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我与得胜的神

作者:小约翰

  我正说我失了脚,
  耶和华啊,那时你的慈爱扶助我。
  我心里多忧多疑,
  你安慰我,就使我快乐。
  ——诗94:18—19
  
  这也许不算一般所说的见证,只是我个人信主后所走的几段弯路,不知你是否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神是神,我是我
  
  我决志祷告信主后过的是一种“神是神,我是我”的生活。有时候去去教会,听听道,唱唱诗,听别人祷告祷告,有时也看一些神学方面的书或翻翻圣经;但生活上依然我行我素,没有多少改变。说来好笑,这时候我还堂而皇之地读过潘霍华的《跟随基督》和唐崇荣的《布道神学》呢,如果不是日记中写了,我真想不起来。当时日记中也常出现“主啊,主啊”的字样,往往是伤心难过和良心挣扎之时写下来的。有时我也模仿别人祷告和分享见证,像在表演,里边很枯干。
  后来看到圣经中有我这样的例子。比如列王记上22章中的以色列国王亚哈,自己早就决定去攻打拉末这一块地方,但为了抚慰一下良心,便请先知来问一问可不可以去。虽然神借米该雅先知告诉他不该去,但他依然不肯改变自己的决定。顽梗、贪婪、顺从个人私欲,亚哈和那个时候的我不是一样吗?我那时正忙着考博发表文章,和许多女孩子调情,和自己不爱的女孩子谈恋爱等等,根本不愿意神来干预我兴头头的生活。用驻扎在该撒利亚的罗马巡抚安东尼腓力斯对保罗说的话说就是“等我得便再叫你来”(徒24:25)。“等我得便”了便去去教会读读圣经;平时,信仰在我的生活中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摆设。有人说这叫“礼拜天基督徒”,1/7的基督徒。我称之为“等我得便”式信仰。
  
  受成功神学的影响
  
  一个人决志祷告后,就成了基督徒么?我觉得不一定。上边所说的时期我其实并没有重生。遗憾的是那一阶段我听到的信息更多是怎样读经,怎样过信仰生活的教导,而很少听到领我认罪悔改的布道信息。当然和基督徒接触多了,我开始羡慕起那位神给人的好处了。决志信主的第二天,我的日记中写着这样两段话——
  
  早晨早醒,我pray(其实我想这不可能是神力)让我写诗,结果真一口气写了八首……晚上开文科楼教研室的门,我开了好久。不开。最后祷告,然后相信这次开一定能打开,结果真打开了。
  
  这其实分明是怀着不信的恶心在试探神,奇怪的是神居然还如此怜悯我。

  之后,有一次与弟兄共同祷告时,我深知自己的骄傲,第一次伏地认罪。此后读经、查经和读书并服事。这期间一本叫《蒙恩的见证》的小册子,令我很着迷,尤其着迷于信主后所带来的现实利益(比如出国和病得医治),也许作者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但是我也学着时时祈求顺利和平安,直到有一回这种观念在现实面前狠狠地碰了壁。且看那时的日记:
  
  从9月5日到今天晚上(9月8日,后注),我病了一场。这期间我想了很多,也怀疑抱怨过主我的上帝。我怀疑他的存在,我抱怨他不制止疾病在我身上的发生,我怨恨宿舍中每一个人,我几乎忍受不了目前的宿舍生活。……同样是伤寒,同宿舍的都好了,唯独我(的)延迟不去。读经也急于马上读完,虽然感动是那么少,甚至不如读一些小说。

  ……我以前的兴头和热心一下子冷却下去了。我公开说自己灵命浅,没资格传福音。

  像《蒙恩的见证》小册子上,主必须是给我带来世俗利益好处的么?他前阵子使我办事很顺利,所以我是多么乐于见证他。他必须总给我顺利、健康、喜乐才行。现在,在病中;这病,我祷告了几次也总不见好,于是我就生气了。于是我开始怀疑他的存在与否。我的病是上帝的心意抑或他的惩罚?

  就像火车上那个人给我讲的故事:一个去参加礼拜和团契的人走在路上重重跌了一交(跤),脸都磕破了。于是,他就不相信上帝了。

  难道我也是这样么?对于逆境对于困苦对于我们信主的人得病,我算严肃地思索了一次。
  
  这确实是严肃的思索,是生死存亡关头的思索。当时,我自问自答如下:
  
  —— 神存在吗?
  —— 不知道。
  —— 那么,你信主后,你确实知道的是什么?
  ——我明白了自己确实是一个罪人。信主前我不知道,信主后无可推诿。
  ——如果你承认你是罪人,承认你的堕落与犯罪,那么在这个有罪的世界上,你得病、痛苦、不快乐、不如意,岂不才是正常的吗?凭什么你就认为自己该健康、幸福与快乐呢?上帝又不欠你的!
  
  在这样的逼问下,成功神学那一套遭到重创,在病痛中我经历了十字架的恩典。主耶稣居然肯为我这样顽梗、悖逆、可怜的、得病的罪魁付那么大代价!而我居然还在怀疑与埋怨!顿时泪涌双眼。

  “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虽然如此,成功神学的东西后来又影响过我。原因大致有这样几个方面:

  之一、读经没按正意分解神的道。当时我对可5:25—34那一段经文很着重。神医治患血漏的女人是因为她的大信心,可见一个人只要相信就能得着医治;之所以得不到医治,是因为不相信或信心小。
  之二、受一本叫《牧人的杖》的书影响,尤其对里边身体得医治部分很欣赏。  
  之三、受一位弟兄影响。他大概受赵镛基的祷告神学影响。这位弟兄一听说我还没有配偶,便热心指点我要向主求,而且条件越详细越好!比如个子多高长得怎样等等,都可以求。
  之四、个人经历的影响。有一次,我夜里用“方言”祷告,得着“异象”,见使我自己身体得病的鬼从身上出来,进到鸡群中去,鸡死掉了。我认为这是神要医治我身上所有的病的信号。
  之五、人的天性的倾向。人是比较自私的,总愿把神当工具来满足自己。

  于是,那一阶段,我闹了不少笑话:我曾经坚定相信只要那位坐轮椅的弟兄有信心肯配合主就会医治他(结果他还是坐着轮椅);我曾经大声命令我自己身上的病鬼出来(结果我还是有各种病);我曾经仔细认真地定了好多条件向主求配偶,当时没大好意思规定多高多矮,但确实定下了热爱文学、大学毕业、性格活泼等条件。当时,我还曾找到一位我并不爱的姊妹,受了“感动”跑去对她说:神的旨意是让我和你结婚!因为我在某一个雨夜觉得她符合各项条件。好在那位姊妹没有答应我的“求婚”!

  关键时刻,我看到了唐崇荣牧师的书,讲到了“神的旨意”与“圣灵的引导”的区别,令我恍然大悟。也是在那时候,有一次我在路上,圣灵借着我的心思意念问我一个问题,令我大吃一惊:

  你真的以神为你唯一的喜乐和满足吗?

  我这才明白了我并不以神为我唯一的喜乐和满足,我需要的不是神自己,而是神赐给我的健康、成功、配偶与胜利!我忙着命令神、操纵神、指挥神为我忙这忙那;那么,到底谁是主呢?

  成功神学至此遭到了灭顶之灾。

  到今天,还有多少人受成功神学的影响啊。就在最近,有一位老姊妹得绝症晚期,有几个人跑去跟她说以自己生命担保神要医治她,于是,把她从家中背出来,背出来不久那位老姊妹便去世了。而那几位还在忙着10天的禁食祷告呢。也是在前些日子,我们到一山村教会去,那边还有人在讲:得了病千万别打针吃药,要有信心,有信心主就会医治你!

  我想这样的人是不会明白保罗的刺以及西面的祷告的意义的——
  “主啊!如今可以照你的话,释放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路2:29—30)!
  
  关于QT 之偏
  
  有好几位弟兄、姊妹曾教给我一种灵修方法——QT(Quiet Time),我也曾教过好多人。我甚至有过灵修表,每天10—15节圣经经文,整天默想神为何赐给我这段话,神为何赐给我一个感动,我应该如何回应等等。这种灵修方法在我刚信主时确实帮助过我建立与主一对一的亲密关系,经历到他许许多多恩典和大爱。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在我写的许多本QT笔记中,越到后来越枯燥和形式化,其副作用也越来越大。

  当然,今天人人都很忙,这种方法轻松简单,把圣经内容给快餐化,易消化吸收。况且这种方法有自己的神学传统。盖恩夫人曾教导说读经一定要慢下来读,快读、读多是博士们的事;很多圣徒一生的改变也不过仅一节或几节经文的影响。而在新教传统下,“每日灵粮”类的小册子也非常之多,《荒漠甘泉》、《新荒漠甘泉》、《花香满径》、《清晨甘露》等,都曾在案头被我天天细读过。我曾多么迫切寻求过神每天给我的信息、声音、异象和梦境,多么渴望每天都有戏剧性的场面。神要每天对我说几句话多好!

  但是,灵命长到一定阶段还仅靠QT来过信仰生活就不够了。这会加重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也会助长过分灵意解经的倾向,甚至会导致神秘主义、律法主义及各种异端。因为:

  1.圣经是一个整体,旧约到新约有神的渐进启示,每段经文又有上下文,对几节经文的理解都应该从整本圣经的内容和上下文来平衡。
  2.更重要的是,神不是为人而存在,而是人为神而存在。固然神会爱每个个体的人,满足每个人的需要;但是我们每个人,在神面前又算什么呢?我们不能

   僭越到认为神是天天只为了我们自己在忙碌的神!不能把个人的悲欢离合、经验感觉凌驾于神的计划与神的心意之上!神比我们的经历大,神比我们的经验高!每天只盯着自己,只会越来越软弱与混乱,每天只关注自己的得失,只会越来越自私!基督徒的生命应该是一支导管,而不是一支试管;应该考虑的是神借着我作什么,而不是神为我作什么。但是,今天我们基督徒有多少人以父的事为念呢?我们有多少基督徒的思想家、翻译家、学者、作家、医生、教师呢?有多少基督徒学者写的神学思潮与现状研究的书呢?又有多少场证道只是引几节经文为自己作开场白或为自己的经历作注脚而已。一位弟兄曾说,听证道听了半天怎么也听不出经文和证道内容的关系;因为经文、神已成了装饰。“见到许多工人,为来为去为己,谁体贴主的心?”

  我记得加尔文曾说过基督徒活着的目的就是:认识神!我们认识神有多少呢?我们对全本圣经熟悉多少呢?我们是否读经是要单单认识神自己,然后为了神返回来装备自己、.经营生活、关注世界与爱人如己呢?我如早早明白这一点,也不至于天天酱在一小段经文的灵修里,天天琢磨神为何给我这一小段经文了。

  有一次,我读徒27:18,19,22,32-38,41节很感动,讲的是船上的货物不断被扔进海里去。当时我就想:我自己就是条船,这是主感动我把自己的一切都舍弃来跟随主啦!甚至有一段时间,我真想放弃工作与学习,不带钱囊,不带口袋,不带鞋,出去乞行传道呢。
  
  追求说方言与圣灵充满
  
  一位弟兄解《使徒行转》第2、8、10章说圣灵充满是能看得见或听得到的,圣经上讲到圣灵充满时多有说方言,所以圣灵充满的标志是说方言。当时我对圣经不熟悉,听人家这么引经据典、头头是道地一说,就信以为真。是啊,连保罗不也“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林前14:18)吗?

  于是我开始追求说方言。第一次开口说方言就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果效”!那一次,是和一位弟兄一起去一农村教会讲道。本来安排的是我讲道,他只是把我领过去就行了,谁知到了后来他一定要上台讲。他上去教唱很好,讲道很流利。这样我很不服气,专在台下挑他的毛病。毛病没挑出来,大家对他又很尊敬,我有点嫉妒了。到了晚上,一些人在祷告时,我就站出来讲开了方言(我现在决不敢说那确是圣灵带领)。讲完之后,几个人跑到我睡觉的房间,对我又羡慕又佩服,问我讲的是什么意思,又说方言是造就教会的。我觉得很受用,觉得自个儿与众不同了。

  之后,我看了两本书:《从监狱到赞美》和《赞美的大能》,一看之下,深获我心,便赶紧复印下来,甚至还复印给别人。这是一位美国弟兄写的,书上写他信主之后觉得做工乏力,找到病因是没被圣灵充满;那么怎样才能被圣灵充满呢?那就要说方言;说方言很简单,只要敢开口就行了,如果一开口觉得很傻,这就对了。你肯为了基督而被人看为傻瓜吗?结果那位弟兄勇敢而傻地开口,经历了圣灵的大能,学会了运用赞美这一武器,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取得了神奇的效果云云。

  独家秘方!于是,我便为别人按手叫人领受圣灵充满,开口说方言祷告,在主日证道时也教给人说方言,鼓动人大胆开口。说实在的,我没有经历到什么奇妙的大能,到今天也没像保罗、西拉一样一祷告地就大震动,或像保罗到了几重天上去。

  直到一年多以后,我和一位浙江的弟兄为说方言争执,他们推荐我看了唐崇荣牧师的书,听了唐牧师批评灵恩派片面推崇说方言的证道后,我学会自己平衡地读经,才回转过来,但已实实在在给主的教会和别人的灵命带来了亏欠!

  弟兄姊妹们,愿意追求灵命是一件好事,但一不小心,魔鬼就会引人偏离正道!当然,我不能只怪魔鬼,难道我内心深处就没有私欲吗?说方言与追求圣灵充满表面上说为了神的工作有果效;而另一方面,我确实有私欲:

  1.以使我与众不同,满足我的虚荣心与领袖欲。
  2.找到一条终南捷径,可以不必花长时间读经,不必付出艰苦努力学习神学,一下子就可以进入到神那奥妙的带领中,只要敞开口说方言,就可以经历圣灵的大能啦。

  但别忘了,生命的成长是缓慢的,甚至是不知不觉的,任何灵丹妙药、独家秘方都不能代替在真道上扎扎实实下工夫、打根基啊!
  
  律法与恩典
  
  有人把福音简化成这样几条:

  1.不吸烟、不喝酒,不跪拜偶像;
  2.按时聚会,多祷告,多读经。

  你不要奇怪,有多少人认为做基督徒的内容就是这些。我曾经问过很多人:你凭什么蒙上帝悦纳?很多人说:祷告、读经、参加聚会、不犯罪。

  所以很多人,读经少了,聚会少了,犯了罪,就担心上帝会惩罚,于是抱着免受惩罚的心来读经与聚会。福音就这样被出卖了。

  还有很多很追求的弟兄,照搬圣经里的命令与要求,多读经,尽量延长祷告的时间,参加很多聚会,多多摹仿爱主的弟兄、姊妹,拼命想藉这些来讨上帝的喜悦。于是,做到了就骄傲,以致看不起别的弟兄姊妹;做不到就沮丧,担心自己失丧和主会惩罚。

  11年前郭善熙牧师讲到韩国教会的情况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中国教会—─
  
  对于教义和伦理,韩国教会是在韩国文化传统里去理解并解释的。从这意义上讲,我们持有的是儒教文化,所以与旧约亲熟,就是拿律法作诫律、当作生活规范也没有任何障碍;要一字一句的信从圣经,这种纯粹的虔诚成为其根基。为此,隐藏着容易忘却恩典、妄然陷入律法主义、诫律主义的危险。其结果是很容易遇见由于守律法而骄傲,因触犯律法而绝望,从惩罚意识中难以自拔的律法主义信仰。遗憾的是很多人的信仰生活里没有恩典、没有属灵的喜乐与在基督里的真自由。因此,我们今天的教会迫切需要加拉太书。

  郭善熙著《恩典的福音》之序
  
  但是,今天教会里听到最多的是牧养、教导的信息,而认罪悔改、重生得救的信息何其少!布道的时候,我们常把人对福音的需要的宣讲当成了福音的宣讲,于是很多基督徒不知道信的是谁,只注重行为方式。我们天然地把那些能出席聚会、祷告读经的人都当成已经得着了恩典与生命的信徒。所以,今天很多的基督徒是摹仿基督徒生活的假基督徒。

  15年前,唐崇荣牧师在《布道神学》一书162页就说过这样的话:
  
  我现在正做什么?是否为了福音就读神学院,读完神学院做传道?如果只训练做牧养的工作,那你的讲章将多半是奋兴的讲章,而传福音的讲章却非常少。
  
  是啊,神重重使用宋尚节博士来攻击罪恶,引人重生悔改,难道不正说明神的教会迫切需要恩典和使人重生得救的真道吗?对这一点,宋尚节体会极深,是因为他自己重生的经历。1927年2月10日夜,在美国纽约协和神学院,宋尚节与十字架的主相遇,认罪悔改重生。这时他才明白:主耶稣不是榜样,而是救主!这可以看宋博士的日记《灵历集光》第20到21页。
  这实在非常要紧!人的天性固然悖逆,但又比较倾向于律法主义和积善修德。有很长时间我就陷进律法主义倾向中,甚至到了苦修的地步。我拼命多祷告、禁食、多读经与参加聚会,不断追求榜样和灵修方法,但内心却一直是为奴的心态而非神儿子的心态。这是约翰·卫斯理的话。记得我看劳伦斯的《与神同在》,就着手操练“与神同在”;看肯培的《效法基督》,就一心“效法基督”,把耶稣当成我的榜样,从此提高我的道德境界;看《祈祷出来的能力》,就下决心延长祷告时间,操练祷告;看盖恩夫人的《简易祈祷法》与《馨香的没药》,我就学习那种祷告方法和学习逆来顺受的心态。盖恩夫人曾说——
  
  怒气实在是骄傲的女儿,一个真真谦卑的人,就不该让任何事件使他发气。在人的里面,骄傲是最后死去的;在人外表的行为上,脾气是最后死去的。一个人,真实地向己死,就要没有怒气了。
  见盖恩夫人著《馨香的没药》,1995年版,第15-16页
  
  当时我把这段话恭恭敬敬抄进日记,刻苦练习永远不发怒气。说实在的,我没有做到;在圣经中我发现摩西(怒摔法版)、主耶稣(怒斥做买卖的人、也曾怒斥彼得)和保罗(写加拉太书时说人家无知大发脾气)也没做到。
  后来读到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中册)第174页,对我震动很大——
  
  假如在贫困中不感觉艰苦,在疾病中不感觉烦恼,在羞辱中不感觉忧伤,在死亡中不感觉恐怖——对这一切的不幸都毫不关心,又怎能表示一个人的忍受患难的耐性呢?但因为每一种不幸都叫我们痛心,所以当一个信徒受到很大的刺激,却因敬畏上帝而抑制自己的冲动,这就是表现他的坚忍:当他为忧患所打击,却仍以上帝所赐精神上的安慰为满足,这就是他的乐观。
  现在在基督徒当中也有新斯多亚派,他们不但以忧伤哭泣为罪过,连孤单寂寞的感觉也认为是罪过。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大体上是从怠懒的人来的。他们喜冥想,恶行动,除创造似是而非的理论以外,别无贡献。
  
  你看,我所当作榜样的盖恩夫人,在加尔文这里却成了一位新斯多亚派,这种修炼也成了一种不切实际的冥想!没有恩典只靠对榜样的摹仿,是对人性的轻信与盲目!是啊,没有恩典的律法只会陷入伪善!“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加3:3)?人性是如此败坏和堕落,我绝对不可能凭任何行为来讨上帝喜悦!天父之所以悦纳我不是凭我做了什么,甚至也不是凭我的信心(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2:19),而是凭主耶稣基督把自己献上,担当了我的罪所付出的代价!我靠着那一位的代价而坦然无惧地活着。“两手空空无代价,只靠救主十字架。”
  
  话说灵意解经
  
  我曾经听一位在海外很活跃的弟兄讲解使徒行传3章1-10节,他从这个瘸子可以行走的神迹,居然看到基督徒的事奉,说自己以前像个瘸子一样是被抬着心不甘情不愿地来服事,后来才灵里健壮,主动跳起来事奉神。这篇证道当时激动了很多人,但我个人觉得他讲的和圣经经文没多大关系,太过灵意解经了。我很深地受过灵意解经的影响。主要是受李常受弟兄的一本书《基督是实际》的影响。在这本书里,他讲解利未记,把每一个器皿、每一块肉、每一个举动的意义都极尽发挥之能事。比如他发挥说我们要吃耶稣的人性;灵里刚强的就是男人,灵里软弱的就是女人;蜜是指天性中好的部分;会幕用的黄金是指耶稣的神性,用的木头是指耶稣的人性等等。但讲到申12:8—14时就不灵意解经了,而特意强调一个地方只能有一处敬拜地点,一个城市的地方教会是神所选择

的敬拜中心,不能随便在别的地方聚会。他的解经方法和只能在一个地方教会中聚会的观念捆绑我好久好久。后来我才明白:有确实在圣灵引导下的灵意解经,也有把私意解进去的灵意解经。今天后者何等普遍啊。
  
  知识越多越反动么
  
  信主后很长时间我曾特别看不起知识,认为是在“魂”里面,而不是在“灵”里面。我以前一心追求学历和学问,信主后要取消一切名利思想,不可像那位少年的官那样不肯放弃金钱(路18:18—23)。还有,我在受教导时也一再被告知:主快要来了,主来时,你在哪里?!仿佛一切都来不及了,来不及去婚丧嫁娶、读书学习了,赶快去传福音吧!似乎只有传福音,只有读经、祷告是属“灵”的,其他一切都不属“灵”。
  更严重的是,后来我干脆把头脑的计划与思考也当成是信心小的表现;Don'tthink, butlook!这是维特根斯坦的话。读圣经时看参考书,找注释,我认为这是不相信圣灵会动工,去关注社会人群,我认为是浪费主赐的精力。有一个阶段我就不读书、不读报、不读教会历史,而是想着怎样直接拜圣灵为师,能一打开圣经就明白。我认为这是依靠神的方法,不靠人的方法。这是不可走在神的前面。有一次我带领查经,就要求大家只管细看经文,千万别思考。保罗不也讲过么,“知识是教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林前8:1)?
  也许这就叫绝圣弃智,叫“知识越多越反动”?后来,我才明白,知识被放在主的手中,就成为小孩子献出的五饼二鱼可以祝福许多人。而完全轻视知识,只会为各种错误思潮异端邪说打开了大门。一个人迷了路,只给他正确的地图是不行的,还要给他指出现在的地点到底偏离了多远。如果不去关心一个人目前的思想所迷失的程度,怎能回答他呢?
  
  结语:主耶稣的目光
  
  1900多年前主藉保罗就写下“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弗4:13—14)。这固然讲的是教会,其实何尝不适用于每个基督徒的灵命建造呢?虽然我不曾被各样异端掳去,但在各种错误思潮和倾向间“摇动,飘来飘去”,在我是经常的事。其原因就在于灵命稚嫩,没紧紧依靠神的恩典,圣经根基不牢固,没有稳定的神学架构,缺少慎思明辨的能力;甚至有一段时间我不敢去分辨信息的真伪正误,以为那是在骄傲地论断,是在不尊重神设立的权威呢!当然,人天性的败坏又处在复杂的环境中,也是容易走偏的重要原因。
  实在感谢主引领我,以他话语的亮光和真实(诗43:3),带我走出黑暗和虚假。我始终忘不了当彼得软弱跌倒三次否认主时,主耶稣转回身来看彼得的目光(路22:61)——
  
  那温柔、责备而怜悯的目光,一次次把我搀扶起来,走在他的正道之上;
  那慈绳爱索、伸出的双手,一次次把我牵引过来,走在他的心意之中;
  那温良细语、严厉责备,一次次把我挽拉回来,走在他的引领之下。
  
  也使我可以作见证夸口说:看我多么软弱!我到今天还不失脚,全是他的怜悯和保守!他的恩典是够我用的,因为他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