难用公义去教孩子,也不晓得怎样处罚故意捣蛋的孩子?

答:如果可能的话,你去找他的父母,把孩子的情形告诉他。当你很严肃的邀请他与你一同合作,使家长和老师站在同一阵线上,甚至如果必要你很严格的刑罚他的孩子,他也同意。如果你以为鞭打里面会产生权威,那是不一定的。因为等孩子们体格比你大的时候,同你反抗的时候,你就走投无路了。教育旨要建立起真理形像中的权威,而不是建立我的威严和可怕程度。

最难教的孩子可能是牧师的孩子,你得罪他就是亵渎上帝的仆人;你打他的孩子,就是不敬重神家中的仆人,怎么办呢?我在教会里面清楚说,我的孩子如果不好你先打他,以后告诉我。我要称赞你,谢谢你,再打给你看。那牧师传道的孩子就不敢太坏蛋。

我的孩子参加聚会,他常常很注意听道,很聪明,也在后面帮忙录音的工作。有一次他不参加聚会跑到楼不去,在楼下卖书就不听道了。我发现了,我说好啦,我现在不打你,那我告诉你,你年纪也不小了,那时他已经快十五岁了,我说本来我要教你如何开车,在附近走走,不是开出去,也不能拿执照。我要帮助他,他很兴奋,一直在等,我说你要等到十五岁那天,我才教你学开车。他一犯错,我罚他延长三个月。他等得半死的那一天,还要加上九十天。所以,有时在教导的时候,不是用你的威严来吓他,乃是使他所盼望,所爱的东西受亏损。

我每一个孩子都要穿拖鞋,不准他赤脚走来走去。他们不爱穿拖鞋,我的教法怎么样?打?不是。再买更好的拖鞋?也不是。我买很简单的日本拖鞋。他不穿有什么办法?穿啊,穿啊,越喊越大声,变成扩音机,没有意思。你要不要穿?我忘记穿。你爱不爱你的拖鞋?爱。为什么不穿?因为怕坏了是不是?不是,因为忘记。好,拖鞋拿来。他很爱他的拖鞋,我就偏偏对付它,每一个孩子的拖鞋都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是他的拖鞋,我把这只剪一角,那只剪一角,剪了,唉,他大哭了,他的拖鞋难看死了。好,你要不要穿?不穿,我再剪。从那天开始每天穿,不但穿,人家问他的时候还要解释,为什么拖鞋会这样?因为忘记穿。每次自己解释就记得清楚。过几个月,我给他换一双新的拖鞋时,不必剪就穿了。为什么要换新的?因为不换新的,到他弟弟剪的时候,他说一样的嘛?所以换新的,剪它时他才会心痛。

我从前听古典音乐,用钻石针,很贵。好的钻石针要好几百块钱,我有时储蓄很久,才买一支。小孩子‘的’就把它弄断了!我的孩子从来没有弄断我的钻石针。我怎样教他?你想想?这个很贵。他管你去贵,和我没有关系。真要他付,他也付不起;要他赔,他也赔不起。我把他们带到唱机前,然后我把扩音机开到最大声,我的手摸着针的时候,像打雷一样的声音。平常没有开的那么大声摸着针的时候。他吓死了,以为一抓就是触电。就这样每一个孩子只教一次,从来不去摸我的针。

所以教导孩子要有智慧,你一直讲,一直骂没有用的。许多做妈妈的有一个毛病,从早到晚念,你一直讲、一直讲,他每天听都一样:气死、气死,总是没死。我气死啦!气死啦!最后他学你的样子,他感到好笑。所以做妈妈的,不要一直讲、一直讲、一直念、一直念,必要的时候教训一次,教训的时候要够份量,但是平常不多讲话。所以我在,我不在,我的孩子都懂得自爱。这个要培养权威,培养他对你的尊重,对你的爱。

问:怎样的教导才能避免个人权威的危机,好叫人跟随的是神而不是自己?

答:孩子小的时候,他看不见神,你要代表神。到他慢慢大了,你告诉他你不是神,有真正的神。所以权威的转移是一条自然的程序,我们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必须表达这个转移。小的时候,你跟他说有一个上帝,我就是上帝派来管你的,个人的权威起先是很需要的。

问:可否分享你怎样装备自己成为一个合神心意的老师,你的阅读生活是怎样形成的?

答:买书,开起来,戴上眼镜好好看,就是这样。要怎样读呢?要常常把书放在你的床边,你的行李里,到处去。开卷有益,是没有书选择的时候才可以,如果有选择的余地,不能任何一本书都看的,你就选那些有份量的,有真价值的书去看,这样你可以花很少的时间,得到很多重要的信息。否则的话,你就跟那些糊涂的作者,他想不通的你也跟他一起读,读一些他思想里的糊涂账,许多冤枉路。所以我做了传道人以后,我也是如此,我讲出来的东西都是真正想过的,而且好好想过的;多想少讲,份量就重;少想多讲份量就轻;不想乱讲,份量就没有。所以你读书也是如此,读书有选择,讲话有选择;多思想,而精华讲出来的时候,你没有办法不吸引一些的人注意听,思想这些话语。

问:你曾教导耶稣十二岁就想到他与天父的关系,怎样帮助孩子在功课的压力下,能常常想到他与神的关系?

答:功课压力正好是好机会,叫他想到他与天父的关系。有困难的时候你祷告,主啊,帮助我, 给我力量胜过。所以压力一来,他就想到上帝一次。我很盼望基督徒的生活是全面性的、整体性的、结合一体的生活。

问:我的孩子从小就喜欢发问题,要他做某件事,他要问为什么?直到他心服口服才肯做,现在十一岁常常和我顶嘴,或者辩论,不知是我的教导方式有错误吗?

答:大概是你很有启发性,每次你讲一句,他马上被启发,就用更多题目跟你辩论。可能上帝要他做传道人,所以需要这样,以后他的口才会很好。对孩子的忍耐,不是浪费时间,对孩子的忍耐正在预备美好的将来。他需要解释,你给他解释;但是不懂的人不要乱解释。因为越解释第五只脚就爬出来了。什么是第五只脚呢?你的尾巴就跑出来了,所以要小心。有一次我的孩子和老师说:老师,你教错了。你说某某行星它的卫星一共有十个,其实是十一个?我的孩子才十一岁。老师说我从书里看来的,我的孩子回答,我也从书里看来的。老师说把你的书拿来给我看,原来他去查我的百科全书,后来就把书带到学校给老师看。老师说你的书比我的更新,那他对那个老师就不是太尊重。最近有一些从美国来的极端灵恩派在印尼闹了一些事情,他们说耶稣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再来。我在台上说:“耶稣基督十二月绝对不来,耶稣如果来可能九月来,可能十月来,十二月一定不来。”后来我的孩子问我:“爸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讲道。”我说:“我讲错什么?”他说:“他们说一定来,是不对的,你说一定不来,也是不对的,因为没有人知道嘛,你怎么知道一定不来?”哗!很历害,十六岁的孩子有神学头脑,因为如果你把他一定化就不对了。我怎么回答呢?还好这个老子想过才讲,不然给小子吞掉。我说:“他们先说耶稣十二月一定来,如果耶稣真的来了,耶稣就自甘示弱,听他们的话,那样的耶稣不是主。”他说:“好,这个我接受。”

其实教导真理的人,一生一世是真理的学生。你对真理没有受教的心,你就没有资格代表真理来教导别人。

问:怎样看待性教育的问题,是不是合乎圣经?

答:时间还没有到不必罗罗嗦嗦讲一大堆,但时间到了,可能他也已经知道了。所以不必太早灌输性教育,太早给他知道,对他没有帮助,使他莫名其妙。当他发育的时候,你给他一些知识和引导,这是很正常的。但我反对做父母脱光衣服跟孩子一同洗澡,你说给他看了他就不奇怪了,从来没有看以后很奇怪的。这个对他没有什么帮助,让他感到奇怪一点也好,他才会爱惜,太不奇怪的东西是不会爱惜。人为什么会穿衣服呢?这个表明罪已经存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小孩子问妈妈:“妈妈我到底从那里来的?攠妈妈给他一问,脸就红起来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五岁的孩子问哪里来的?就把他带到房间里面,开始讲到他的爸爸跟妈妈结婚,过了九个月怎样生出来。他的孩子好像没有兴趣,一直听,一直听。后来叫他去玩。玩到一半,叫他回来问:“为什么你刚才问那个问题?”他说:“隔壁的孩子是从加利福尼亚来的,我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这个叫小题大做,答非所问。

问:我有一个两岁半的孩子,凡事上教导他,他好像喜欢跟你作对,你说东,他说西,总与你相反,劝他也不听,我被激怒,有时也受控告,你有遇过这样的孩子吗?当怎么引导他?

答:可能那个孩子就是你,你从前就是这个样子。不要因为我们现在的困难,忘记过去撒过什么种?如果因为你和你太太,或者你和你丈夫,常常在众孩子面前吵得很厉害,引起他学你的样子,那你不要怪他。我的孩子在三岁以前,每一个我都曾经赶走过他一次;到六岁的时候,我的严格就剩下一半;到十二岁的时候,我的严格就剩下差不多一点点;十二岁以后我就看待他像朋友一样。有很多人是反过来,孩子不懂事,让他野一点,等他大了自己会懂。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但也不是没有危险。因为很多时候,只有很诚实、很殷勤、很安静谦卑的父母,孩子越大自己越懂。如果父母是样样求胜,什么都要争、什么都要辩、很诡诈的,孩子越大越坏。你不要以为有一种教育方法,放诸四海皆准,教育法是没有绝对的,但教育的原则有普世的原则在里面。所以你教孩子要很注意。因为教导不是用权威来制人,乃是引发他们自己自爱、不好意思;孩子里面有一个自发性,我这样做是不对的,能够揭发他的天良,你的教导是成功的,如果你只压制他,你的教导是失败的。一方面需要权威来把你教的原则实行出来;另外一方面,你还需要揭发他的天良,让他自己发现我不应当这样,那才能达到果效。

我教书的时候,遇见一个孩子,大概六岁。我对他说:“乖乖啊,”他不说“阿”。他说什么?“乖乖啊”。我说:“你这么勇敢”、“唉,你这么勇敢”。每一句教他的,他都跟你重复,“我告诉你,你不可以这么没有道理。”每一句教他的,他都跟你重复,“我告诉你,你不可以这么没有道理”。“我告诉你不可以没有道理”。我就一巴掌打过去,打在面上,不太重,他就大哭了。哭了以后我走吗?不。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攠他现在不敢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他知道真的声色俱厉,不是开玩笑的,他就慢慢思想为什么,然后慢慢告诉他。所以教导孩子不是简单的,你为什么弄到你的孩子两岁半的时候,变成这样的孩子,你自己想想看,而不是说,这以后没有办法,或者太迟;从来没有太迟的事情。有许多时候我们教导失败,是因为我们假用别人的权威,失去自己的权威。什么是假用别人的权威呢?你坏蛋我告诉你的妈妈,你如果再坏我就告诉别人;你看某某人来了,你把别人当作鬼来吓他;结果产生了临时的果效,没有产生长久的果效。因为上帝给你做父母,你自己就有责任以权威的教导和爱心调和,如果你自己不用这个名份,你要把自己的名份出卖掉,你就是出卖长子的名份;“你坏蛋我告诉你老师,你坏蛋我告诉某某牧师。”所以你承认说你的牧师有资格教导他,你是没有资格教导他的,他就不听你的话。还有一些时候,孩子们用试验方式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办法,等到你给他试验结果,你没有他所想像的厉害,或者他用欺骗的手段来把你制服的时候,以后你就很难教他。所以越聪明的孩子需要付越大的代价,越有潜力的孩子需要你交出更大更大的牺牲,或是要用很大的心血才能教出来。我们要很注意我们的孩子是不是正在试验你的权威?是不是试验你教导的能力?当他正在试验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发现;当他在用诡诈的时候,你一定知道;你比他更知道他的诡诈,你更早发现他的诡计多端,就更容易可以影响他。有一次,我的孩子跟我们去加拿大佐道五个半月,那个时候她五岁了,一个月之后,她就吵着要回家,她说,“爸爸,我要回家,爸爸,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一直吵着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很想念我的婆婆。”我捉住这一句话了,“你很想念你的婆婆?”“是,我很想念我的婆婆。”根据我平常的观察她不喜欢她婆婆,所以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其中有诡诈的成份。你不要以为孩子都很可爱,孩子是还没有教导的流氓,是小小的野蛮人,是很甜蜜的重担。过不久她又讲了,“爸爸我要回家,我想念婆婆,我要回家。”“你真的想念婆婆是吗?你除了想念婆婆,还有想念什么吗?你告诉爸爸。”我就很亲切的和她谈。她说:“我还想念一本笔记簿,很漂亮的,那个笔记簿的前面有玫瑰花,还有几个小娃娃的像,很美丽的。”原来她怕回家的时候那本书不见了,她想来想去还要等五个月,她不能,她要回去看她那本书还在不在。人在加拿大,孩子们也不知道加拿大多大?她以为回印尼是很简单的事,不知道路费那么贵,这不可能的事情。我讲道一半怎么可以带她回去?妈妈也不能带她回去,我说“好,我告诉你,我们回去的时候,找到那本书后,爸爸马上把它撕破,爸爸不要那本书了。”“爸爸不要撕我的书,”她说。“撕了以后,我马上带你去买三更漂亮的,你懂吗?她知道我讲的话都要去做的,我不是空口讲空话的,每一次我讲什么我都去做。所以她知道这个不能讨价还价,我说,回家以后拿到那本书,那本很漂亮的书,我第一件事就是撕破它,然后就带你去买三本更漂亮的书,她就皱着眉头苦苦想一下,从那天开始不再想念婆婆了。所以你教孩子你要看穿他心里的动机是什么。许多做父母的太过溺爱孩子、太顺孩子,以后他爬到你头上去大便的时候,你不要说空气污染。”

问:当别人的保姆责任范围到什么地方?真的能打吗?从小要他们学祷告、爱人等等会有多大的果效?尤其小孩子脾气坏,在自己家中做小皇后,他病痛也很多。

答:做人的保姆,和做人的父母是不一样。你能不能把别人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爱呢?如果你能爱别人的孩子如同爱自己的孩子,你是伟大的。我就用这样的心情到世界各地去。摩西的母亲是真母亲,却做了保姆,而她很痛苦的一件事,是她已经自认是保姆了,没有办法永远把他留在身边影响他。所以在不到五岁以前可能就要送回皇宫了,这个母亲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家之一,因为她竟然在这么简短的时刻中间,抓住自己应当有的权力,把最重要的真理教导给她的孩子,让她的孩子在三岁以后与她似乎断决关系以前,已经有整个信仰的架构,圣经真理的观念。所以当摩西被送回去的时候,他就在一个异教国家,在富贵的皇宫,在无所不做的可能性中间,保持了信仰的原理。到他长大的时候,他知道这些神与他无关,他的上帝是耶和华,他一生一世要敬畏上帝,他不能放弃他的信仰,而且以后摩西宁愿为神受苦,不愿在埃及享乐,他这些信仰什么时候建立的?就是他母亲以保姆的身份来教导他的时候,那几年的时间建立起来的,所以我盼望你做一个这样明智、这样有爱心的保姆。如果你自己说,我不过是保姆嘛,我不过是他的仆人嘛,人家的孩子管他啦,坏也不是我的事;要做小皇帝,不让他做小皇后,就做小皇后,而且他多病,打了病也不会好,以后薪水扣掉更麻烦。你先把自己当作是次等的人,你就没有办法好好的教导他。我不是如此,我每一次看到任何一个孩子都以长者的身份,很严肃的处理教导的问题。

问:有的父母,从怀他,抱他,到放他,还一直跟他,如何预防?

答:这对父母没有生人,只生一个孩子。我们到底是生一个人?还是生一个孩子?如果你生的是一个孩子,你永远把他当作孩子看,你的孩子根本没有机会长大。孩子长大的开始,是离开父母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开始长大。从来不肯放孩子的人,是轻看孩子的人,绝对不肯放孩子的人,是让孩子不可能长大的人。所以你要谨慎,否则当孩子身体真地长大了,心灵无法长大的时候,他就对你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心理隐疾,和你捣蛋、常常报复,因为你不尊重他,他是一个人。有时我们去旅行,我故意把钱放在我孩子的手里。他才十二、三岁,让他付门票,交餐馆的费用,那么他就有很大的责任感,怕钱丢了,所以他很谨慎。结果他变成会替我节省,“爸,不必吃太贵的”,因为用钱他会痛了,算来算去他才知道一天用多少钱?那么他就感激说我们付那么多钱带大家去玩。我们做父母的常常不肯放,结果他永远做孩童、永远站在不成熟的地步。你一面教导,一面不要夸你的教导,一面放,一面等于不放,因为又要放又要不放,所以你要信任他。

我的孩子两岁的时候,自己爬、爬、爬到一个梯的上面去,竹梯差不多两公尺半高,一到最上面的时候,没有地方爬了,就开始看下面,一看的时候,开始怕,也开始要哭了。不能下、不能上,上下不得,怎么办呢?我岳母在那里很紧张,我的太太就很怕了,怎么办呢?如果我上去以前他跌下怎么办?我说我来处理。我就跑到梯的下面去,我做什么呢?我摇他。我不喊他,不是叫他,不是骂他,不是拉他下来,我去摇他。摇的时候他就抓得很紧,这个可以了,因为一摇他要懂得抓,他懂得顾自己,他懂得在困难中站立起来,而不是你怎样保护他,多保护都没有用。当他抓紧了,他就不容易跌。当你说抓得紧紧,脚放开,现在下一步;他下了一步,再抓、再抓,就自己下来了,教导就成功了。所以教是什么?这个定义不简单,什么叫做教?你既然有资格,有生理上做父母的机会,你心理上要预备怎样为人之父,为人之母,我们不能随随便便让这些机会随便过去,等到你的儿女长大他会很感激你。

问:请问怎样带领孩子做家庭礼拜?

答:家庭礼拜不要变成孩子们很讨厌的一个重担,如果到了那样的地步,宁可没有家庭礼拜。每天一定要有家庭礼拜的,孩子以后最反对基督教,这样的情形多得不得了。因为你把迷信当作信仰,以为有了家庭礼拜孩子就会爱主,这是迷信。他懂得主可爱,他才会爱主,那个叫做信仰。每天吃饭以前,每一个人读两节圣经,以后祷告吃饭,那时候两节是很容易过的。祷告就今天纪念传道、明天纪念教会、后天纪念大陆、就变成习惯,他不会感到太重,就不要紧。如果你每一次,特别是他功课特别多的时候,你要他来家庭礼拜,先敬畏上帝,他根本还没有那个感受,先感觉到压力,那以后又从小不是培养习惯,慢慢他就恨你,以后他就变成对基督教很反感。所以不要使家庭礼拜变成一个重担,烦闷、反感,要他们主动的感觉到这是一个恩典,而且他不感到太重,所以这方面求主给你智慧懂得伸缩,不要硬性的把一些东西压在他们的身上。

问:一粒种子没有生命无法发芽成长,一个孩子没有属灵生命,即使有更多的圣经知识也没有办法成长,所以让小孩子先得着救恩,然后栽培是次序。往往教会主日学老师会忽略这一点,甚至有些家长或主日学老师不懂得怎样去向小孩子布道带领归主,请问你有什么意见?

答:当然你如果先给他一些教导,然后再使他得救的话,好像是颠倒过来,但是其实也不尽然,不尽如此,因为圣经说你们是因真道生的。所以我问你,先悔改以后,然后才得救呢?或者先得救,以后才悔改呢?一个人先悔改才被称义得救,或者是先得救以后才悔改?先悔改,你先认罪,离开罪恶,以后上帝才把新的生命赐给你,是不是这样,不是这样?严格的说起来,如果神没有把新的生命给你,你根本不可能照着神的圣洁为罪忧伤,你就不能悔改,所以重生的工作,是真道继续不断在你心里所做的工作,到最后到了一个时刻,你就因为真道在你工作成熟了你就被生出来。所以孩子们是先在母腹中九个月,怀胎成熟才生出来,照样上帝的道在你生命中做工,做到一段时候你就会有新的生命。所以先教导后面得救,也没有错。不过这个教导,不是用勉强的办法,乃是用开导的办法,把他们带到对真理的觉悟、明白,悟性的地步里面去。

问:请讲述怎样教导你所讲的四种的人格?

答:你先了解他是哪一种。然后你不要看错他是哪一种。第二,你不能认定他是纯粹哪一种,因为没有一种人是百分之百的其中一种,每一种都有百分比的搀杂构成的一个人格。教导时不要依靠方式,你要依靠上帝,因为人是活的,你教导一个动性的孩子你要怎样?我最小的孩子今年七岁半,她是超级动性,很活动、很坏蛋,但是心里很纯洁的一个很像男孩子的女孩子,我常常说她的身体是女的,她的心灵是男的。这个孩子很调皮,但是她会坐下来听道一个半钟头,很注意听,以后就恳切祷告,她祷告是恳切到你会流泪,这个孩子很特别。她从来不摸洋娃娃,天天玩手枪,四岁的时候玩手枪,我说不像样,怎么办?谁要娶这样的女孩子呢?但我有一个经验,我的大女儿也很活动,很调皮,到了八、九岁自己开始收敛而变成女性,所以我想不要紧,只要我们把一个原则告诉她。

有一次我回家,她看见我马上说,“爸爸,我很不喜欢手枪。”你看这么假冒伪善,她知道我不喜欢她玩手枪。“我帮你收起来好不好?”你知道她怎么回答,“我自己会好好收的,”很坏蛋。还有一次她的姐姐打她,因为她很调皮,她说,“你敢打这里,这里面有耶稣,你一打你的罪很重的。”另外一次呢,我说“为什么你不做这个事情。”“我忘了。”我说“你故意忘记。”她说什么,“忘记不是能故意的”,那个时候她四岁半。五岁的时候呢,我们一同去看歌剧“蝴蝶夫人”,到最后蝴蝶夫人自杀了,大家很难过、很伤心,还有一个德国的女高音也很伤心,大家看得很感动,她忽然讲一句话:“这个人很笨,为什么要自杀,老了自己也会死的。”那个时候她才五岁,所以她的头脑是比平常的人更灵巧、会想的。那么这样的孩子,教导当然是不容易的,她的个性和她哥哥姐姐不一样,那么她长得不大美丽,头脑过人,灵动的不得了,她自己知道她不大美丽,所以很可怜。其实也不会太丑,她感到不够美丽。

有一次校车的司机对她说:“你很难看。”她说:“你说什么。”那个司机说:“你很难看。”她说:“我告诉爸爸。”“告诉爸爸以后还是难看。”她气死了,她回来对我说:“爸爸,这个司机没有道理。”我说:“你不要骂他,你明天对他说,虽然难看是神造的,如果你轻看上帝所造的,你是有罪的。”第二天,她就坐在校车那边,那司机又对他说:“你很难看。”她说:“难看不要紧。”“不要紧还是难看。”她说:“我告诉你,我是上帝造的,所以你不可以随便讲上帝造的难看。”司机说:“你还是难看。”她没有办法,下车时,把门大力的关上,“你犯大罪。”她说后就下来了。我说:“你是真的难看吗?”她说:“差不多啦!”大概六岁的时候“你跟大姐比?”“当然大姐好看。”“那你呢,你要不要越大越好看?”“要,我要越大越好看。”“你一方面祷告上帝,一方面你不要太活动,你记得你是女孩子,你有另外一种美,就是柔和的美。”慢慢启导她。所以每一个孩子的个性你要知道,但我告诉你,教导孩子一定先替孩子着想,不是替自己着想。许多教导孩子的人失败,是因为他在教导中间是先想自己会不会成功?我这样教是不是有果效?就把孩子当作这个试验的兔子,孩子们很聪明的,哪个人真关心他,哪一个人真正爱他,他会知道,而他发现有人真关心他,有人真爱他的时候,他是很感激你的。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用虚假、不真诚的教导法来亲近孩子,因为他在最需要的时候,会找那些真正爱他的人。如果不是的话,他早把你除名了,所以你要很谨慎,孩子个个天性不一样,所以你教导的时候,不可能用同样的办法,对每一个人。有的人只能硬,不能软;有的只能软,不能硬;所以因材施教,你要真正认识他是怎样的。如果你发现教导没有发生太大的果效时,你要改变,当你教错的时候,你要表示你有错;你不能够犯错时,硬着嘴巴一直替自己辩护,为着自己的面子,孩子以后就更不尊重你。所以教导不是简单的事情,求主给你们智慧懂得怎么去做。

问:上帝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他的计划,请问父母亲买人寿保险给孩子,以备不时之需,这是不是违背上帝的旨意,或者圣经里面的预定论呢?

答:你把预定论乱讲一场,预定论是关系到在基督里神拣选人得救的问题,和那人到底是不是撞车,要不要买保险无关。其实,所有的保险叫生命保险对不对呢?是保什么?保生?一定不是,是保你一定死!所以保险是你付了钱还是死的。不付钱也是死,付了还是死。而不同的地方是如果发生了意外,你比较有一些保障。所以我不要说可以不可以,我是说如果你感到需要,你要保,你尽可去保;但是你真正尽力做人,好好靠信心养育儿女,你感到没有办法,也没有钱保,当然也不必保。真正从保险得到最大益处的是保险的老板。美国有一间保险公司算出来,美国人付保险给保险公司赚去的钱一共一百三十三亿的美金,这个问题是相对的不在绝对界的范围,所以我们不要给你命定是有信心,或者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