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魔棒

作者:卡尔逊(Charles Colson)
         黄从真译
  
  前不久我接到监狱团契义工写来的一封诉苦的信──就称她素珊好了。她道出监狱福音事工最头痛的一个问题,也是我们大部分人都有同感的。

  素珊这两年来,定期去探访一个最难工作的监狱。我们办聚会时,她主动邀集义工来协助,又接待假释受刑人到家里,倾囊相助,你再难找到一个如她热心的监狱之友。

  信的开头提到几位她过去带领的受刑人。像吉姆,原来一直与主亲密同行,现又沦落到二十年前的老毛病──同性恋,她请我们代祷。还有海瑞──毒瘾复发;比尔,重拾杯中物;贝瑞,火山脾气未改。

  素珊解释,这些人都曾把自己献给基督──「 诚心所愿的──如今却还是问题重重,在失败中打滚。素珊伤心至极。她写著「 有时,我觉得被席卷吞噬……要怎么去支取主的力量?不错,耶稣是得胜主,可是我却看不到得胜。 」

  她不仅为那些人的软弱失败难过,也为自己的无能叹息,「 我们不是都可以靠那叫耶稣由死复生的大能吗……究竟那儿出了岔? 」

  像素珊这样成熟的信徒,也会有如是之叹,就不难体会她的挫败感有多深了。今天的社会,每一件事都以终点线──成果来做大量的标准,成功才算数,结果我们竟成了不具坚毅品格的族类。

  这种世俗的信念,不知不觉渗透进来影响了我们的神学──今日大部分的讲章和教导,都把基督教传成一架速成机器,专治人的各类病痛与挣扎。结果,我们自己也信以为真,只要星光闪闪的魔棒一挥,变!所有的难处就会化为轻姻一缕。

  可是,坦白说,这却是异端,跟其它的异端一样引人入胜,在现今自我意识高涨的时代尤受欢迎,只讲一些我们喜欢听的:如何达到你心所欲。

  但它的代价却很可怕。不仅让基督徒在面临复杂问题时显得幼稚肤浅,也叫那些期待魔棒屡屡奏效的信徒,错拥不堪一击的信心。当难处久久不解,当服事所需不仅是弹指之力时,就怀疑起自己的信仰来了。结果导致罪恶感,又使得原先的信念更混淆,甚至灵命萎蹶。

  如果我们信的是这种「 天灵灵 」牌的基督教,最后一定落得瘫痪一场。不但无法胜过自己的罪与软弱,对那些所要辅助的人,更是束手无策。

  这些人所遭遇的不幸,有些是远超过我们的了解和经验的。许多刑犯长期被监禁──受制于沉闷,一丝不动的空气,间或产生突发的暴动,就像点缀的火花──在香灰的囚牢、铁窗、牢房构成的丑陋世界里,有的则终生与毒瘾、酒瘾搏斗。有些出自破碎家庭或自幼即遭凌虐,这些人所尝到的辛酸、挫败与遭人唾弃之辱,是大部分辅助他们的义工只能肤浅体会的。

  想到在监狱充满敌意的现实中,居然还有许多人,愿意在铁窗内为基督而活,出狱后依旧坚守所信,这本身就是一种神迹。当监狱团契的工作愈扩展时,这神迹就愈明显──福音真是改变生命的一种大能。

  然而,这改变却是按著神的时刻表,不是人的。也不是靠我们挥就的魔棒,乃是神全能的旨意。

  我们乃是在这种情况下来服事,带著耐心、仁爱、体恤、宽恕与坚忍,牢记「 成长 」本非易事,对刑犯如此,于我们亦然。往往在困难中才会学到宝贵功课。有时可能失之东隅,却能收之桑榆,不过,我们不常有这份洞察的智慧。

  监狱团契在华盛顿举办的讲习会中,一位结业的弟兄就是个好例证。彼得甫自狱中获释。有一天带著小女儿去逛邻近的超市开张。人潮汹涌造成的混乱,使他身陷试探──彼得输了。被控偷窃,判刑,他再度入狱。令人痛心的挫败──却也是活生生的教训,彼得告诉我们的同工,神藉此经历教导了他,也保护了他不致养成恶习──「 由小偷变大偷,他从错误失败中学到教训、悔改,自此行在光明中。

  彼得的故事对我们也是启发。别梦想潇洒地挥著魔棒,与成列整齐像样的基督徒新兵相视而笑;相反的,回到现实的服事中吧──分担他们的苦难,成为他们在挫败灰心时的一臂之助。

  因此,我们仍然会继续和这群肢体并肩,要多久就多久,深信神必按著他美好的时候来成就。

  素珊也体会到了。她最近的来信透露,上个假期在监狱中度过。「 我所能做的就是陪著他们,分担他们的痛苦──到监里去。 」

  「 到监里去 」其中大有学问。服事的心态与服事本身同等重要,其理在此,我们到监狱去,不是为了领取属灵奖赏,也不是为了炫耀决志人数,而是因为复活的基督召我们去,他的圣言也这样教导:到监狱看望他们,就是看望了主。

  我们挥举的不是魔棒,而是十字架。别忘了十字架的真义是:苦难、迫害与表面暂时的败势。并不是这世界所言的成功,而是神所称许的,那至终无可比拟的奖赏。他的「 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不是因我们的成就,而是因我们驯良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