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己还是基督

作者:Horatius Bonar

“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罗马书14:7-9

从上下文看,使徒保罗所指的“我们(没有一个人)”是那些已经从这个邪恶世界里被拯救出来的人,以区别于属世的人。“我们”曾经也跟他们一样,然而现在已经完全改变了;原来的相似已经被现在的迥乎不同所取代。保罗仿佛在说:“我们不是为己而活,他们乃是为己而活;我们属于神,而这整个世界则被邪恶控制。”这样的宣言并不是出于骄傲。

这段经文中的每一节各自带出一个醒目的真理:第七节 -脱去“己”;第八节 - “己”被取代;第九节 -如何取代。

1。脱去己。这不是指消灭自我。这种概念只属于虚空的哲学或自义的神秘经验主义。脱去自我指的是给“己”一个恰当的位置,也就是主耶稣所说的“爱邻如己”中“己”的那个位置。恰当的自爱不等于自我中心;反过来,自我中心却是病态的自爱,是罪之首,是人最大的诅咒。人因而为己而活;他的心思意念完全围绕自己;“己”是他衡量其他一切事物的标准;他的视野到“己”为止,他无法面对壮丽的景色而沉醉其中,因为他随身带着一面镜子,不断地在顾影自怜。总之,所有的事物都必须跟己有关,只有能够突出己的东西才有价值。与此相比,使徒保罗所描述的则完全相反。在这段经文里,那用来顾影自怜的镜子被打破了,人的目光由内向外转移,视野变得开阔辽远,“己”被忘记了, 看不见 了。 “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至少从这一点看,我们不再与“己”维持原来的关系,我们与“己”分道扬镳。“己”被放回到属于他的层次和地位上。在凡事上,“己”不再是目标和动力。经文中所用的“活”和“死”这两个词不仅是指“活”和“死”本身,也是指人的一生,包括人由生到死的整个过程和其中的所有事件。可见将“己”脱去涵盖了生命的全部。

脱去己的第一步是在神面前因信称义。在人自己的“称义” 理论中,“己”是主要 成 分。 其目标是通过增进,改善自己,甚至惩罚自己,以得到神的认可。 所以在神面前“称义”主要靠的是自己。然而圣灵在领人认罪的过程中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人看到自己根本不可能蒙神接纳。事实上,叫人认罪就是让人认识到要脱去“己”;在让人看到什麽能够使他称义之前,先让他认识到什麽无济于事。这个反证的过程不无重要。所以说,在神面前因信称义是脱去己的开始。从那一刻起,这“脱去”在信徒的一生持续不止,包括了他一生的方方面面,里里外外,事无巨细-“己”被移开,生命不再象从前那样被“己”的色彩和影子所掩盖。乃至生命结束时,“己”依旧要被放在一边。在病床上,“己”被放在一边;将死时,“己”仍旧被拒绝到访-我们不让自己,也不让别人把注意力放在“己”上,不去在意死前的舒适和死后留名在人间。“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别人可以为自己活,我们这些被“重价赎买”的却不能;别人可以为自己死, 我们 这些以基督的宝血赎回的却不能。

当“己” 被脱去,生命变得何等的高贵!因为那使生命卑贱的,正是“己”。如今己被脱去,生命得以回复真正的荣耀,回到神最初为人设计的位置。当“己”被脱去,生命变得何等浩大!因为正是“己”的渗透使人生变得狭隘,脆弱。“己”使生命干枯,使生命与其本当有的伟大截然相反。当“己” 被驱逐到一边,生命 得 以舒展,恢复到原有的尺寸,生命不再渺小。

当“己”被脱去,生命变得何等有力!因为正是“己”导致软弱,因为他把我们与力量之源隔断,与神分离,使我们孤苦无助。而如今生命在神那里重新得力,重新被建造,被坚固。

当“己”被脱去,生命变得何等无惧!正是因为我们为“己”而活,我们的筹划算计才常常失败;因为自我追求,所以我们常常失望。如今“己”被脱去,我们凡事不会失败,不会失望。因为我们的计划和愿望或被阻挠,神的美好旨意必实现,他的目的必成就。我们因而勇往直前,坚信不管我们自己发生什麽事,或者我们的国家,甚至整个世界发生什麽事,我们必不致失败或失望,因为神必成就,万无一失。

2。“己” 被取代。脱去“己” 后,我们的生和死是不是就失去目标了?不是的。 因为 取而代之的是主耶稣基督。荣耀的神子取代了“己”。我们的生和 死都有了比“己”配得无数倍的目标。主耶稣从此充满我们,占据我们,吸引我们。这取代既完全又彻底。首先,“己”在神面前的地位完全由神子取代了。我们已经谈到圣灵在称义和被神接纳的问题上脱去“己”;接下来,圣灵把神子-我们被神接纳的真正根基
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因而不再指望靠“己”称义,而单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因他为我们而死,为我们复活。耶稣基督取代“己”后,我们马上被神接纳。不仅如此,在耶稣基督里,我们找到一个值得为之生,为之死的目标。这个目标成为生命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的主导。我们视主耶稣为我们的阿拉法,俄梅嘎。乃至在病塌上,在临死前,我们关心的仍是如何彰显基督,并不在乎自己身后的毁誉。“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无论发生 什麽事,无论什麽时候,我们都不属于自己,而单单属于主。

生命因此变得何等庄严!生命的每个方面,每一活动都献给了主。而在此之前,这一切都献给了“己”,就好象古埃及那些美仑美奂 的庙宇供奉的竟是爬虫。 然而 如今“己”被赶下宝座,基督做主,我们的生命因而变得圣洁-为主分别为圣。

生命因此变得何等尊贵!哪怕是在死亡面前。即使最贫穷的人,只要他属于耶稣基督,他的生乃至他的死都是尊贵的。这等尊贵就连世上最了不起的帝王将相都沾不上边。当一个人成为基督徒,为主而活,为主而死的一刻,生命中所有的卑微,狭隘,下流都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浩大,庄严和属天的美丽。这是怎样的变化!

生命因此变得何等重要!生命不再是无足轻重的。无论活着还是死去,生命都有了意义;无论是言行还是思想,生命没有哪一部分是渺小的。我们有了为之生,为之死,为之行,为之言的目标,这使生命升华,使生命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

生命因此变得何等不朽!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的生和死都有了永恒的价值。因为我们为主而活,为主而死。以前“己”是一切的毁灭因素,与“己” 有关的都坍塌朽坏。如今不同了:主耶稣取代了“己”。他成为我们的主人,就是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希伯来13:8)。他将他的永恒与我们分享,我们因而变得永恒-因为我们为他而活;我们所做的变得永恒-因为我们为他而做。我们的每一步,只要是为他而迈出的;每一句话,只要是为他而说的,就会有永恒的影响。因为我们在主耶稣里,他的永恒就成了我们的。

这一取代给我们为主的热心增添多少动力啊!我们如今所做的,是真正有价值的事情,我们有了值得为之生,为之死的目标。最死寂的生活莫过于没有目标或者目标卑下的生活。没有什麽比有价值的目标更能使生命活转过来的了。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是在为主而活,为主而死时,我们会怎样的血脉贲张啊!

这一取代给我们追求圣洁,如一的生命带来怎样的动力啊!我们做的任何一件事不仅影响我们自己的安逸,名声和世间的前途,更关乎基督的荣耀。我们与主是如此的密不可分,以至于我们的言行都关乎基督和他的国度。始终如一的圣洁生命敬重他,见证他。既然如此,我们当怎样谨慎为人啊!当怎样防范自己,以免“己”又取代了属于主耶稣的位置!当怎样渴望“以至凡事尊荣我们救主神的道”(提多2:10)!当怎样乐于以生命做如一的见证,使我们的光照在人前啊!

3。取代的形式。“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主耶稣作为自有永有的神,对我们的拥有权是永恒不变,不可增减的。永恒的神子一向是死人和活人的主,是天堂,地狱及全地的主。然而,神子“基督”对人的拥有权和他作为永生神对我们的主权略有不同。它不取代永生神对我们的拥有权,也不是从中分出来的,而是另加的拥有权。主耶稣基督凭著他的死和复活拥有我们。他复活了,成为死人和活人的主;复活的基督合法地得到掌管死人,活人的权利。一个人的生命,从生到死,没有哪一部分不是完全在基督的主权之下。无人能够与他争,无人能够对他提出质疑-因为无人能够做他所成就的事。主耶稣 为我们 死而复活,我们的一生岂不尽当向他效忠,归他所有?除他之外,谁配得我们的敬拜?谁为我们成就了救恩?是“己”吗?是另有其人吗?这个世界吗?天使吗?全都不是!唯有耶稣基督能要求我们敬拜他,为他所有,因为只有他才有无人能抵的神权。“他因此死了,又活了,”赢得了不容质疑的主权。

而“己” 却不配拥有我们。“己” 对我们的身体和灵魂不仅毫无益处,而且是基督 与我们之间的铜墙铁壁。难道我们竟应该做“己”的奴隶吗?“己” 是我们 与神 国之间的冰山,难道我们竟要向他俯首称臣吗?不能啊!弟兄们!“己”没有做过任何事情值得我们为之活,为之死。我们岂能容他,体贴他,敬拜他?

我们的主完完全全配拥有我们。对于“己”,我们已经问了“他为我们做过什麽”;而对于主耶稣,我们却要问:“还有什麽他不曾为我们成就?”那降世为人,死而复活的主耶稣基督用无数的,不可割断的纽带束紧我们,催促我们去爱他,要求我们的事奉。对于这一点,我们是否心服口服,毫无二话?我们的全部生命是否都在阿门主对我们的主权?

我们的生命全然属于他,正如他的生命曾经全然为我们献上。这是主耶稣最起码的权利,是他以生命赢来的啊!我们能给主耶稣的,最起码是我们的生命:在言语,行为,筹划,日常事物等各方面专心,全然事奉他,好叫我们生命的每一部分都见证主。

不但要为他而活,也要为他而死。他在十字架上想到我们,让我们在死时也想着他!我们的死也要为他的荣耀。我们最后的见证当是基督的见证。这难道不是我们面对死亡时常常忽略的一点吗?想到那将死去的人有永生的盼望和平安,我们就满足了,仅此而已。我们何尝超越过这点满足,去思想我们不仅为主活,也为主死。我们的满足当不仅仅局限于朋友的光景,且应包括基督被荣耀;圣徒临死时见证的不只是他的平安和他的归宿,且包括见证,荣耀那为我们死而复活的主。

我们的永生也当属于他。主耶稣既为我们拯救到底,让我们向往永远为主而活。这不仅意味着我们将永远与他在一起-尽管这是好的无比的,我们也当永远荣耀他。我们的永生是顺服,爱和事奉的永生-全为主的荣耀,无论在天上,还是在地上。“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歌罗西3:11)我们在地上品尝到神的恩典的,对此不过是略知其味,但是在那永恒的国度里,我们将有丰盛,不散的宴席。在地上基督是我们的始和终,在天上他更是我们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