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克服你的恐惧?

作者:亚当斯
中译:马可

      本文所说的恐惧当然不是你站在悬崖上恐怕掉下去的那种恐惧,也不是使你看见动物园狮子笼上挂着「请勿伸手进狮子笼」的牌子而不敢伸手进笼子的那种恐惧。不是说这些恐惧。神赐给我们有惧怕的能力是有好目的的,正如祂赐给我们有各样的情感都有其正当的用处,能帮助我们也能荣耀祂。由于我们会产生惧怕,才可以避免伤害与危险,否则我们早就没命了。 

      本文所谈的是那些忽来忽去非理性的恐惧,和那些看来相当合理,但却把我们笼罩和控制的恐惧。你不但无法摆脱这些恐惧,结果这些恐惧甚至使你不由自主地作许多你不想作的事。这样的恐惧有时真的好像一个金箍罩一样把我们箍得紧紧,也像一种外来的力量把我们俘虏过去。由于这种恐惧,有人要换工作,搬家,把自己封闭在家中,杀人,和进入神经病院。例如有人对猫有恐惧,对过桥有恐惧,对乘电梯有恐惧,这些人过着一种怪异和徒劳无益的生活方式。这类恐惧,是你无法控制的恐惧(或可以说是完全控制你的恐惧),才是你所惧怕的!

    「是啊!」你说,「他明白我的问题;他了解我忍受着被这种恐惧所折磨的苦楚。他知道这是我一想就使我心惊胆战的恐惧。但他能帮助我吗?恐惧简直是一非常巨大的力量;有什么比它力量更大的能把我这恐惧赶走和控制它?我愿意作任何事只要能把这控制我的恶魔驱走。」

      你还是有希望的!但这希望不在于想要驱除你的恐惧这件事上。事实上当你说「我愿作任何事」这句话的时候,你的想法已经与有效应付恐惧的基本原则相反。

      让我先把一些事情说清楚。第一,你说「我愿作任何事」这话是不对的。神不允许你这样作。祂才是指示你一生中在何种景况之下作何事的主。因此,你的心态应该常常是「我愿意作任何祂要我作的事。」有些人真的愿意作任何事去驱除他们的恐惧;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搬家,杀人或自我封闭。但这些都不是神所接受的行为,因为没有考虑到祂和祂在这些事上的意旨。这样作的结果反而会更为恐惧,原因是这样的行为是出于恐惧和受制于恐惧。一个人的行为如果是因恐惧而引致,是不能克服恐惧的。一个人说他「愿意作任何事」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降服于恐惧了。所谓「言由心生」,这样的心思意念是恐惧的想法,结果促进更大恐惧。

      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实是神要我们先寻求如何讨祂的喜悦,然后才想到恐惧的问题。因此,在马太六33谈到忧虑(次等的恐惧)的时候,主耶稣说﹕「先求祂的国与祂的义。」假如你把任何事情---甚至连你要克服那可怕的恐惧的意愿--都放在求祂的国与祂的义
之先,你是无法达到你的目的。虽然你要设法解除恐惧的捆绑是非常合理的事,但也不能把神放在次要地位。

      你看到了你曾尝试解决恐惧问题的各种方法都是不正确的吗?你看到你失败的地方是因为没有转向神吗?神是你的创造主,是明白你一切心思意念的主。你没有回归到祂那里就不是最大的失败吗?你忽略了这位唯有祂才能驱除你内心所有不该惧怕的恐惧,这不是很愚蠢的事吗?然而,你不可以忽略一件事实,就是你不能单单求祂除去你的恐惧。你必须首先寻求进入祂的国度,成为被称义的人。「我怎样才可以成为祂国度的子民?」你会这样问。好,让我告诉你吧。
 

      地球上每一个人(除了耶稣基督以外)都是生来罪人,在神看来是死的人。没有一个人是生来没有罪的。但神的国度是给义人,完全的义人。就是说你没有资格进入神的国。你一生中没有把神和祂的意旨放在首位,你是为自己而活。这是敌对神的。你忽略和违反十诫,你撒谎、偷窃、怨恨、淫念等等。这些不但说明你没有资格成为天国的公民,而且你要因所犯的罪恶受到永远沉沦地狱的刑罚;地狱是神为那些轻视不理祂的国度与公义的罪人所设的。但请注意,祂说「寻求」。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寻求祂赦免你的罪和使你获得天国公民的身份。「如何?」你会问。就是要依靠耶稣基督,唯有耶稣基督方可。耶稣来到世界为罪人受死。祂为所有信靠祂的人承担了他们的罪与刑罚,使他们不至下地狱。祂代替他们受死刑,也就是为他们受地狱的刑罚。神表明祂接受了耶稣死在十字架的工作,使耶稣复活升天,现在祂在天上有权柄能力掌管人类和宇宙所有的势力,包括恐惧的势力。那些信靠祂作救主的人,也就是说信祂为他们受死而又复活的人,他们的罪不但得到被赦免,神还应许这些人藉他们的信而被称义。耶稣基督完全的义就加在信靠祂的人的身上,因为他们的罪恶已经加在十字架上耶稣的身上。正如你现在读到这里,神是在定你的罪,你需要一位救主,你不要去想你的恐惧问题,先求祂的国与祂的义,寻找在基督里罪得赦免的喜乐。

     「就是这么容易吗?」你会问。或者说「我已经是个基督徒,但我仍然活在恐惧当中,救恩并没有自动把我从恐惧中释放出来。」不会,我并没有说会。事实上我所要求的是假如你还未认识耶稣基督和接受祂作你个人救主,你先要解决这个问题。至于你已经是个基督徒,你要把讨神的喜悦放在其它一切事情之上,而不是先要把恐惧消除。唯有这样你才可以去采用那独一无二真正解决恐惧的方法。
 

      好了,现在让我假设你不但是一位基督徒,而且真的愿意作神所吩咐的任何事情来讨祂的喜悦。你不是单单为了把恐惧消除。那你现在该作些什么呢?答案是简单明暸的﹕「尽管你有所恐惧,你还是要做神命令你做那些爱的事情。」
 

      现在我知道我要加以解释,请忍耐一下。首先,你必须找出那些是因为你的恐惧而对神和对邻舍有未尽责任之处。把这些未尽的责任列在下面空格中﹕

      列出由于恐惧而未尽的责任:

1、 ————————————————————

2、 ————————————————————

3、 ————————————————————

4、 ————————————————————

5、 ————————————————————
      想想你怎样写。可能你只写一行,也许五行还不够(假如是这样,把你最大的五种恐惧写出来)。也许你写「对驾驶车子有所恐惧,因此不能用车子事奉主。」或者「由于对性有所恐惧,所以不能对丈夫尽作妻子的责任。」或者「由于对大群人产生恐惧,所以不敢去参加教会聚会。」或是其它的恐惧。恐惧有各种形式,但如果某种恐惧令到你恐慌到不敢事奉神,以致你无法建立和使用你的恩赐,那就是罪。任何恐惧的误用(不合圣经的使用)就是罪。这罪必须连根拔除。因此,第一步是要找出因为你的恐惧以致没有爱神和爱邻舍的罪。

      第二,你必须知道,那些你没有尽爱的责任的地方就是解决你恐惧问题答案之所在。神确确实实告诉我们有一个比恐惧更大的力量--就是爱。神说「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爱比恐惧更强大,能把恐惧驱除赶走。你应该知道这个好消息。你说「很好,但知道这好消息又怎能帮助我?我不明白。」
 

      请想想这些例子﹕一个妇人通常是很怕老鼠的,但她居然敢站在老鼠与她的孩子之间来保护她的孩子,无他,出于爱心而已。战场上的一位士兵,在通常情况之下,他是出名害羞(或甚至是胆小鬼),但却能冒着生命的危险,爬出战壕到战场上去救一个受伤的战友。为什么?就是因为有爱。爱就是战胜恐惧的力量。假如神的恩典对尚未得救的人,也能约束他们的罪性不致完全发作出来,并使他们能作出这样不寻常的举动以表示他们那不完全的爱,那么,你为何不想想神已经藉圣灵住在你心中,岂不使你更有能力来克服恐惧了吗?使徒保罗写给提摩太(提摩太看来对恐惧有些问题)说﹕「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一7)
 

      现在让我们把爱与恐惧对比一下。爱是寻找付出机会;爱要问的是「我可以为别人作些什么?」恐惧则虎视眈眈地注意所作事情可能发生的后果,并问「这事对我有什么影响?」爱是「不往坏处想」;恐惧是什么都不想,就是往坏处想。爱是「凡事相信」,恐惧疑心重重。爱是忙于今天应做的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担忧明天。恐惧由于集中注意力在明天,以致没有作今天该作的事。爱生出更大的爱心--完成责任带来平安、喜乐、满足感、更大的爱,和敬业的精神。反过来恐惧会做成更大的恐惧,由于没有负起该负的责任,便加上对失责要负的后果的恐惧。

      有一块挂在墙的饰板有这样的话;「敬畏神是唯一的畏惧可以除去其它所有的畏惧。」奇怪的是在圣经中的爱神与敬畏神几乎是同一意义,两者之间不但没有冲突,而且是协调和谐的。敬畏祂的人就会看重祂的话语,并会发现这样的畏惧会转变成为相爱。爱神爱人的爱是一切罪性恐惧的敌人。因此除掉恐惧的方法是要有爱。没有任何一种具有排斥的能力能与神爱的大能相比;神借着圣灵把祂的爱放在我们心中。也就是说,你在上面空格填上应做各项爱的事,你就该去做,以爱的心态去完成,这样就可以克服你的恐惧。
 

     「但问题就在这里;每次我想要做自己知道该做的事的时候,恐惧就拦阻我去做。」请等一等,现在让我们更进一步看看究竟怎么一回事。首先,我们必须把一件事弄清楚,恐惧不是像一只外来的妖怪把你抓住,而你对它一点办法都没有。表明看来的确如此,因为恐惧是由你自己产生出来。没有任何别人,任何外在力量,造成你的恐惧。因此,你得为你自己的恐惧负责,正如你要为你的爱心负责。有爱和不应恐惧都是神的命令(「爱神,爱你的邻舍,爱你的敌人;不要为惧怕而惧怕」)。神没有命令我们把这种情感随意收放,祂只命令我们去做那些可以防范引起恐惧的事。我们也知道这些是什么事--就是对神对人负责的态度和行为。简而言之,就是对你在前面列出的事项起而行之。

     「我已经试过各样方法,但都没有效果。我不管自己会不会产生恐惧,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不能做我上面列出的事项,因为我怕怕。请你把这一点替我弄清楚。」
 

      好,让我试试看。问题不是你不能作这些爱的事情,而是你惧怕你不能做得到。有时有人会这样说「我恐怕我做不来... 或我惧怕我不能胜任...。」这句话最后几个字的意义倒是真﹕「因为你的恐惧到了一个地步你已经不能做什么了。」换句话说,你自己产生了一种恐惧以致你无法做那些爱的事。但请注意这句话的字眼是可以调动的,你可以改为「我爱所以我能...」或「因为我要爱,我就可以...」你改了这些字,也就改变了相关的事实。只要你在你的生命和话语中,把「恐惧」两字代之以「爱」字,你就可以作任何由爱来推动你作的事。

     现在让我们探讨问题的核心。你说你曾经试过各样方法来驱除恐惧,是吗?

    「正是,我曾经花了不知多少时间在这问题上。」

      这也正是你不能克服自己恐惧的原因。你要设法终止你的恐惧;你把恐惧--也就是终止恐惧--放在你一切计划事情之上。但事实上你应不要再设法去终止你的恐惧。正如有些人他们整天的忧虑就是为忧虑而忧虑。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不要去想法终止恐惧,我就不会恐惧吗?」

      不是,请不要急。当然你要停止这样的作法。这是第一件要做的事,但这是靠自己的力量做不来的。你必须除掉心中对恐惧和一切曾使你产生恐惧的事物景况的关切担心。反过来你要学习把你的关注完全集中在你该作的事情上,就是你知道神要你作该作的事。正如你曾经一天到晚想到你恐惧的经历,现在你应该代之以想念如何计划、盼望和作出实际行动来得到爱的经验。正如你曾学会(带着恐惧的心态)预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使你困窘或遭遇危险,所以现在你必须学习(带着恳切的心态)预料你可以做什么事情来讨神和人的喜悦。

  「但是这也使我开始感到惧怕--就是每当我想到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就充满惧怕。」

      不,甚至连你说的话也要改变(记得「有诸内形诸外」这句话吗?);你不能再想或说你过去恐惧的经验。反过来你必需学习把注意力放在爱的方面上,就是集中你的心思意念在如何能使别人得到好处与益处。爱从不为自己着想,或只考虑做某事情对自己的后果如何。爱只想到别人的利益,因此为了爱是愿意冒险的。

      让我们举一两个例子。妻子与丈夫做爱,在概念上你应知道做爱这件事本身和行为都不应引起恐惧,许多妻子都能证明这事实。并且你也知道神创造人的性欲是使人感到愉快的。但是,假如你对做爱感到恐惧,那么可以看见是你自己的问题,是你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在过去的恐惧经验上,这经验使你产生恐惧。这一来,恐惧就与做爱这件事(理性地或非理性地)连在一起,但不是因果关系的相连。因为原本使你产生恐惧的那一次事件已经老早就过去了,但恐惧却没有成为过去。这就是因为你过去有一次在做爱中或做爱之前的恐惧经验,以后恐惧就与你做爱这回事连结在一起。但你可以学习把恐惧在做爱中除掉(因为恐惧与做爱没有因果关系,两者是不相连的)--或把你惧怕做某些事情的那种恐惧除掉--然后把爱的话语和意念与做爱连在一起,你就可以克服这种的恐惧了。你必需学习在思想上,期望上,和计划上都不是自我中心,不要集中在自己的恐惧和担忧上。反过来当你想到要与配偶做爱时,你要预料、计划和关怀如何使对方得到喜乐。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可以驱除恐惧。你必需从头到尾学习爱而不是恐惧。一个只顾自己而产生恐惧的人,可以单凭爱改变他成为一个专顾别人,关心别人,带给别人喜乐与满足的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有点希望,相信整个问题就是如此!」

      不是,还有别的。让我这样说吧--我从另一个角度看这问题--恐惧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你老是记着过去一次可怕的事件;例如你幻觉身处在一大群人中(或在做爱时受伤害,或其它)。这次经验是非常可怕和难为情的。甚至你现在想起来,也立刻觉得怕怕。你想﹕「我再不要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你想到这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时,你就认定是会发生的,于是就开始对这事产生恐惧。你看到这是怎样的一个情况了吗?就是你因恐惧自己遭遇恐惧而产生恐惧。你感到恐惧笼罩着你,使你惧怕再遭遇一次恐惧的经验。这样的恐惧,带给你比你现在感到的惧怕更为恐惧,于是你的恐惧步步高升,越来越厉害...看到这恶性循环了吗?那个时候你不知道你的幻觉是由于睡眠不足(由于拼命啃书准备大学期考),因此你的幻觉是一大群人而你自己身处其中--有这样幻觉是因为一大群人会引起你极大的恐惧和困窘。所以你现在想尽办法不要在人群当中,恐怕再来一次恐惧的经验。(就是说你要想尽办法避免人群,其动机是由于害怕。)事实上你越小心避免,你越变得惶惶不安,也越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你对这类事情越担心,也就产生更多的恐惧。因此,不是人群会产生恐惧--人群没有这样的能力,而是你自己制造的恐惧;你对人群有所恐惧,因为人群曾经使你有过惧怕的经验(你把原来一次的经验,应用于日后可能接触的所有人群,使你见到人群就害怕。)但人群不会引起恐惧,而是你自己的恐惧使你产生恐惧。人群使你想起你以前在人群中的一次惧怕经验;你就惧怕以后再有这样的惧怕经验。

    「好,我明白这一点。但实际上我如何能消除对恐惧的恐惧呢?我怎样去爱神和爱人呢?请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该如何做。」

      我会。当你定意要按圣经的教导去爱人,并用行动表现出来的时候,你是由一个被恐惧操控的生命转变为一个由爱掌管的生命。除此以外,没有别法。这是殉道者走的道路,也要成为你要走的道路。你要明白,你想尽办法驱除惧怕,反而产生惧怕,你这样的努力其效果是适得其反。当你想法不要惧怕时,那个时刻你已经有恐惧的感觉,于是产生恐惧,或使你感到不再想作这样的努力。因此,你必需学习以祷告的心立意顺服神去做神要你做的事,不管你过去做这事的时候有没有给你恐惧的经验。这就是打开你心牢的钥匙。

      让我用不同的话语来重述一次。不要设法终止恐惧。你要向神这样说(真心诚意地说)﹕「主啊,如果我再遇到一次恐惧经验,我只有接受它。我要把这些都交托在你的手中。」这也好像彼得所说的意思﹕「你要将一切忧虑卸给神,因为祂顾念你们。」(彼前五7)然后,有计划地进行去作神要你负责的任何事情。脑子里想的应该完全是顾念那些你要对他们表示爱心的人,和想念如何对他们实行你爱心。(我要用喜乐和参与教会事工和主日学的事奉来赞美主。让我看看,这个星期的主日学课程是要学习乔舒亚记。我要将我所要说的成为别人的祝福。但是,我好像我没有一本乔舒亚记的参考书。我想应该去找一本比较好的买回来,然后我每天要特别留出最少四十五分钟来准备下周的主日学功课... )于是你开始顺服神,忙着祂要你做的事情,无论有多少的成就都感谢祂。集中你的心思在你要实行的爱的工作上,不要专注在设法避免恐惧经历的方法上。不要浪费你那宝贵的心思意念在恐惧经历上。也不要想法终止你的恐惧。要想的是如何事奉神和如何使用你的恩赐才能去帮助别人。

      任何时间你发觉自己的思想跑回禁地的时候(肯定有此可能--开始时常会如此,慢
慢就要用爱来约束和管教),你要改变你思想的方向。不要让你自己有任何清醒的一秒钟让思想跑回旧路。反而要干脆地求神帮助你专注在保罗在腓立比四8-9节中列出的各项。

      你必须从心底里说出来﹕「就算有一次恐惧经验,那又怎么样?是不愉快,是令人心烦,但我还是活过去--我以前还不是这样过来的吗?」当你真正能这样想而没有忧虑,你就看出自己有所改变了。
 

       当你按照圣经教导去完成爱的责任,而不是随着恐惧的感觉而逃避责任的时候,你将会发觉你以前的思维方式很快就被除灭。当然也会有失败的时候,但我已经告诉你如何应付这种情况。如你的问题始终不能解决,你最好还是去找一位基督徒的辅导人员协助解决有关严重的恐惧问题。他可以帮助你把你问题的特点找出,而这些特点是本文没有提及的。你可以找你的牧师,属灵领袖来帮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