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成为「代祷者」

作者:豪威尔

代祷者豪威尔简介

  他是威尔斯矿村中的孩子,十二岁辍学在一个小矿坑中工作。他是一位特别蒙神教导的人,靠著圣灵活出圣经的榜样,也是著名威尔斯圣经学院的创始人。本传记的每一章充满了豪威尔一生遭遇的传奇与亮光,包括全然降服,学习爱那不可爱的人,得到有功效祷告之钥匙,成为非洲大复兴的导管,得著神医的法则,信心不住增长,使得世界局势受到他祷告的影响。我们能大胆地说,因著豪威尔的生活,使得基督的教会重新得到有关圣灵真理的教导,并且圣经得到前所未有的地位。但他的故事虽然以简单、朴实及幽默的方式陈述,仍足以使任何读者沉醉。

壹、代祷的地位

  圣灵逐渐启示给豪威尔的中心真理,也是他一生中最主要的服事,就是「代祷」。我们可以在他过去的经验中看出圣灵如何在各方面对付他,引导他进入这样的服事。最初是在兰得诺大会(Lardrindod Convention)中,圣灵完全掌管了他的魂和体;而就在他帮助一位患肺病的妇人时,当神藉著他的祷告医治了那位妇人时,他才对代祷的意义有完全清楚的看见。从那时开始,圣灵继续不断地带他取得新的「代祷的地位」(Position of intercession),也不断地启示他许多宝贵的真理,使他能明白,并用这些来教导别人,带领他们在生命上更成熟。我们且在此稍微停止一下对豪威尔一生经历的叙述,让我们来更详细的了解作个「代祷者」的意义为何,这将会使我们在继续往下读时得到更大的帮助。

  神一直在寻找真正的「代祷者」,但他很少找到合他心意的人,这在他藉著以赛亚所发出的哀痛感叹中表达得很清楚:「他见无人拯救,无人『代求』,甚为诧异。」(赛五十九16)。他也藉著以西结表达出他失望的申诉。「我在他们中间寻找一人重修墙垣,在我面前为这国站在破口防堵。……却找不著一个。」(结二十二30)

贰、三面特徵

  或许一般的信徒会将「代祷」看成某种形式更强烈的祷告。它确实是,但需要强调的是,我们要弄清楚所谓「强烈的」,它的意义是什么?在一个真实的代祷者身上,会有三方面特别显著的特徵,这在一般的祷告者身上并不一定会看得到。那就是:认同(identification)、哀痛(agony)和权能(authovity)。我们以下将依次解释这三者的意义为何。

  一、认同

  一位代祷者向他所代求的对象们「认同」的最好榜样,可在救主耶稣身上完全看见。圣经上这样形容他:「他将命倾倒,以致於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赛五十三12)。作为一位神圣的代祷者,他为一个失丧的世界代求,他喝了那盛满我们各种失丧情景所带来咒诅的苦杯,直至喝尽了;他也为我们每一个人「代尝了死的苦味」。要使这成为可能,而且完全实现,他必须也处在我们所处的情况中。因此,他谦卑自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他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服,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和我们一样。他也为我们的缘故,成为贫穷;最後,他为我们取了罪身的形状,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既因受苦得以完全,就取得了成为我们永远得救根源的地位和职份,也因他完全了解我们所遭遇的,所以他能长远活著为我们祈求,并且藉著他在父面前有效的恳求,「凡靠著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认同」是代祷者应遵行的第一条法规。他的恳求能发挥效力,是因为他牺牲自己的生命给那些他所代求的对像,他衷心真诚的代替了他们。他将自己完全沈浸在对他们的需要和苦难的关怀中,并且,只要是可能的话,他愿意完全受同样的苦。

  二、哀痛

  有另一位「代祷者」(中保),从 ,我们看见这项服事应有的「哀痛」的态度;因为他,就是「圣灵」,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祷告」(罗八26)。除了少数几位愿让他居住在他们的心灵和身体之内的人外,这位目前地上仅有的一位完美的代祷者,找不到可以安置他的负担的心灵,也找不到他能藉著受苦和工作的身体。他只能藉著这些少数的人,做他在地上要完成代祷的工作。由於这些人意识到这位住在他们里面的灵是代祷的灵,他们也和他配合而成为代祷者。不仅於此,这些他所呼召的人,他们也真实地经历耶稣在地上所过的生活。在量上面,或许在许多方面他们不如主耶稣;但在质的方面,他们被召来过和救主在地上同样方式的生活。

  但在他要带领一位被拣选的器皿,真正能进入这样一种代祷的生活以前,他首先必须将这人里面所有出於天然的部份,彻底对付清楚。如对金钱的贪爱、个人的野心、对父母和所爱的朋友们的天然的感情、肉体的嗜欲、对生命本身的喜好。以上所题的这些,都能使一个人,即使他是已悔改归正的人,活在「他自己」里面。所以,所有为他个人的舒适或利益的打算,为他自己将来发展的打算,为了他自己那一小撮朋友的打算;这些都必须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这并不是理论上的死,而是真实的将这些都和基督同钉十字架,而只有圣灵,才能使这成为他仆人真实的经历。这将是一个属灵生命的转捩点,但也必须是每天不断经历的过程。保罗的见证必须成为我们的:「我已经(并且一直保持著)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 我们的自我,必须要从一切错误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好让他能成为圣灵能藉以工作的器皿。
 

  神仆人的榜样

  在「钉死在十字架上」过程的进行中,真实的代祷开始了。藉著给予内在的负担,藉著呼召他在外在行为上顺服他的旨意,耶稣基督的灵开始透过他洁净过的管道,为这失丧的世界活出像他自己那样的爱和牺牲的生活。我们在理斯 . 豪威尔身上看见这样的生活,我们也在圣经中所记载的一些达到属灵颠峰的人身上看到这样的生活。看看摩西,那么年轻的代祷者,以他的自由意志选择离开埃及皇宫,而和他那些作奴隶的同族弟兄们「认同」;看看他竟肯陪著他们经过那「被废弃的、荒芜的旷野」。再看看,当以色列人因著拜偶像,而使神的愤怒临到他们,在他们的毁灭已迫在眉睫时,摩西发出了那达到最高峰的代祷。那时,他不仅以他的身体作为替他们代祷的代价,他更将他那不朽的魂献上:「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出三十二32 )他真是作了这个「愿将自己作为赎他们的罪的代价」的呼求。

  再看看使徒保罗,他是在新约中最伟大的人物(除主耶稣以外),如同摩西是旧约中最伟大的人物一样。藉著圣灵,在他归主後的一生年日中,他的身体一直是个活祭,好使外邦人能由他听到福音。最後,他甚至也将他那不朽的魂奉献在祭坛上。最特出的一次是,在他刚对罗马的弟兄姊妹说,他为了没有什么能使他和他们与神的爱相隔绝(罗八38)而喜乐;可是不久之後,他接著又说:「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九1、3)这是一个有实际行动的代祷者!当圣灵真正在一个被拣选的器皿中活出他的生命时,他将掌管他们的一切,使他们做出一些比一般人眼中的「极端」还过份的行动。这些行动是出於他的热爱,为要警告并拯救失丧的灵魂。
 

  以赛亚,这位出身於贵族的先知,为要警告以色列人,必须「露身赤脚而行」三年。( 赛二十2)我们几乎不能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但事实真是如此!何西阿必须要娶一位妓女,来显示给他的同胞知道,他们的天父愿意再接纳他那充满属灵淫乱罪恶的新妇。神不容许耶利米结婚,是要警告以色列人,若他们不悔改,将面临被掳监禁的恐怖和悲剧。神不许以西结为他妻子的死亡流任何一滴眼泪,他遭遇他眼目所喜爱的被取去(结二十四16)的不幸事件,是要警告以色列人,若他们不悔改,也会遭遇同样的惨事。我们可以继续举出许多人列在这张表上。每一位神所曾大大使用的器皿,在神所量给他的范围内,都是个代祷者。卫斯理为冷淡退後的英国祷告;布斯将军为落魄流荡的人祷告;戴德生为中国祷告;施达德则为了尚未听闻福音的世界祷告。

  三、权能

  但是,代祷不只是圣灵和我们分担他对罪恶的沈重的负担。也不仅是他藉著我们活出像耶稣一般的为失丧的世界牺牲的生活;它更是圣灵要将天父丰盛的恩典赐给世人的方法。如因一位代祷者真的能「认同」和「哀痛」,他也必然能认识代祷的「权能」。这是麦种和收成的定律:一粒麦子若是落在地里死了,就要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代祷并不是担当别人罪恶的报应。从古至今,只有一位能担当世界上所有人的罪债,那就是主耶稣──神的独生子。但代祷者是如此地认同於被代祷者的痛苦来祷告,这使得他能在神面前得著一个特别的地位。他能推动神的手。他甚至能使神改变他的心意。他祷告常能得到他所求的目标;或者,更正确的说法是,圣灵藉著他的代祷来完成他原定的计画和心意。因此,摩西因著代祷,成为以色列的拯救者,使他们免於毁灭。我们也不需有任何怀疑,保罗为神的选民的至高无上的代祷,使他得著他那时代从神而来的最伟大的启示──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要听闻福音、外邦人得救的数目将要满足,以及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十、十一)。并且,我的代祷也使得神能将这些事付诸实现。

  得到「代祷的地位」

  豪威尔先生常说到「得到某种代祷的地位」,这项真理在他一生中许多事件中都很明显的实际印证过。这是被许多人实际经验过的事实。当代价付出之後,当行为上的顺服达到完全的地步时,当内心和神的摔跤,以及呻吟者的祈求也到达完满的程度,然後,便会有「主的话被赐下来」。这时,这软弱的器皿就被圣灵披上权能的外袍,而说出能释放人的话语,「伟大的工作」也就藉此得以成就。不仅於此,这位代祷者也从此得到一个为神这项恩典(使罪人悔改或神医……等)代求的地位。当然,这种恩典的代求还是要在每个案例中寻求圣灵直接的引导,才能运用得合适并实际发生果效。豪威尔先生常提到这一点,而慕勒先生对此所惯用的片语则是──「进入信心的恩典」(entering the grace of faith),以使和「接受信心的恩赐」(receiving the giftsof faith)作区分。他这样说的意思是,当我们以一般的方式祷告时,我们会期望神因著他的良善「可能」会给我们所求的事物。如果他真给了我们,我们会为此喜乐,这是他给我们的礼物。但我们并没有权威或权柄说:「任何时候,当我们为这样的事祷告时,都能得到所要的结果。」一般方式的祷告是所谓「信心的恩赐」,只是偶而出现而已。但是,当一位代祷者在某个领域内得著代祷地位,那么他便进入了「信心的恩典」;沿著那特定的路线,神那无可限量的恩典的海向他敞开,任他支取,这是所谓的「代祷的地位」。

  慕勒

  豪威尔先生以乔治 . 慕勒的经验为例来解释。慕勒先生从未在为病人祷告上取得代祷的地位。他一生中只有一次,神使他所祷告的病人痊愈;另有一次,他为另一个病人祷告,但那人却没有得到医治。然而慕勒先生说,这并不是他在祷告上的失败,而是他并未曾在为病人祷告上得到一个「代祷的地位」,因此前面提到的一个病人因他的祷告而痊愈,只是一个「信心的恩赐」的表现,它并不表示这样的情况必然会重覆出现。但在另一方面,他在为孤儿的祷告上,则从神那儿得到一个「代祷的地位」。他总是预备为他们的利益首先受苦── 如果除了一位以外,其他人都能得到食物,他一定毫不迟疑的要求做那一位挨饿者。因此,在这个领域内的供应,神委托他并保守他负责来看顾孤儿,使所有的需要经常都能得到满足。在这方面,神宝藏的门永远是向他开放,因此,他能取用他所有的需要。

  布朗哈德

  相对的,在德国的布朗哈德(Blumhardt)牧师,却是一位得到为病人祷告的代祷地位的。在他开始和邪灵争战後,他用了超过十八个月的时间来祷告禁食,才得到最後的胜利。许多人提出对他的不满,说他忽略了他作牧师的职责,而将时间都花在为病人祷告上。但他回答说,「主耶稣曾给我们半夜为朋友借三个饼的比喻,虽然看起来那人所做的似乎不值得。」所以,他要继续为病人敲天上的门,终於,他祷告通了。於是神打开了天窗,倾倒下他的恩典。他不只使数以百计的病人得到祝福,他也因此提高了教会属灵的水准。在他得到最後胜利之後,他得到了通往宝座的一个捷径。经常的,当要求他为病人祷告的信来了之後,他只要仰望神一会儿,就能知晓神的旨意是否要医治他们。别人所遭受的苦难的折磨对他而言也是如此的痛苦,因此使他为他们所作的祷告就像为自己恳求一般,这才是真正的「代祷」。

摘自:「代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