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毁怨恨的壁垒

作者:By Ray Stedman

方周 译

前些时候我读了某心理学家的一篇文章,说他觉得基督徒非常像冬夜里的豪猪:严寒促使它们缩在一起得以保暖,可是它们一旦彼此接近,就用刺戳来戳去,使它们不得不分开。结果它们永远像是在缓慢的舞蹈中接近和分离。

这是非常真实的。你们会记得我经常喜欢引用的一首小歌吧:

在天上
与我们敬仰的圣徒同住
哦,何等荣耀

在地上
与我们相识的圣徒同住
哦,那是另一番景象

但是我们现在要讲一讲彼此赦免─拆毁使我们彼此分离之怨恨壁垒的唯一途径。

在我们作基督徒的经历里,赦免毫无疑问地是令我们最愉快、同时又是我们最不肯付出的美德。我们都喜欢被赦免,我们期待着被赦免,我们盼望着被赦免,但是赦免别人却需要挣扎。我们抵抗,常常拒绝。我们好像一个作祷告的小男孩,当他按着他家人的名单,一个一个求神赐福的时候,唯独漏掉了他哥哥的名字。妈妈问他:“你为什么不为Cliff祷告呢?”他说:“我不为他求是因为他打我。”妈妈说:“你还记得耶稣说过要赦免你的仇敌吗?”小男孩却说:“问题就在这儿,他不是我的仇敌,是我的哥哥啊!”

我们很可能经常遇到同样的难题:怎样赦免他的弟兄?使徒彼得也是一样。马太福音19章是一段伟大的经文,我们的主所处理的正是那些属他的人之间的关系问题。我们看到直率、冲动的彼得带着一个问题来到基督面前:

过去,我读这段记载的时候常常想,彼得恐怕不是真的在说他的亲弟弟安得烈。他们弟兄俩是一起长大的,都是透明、不躲不闪的人。可是现在我倾向于认为他事实上感到安得烈某种程度地伤害了他,也许安得烈总是习惯不盖牙膏盖,或者总是向彼得借穿他喜欢的外套并不经允许就穿上了,或许他拒绝清扫房间里分给他的那块地方,或许因为弟兄间其它的矛盾。

不管怎么说,当彼得说他七次赦免他的弟兄时,他觉得自己很宽宏大量了。他这样感觉是有理由的。拉比们的教导是,你最多只需要赦免别人三次,到第四次就可以随心所欲了。他们根据对阿摩司书第一章第三节的错误理解,甚至教导说神就是这么作的,因为他的赦免从来都没有超过三次。这样我们看到,彼得觉得当他把三次加倍后又加上一次,从而愿意赦免他弟兄七次的时候,他已经达到最终的极限了。

主在这儿的回答是带着幽默的。很多经文常常被我们误解,因为我们太严肃了。我相信在主给彼得的答复中带着笑声。如果用我们现代的说法,那么他所说的就是:“彼得,你信不信?四百九十次噢!”事实上,我们的主是在说,这不是一个赦免几次问题。绝不是的。在它的下面有一个更深的东西,那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我要赦免?当你看见为什么需要赦免的时候,你就明白那是没有极限的。赦免是一件既没有限制、也不停止的过程。”主选择四百九十这个数字只是为了回应彼得的话。

为了回答“为什么我要赦免我的弟兄”这个更深刻的问题,我们的主讲了一个管家的故事。23─30节是这个故事的起头:

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账。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阿,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著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

这个比喻的价值在於让我们看见它乃是一幅我们的画像。主耶稣拿起一面镜子,让我们能够看清我们自己就是那个欠了巨债的仆人,神是赦免我们的王。一千万银子是个不可思议的数目,当时一个国家一年的收入都难以匹敌。

当算帐的日子来到的时候,这个仆人面对着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国王下令实行公义,将这人和他的妻子儿女都卖了。(这在当时是可能的)即便这样,还是远远不足以还债。在绝望中,那人跪下来,答应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事:“主阿,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其实他是还不清的。纵然他和他的家人作一辈子,他也永远无法还出那一千万银子。然而,他在绝望里呼求,王因他无望的处境而动了慈心,对他产生了怜悯,赦免了他。这意味着王允许欠债不还,使自己的财产受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王为赦免而付出巨大的代价。

如果我们希望耶稣的话能够对我们有所帮助,我们必须在这个故事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如果把我们对神日积月累的冒犯加起来的话,那是一大笔永远无法偿还的欠债。我们的背逆、自私自利的思想行为、心甘情愿的选择、对他人的漠不关心、对他人造成的伤害、以及我们的骄傲自满、恼怒、贪心、谎言等等,所有这些加起来成为我们向神欠下的永远无法偿还的巨债。然而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了好消息,就是那奇妙的福音,告诉我们有一天当我们站在神面前的时候,会听见他说:“在基督的名里你得赦免了。”债被免除了,顷刻间无影无踪了。当我们回首往事时,我们将会清楚地记得,在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得了洁净、已经毫无瑕疵地站在神面前的那一刻,我们是多么荣耀。债还清了,我们自由了!

耶稣继续讲接下来发生的故事,与此形成对比。在得到了难以置信的赦免以后,“那仆人出来”,遇见了一个欠他十两银子的人,便揪著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第二人像他一样求饶“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可是他不肯免去那微不足道的欠款,反而把他下在监里,直到他还了所欠的债。

耶稣说,即使我们遭受了最大的侮辱、最厉害的伤害,当我们拒绝彼此赦免的时候,我们就和那个仆人一样。别人所欠我们的,跟我们所欠神的相比,就是十两银子和一千万银子的区别。这一前一后两件事,正像耶稣所说的那样同时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们当中没有一个基督徒不知道,当他第一次在基督里被饶恕之后,并没有停止犯罪。虽然随着我们对神赐予我们的生命的认识越来越多,我们的亮光和能力也越来越多,但是我们仍旧会经历失败。每一天我们都绝对需要对王来饶恕我们的罪过和背弃。他一次又一次免除我们的欠债,我们听到的是他赦免的温柔声音。尽管如此,碰到有人得罪我们的时候,我们还是立即求诉于公义,总是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你要向我道歉。”“我要求公道。”“把属於我的还我。”“按我所配得的对待我。”“我要求受到尊重。”

在这个故事余下的部分,我们的主指出两大原因,说明为什么基督徒必须赦免得罪了他们的人:

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伶恤你的同伴像我伶恤你吗?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

首先,我们若不赦免便是伪善。我们不能向他人要求公义,因为我们自己并没有站在公义的地位上。像主对那个仆人所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伶恤你的同伴像我伶恤你吗?”我们必须彼此饶恕,因为我们已得饶恕了。使徒保罗在歌罗西书第三章、以弗所书第四章所说之话的根据就在这里:

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或作阴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伶悯的心,彼此饶恕(赦免),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赦免)了你们一样。

这是我们基督徒要赦免的根据。基督说,当我们心怀怨恨、苦毒、拒绝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就和那个恶奴才的作为一模一样了。

我们站在公义而不是怜悯的地位时,有一个永远不变的标记:像那个仆人一样苛刻,言语尖刻严厉。那个仆人掐住同伴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当我们这样讲话的时候总是表明我们在要求公义。通过痛苦的经历以及观察,我发现在家庭里这是最具毁灭性的问题,是父母和子女之间不能沟通的原因。

作父母的经常是这样,我们向子女苛求自己都无法达到的公义,从而把他们拘禁在拒绝和轻蔑之中。我们向他们口吐凶言的同时,自己却陷在虚假里面。我们轻蔑他们,被他们的恶行得罪之后大发雷霆。当我们这样行的时候,自然成了罪的受害者。我们觉得自己在捍卫正义,彰显我们对真理、公平、以及公义的关切。然而,这不是他们可以接受的方式。触动他们的是我们的虚伪:以我们无法达到的标准来要求他们─永远正确、永远真实、永远诚实、永远优秀。这使得子女们感觉高不可攀,因此拒绝他们的父母,认为父母是不诚实的伪君子。

彼得后书里有一段讲到神赐给人的节制、敬虔、爱弟兄和爱众人的恩典,然后又接着说:

人若没有这几样,就是眼瞎,只看见近处的,忘了他旧日的罪已经得了洁净。

这是我们常有的问题。我们向别人的要求是我们自己永远也作不到的,因此粗暴就进入了我们的语气,使我们的要求变得严厉、不妥协和僵硬。这不是说不需要管教,不处理错的东西。问题在於我们做事的灵。我们一旦回归到公义的根基,我们便是站在恶有恶报的立场上了,其结果必定是愈演愈烈。你的收音机太响了,所以我就敲墙;你又诉苦了,所以我就咆哮;下次我们再见时,你不要跟我说话。我和你是公事公办,愈演愈烈,直到变成一场一大批人卷入其中的战争。当我们相互要求公义的时候,结果就是这样。

但是我们的主说,我们可以彼此赦免,因为我们得了赦免,欠神的巨债已经被神免除了。这些话不是向任何非基督徒讲的,不能期望还活在肉体中的人达到这个境界。他们或许能够饶恕对他们的伤害,但是即便如此,他们和基督徒也是在不同的根基上。他们可以免除对他人的惩罚,但是那里面难免有坚硬和弃绝的成分。基督的赦免没有那种坚硬,我们里面的心改变了,已经接受了对方,更多的理解和同情使我们能够更加诚实地看问题,也乐意帮助别人。

我们必须赦免的第二个原因是,不肯赦免的灵会使我们承受痛苦的结局:

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

这是我们主的登山宝训的延伸,他在那里说:“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这句话被许多人误解了,以为主在山上教导说行为是蒙神祝福的根据,以为神告诉我们的是:“除非你们饶恕人,否则我必不饶恕你们。”这是错误的。登山宝训乃是向着已蒙赦免之人的教训。神的灵已经在他们里面,所以神知道他们有赦免的能力和力量。问题是他们不去这样行。主耶稣说,如果他们坚持回到向他人秉行公义的根基去,那么神也要这样来对待他们。如果我们坚持伸张正义,我们自己将遭受公义的审判,像雅各告诉我们的:“因为那不伶悯人的,也要受无伶悯的审判。”

这句话是当我们不能彼此赦免时所要遭遇的最好描述。那是种可怕的感受,我们既不可能躲避,也不能逃脱。我们有种强烈的与他人分离的感觉,愤恨侵蚀了我们的平安和宁静。这是我们的主所说的痛苦。希伯来书说:“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有没有注意这个扰乱从何而来?它击打的是你,不是他人。

几年以前我与另一个基督难以相处。虽然我不相信人是从猴子进化来的,但我相信有些人真的简直就是黄鼠狼。这个人对我很不公平,极大地伤害了我。问题是他住在离我三千里之外的地方。如果他住在隔壁,我就可以对他还以颜色,比方把垃圾扔过去。那使我会感觉好一些。可是他住在三千里以外,并不知道我对他的感觉,对我的苦毒也不痛不痒。然而那是多么搅扰我啊!它不停地侵蚀我,使我难以忘怀。直到我读到与此有关的经文,发现我才是问题的所在之前,每次提起他的名字都令我感到一种吞吃我心的醋意。靠神的恩典,我能够把苦毒放下、赦免他、写信给他、告诉他实情,把这事抛在脑后。一下子平安再次回到我心。耶稣说,你们一天不赦免,痛苦就一天不停止。

前几年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一幕。一位八十几岁的老妇人告诉我,五十年前,她的阿姨说了些骚扰她的话,使她总不能赦免。五十年之后她还能准确地记得所有细节,还感受着同样的苦涩和气愤,她里面还涌出与当初同样的愤慨。难怪到那时候,她已经变成一个苦毒、反复无常、好争斗、在生活中找不到任何快乐的人。她仍然无法从五十年前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我们的主告诉我们,当我们不再说“看看你向我作了什么?”时,当我们开始说“我可以作什么来减轻你受的伤害时”,我们便得赦免了。那时候我们不再光顾自己,而是考虑因别人对我们的伤害而有的报复行为怎样伤害了别人。使我们能够赦免的原因是记住我们的主是怎样教导这个原则的。当我们一千万的债都被赦免了的时候,难道我们不能赦免二十元的伤害吗?这永远是我们的情形。

因此,如果我们有怨恨、如果我们在积累愤慨、如果我们感觉憎恨、如果我们不想同别人讲话、如果我们感觉和别人断绝了联系,便会出现两件事:第一,我们对恩典的回应仿佛那个忘恩负义的恶仆;第二,我们把自己交付给苦毒,允许憎恨吞吃我们的心。结果是任何东西都不能医治我们的伤口,除非靠着神已经向我们显明的恩典,我们能够彼此经历教会的医治和心灵的医治。让我们回到这个根基并生活在这个高度上。

祷告:

谢谢你,主耶稣,因为你诚实地对待我们。我们知道你这样作不是要让我们感觉责备和罪恶,而是让我们再次承受丰富的恩典,再次听见王对我们说:“一切都赦免了。”在这重新恢复的关系中,在明白我们欠的巨债已经除去了的时候,让我们转向我们的弟兄说:“我把它忘记了。”让我们向你那样去生活。愿我们每一个人在实际生活中都能应用你的话。奉主耶稣的名,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