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恩运动纵横谈

作者:陈宗清

灵恩运动对华人教会所造成的冲击,其来已久。本丈的宗旨,乃尝试从历史、圣经和实际的状况,来分析灵恩追求的路线,并它带给教会正面和负面的影响,进而提供借镜,使基督徒可从中获益,而不致重蹈覆辙。

一、概述灵恩运动对华人教会的影响

在台湾,七十年代时已经受了英国温和灵恩派(Neo-Pentecostal)的影响,几位在环球福音会服事的英国同工就有这方面的表现﹔另外,有些具灵恩经验的宣教士在大学团契中事奉,以致灵恩的问题引起相当的关注和争议。加拿大籍荣耀秀教士所领导的锡安堂系统,聚会中也有不少灵恩的现象。而真道教会和神召会,则属于较传统的灵恩派。那时在文化学院华岗团契当辅导的柯希能牧师,也带领不少年青人走上这条路。之后,以琳教会与和撒那事奉中心和西方的灵恩派接触频繁,并有计划地出版他们的作品,介绍给台湾的基督徒。

七十年代末期,阿根廷裔的欧迪慈牧师(目前在玻璃教会(Crystal Cathedral事奉)受邀在台湾举行联合奋兴会,由于他具灵恩派的背景,对素来保守的台湾教会带来相当的震撼。还有,七九年开始,学园传道会组团到韩国纯福音中央教会观摩,好些牧者再次受到灵恩的洗礼。八十年代至今,台湾陆陆绩续邀请一些有特殊恩赐的神仆前去领会,也或多或少开广了台湾基督徒的眼界。其中较有影响力的是﹕赵镛基牧师、汉特牧师(Hunter)、麦海士牧师(Mahesh Chavda)、赛克牧师(Kriengsak Chareonwongsak)、海福德牧师(Jack Hayford)、温约翰牧师(John Wimber)、庄以西结牧师、亨班尼牧缔(Benny Hinn)等。这一两年则经常邀请建立细胞小组教会有成果的新加坡坚信浸信会邝健雄牧师。

香港的华人教会虽对灵恩持比较严谨与批判的态度,可是也有参与第三波运动的人士前去主领聚会,像韦约翰(John White)、温约翰、卡夫特(Chuck Kraft),使若干教会对圣灵的工作耳目一新。

在北美的华人教会,最常受的影响,就是基督徒葡萄园团契(Christian Vineyard Fellowship)所带来的灵恩运动。另外还有爱修园每一年举办的特会,都和灵恩的追求有关。从去年开始,邝健雄牧师受邀来美,有一些教会反应热烈,积极推动灵恩方式的小组﹔因为他们有一整套的材料与训练方式,也在北美华人教会中掀起不小的波动。

中国大陆家庭教会中,除了原先有灵恩背景的教会外,近十年来还受了香港复兴教会包德宁牧师、以及台湾的敬拜中心陈公亮牧师等的影响,有不少省份的家庭教会也走上灵恩追求的路。此外,还有分散在全国各地自然形成的灵恩派教会,则非笔者所能探究。

二、教会历史的回顾

从第二世纪开始,教会领袖所关注的课题,比较集中在基督论和救赎论上。对于圣灵的探讨和认识,既少又肤浅。殉道者游斯丁甚至认为,圣子和圣灵在本质上与圣父是不一样的,因而圣子和圣灵就低于圣父了。在教父中,爱任纽算是最特别的,他主张,称义、成圣皆是圣灵的工作,于是他开始杷圣灵引到个人生命追求方面。此外,他亲眼目睹有人讲方言,他也觉得,教会应当大量运用圣灵的恩赐,如,方言、医病等。盂他努虽被视为异瑞,但他重生后,却有很多属灵经历,包括方言,并且也说过预言。

第四、五世纪的奥古斯丁,对圣灵的描绘有独到的见解,认为圣灵是父与子之间爱的联合,可惜他却认为,方言的恩赐仅属初代教会,因此他大概是第一位提出「恩赐停止」理论的人。

中世纪的西笃会(Cistertian)曾出了一位修士约雅斤,他宣称,自公元1260年开始,历史巳属于圣灵的时代,他鼓励人借着圣灵进入圣经的真理中,且主张教会需从体制化转变成圣灵掌权、运行的教会。另外,本笃会的希尔加德修女善用方言歌唱。还有,方济会的安多纽修士也有说方言的经历。

中世纪的阿奎那是很杰出的神学家,他强调圣灵赐给使徒方言的目的,是要他们到各处去传福音,他也认为,新约的方言与旧约的预言类似,因此每个基督徒都可以支取方言的恩赐。

到了改教时期,马丁路德肯定圣灵在基督徒身上的工作,可是对五旬节的看法仍受奥古斯丁观念的影响。但他相信,圣灵引导人过不住祷告的生活,这个亮光在当时是十分宝贵的。加尔文则提到圣灵内在的见证,但对于方言的功用,还是秉持奥古斯丁的立场。

十八、十九世纪,敬虔主义针圣灵的看法比较着重在灵里的更新,帮助信徒成圣。十八世纪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对圣灵的认识较为完备﹔他提倡「第二次恩典」的工作,以后五旬节派就借用这个架构,来诠释灵洗的经历。卫斯理认为,方言可以丰富个人属灵的经历。他个人表示非常渴慕。

十九世纪的宣信博士主张四重福音﹕救主、成圣者、医治者、再临的王。他自己也强调第二可以是我们这世界的语言,也可以是超越这世界、我们所不知道的语言。陶芮(R.A.Torrey)是美国的奋兴布进家,他是第一位把灵洗的观念系统化的人,1895年写了《圣灵的洗The Baptism of the Holy Spirit》—书。十九世纪在大布道家芬尼所主持的奋兴布道会中,常有唱灵歌、跳灵舞、甚至像骨牌般仆倒的现象。

整个五旬节的运动,是基于五大神学观﹕1)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2)改革宗之事奉能力的观念﹔3)时代主义的前千禧年观﹔4)救赎中的医治﹔5)复原主义。

影响五旬节派医治观最明显的,有四位﹕1)高登(A.J.Gordon)﹔2)宣信(A.B.Simpson)﹔3)杜卫(J.A.Dowie)﹕4)伍萝斯(Maria Wood-worth)。他们都认为,耶稣救赎的恩典里包括身体的医治。高登是浸信会的牧师,宣信则是宣教会的创始者,杜卫原是公理宗的牧师,而伍萝斯是贵格会的会友。他们注重圣灵医治的工作,带给五旬节派传道人很深远的影响。

三、本世纪的灵恩运动

富乐神学院教授韦拿(Peter Wagner)将二十世纪的灵恩浪潮分为三波。第一波是传统的「五旬节运动」(Pentecostal Movement),始于堪萨斯州的托彼卡(Topeka),灵魂人物为柏涵(Charles Parham),一九○一年元旦,他所创办的伯特利圣经学院被圣灵浇灌,影响扩及全城,多人悔改,病得医治。以后黑人牧师西摩(William Seymour)于一九○六年将这复兴的信息带到加州,在亚苏撒街312号教会几乎天天有聚会,会中有被圣灵击倒的、说方言的、得医治的,成为著名的大复兴。

第二波称为「灵恩运动」(Charismatic Move-ment),或「新五旬节运动」,于六十年代开始盛行于基督教各大宗派和天主教中,并在中上阶级流行。起初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为柏斯收师(David Plessis),他原是南非五旬节派的传道人,透过普世教协介绍五旬节运动,并运用文字工作,将各宗派中有灵恩经历的人连结起来。此外,原籍亚美尼亚的撤加林(Demos Shakarian),于五十年代创立「国际全备福音商人团契」,透过各地分会的活动,分享灵浸的经历。而加州名牧班纳德(Dennis Bennett)则被许多人视为近代灵恩运动的先驱﹔他原在圣公会的圣马可堂牧会,一九五九年获灵浸经历,一九六○年转到西雅图一间面临破产的路加堂,到七十年代,已超过二千人参加他的教会。他在公理宗、路德宗和长老宗带领灵恩运动,大有发展。

第三波称为「葡萄园运动」(Vineyard Move-ment)或「神迹奇事运动」、「权能布道运动」。葡萄园教会于一九七三年由南加州灵恩派的布道家加力信(Kenn Gullikson)创办,后来温约翰(John Wimber)参与,并成为这运动主要的领导人﹔一九八三年教会迁至安娜罕(Anahaim),很快就增至五千人﹔北美已有数百间葡萄园教会。这一运动中,著名的领袖不乏学术界人士,如富乐的教授韦拿、前精神科医生韦约翰(John White)、前达拉斯神学院教授狄积奇(Jack Deere)。这运动虽影响不少教会,但他们鼓励信徒避免教会分化。

四、多伦多祝福

多伦多一家著名的杂志(多伦多生活Toronto Life)把「多伦多祝福」(Toronto Blessing)当作是一九九四年吸引游客最有力的因素。这两年来,多伦多的「机场葡萄园教会」已经闻名遐迩。

一九九四年元月二十日,—位从圣路易来的葡萄园教会牧师克拉克(Randy Clark)向两百位会众讲道,圣灵的火首次降临在他们身上。隔年,他再来时,会众已增加到四千人。而那年的特会中,每晚都有五百到一千人从世界各地前来,参加四到五小时的敬拜聚会。为何这间教会在短短一两年内举世轰动?理由很简单,神迹奇事不断发生,像天使在发音困难的孩子身上工作﹔十几岁的瘫痪少年、不能说话、不能看见、失去记忆,却在聚会中得医治﹔有一些人见证,疼痛、头痛、长期不孕、严重情绪失调等,都得到医治。

多伦多祝福聚会中的现象,和所带来的影响,在基督教界中引起广泛的讨论。一九儿五年九月11日《今日基督教杂志》由安大略(Ontario)神学院的教授毕弗利(James A.Beverley)写专文作评析。他肯定五件事。第一,「多伦多祝福」使许多信徒灵命更新﹔第二,许多人在其中信主,包括不少社会边缘人士﹔第三,欢乐的庆贺气氛令人瞩目﹔第四,其神学大致符合福音派路线﹔最后,这间教会的牧师主任阿诺特(John Arnott)与许多宗派都保持美好的关系。但他也提出一些警告,首先是他们引用历史与预言来平息批判,但立场有欠公允,预言亦嫌空泛,而他们的措辞又过度激烈﹔其次,聚会的信息太弱,缺乏解经与神学的深度,有反智之嫌﹔另外,在医治的果效方面,根据实地调查,也有夸大与不实的个案。

在那期杂志中,登了两篇见证,一篇是由五旬节派背景的牧师所写,他客观的指出,聚会中有一些事奉人员采用非常造作、类似魔术的手势为人祷告,他把这些现象跟其它印度教、印第安等异教崇拜情形作比较,认为不无雷同之处。另外一篇是一位福音派牧师的见证,他在机场葡萄园教会的聚会中领受福祉,生命更新,事奉有新的拓展。—位在台湾事奉的牧师曾告诉我,他们参加了「多伦多祝福」的聚会之后,对自己在教会中的事奉有很大的影响,神迹经常发生,教会人数骤增,奉献也大幅提高。

五、亨班尼(Benny Hinn)其人及其事工

一九九○年,一本新书《圣灵早安》在基督教书房出售,不久就成为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一年以内就卖了五十万本,一年半之后,销量已超过道森博士(James Dobson)与司温道牧师(Chuck Swindle)所着之书的总合。这本书的作者就是亨班尼,当年他只有三十七岁。他在一九八三年创立了奥兰多基督中心(Orlando ChristianCenter),经过短短的七、八年,会众从几百人增长到七千人,目前他大概是灵恩派阵营中最受欢迎的讲员,也是被老牌神医大匠罗拔士(Oral oberts)公认为最有恩膏的讲员。他每一年在美国各地举行特会,并且到世界各地举行大型医病聚会,所到之地莫不万头钻动,排队好几小时才得入场。

他最大的特长,就是戏剧性的讲道,特殊的英文腔调给人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他擅于表演,又会带领敬拜,懂得如何使聚会的气氛达到高潮,就在那时,他鼓励会众以信心来支取神的大能﹔于是神迹奇事就在聚会中发生。但他最大的弱点,也是被福音派学者、传道人攻击最厉害之处,就是讲道时常有很严重的神学错误,和解经的问题。有一次在电视台(TBN)的节目讲道时,他说,三一真神的每一位都是三而一的﹕「其中一共有九位。」另外一次他说,亚当是第一个「超人」,他可以在一瞬间就飞到月球上去。还有一次他因对批评者不满,而说﹕「有时候我希望神给我一把圣灵机关枪,可以让那些人脑袋开花!」

六、圣灵工作浅说

圣灵是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三位,与圣父、圣子同尊荣、同能力、同权柄、同永恒。圣灵不是一种势力、影响、或气氛,乃是一位具有位格的神。新约圣经描写圣灵的工作,如﹕圣灵使人知罪,圣灵赐下神的爱,圣灵引导使徒们传福音的工作,圣灵安慰神的儿女,圣灵使人说话有能力,并且行超然的神迹,等等。

主耶稣离世之前,曾向门徒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与你们永远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约十四16-18)因此,所有悔改信主的人,都有圣灵的内住。不过,这件事情在使徒时代发生的情况,和现今略有不同。首先,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后,就向门徒们吹了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22)。不久,耶稣又对他们说﹕「你们要受圣灵的洗」(徒一5)。这件事情在五旬节的时侯发生。因此,对门徒而言,他们先有圣灵内住的经历,然后领受圣灵的洗。

使徒行传第八章,撒玛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徒八14)。大多数解经家认为,他们既相信神的道,必然有圣灵的内住。然而,彼得、约翰到他们那里,却藉祷告使他们受圣灵(徒八17)。这里的情形,是让他们领受圣灵的洗,情况和五旬节一样。虽然经文没有说他们讲了方言,可是根据上下文,西门可以看见圣灵的赐下(徒八18),亦即有一些特别的表现。

接着,在哥尼流的家,那批外邦人还未信耶稣,因此,不会有圣灵的内住。奇妙的是,当彼得讲道时,圣灵就降临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十44),对他们而言,圣灵的内住和圣灵的洗同时发生。

以弗所的门徙虽受了约翰的洗,可是不明白真道,尚未重生,故没有圣灵的内住。当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时,他们不但有了圣灵的内住,也领受了圣灵的洗(徒十九6),情形和哥尼流家的人一样。

保罗写信给哥林多教会时,提到「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十二13),他乃是说明一个人刚信主的情形﹕不但是重生了,而且领受圣灵的洗。这是以后所有信主之人的「样本」。圣灵的内住和圣灵的洗同时发生在一个悔改信主的人身上。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晓得,灵恩派常杷灵洗当作是信主以后第二次对圣灵的经历,称之为「第二次祝福」(second blessing)。笔者认为,「圣灵的洗」这个词,在新约圣经中意义比较广泛。五旬节时,圣灵的洗与圣灵充满、圣灵浇灌,都是指同一件事。可是在哥林多前书十一至十三节,圣灵的洗就不是指圣灵充满,而是指圣灵的内住。

其实,词汇的问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认识圣灵工作的实际。基督教无论那一个派别,都会承认信徒不但需要有圣灵的内住,而且需要圣灵的浇灌与充满。关于「圣灵的洗」,福音派和灵恩派的了解不同,若花许多力量彼此抨击、争论不休,实乃不智之举。

七、是否要追求灵恩

首先需声明,「灵恩」这个词汇完全是合乎圣经的。圣灵的工作是一切永恒事奉的根基,若没有圣灵的感动与运行,人就无法得救,更谈不上成圣与得胜。「灵恩」按字义而言,即是「圣灵的恩赐」,新约圣经讲到圣灵恩赐的经文计有﹕罗马书十二6-8、哥林多前书十二4-11、十二27-31、十四章、以弗所书四11-16、彼得前书四10-ll。

追求灵恩究竟对不对?主耶稣曾说﹕「你们中间作父亲的,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么?」(路十一11-13)这里应当是指求圣灵的充满(弗五18)’或求圣灵的恩赐,因保罗亦勉励信徒﹕「当求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林前十四12)。不过,他在那里所强调的,比较是作先知讲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不该求一些神奇与异能式的恩赐,如说方言、翻方言、医病、赶鬼、知识的言语、预言等。

使徒保罗又说,一切恩肠「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11),因此,恩赐是不能强求的。或者说,恩赐不是我们履行什么条件,神就给我们的,如,我禁食七天,或四十天,神就会给我一些奇特的恩赐﹔这样的观念是不合圣经的。但是圣经命令我们「要被圣灵充满」(弗五18),亦即我们要为「被圣灵充满」而时常祷告。—般而言,当圣灵充满或浇灌我们时,祂就会赐下某些恩赐。倘若刻意去追求某些奇特的恩赐,很容易会有偏差。不是被魔鬼利用,就是会有「己」的掺杂。仿冒、错觉、自己的想象、心理的作用、或仇敌的欺骗等因素,所产生的感官经验,都可能被误认为圣灵的恩赐。

八、灵恩运动对普世教会的正面影响

灵恩运动对于普世教会的确有一些贡献与提醒,分述如下﹕

1.—般说来,灵恩派的信徒较注重祷告与敬拜,所以参与这类的聚会,能加深信徒祷告与敬拜的生活,也能使福音派的教会更注重集体的崇拜,让崇拜更活泼、自由。此外,肢体的动作也能帮助全人更容易投入敬拜中。

2.追求灵恩的聚会,较注重圣灵恩赐的操练与运用,这是一般福音派教会非常欠缺的。特别若有方言恩赐的人,在福音派的聚会中不是不敢运用,就是没有机会使用。其它像知识的言语或预言,更是如此。倘若有人生病,在福音派的教会中,第一个意念就是去找声生,而不是仰望主的医治,或是请一位有医病恩赐的肢体来按手祷告。

3.灵恩派的教会通常会有较多的神迹奇事,而这些超自然的现象,常能为福音工作带来突破性的进展。

4.在教会内常会有不少疑难杂症,像严重的沮丧、暴烈的脾气、甚至毒瘾、烟瘾、酒瘾等、或者有外遇,落入情欲的网罗﹔这些问题若非圣灵大能的彰显,很难解决。比较起来,灵恩派的教会处理这些问题,常有更明显的果效。

5.在灵恩追求的聚会中,情感较容易得到充分的渲泄,信徒可以自由的表达对神的爱和赞美。而与神在感情上有交流,也是认识神很重要的一环。有关这方面,巴刻博士(J.I.Packer)在《认识神》一书中有贴切的说明。

6.注重灵恩的教会,在推广宣教和传福音的工作上,常有高度的热忱。在动员信徒为神国度的摆上,也常有明显的绩效。

7.信徒渴慕圣灵的追求,自然会不断从圣灵得到更新与能力,以至于可以过喜乐、得胜的生活。

九、华人教会反对灵恩聚会的原因

接着我们来思想,为何华人教会中,有一些人反对这种有奇特恩赐彰显的聚会。原目大概可分为四类﹕

1.由神学观不同所产生的反对﹕有一派人士持「停止观」,认为神迹奇事已随使徒时代而结束。因此对于这些恩赐的彰显,他们很自然会推论说,这都是从邪灵或是魂的潜势力而来的。换言之,既不是从圣灵而来,就是从其它灵界的力量而来。

2.因过去不良或痛苦的经历所产生的反对﹕许多年长一辈的传道人,几十年之前接触过新约教会或五旬节派教会。那些教会常强迫人说方言,或帮助人、教导人说方言,甚至认为不说方言就没有得救。这些传道人了解方言运动对教会造成的伤害与引起的分裂,因此很容易把有特殊灵恩表现的聚会都归为同一类。

3.固守原先的传统所产生的反对﹕一些传道人或基督徒在他们的宗派和传统里,从来没有看过这些奇特恩赐的彰显,很容易以自己的标准来加以判定,认为跟自己不一样的就有问题﹔甚至认为已经有了神一切的祝福,不再需要所谓的「灵恩」。

4.因灵恩聚会中偏差的现象而生的反对﹕在很多灵恩的聚会中都有肉体的表现,及信息不合乎真理的状况﹔又很容易造成教会的分裂﹔尤有甚者,一些灵恩派的著名牧师传出丑闻﹔或曾讲一些几近荒诞无稽的话﹔凡此种种都令许多人十分反感。下一段中将阐述此点。

十、灵恩追求聚会中的问题

灵恩追求聚会中容易产生的偏差,可综述如下﹕

1.过份强调经历,或一些特殊的现象,使人误以为,有这类经验,才蒙神的眷顾。但这类经验可能有许多理由可以解释,所以是否出自圣灵,需要经过辨识。反过来,没有这些经验,并不代表不蒙神的赐福。

2.方言的恩赐是很容易模仿的,因此在方言的追求中,不知不觉会有肉体的掺杂和魔鬼的欺骗。

3.近年来的灵恩聚会,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叫作「被圣灵击倒」,这个情形争议性也很大。有些人可能的确因圣灵的工作而全身发软,因此倒地﹔但有些人可能是在这种气氛中,由于心理作用而倒下,也有人是自己倒下,或是被推倒。

4.有位牧师在多伦多教会观察到,这些使人倒地的圣职人员,所采用的方式非常奇怪,像双手不断压人头部,或一手按在人身,一手彷佛从空气中舀东西送入人体内。这些方式有点像魔术师,又和各种异教祈符念咒的举动很类似。

5.在一些灵恩聚会中,常有尖叫、甚至类似狗叫、或野兽的叫声,这些声音令许多人感到不舒服。有可能是人在这种追求的气氛中,进入恍惚的状态,而被仇敌利用,制造出来的。

6.在一些灵恩聚会中,像接连不断的哭、笑、剧烈的情绪反应,甚至无法控制的怪异举动,都应该很审慎地去评估。我们当然不能一概说,都是肉体的表现,或是邪灵的工作,但却要要注意,分辨这些情绪反应后的后果,对我们生命是否有正面的影响。

7.在灵恩的聚会中,对于真理的解释经常不够丰富与透彻,有时候完全没有圣经的内容,只有一味的标榜圣灵的各种经历。长期以来,很容易造成信徒对圣经一知半解,或者断章取义。

8.许多福音派的信徒与灵恩派的信徒接触以后,都觉得这些灵恩派的信徒有属灵的骄傲。很容易就有高人一等的感觉。这些灵恩派的信徒过份注重经历,可是对圣经的真理却常似懂非懂,在许多灵恩的经历之后,个性、生命却没有明显的成长,还是有许多属肉体的表现。

9.一些有疾病的信徒,前往参加这类灵恩的聚会,常被教导说,只要有信心,病就能得医治﹔倘若不得医治,按照许多神医布道家的简单逻辑,就是没有信心,或者有一些罪没有彻底对付。其实,疾病未得医治,真正的原因没有人晓得,妄加论断,常会造成不良的后果,甚至绊倒信徒。

10.许多宣称有恩赐的传道人,他们对人医治的效果并非是完全的,或者当时似乎好了,以后病又回来。另外,不少的预言或「知识的言语」不是那么准确,使人对这些聚会失去信心。

除了以上所列的问题之外,若有兴趣进一步探讨,可参考一些书籍,像J.I.Packer的《Keep in Step with the Spirit》,John MacArthur的《Charis-matic Chaos》,福音派领袖合着的﹛《Power Religion》,其中有Chuck Colson和R.C.Spoul的分析,Hank Hanergraaff的《Christianity in Crisis》等。

十一、灵恩追求聚会中特殊现象--正面肯定与可能的危机

大略剖析了灵恩聚会的间题后,我们再进一步来看,这类聚会中八种特殊现象或恩赐的彰显,各有何种正面的价值,并可能产生何种偏差与危机。

1.敬拜的身体动作

a.圣经的依璩

诗47:1; 77:2, 95:6; 134:2;135:2; 141:2; 143:6; 150:4; 提前二8

b.正面的肯定

1)帮助人在崇拜中更加释放,脱离仪式的束缚
2)鼓励全人的投入
3)使情感有美好的疏导与渲泄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1)举手、拍掌、站立、甚至跳舞,都可能变成形式与传统
2)外表的动作也可能出于肉体

2.方言的恩赐

a.圣经的依据
可16:17; 徒10:46; 19:7;林前12:10; 14:27,28

b.正面的肯定

1)方言的恩赐(某地区的语言)可增进沟通的效果
2)方言的祷告可以超越恩想、理性的局限,一面造就自己,一面成就神旨
3)方言与翻方言运用合宜,可以造就信徒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1)方言可以假冒
2)高举方言,超出其应有的地位
3)以方言作为衡量得救、圣灵充满、或属灵的依据
4)运用不得宜,造成混乱
5)说方言的人容易会有超人一等的心态

3.身体的医治

a.圣经的依据
太9:35; 可16:18; 徒3:7; 9:40; 14:10; 林前12:9

b.正面的肯定

1)可以彰显神的大能
2)患者脱离疾病的缠累,增加信心
3)使看见的人信心得以坚固
4)可以增进传福音的效果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1)容易忽咯神的主权
2)倾向以简单的公式来说明医治的过程
3)医治恩赐的解释常带给人困惑
4)多半从负面角度看疾病的意义
5)聚会中,传讲真理与医治事工的比例不恰当

4.知识的言语和智能的言语

a.圣经的依据
林前12:8; 约1:47; 徒5:3; 13:10

b.正面的肯定

1)使领受的人深刻体会神的眷顾
2)智能的言语使人可以应付从仇敌而来的挑衅(太22:17-21; 徒6:10)
3)有知识的言语则可「对症下药」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1)有时可能是自已的感觉或臆测,而非圣灵的启示
2)如果讲错,可能会让知道的人产生困惑,甚至绊倒人
3)有了这种恩赐,可能会自大,依靠恩赐而不依靠主
4)可能会表演恩赐而忽略宣讲神的道

5.先知预言

a.圣经的依据
罗12:6; 林前12:110; 徒11:28; 21:21

b.正面的肯定

   1)正确的预言可以荣耀神,并增强信徒的信心
   2)信徒若对预言作适切的响应,则可避免灾难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1)造成信徒内心惶惶,不知何所适从
   2)预言未应验,羞辱主名,使教会受亏损
   3)若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预言,则带来混乱

6.被圣灵击倒

a.圣经的依据﹕民24:4﹔徒22:7; 26:14; 启4:17

b.正面的肯定

1)帮助人与神建立亲密的关系
2)带来情感与心理上的医治与释放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目前流行的模式很难在圣经中到到确凿的依据

   1)可能有人不是真正被圣灵击倒
   2)以被击倒与否为衡量效果的依据
   3)信徒可能以被击倒而沾沾自喜

7.赶鬼

a.圣经的依据
太10:1; 可16:17; 徒13:18

b.正面的肯定

    1)使人更多明白灵界争战的真实性
    2)带来灵里的自由与洁净
    3)使人认识神的能力胜过一切邪灵的作为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1)对邪灵、魔鬼过份敏感或畏惧
   2)过份依靠一套词句或方式

8.特定内在医治的模式

a.圣经的依据﹕约21:15-22

b.正面的肯定

1)帮助人对于心灵的需要,有更深刻和全面的认识
2)能建立更健全的人格

c.可能的偏差与危机

1)释经学上的困难
2)所采用的方法过份主观,会给邪灵有机可趁
     a)记忆医治法
     b)具体想象法
     c)思想改变身体之方法
3)过份看重「赶鬼」与「释放」的祷告

十二、总结

七十年代以后,灵恩运动逐渐渗透到几乎所有的大宗派中。因此,不少长老会、信义会、浸信会、公理宗、甚至天主教的人士中,都有灵恩的经历。本来,灵恩的现象是必然的,我们既是神的儿女,神就会在教会中按着祂的旨意,赐下各样圣灵的恩赐。因此,方言、预言、知识的言语、智能的言语、医病、赶鬼等恩赐,都会显明出来。我们不用害怕,因为这些恩赐都是教会所需要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分辨的灵。千万记住,不要随便给人家贴卷标。如果听见有人讲方言,或举手祷告,不要认为他就是灵恩派。遗憾的是,在不少保守的福音派教会中,「灵恩派」已成为一个有问题的名称或头衔﹔甚至有些神学院几乎把它视为异端,其实这并不正确。

倘若高举灵恩,高过其它的真理,以所谓的「权能」代替圣经的权威,或只带领人追求一些经历,这就有了严重的偏差,但不一定是异端。若说,「方言是得救的条件」,那就离异端不远了。身为福音派的牧者,笔者鼓励大家要吸收并效法这些注重灵恩追求之教会的优点,但要谨慎地防备从仇敌来的诱惑。有些灵恩派的传道人,解释真理有偏差,并非代表他们不得救。他们的一些作法,我们不需要学习,但我们却可以学习他们渴慕圣灵、和期待神迹的态度,因为离开圣灵,无人能真正明白圣经,也无人能有效的事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