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考验的再思

作者:唐崇怀

「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得宝贵。」彼前1:7

无可否认基督徒在世上的生活充满了各种的苦难,保罗曾说: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帖前3:3)。他又说: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里敬虔度日的,也要受逼迫(提前4:12)。耶稣也曾明确的说:你们在世上有苦难(约16:33)。苦难似乎是信徒杯中的份!但细心的想一想,难道只有信徒才受苦?只有基督徒才受逼迫?世事难料,沧海桑田,人生的写照没有约伯、摩西讲得更恰当了。约伯说: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伯14:1)摩西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90:10)

这么说来,当我们在患难和逼迫中时,我们怎能说是神在试验我们?我们在接受神的考验?受苦和受逼迫既是人人当得的分,那我们有什么可自豪和可夸口的?日后的奖赏和神的补偿当然不应是我们的盼望,更不该成为我们忍受试验的力量和目的了。在这种思想架构中我们就自然有厘清信仰与理念的需要了。

首先我们应认清考验者是谁?谁受考验?考验些什么和考验有何目的?这样,我们才能将基督徒的信心考验观念澄清,我们也可因此能从自怜、自义和自夸的境况中得释放。

一. 苦难和考验的主使者

在神的创造定律中,事物的成就必有两个基本原因:终极基因和过程基因。终极基因当然是神,神是绝对的必然因素。而过程基因是并作性的,也是相对性的。在哲理神学和系统神学的分析中,过程基因可有两种来源:神的既定性参与和神的许可性参与。神的既定性参与乃指着神在祂创造中和前科运作中所既定和必然的定律、原则和后果;而神的许可性参与乃指神主动的许可和并协同于人的运作中(Divineconcurrence)。基督徒所受的苦难和一般人所受的苦难不同的地方就此。一般人的苦是神的既定自然律来的后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义人受苦,好人吃亏,都是一般范例。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没有分别。

但在基督徒的苦难中,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因素,就是神的许可性参与。神主动的参与了试验的过程(注1),神许可了那些应发生在祂儿女身上的苦难,并借着祂的灵和祂的道,启发信徒,使他们在信心中看见他们所受的虽似乎是经人而来但却不是由人而来;也不是自然定律,这么说来,试验的本身就是神的一种赏赐,是神为祂子民所预备的,让他们可以体会神的同在和神同在的甘甜。对信徒来说,在这些事上,神不但是幕后冥冥之中的手,也是幕前的主角,是带着笑脸陪伴我们(注2)。神的许可性参与常被误解为神的被动性参与;是人先有了决定而神是「不得已」的淮许了。其实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既然一切都是本于祂、依靠祂、也归于祂;神的许可性参与只能在神的俯就文体和人的有限文字表达中被理解。故神学乃以神的协和运作来形容,神是主动非被动的,是我们随时的帮助,也是我们及时的帮助(诗42:5,11;来4:16)。所以,我们在苦难中却不是自然律的必然,也不是自然界的偶然,乃是神的直接干预和参与。

二. 苦难和试验的目的

诗人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学习你的律例」(诗119:71),基督也「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服,得以完全」(来5:8)。有目的的苦难叫做试验,而试验的目的是匚显明神在祂儿女身上的意旨。这意旨是在阶级性的管教和启导性的诱导,或积极性的同在和肯定性的善良显明出来。

试验的消极性目的:希伯来书以管教的导诱性来说明信徒在试验中和受苦的情况。神既然待我们为儿子,为使我们在祂圣洁上有份,得益处,就本着祂的美意管教我们,将我们规范在祂的善道中(来10:5-13)。神意念的善是不变的,所以在人软弱和跌倒的时候,祂以慈绳爱索将我们牵引回来。这种苦难性的考虑乃是要显明神的信实,祂既创始必会成终,祂既动了善工就要成全这工直到那日。(来12:2;腓1:6)。这是信徒信心和救恩坚忍的保证,是神信实的明证。

苦难和试验的积极性功用和目的远超过常情性的观点。我们常以常情性理念来解释信徒受苦的目的。国人常以「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来解释苦难的目的和神试验人的意旨。诚不知这种说法仍是以人为中心,是以人本主信念为基本的说法。神要用一个人无需先叫他受苦,看他是否经得起考验、会不会半途而废。因祂从起初知道万事亦派定万事。故此,以神为中心的神学理念使我们看清苦难和试验的目的并不是要表露人,乃是要表露神和神的奇妙作为,在祂所救赎者的生命和生活中,让苦难颢明祂儿女的完美和福份。

三. 何人或何物受试验

一般人谈到苦难和试验时,除了将焦点放在苦难和试验外,必然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受苦的人。细心察看彼得的话(彼前1:7),我们会自然的看清他所着重的并不是苦难,也不是受苦的人,乃是被试验的信心。有些人更因为只看见受苦的人而将这信心定为受苦者的信心。这样一来,苦难的目的何曾不是为了强迫人的自信心和人的坚忍。这种说法无疑的又将人陷在人本的架构里了。

其实,不论从圣经文理和神学系统来看,这里的信心应以信仰来理解,它既不是由人而来,也不是人的发明或发现,而是神的赐予,是因神的怜悯和启示而成的。神本着祂的怜悯将信心赐给人,使人对祂的启示有正确的响应而成了信仰。神更盼望这信仰表明出其独特性。所以祂将人交付于苦难中。因这信仰真是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显得宝贵,叫神的荣耀得着称赞。

所以说神的试验必是正面的,不是负面的。祂必赐下够用的恩典,使祂的儿女忍受得住,为他们开一条出路,因祂为我们所存的意念是善良的,为要显明祂的荣美。

四. 结论

保罗说:「在患难中要欢欢喜喜」(罗5:3);雅各说:「在百般的大试验中要以为大喜乐」(雅1:2)。神的应许诚不像人的愿望。祂的意旨乃是要人看见祂的荣耀。让我们能如约伯的忍耐、如约瑟的稳重、如亚伯拉罕的信靠。更如诗人一般的说「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诗39:9)也能如先知哈巴谷的豁达高歌:「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上帝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九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3:16-18)祂既创始也必成终。

来12:2可译为「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信心与真道原文可以并用,亦可适用,显明信心乃神将道种栽种于人生命里,结果称信徒是因道得重生(彼前1:23)皆有相同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