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把人变笨了吗?

作者:薪人

小儿沮丧地从教会回来,他说今天在主日学,传道老师要同学分享个人害怕的事。儿子讲出不敢坐云霄飞车,引来同学哄堂大笑,老师也说:「有主耶稣同在,怎麽还怕坐云霄飞车?」儿子对这样的教导,很不服气。

大儿子听完主日讲道,感到不解:「亚当真的是吃了禁果,才拥有智慧、才能分辨善恶?如果上帝造他时,没给他任何智慧,怎麽还叫他治理世界?神既然把亚当造成不能明辨是非,又怎能惩罚他呢?」原来讲员以亚当吃禁果为教训,导出知识为堕落的根源,并从保罗在哥林多教会不用「高言大智」传讲福音,劝勉信徒要弃绝人的智慧,凡事寻求神的智慧。讲员更以自己的经验,提出参考书神学书无用论。

牧师学地方教会作法在各小组推动「祷读」,鼓励大家反复以经文练习祷告;小组原来的读书计划取消了,先生感叹:「我们才从一个反智的教会逃了出来,看来这里也差不多?」我们为教会的下一代感到忧心,我们向来教导孩子要用大脑分辨,不是牧师讲什麽你就信以为真,但是,不是每个家庭都这样。反智的倾向,在教会中似乎经常出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林前一19)──大概是反智牧者最爱引用的经文。长期在这样的环境底下受教,人焉能不变得笨了?

哥林多特殊的情境

保罗在哥林多传道不用高言大智,摩根(Campbell Morgan)认为这一点必须用当时的情境来解释。摩根说林前二2:「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素来受到最多的误解和误用,他相信保罗的重点是放在「你们」一词,就是哥林多人。这是针对高举哲学、辩才和文学的异教世界,所能给的第一个信息。只有基督与十字架重要,难道耶稣的复活与再来就不重要吗?只是,十字架是腐化 的哥林多城必须面对的基本信息,是伟大信息的基础,却不是最终的内容。

摩根不同意解经家流行的观点:解经家认为保罗之前在雅典,显露无与伦比的滔 滔辩才,更在哲学、宗教、文学、神学各方面表现出色,结果却无多少福音果效(参徒十 七34)。因此保罗来到哥林多,重新调整讲道的方式和内容,不再用智慧的言语传道。摩根从教会历史,驳斥这一说法。如果真要用数字衡量传道果效,历史上雅典教会在第叁世纪,以和平与纯洁着称,到第四世纪还产生了巴西流(Basil)和贵格利(Gregory)等圣徒。反观哥林多教会,早就消失毁灭,也找不出有任何信仰伟人和她有关。

当时哥林多城的腐化似乎已渗透入教会,他们只注意人的思想与当代哲学,并在教会里分党结派,坚称自己的一派是真理。保罗针对这光景,引用以赛亚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讽刺哥林多教会「智慧人在哪里」?「福音」,诚然是神的智慧,不是任何世上的智慧和哲学,这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所强调的重点。人凭着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

分辨善恶的知识树

至於那棵引来极大麻烦的「善恶知识树」(原文无「分辨」一词),素来也多受误解。从神交付亚当修理看守伊甸园、而亚当也有能力为一切活物命名来看,他在受造之初不可能没有任何知识和智慧。神在伊甸园当中设置两棵 特别的树,当然有其积极的目的。德理慈(F. Delitzsch)精辟地写道:

知识树设立的目的,是要引导人类获得善与恶的知识。善与恶的知识不仅仅是善与恶的经验,而是在神照着自己形像造人的时候,就已经赋予人的道德要素,人必须藉着属灵操练,使这项道德要素更加长大丰满。一个人若不知「好」「歹」,就如不知善恶的无知孩童(申一39),或是已经痴呆不辨美恶的老人(撒下十九35);反之,分辨善恶的能力,是神给君王的恩赐(王上叁9),是天使般的智慧(撒下十四17), 在最高意义上更归属於神自己(创叁5,22)。

既是这样,神为何还禁止人吃善恶知识树,而且威胁说吃的日子必定死?德理慈认为果子本身,并非有什麽毒性 或化学作用,神乃是赋予这两棵树、一种仪式上的本质和意义,藉着吃或不吃,在始祖身上产生一种精神上、心理上和属灵上的果效。因为属土的生命唯有透过神的话语、神的灵特别运作,才能转化。

知识树的目的在引导人获得善恶的知识,照神的本意是藉着不吃禁果来达到。一切违背神旨意的都是恶,神不只教导始祖这一重要原则,而且神要人在自动 自发的情况下,藉着对禁令的顺服来获得抵挡恶的能力,藉着不断对恶说不,使神本来就赋与人类的自由意志,如今在刻意的拣选下完全发展。这样,藉着不断拣选神的旨意并抗拒恶,使善成为人本质的一部份,逐渐长大成为真正的自由人。这是依照神的方式、拥有像神一样对善恶的知识。

很不幸,始祖没有遵照神的方法,却选择违抗命令吃了禁果。他们从自己犯罪的经验里,也学到了善恶的分别,却将恶引进自己的灵魂并饱受死亡威胁。因着始祖的过犯,这棵 本来为帮助始祖获得真正自由的树,却带进了自由犯罪的羞耻和死亡。

当神後来说:「那人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多少带点嘲讽的意味。人用了不当的方法体验恶,事实上恶不须亲自体验才能知道,而善恶的知识本身更没有不好。

两种智慧

圣经有五卷智慧书,是希伯来人收集了大量的人生体验和哲理论述,经智者长期锤炼后,化为精辟的格言与诗文。这些古人生活的智慧结晶,收在圣经里,自然符合希伯来人的信仰观,箴言就一再强调:敬畏耶和华是「首要的智慧」(和合本译「智慧的开端」,开端在原文有首先、第一原则之意)。在圣经智慧文学里,智慧、知识和聪明,事实上很难分得开。奥斯邦(Grant Osborne)就称智慧书是上帝、传统、经验叁者的结合。

如果牧者真要教导信徒区分什麽是生活中属神的智慧,可能雅各书会比哥林多前书更合适些吧。雅各列出从天上来的智慧,有「清洁、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反之他称「嫉妒分争、自夸、说谎抵挡真道」是属地、 属情欲、属鬼魔的智慧。这样的区别,让人很容易明白。

保罗在林前十四2节,勉励基督徒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要在思维能力上不断成长。你有反智情结吗?但愿你我在教会里作教导的人,都能「没有偏见」地省察自己,否则教会所教育成长的下一代,恐怕会愈来愈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