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的不应「属世」?

作者:林盈沼
      我们的生活被错误地分成两个境域;属灵与属世的二分形成「世界二元论」观念,严重危害我们对救恩的体会,也越趋篇狭与破碎。

      我们常会在谢饭祷告中听见:「求主洁净桌上饮食。」于常听,所以不觉有异;但细查圣经,不见有任何例证或教义,要求信徒在日常生活中求神洁净食物、饮水或物品后才能食用或使用;反而常见的是在祷告中颂赞神,感谢祂是位创造主与供应者。

  摩西普教训百姓:「你吃得饱足,就要称颂耶和华你的神,因祂将那地赐给你了。」(申8:10)。在福音书中,主耶稣与门徒用餐前都是「祝谢」或「祝福」(太「14:19」、可「14:23」)。保罗更清楚地指出:「我凭着主耶稣确知深信,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罗「14:14」)。

  求主洁净食物虽然是较小的偏差,但背后却隐藏一种严重的似是而非念。亦即信徒常易将物质界的事、物视为不洁或易受污染;若要使用,似乎非得经过祷告,使它们突然成圣不可。这样的观念又常被扩大为:与这世界有密切关系的事物及工作均是属世的、被恶者掌握的、堕落不洁的;只有与教会圣工、读经祷告、直接领人归主有关之事才是属灵的。

  我们的生活错误地被分成两个领域。属灵与属世的二分形成「世界二论」观念,严重地危害我们对福音、上帝、信仰生活及人的整体观念,对救恩的体会也越趋偏狭与破碎。例如有人奉献全职传道,他的见证是放下「属世」的工作、奉献作「属灵」的事工。若有人因工作太忙,无暇读经、聚会,我们很容易说他「贪爱世界」。但若有人热衷事奉,忽略家庭,就不会被说「贪爱教会」。在见证及传记中,就比较少看见很人性化的经历、挣扎或失败;较多是软弱后的刚强,失败后得胜及没有过程的成功。这些潜藏在教会、信徒中间的趋「灵」避「世」之观念,其实有其历史渊源,已经危害教会二千年,我们实应窥其真貌,小心面对之。

二元论的溯源

      基督教虽是发源于犹太教,但初代教会的发展却是扎根在希腊哲学、化的土壤上。新约作者多是犹太人,他们传递上帝的启示,虽是使用希腊文,且使用希腊、罗马人了解的词汇(如:道、智能、主等),但却能更新其原有的含意,赋予圣经特有的内涵。后来接棒的教父们,为了对抗异端,建立教义体系,并向异教人士表明信仰,也引用了不少希腊哲学的思维模式及词汇。他们的努力,虽使教会不坠,却也将偏差引进教会。

     在所有希腊哲学学派中,首推柏拉图的哲学对基督教神学思想影响最远广泛;其中又以二元论(dualism )为最。

      柏拉图认为宇宙分为二个世界:一为可见的,物质的世界;一为看不的,属灵的世界。两者又是互有张力,相互对立的。因为前者是不完全、常变异、暂时性的,且是罪恶之源:后者则是完美、永桓不变且绝对的。前者是藉感官认识,后者则藉理智认识;感官有限,只有理智才能产生真知,了解至善。他又认为人分成身体与灵魂二部分。灵魂来自属灵世界,却落入物质领域,囚禁于身体的肉体、欲望之限制,运用理智,其灵魂才能接触那永恒神圣的世界,而人死后,灵魂就离开身体,获得救恩。

      柏拉图的哲学虽经过后人的修正及混合,但他轻看肉体、感官及物质界,重视灵魂、理智。属灵世界的学说几乎深入到各派哲学思潮异端中。许多基督教早期教父也是深受影响,像是俄利根‧特土良、奥古斯丁。这些教父未信主前就熟悉希腊的哲学、宗教,所以在将基督教思想作本土化的努力中,也将这种思想引进教会。

      此外,教会中非犹太人的比例渐增,甚至成为主导;基督教徒与犹太教徒仇恨日深关系远离。外邦教会对犹太、旧约的文化、思维模式亦渐趋陌生。再加上信徒处在苦难中,新约中许多轻看现今世界,盼望新天新地,永恒荣耀的经文亦被过分强调或曲解;于是柏拉图的二元论就与基督教神学思潮逐渐融合。

二元论对信仰的危害

      二元论的思想破坏了圣经整全的教义,特别是对世界及人的看法。圣宣告,宇宙是神所造,是美好的。世界及人虽堕落了,但仍是神所爱并预备救赎的对象。人的组成,更没有高低之分,身体灵魂均含在全人之中,终极的救恩是全人的复活。

      但是二元论造成了教会禁欲主义的盛行,性的需求,感官的欲望均是耻、堕落的,所以修道风气、独身思想均被高抬、圣化。对物质的态度不再是感恩领受、奉献给神及作神管家,而是尽力拒绝,刻苦己身。我们所处身的世界也不再是留恋之处,既是客旅、寄居,就不用太关心或去改善。好象诗歌所说:「这世界非我家,我无一定住处…故我不再贪爱这世界为我家。」
 
 
      此外,由于对今世的轻视,重视来世,所谓「属灵」就要离开世界,恩变成对污秽堕落的社会的逃避、脱离,而不是参与、委身。圣经中劝勉信徒脚踏实地,勤奋作工,仰望救主的教训被曲解要与属世的一切断绝,只有与来生、得救有直接关系之事,才是圣洁、属灵的。这类观念的扩大,变成信仰只停在思考阶段,而没有与文化、社会接触的行动。而圣经强调的信徒群体性的生活、见证、伦理也被看重个人得救、个人修道式的信仰所取代。

偏差的省思与导正

      整个教会历史所产生的偏差,一直到宗教改革之后才有明显的改变。二元论之遗毒太深,以致基督教会,至今仍深受其害,特别是强调敬虔、圣洁生活等基要主义之宗派,仍不知觉地视其为圣经真理。另一个极端就是有些教派对此种观念的反弹,虽然抛弃了二元论,认同社会、人类及苦难世界,但却失去福音的本质。

      翻开华人教会的历史,我们看到二元论所造成的危害更是历历在目。期教会对世界、杜会、文化的冷漠与轻视至今仍存在;视物质世界为恶,不太敢谈如何享受、管理;强调救赎论,忽略创造论的观点,以致很多很人性、正常的感情、欲望多被排斥、压抑,只敢多讲较「神性」的事奉、观念。这种现象若加上教会气氛刻板,重教义教导、不重关系互动,信徒就易出现双重人格、双重生活,也会在教会之外寻求感情及情绪的出路。

  所以身为传道人,实不可不慎读圣经,熟知历史、辨明神学思潮。主付我们照顾群羊,我们当喂养他们,还当引上正路。而要破除二元论的影响,最重要的不但是回到圣经,更应多读旧约,了解与希腊文化完全不同的希伯来思维模式,神学反思及信仰与生活完全结合的文化形态;这样传道工作必会有极大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