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子与葡萄树

约翰福音15:5

伊望大帝是十五世纪的俄国沙皇。他是第一位统一俄国的皇帝。因为他迟迟没有娶妻生子。他的顾问越来越觉得沙皇如果没有后代,将会成为俄国的大问题。

于是俄国顾问开始到欧洲各地为伊望大帝物色皇后。他们看中了希腊的公主,希腊国王非常高兴。因为俄国是当时的大国,两国结亲对希腊是件大喜的信息。只是他盼望伊望大帝一定要受浸加入希腊正教。

伊望大帝一口答应,于是带着五百位御林军,来到雅典。

首先就要为伊望大帝施浸。希腊正教的主教看见这个大好的机会,就乘便要求伊望大帝也让他的御林军受浸。伊望大帝也答应了。

于是他们安排了五百位祭司,每人伺候一位御林军,一对一的同时施行浸礼。伊望大帝和他的五百御林军都一同来到地中海边。按照希腊正教的方式,他们都需要全身下水。然而在最后一刻钟,主教发现有一个问题,按照希腊正教的规定,军人不能受浸,必须要放弃军职,才能受浸。因为他们不能接受一个基督徒一面杀人,一面作礼拜。

聪明的御林军队长立刻想出了一个办法。主教也接受了。就是在下到水里去的时候,每一位御林军的士兵都拔出他们的长剑,高高举起。他们全身下水,只是长剑与手臂不下水。

直到今天,很多人在信仰上仍然采取这种保留的态度。我们有一只高举长剑的右手,没有和我们一同受浸。没有为主的缘故完全舍弃。

这就是为什么耶稣用葡萄树和枝子的比喻,说明基督徒要完全住在基督里,而不是保留一部份为自己。

葡萄树与枝子的比喻非常简单,却包括了许多丰富的教训。完整的说出了耶稣基督对我们的盼望。

今天我们要从耶稣的比喻,来看葡萄树的性质、葡萄树代表的完全,和葡萄树的目的。首先让我们来看葡萄树说出了信耶稣的性质。

葡萄树与枝子的关系,是完全相属的关系。枝子与葡萄树的关系是生命的关系。生命是不能有保留的。活着就是活着。没有生命就是没有生命。不能半死半活、不死不活。基督徒如果是基督徒,就应该完全是基督徒。因为神的生命赐给我们的时候,是葡萄树与枝子的关系。

我们相信耶稣,不是表面的、或者暂时的与耶稣联合。刚信耶稣的时候,我们总以为信耶稣是我个人的选择。然而当我们接纳了耶稣以后,我们和他的关系就不再是我们的选择了。因为相信耶稣以后,我们和造物主宰就有了生命的关连。以后我们与神的关系,不再是人的智慧和人的思想,而是神要在我们身上完成的工作。

什么时候我们接纳耶稣,耶稣的灵就进到我们心里。耶稣的生命就成为我们的生命。以后我们和耶稣的关系,就好像葡萄树和枝子的关系一样。我们与耶稣有生命的关系。我们和耶稣联成一体了。

第二、葡萄树教导我们完全合一的道理。我们相信耶稣之后,我们和他的关系就非常亲密。这是一种完全合一的关系。以后葡萄树和枝子就成为一体了。以后葡萄树就是枝子,枝子就是葡萄树。你看过葡萄树没有?葡萄树是一种藤蔓。藤蔓没有树干和树枝的分别。葡萄树没有枝子就不成为葡萄树。枝子不在葡萄树上,就不是葡萄树的一部份。不管枝子长得多么靠近葡萄树,如果不在葡萄树上,就不是葡萄树的一部份。因为这是生命的联结。里面有生命的流通。

枝子成为葡萄树的一部份,完全是因为葡萄树的缘故。基督徒今天在神面前的地位,完全是因为耶稣的缘故。

为什么耶稣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呢?基督徒相信耶稣之后,就一心想要讨神的喜悦。然而真的要讨神的喜悦,必须依靠神的力量。基督徒必须依靠神,才能知道神的真理,才会懂得神喜悦什么事。基督徒知道什么是神的旨意之后,还要依靠神,才能按照神所喜悦的旨意实行出来。

圣灵在我们心中成为我们生命的泉源。圣灵成为我们行事的指导和力量。当我们终于实现神的旨意的时候,不是我们作出来的,而是神的灵在我们里面作出来的。就好像葡萄树结果子,是因为葡萄树有结葡萄的生命。如果生命不在枝子里面,枝子就不要想结出果子来。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葡萄树没有枝子,也不能作什么。如果一棵葡萄树没有枝子,那是什么葡萄树?刚才我们说过,葡萄树本身没有树干,枝子就是葡萄树。如果葡萄树没有枝子,就没有葡萄树。

耶稣来到世界,愿意谦卑的放下天上的荣华,完全依靠基督徒。我很喜欢一个比喻,说到耶稣复活升天之后,回到天上。天使为他开庆功宴。大家都恭喜耶稣在地上的各种工作。称赞他怎样变水为酒,叫瞎子看见,瘸子行走。又怎样从死里复活,把魔鬼澈底打败。

然后有一位天使问耶稣:「现在你回到天上了,神的旨意怎样实现呢?」耶稣说:「我把地上的工作都留给门徒了。」那位天使问他:「可是彼得不是刚刚才三次不认你,犹大不是刚刚才出卖你吗?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安排呢?」

天上完全安静了。好像是最绝望的一刻。然而耶稣却回答说:「没有。我已经把圣灵赐给他们,以后完全要看看门徒怎么在地上实现神的旨意了。」

这就是耶稣的意思。不论是好是坏,他完全依靠我们,把他的福份分给全世界。基督徒如果不出去按时候分粮给世人,天上的灵粮就不会分给世人。

得到神如此的看重实在是基督徒最大的荣幸。凡是相信耶稣的人,都应该仔细思考。我们要愿意在神的面前崇拜他,并且尽心尽力的为主结果子。因为他实在赐给我们无比的光荣。

不但葡萄树与枝子互相倚靠,不能没有对方。并且葡萄树与枝子完全相属。葡萄树一切所有的都是枝子的。葡萄树从地上吸收养份,就分到每一根枝子上去。枝子不能直接从地上吸收养份。无论葡萄树吸收到什么养份都完全给了枝子。葡萄树对枝子毫无保留。耶稣对属他的人也是这样。基督徒在相信的那一刻,耶稣就把他的生命赐给他。耶稣又说:「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约翰福音7:22)又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约翰福音14:12)

所以今天我们有耶稣的荣耀在我们身上。只要我们愿意照着他的话去作,耶稣的荣耀就会显明出来。并且我们能作的事,甚至比耶稣当年在世上作的事还大。

耶稣一切的完全,丰富,都已经赐给我们。因为葡萄树不是为他自己而活·葡萄树是为枝子而活。正如耶稣不再为他自己活,而是为属于他的人而活。现在耶稣在天上一切的尊贵荣耀,都是我们的。唯一的限制是我们自己的顺服。在耶稣那里,他完全为我们好处而活。而现在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天天为我们祈求。你想这是何等大的福份?

不但耶稣属于我们,我们的一切也完全属于耶稣。葡萄树的枝子完全没有自己的身份地位。凡是在葡萄树上的枝子,就完全属于葡萄树。他结的果子,是葡萄、不是枝子。枝子的生存目的,就是为葡萄树结果子。

基督徒现在也有了神荣耀的形像。现在我们也完全属于神。一切都是为了事奉主。耶稣怎样事奉神,现在基督徒也要怎样事奉神。当年耶稣在世界上已经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榜样,他把自己完全献给神。甚至不在乎付出生命的代价。耶稣的目的就是要成全我们的好处。他为了赦免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现在我们也要学习耶稣的榜样,事奉神。我们要为耶稣的缘故,一切事都只思考耶稣的好处。连我们的思想和感情、工作和家庭,都完全是为了耶稣的缘故,都是要为耶稣结果子。

什么时候我们体会到自己和耶稣的关系是葡萄树和枝子的关系,从那一刻起,我们和耶稣的关系就不同了。我们不再有任何保留。我们一切的思想,都是以耶稣为中心。我们的行事为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实践耶稣的旨意。

为什么要与葡萄树联合呢?我们与耶稣联合的目的是什么?在耶稣的比喻里,葡萄树的枝子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结果子。请看约翰福音十五章二节:

「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结果子的,他就修理乾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

对葡萄树自己来说,它的生存或许就是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然而在耶稣的比喻里,神栽培葡萄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葡萄树结果子。

神所栽培的葡萄树也需要叶子维持存活。叶子可以在结葡萄的时候,提供葡萄的养份。所以目的仍然是为了结果子。天父栽培了葡萄树,开花结果之后,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分给周围的人。

基督徒与神联合之后,就成了葡萄树的枝子。以后必须不自私的,完全为周围的人而活。以后我们活着是为了别人。要以传福音为人生目的。要爱人如己。耶稣说,他到世上来,不是要受人服事,乃是要服事人。耶稣来,是为了把我们接到葡萄树上。现在我们要完全为葡萄树而活。

现在我们知道自己的任务。我们需要更多的了解神为我们预备的恩典,以致于我们可以放心的用信心对神说:「耶稣实在是我的真葡萄树。他赐给我生命,养育我成长,天天支持我,使用我,加给我无限的恩典,让我结出数不尽的果子。」

现在我可以毫无惧怕的说:「我实在是耶稣真葡萄树的枝子。我愿意住在他里面。安息在他里面,等候他,事奉他,单单把他从我心中活出来。他也把他丰富的恩典赐给我,使我可以为他结出果子来,分给世人。」

什么时候我们愿意了解葡萄树的比喻,什么时候神的能力就赐给我们了。因为了解耶稣和我们的关系,可以帮助我们住在基督里。耶稣藉着葡萄树的比喻教导我们,他完全属于我们。现在他又完全与我们联合。他完全的福份全部都是我们的。只要我们在他里面,我们可以有把握,他的一切都是我们的。我们或许软弱,他却是刚强的。我们或许贫穷,他却是富足的。只要住在基督里,顺服他的话,相信他爱我们,相信他会赐下恩典、相信他的应许绝不落空,他的一切就会从我们心中活出来。只要相信他,他就完全是我们的。而我们也就成为他的一部份,好像枝子是葡萄树的一部份一样。

我们要怎么对待耶稣呢?是不是仍然迟疑不决,对主保留?或着放下一切的困难,不再对自己说不成,作不到,不可能。接受我们已经是葡萄树上的枝子的事实。从前我们以为自己要费好大的力量,才能完成神的旨意,现在我们发现这是神早已赐给我们的福份。我们应该相信,只要我们接纳他,进入他里面,他就会使用他的大能,将他的应许在我们心中实现出来。对我们来说,住在基督里只不过接受自己已经在基督里的事实,承认我们应该停留在他里面。在心里向他承认自己作不到,愿意完全的向他投降,请他来我们心中为我们成全他的教导。他就会把软弱的枝子坚强起来。我们只要住在他里面就够了。

有一个美国海军士兵服务在一艘军舰上。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时候,他的军舰正好停在珍珠港。

他从小就生长在基督化家庭里。可是却从来没有好好的成为基督徒。日本偷袭珍珠港的前一天,有人邀请他参加查经。聚会里带领查经的弟兄请每一位参加查经的朋友背诵自己最喜欢的圣经章节。这位士兵想来想去,只记得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所以当别人在选择圣经章节的时候,他就决定用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没想到还没有轮到他,别人已经把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说出来了。他只好临时随便找一节圣经,任意凑了几句话。聚会结束后,他心中有很强的自责,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空壳子。什么事都要假装。正在心里难过的时候,他们回到军舰上。日本飞机来偷袭,所有的水兵都跑到高射炮边。然而放在炮台上的弹药,都是练习用的空爆弹。然而为了让日本飞机觉得他们在打仗,他们仍然忠实的把每一发空爆弹都打出去。日本飞机也来轰炸,射击。日本飞机却是打真枪实弹。他们把停在珍珠港里的美国军舰,大部份都炸沉了。

这位水兵看着美国的军舰一艘一艘被炸沉,他心中非常难过。因为他过去受了那么多战斗训练,却只有空爆弹在手中。完全不能发挥攻击敌人的目的。仇敌魔鬼打的是真枪实弹,基督徒却只打空爆弹。

所以他一面打一面说:「我就是这个样子,一辈子打空爆弹。作基督徒也没有好好作,作水兵也没有好好作。如果这次我逃得生命,我一定要认真跟从耶稣。」这位水兵名叫Roy Robertson。他后来跟从了Dawson Trotman,两个人一同创设了导航会(Navigators)带领许多基督徒在信仰上站稳脚步。他们的门徒训练课程中,有一项特色,就是要每一位基督徒背诵一百节圣经章节。

让我们一起成为真葡萄树上的枝子。成为一个认真的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