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召与回应

作者:达微

今天与大家分享一个题目:“神的呼召和人的回应”。请大家先看一段圣经,哥林多前书第九章十六节至二十七节:

“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我若甘心作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既是这样,我的赏赐是什么呢?就是我传福音的时候,叫人不花钱得福音,免得用尽我传福音的权柄。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做了众人的仆人,为要多得人。向犹太人,我就做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做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做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神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向软弱的人,我就做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保罗讲这段话,有一个原因,就是哥林多教会中有很多分争,教会中分党结派。有的说我是属保罗的,有的说我是属玑法的,有的说我是属亚波罗的。也有的说保罗算什么,他有什么资格,他是使徒吗?“言语粗俗,气貌不扬。”保罗有什么资格做使徒呢?大家议论纷纷。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能为主做工有两个因素:一个是神呼召的临到,一个是人的回应。或做使徒,或做先知,或传福音,或做教师,或做各种不同的工作。工作不同不要紧,要紧的是神是否呼召了你。

一. 圣徒都是神呼召的

有没有不被神呼召的圣徒呢? 圣经上说每一个跟随神的人都是神予定好的,都是神拣选的和神呼召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门徒。门徒就是跟随主做主学生的。耶稣说,来跟从我。就是叫我们做他的门徒,跟随他。所以每一个基督徒都是蒙召的人,正如圣经上说,“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阿。”

同蒙天召。没有神召唤我们,谁还能跟随呢。没有神把一个悔改的心放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不能悔改,更谈不到蒙召。保罗又向我们清清楚楚指出来,真正蒙天召,还要有一个更深刻的看见,就是知道神在呼召你。神召唤的方式很多,如以赛亚看见神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或者像耶利米一样,神对他说话。阿摩斯是一个修理桑树和牧羊的,神把他召唤出来。神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人召唤出来,呼召的形式虽不一样,但被呼召的都清楚是神在召唤。我们不盼望每一个人都有很特殊的经历,像摩西和基甸那样被呼召。也不希望像保罗那样看见天开了,耶稣基督向他显现。但一定要知道呼召的原则。

二. 呼召与回应的原则

1.呼召的原则

他说:“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神愿意给每一个基督徒奖赏,但是能不能得奖赏,要看你怎么跑。我们要怎样跑呢?保罗告诉我们要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斗拳不像打空气的。一个人跟随神不是无定向的,要以神的话为引导。不能今天听这个人这样说就这样做,明天那个人强调要说方言就说方言,后天又有个人说神既然造男造女,有了基督应当还有一个女基督,于是又跟着信女基督。这是不行的。真理只有一个,神的呼召只有一个。如果不明白神的呼召和神的真理,我们就是一个无定向的人。很多基督徒不是没有生命,为什么在一生中间偏来偏去转来转去,总在神的道路上偏离,总在神的话语上出问题呢?原因是在真理上不清楚。在真理上不清楚,对神的呼召就不会有清楚的认识,就更谈不上如何回应了。只有认识神、认识神的真理,才有顺服,才有跟随。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对道路、真理、生命三方面的认识就是对主的认识,而且是缺一不可。认识主就是认识神。对呼召的回应、顺服、跟随必须以此为根基。

另一方面,保罗说“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这句话导出一个关键的理念,即要清楚神的呼召和人的顺服之间的关系,神的恩典的引导和人的想法之间的矛盾。人有肉身,就很自然地从肉身的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使我们的心偏离。结果是阻碍我们、影响我们去顺服神的引导,这是非常需要注意的。因此,“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就成为是否顺服神呼召的关键。第二十七节最后一句话,在翻译上有错误。“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使人误会,以为既然连保罗都会被弃绝,还有谁会不被弃绝呢。怎么能说是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呢?其实“弃绝”原文是落选、淘汰之意。在场上赛跑没有选上,落选了,被淘汰了。神选上了你,神给你机会,让你参赛。可是你不努力、不准备,结果落选了,被淘汰了。难道能怪神吗,只能怪自己。将来不能得奖赏,也只能怪自己。“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就是绝对尊重神的主权,绝对尊主为大。我只有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才能顺服神的呼召,这是非常重要的。

2.回应的原则

如何回应神的呼召呢?保罗提到两个原则。第一个原则在第十七节:“我若甘心作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概括起来叫做“甘心顺服神;第二个原则在第十九节:“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概括起来叫做“甘心服侍人”。“甘心顺服神”和“甘心服侍人”就是回应的原则。

首先讲什么叫“甘心顺服神”?保罗在第十六节说:“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为什么不得已?我曾思考过不少时间,我想大家也在思考。在传福音的时候,是心甘情愿的去传,还是里面有一个障碍,有一个阻力。障碍和阻力就是我们的肉体。这个肉体总是不愿我去传福音,肉体要享受、要前途、要名望,要在世界中有所得着。但是神在我里面的话语却引导我,叫我甘心顺服神,于是我与我肉体之间就产生了矛盾。有矛盾就有苦恼,就使我停步不前,更不用说甘心了。经上说随从肉体的就是死,随从圣灵的就是生命平安。这个随从乃是征战中的随从,是战士的绝对服从。要随从圣灵就必须拒绝肉体的引诱,必须制服自己的私欲。跟随神,就要征战,在战场上必须攻克己身,勉强自己甘心。

传福音绝不限定用口传,人走到哪里就传到那里,即便不说也是在传,如同灯一样,放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发光,不能隐藏。我们也是一样,到处显出神的荣耀来。“我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这句话实在需要每一个人认真思考。

我们常常把传福音看成是:或是我看中了一个人,或是有人愿意听,或是面对一大群听众,只要把福音的道理讲给他或他们听,这就是传福音了。不错,这是传福音。然而,这仅仅是用口传;虽然用口传是不可少的。要知道我们这个人应当就是福音的化身,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说什么,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传福音,因为我们是福音的使者。我们活着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传福音;只有一个追求,就是让福音通过我的任何一个方面自由显明出来,让感受到的人得益处。基督的馨香之气既然只是透过我们散发,又当何等尽心竭力呢?既然知道这馨香之气可以叫人活也可以叫人死,将馨香之气散发得是否完全,就是关键。为此我们每个散发的人都要向神交帐。我们作为福音的使者,若是杂而不纯,心若没有真正向着主,就不可能在每一方面都将主表现得丰满,也就难以让人真正感受到主的香气。如果散发主的香气不多,散发肉体的臭气却不少,恐怕不但不能吸引人反而绊倒人了。在我们身上能不能显出主的光辉来,这个争战是激烈的也是一直到底的。

虽然我们常常讲、常常传,可是在行为上显不出基督的荣耀来,就是白讲,就是白传。传与行之间的矛盾,是玷污基督的名,是拦阻人归向神的极大障碍。帖撒罗尼迦前书145节社说:“我们的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和圣灵并充足的信心,正如你们知道我们在你们那里,为你们的缘故是怎样的为人。”这一段话对传福音讲了五方面,就是:言语、权能、圣灵、信心为人。(权能和能力在原文是一个字。) 首先,要以清晰、准确的言语讲出福音的真理;但只有言语是不够的,还要有神赐的能力;要有圣灵同在,由圣灵作主;要有信心,而且信心是充足的。信心与真道在原文是一个字,说明有了真道才有信心,如果讲的不是真道,也不会有信心,因为信心是从神来的。

最后,特别提出为人来,为人是传福音非常重要的方面。为人,就是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必须有新生的样式,必须为主发光,必须与言语相称。在此,保罗把言语为人对等,与权能、圣灵、信心放在同样重要的地位。也就是说福音需要为人来见证。为人就是以行为来传福音。福音是真理,为人要真实(真理与真实在原文是一个字)。里面的真理要透过外面为人的真实行为表达。只有福音而没有相应的为人,就拦阻了福音。

为此,我们必须靠主努力与肉体争战。在争战中,“不得已”是非常常见的情形。我们一方面想顺服神,一方面又想保留一点自己的好处。结果,一方面为主传福音作见证,一方面在内心深处又有不少挣扎,有不少痛苦。这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形,希望不要为之困惑。一个被神呼召来跟随主的人,不但会经历这一过程,而且非经历不可。神的爱感动他,神的话临到他,他清楚神的召唤,也愿意为神而活。知道只有一个方向,就是走神的路。可是另外一个方面则是:争战,挣扎,困惑,疑惑。两个方面同时存在。我相信我们每个信神的人也都是如此,我自己就曾在这争战中度过了许多年,而且至今仍在争战中。保罗说:我真是苦阿!我也与他同说这句话。阿门。主啊,我真是苦啊!然而你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

二.蒙神呼召的标志 我想,我是真心诚意绝对顺服神还是不得已地顺服神,这不太要紧,我只要顺服。其实,几乎每次顺服都要制伏自己。“攻克己身,教身服我” 、“斗拳不是打空气的”,是蒙选召的重要标志。

第二个蒙神呼召的标志是:“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怎么讲,是不是不传福音,就要受神的管教?有可能;神是不是会鞭打你呢?有可能;是不是神让你遇见苦处逼着你走上去呢?有可能.。据我所知,许多神的仆人都有神用各样方式把他们带出来的经历。例如我所认识的一位,当神呼召他的时候,不肯出来,于是生了一场大病,而且病得要死。他清楚是神的意思,祷告说:“主阿,病好了我就去。”病奇妙地好了,他却违约。然后又病,又祷告,病又好;连续三次,他终于服了,走上宣教之路。我相信神在告诉他,生命的价值在于为神而活,而且是甘心为神活。若不甘心,就没有价值。有神生命的却为自己活,就是生病,只有神的管教才能使人清醒,从而明白自己的处境,幡然醒悟。雅歌书一章四节说:“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我们跟随主是主的吸引,像吸铁石吸引铁一样。二章七节又说:“不要叫醒我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

每一个神的仆人能走上侍奉道路,都完全是主的吸引。我认识一位,当他把一切都舍弃了走上工场时,出现过极大的困惑。因为他开始以为,既有主的同在这条路一定是非常美好,满了恩典。没想到这条路是又苦又难,又满了各样问题。尤其是他的妻子,更忍受不了。两人之间出现矛盾,甚至难以解决,非常苦恼,于是他退缩了。他说,如果条件再不改变,我就走不上去了。问题在于当初是不是想好了呢,到底是要环境改变来适应我,还是我改变自己来适应环境?耶稣告诉我们,如果领兵打仗,你这一万兵能不能打得过那两万?若不能,趁早讲和;若是盖楼,也要先计算计算,钱和料够不够,如果不够,趁早别盖。当一个人为神作工,回应神的呼召的时侯,也要事先想好两个方面,第一是乐不乐意,神的爱激励你,就会甘心就会乐意;第二是盘算盘算,属天的和属地的、神的奖赏和地上的吸引之间,要如何平衡,怎样调整;取哪头舍哪头,怎么合算。这笔帐要算清,你到底要得什么。耶稣说,人若不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房屋、田产,就不配作他的门徒。“恨”,原文是厌恶。所以我们一定要在神和人之间、属天和属地之间有一个绝对的选择。如果和父母还不能同心,和妻子不能同心,一定要先说服父母、说服妻子,不然在未来的日子里会遇见很大的麻烦。

三.为主癫狂

保罗说:“我便有祸了”。这怎么讲?经上有一段非常清楚的解释,请看哥林多后书51315节。“我们若果癫狂是为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这就叫做“有祸了”!这个“”是因为在心里有一把火在烧,烧到一个程度,使保罗像癫狂一样,以致不再考虑世界上的享受了。主阿!我要跟随你,我如果不跟随你,我心里难过到了极点;主阿,我如果不舍弃这属地的一切,我心里受不了;主阿!我要跟随你。所以他说他像癫狂,在他里面有一个极大的恩典临到,使他忘乎所以;有一个极大的爱的吸引,使他向着标竿直跑。亲爱的弟兄姊妹,当初我们蒙召跟随主的时候,也都经历过与保罗近似的被主的爱激励的过程,这叫做癫狂。有一位弟兄在街头布道大时候,身上挂一块牌子,前面写“我为主癫狂”,后面写“你为谁癫狂”。我觉得这两句话很好,为主值得癫狂,为世界值不值得癫狂?为个人值不值得癫狂?许多人为自己的享受、名利,像癫狂一样地在为之奋斗阿。简直是拚了命要去得,要得什么呢?

保罗说,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他替我死,我为他活;他的爱激励了我,所以我愿意为他而活。因此,一个被主选召的人的第二个特点是里面有主爱的激励,虽然不得已,但是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就能制服自己,攻克己身,顺服圣灵。走这条路时,是欢欢喜喜,快快乐乐的。当我决定走这条路时,我里面是满了平安的。弟兄姊妹,你当初奉献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争战,也有这样的心志,你是不是被主的爱激励。

四.甘心

现在,我们谈甘心

第一个甘心,是甘心顺服神。“我若甘心作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弟兄姊妹,责任的托付,你感受到了吗?我感受到了。那是45年前,当我把自己真正交给神的时候。从那时到今天,走过了多少日子。虽然多少次,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在看不见光明、看不见前途的时候,我问主,今生为我还能为你作什么?就这样下去算了。然而在内心深处,却有一个拿不出去的责任,一个挪不出去的托付,也就是我一生只为一件事而活。当我放任自己去随波逐流,去放纵自己,去寻找自己所喜悦的时候,虽然也有一时的快乐,但过后却满了痛苦。只好认罪悔改,重新回头,再仰望他。为什么?因为我里面有一个责任,有一个托付。这个责任就是为主而活的责任,这个托付就是为主而活的托付,是永远拿不去也挪不出的,我们必须面对这托付我们的责任。一位神的仆人对此有一个非常好的概括:“勉强自己甘心,甘心勉强自己”。

你明白神的呼召吗? 明白了;知道神在呼召你吗? 知道了;有责任感吗,有责任感;愿不愿意?不得已。怎么办?勉强自己甘心 ! 这就是我们应当尽的努力。当你清楚神的呼召的时候,你必须作一件事就是求告:神哪,求你加给我力量。我要去面对我父母,我要去说服我妻子。我们一起来到你目前俯伏,勉强自己甘心。

当你勉强自己甘心的时候,你必然进到甘心勉强自己的地步,因为神与你同在。神要吸引你,好像磁石吸引铁。你不要抗拒,你松开手吧,一松开手,就被主吸过去了,就快跑跟随了。勉强的意思就是松手,就是把自己交给主,而不是靠自己咬牙、下狠心。当然,交给主,也是要勉强自己的。很多时候,我们不肯把自己交给神,总害怕交给神会出什么问题,不放心,怕吃亏。神说,你试试看,你松松手;你既然有了责任,有了托付,就要相信我是全能的神。当初神对亚伯拉罕说,我是全能的神,你要在我目前作完全人。你信的是不是全能的神?如果是,你敢不敢松开你的手?要勉强自己甘心。一勉强自己甘心就进入状态了,你就发现里面平安了、喜乐了,可以向前走了。然后经过一个阶段,就从勉强自己甘心进入甘心勉强自己。一旦尝出甜头,有了经验,下次遇见难处就能甘心勉强自己。从勉强自己甘心走到了甘心勉强自己,是要付出代价、付出努力的。可是也是作得到的,因为神托住你。《勉强自己甘心,甘心勉强自己》是非常好的概括。这是第一个甘心。

甘心之中,保罗讲了一句话。他说,有赏赐。这不仅是见主面时的赏赐,而且现在就有赏赐。这就是:“我传福音的时候,叫人不花钱得福音”。叫人不花钱得福音就是主的赏赐。作为福音使者,不要希望在地上得点什么,来满足自我。如果少得或不得,能够让神多得荣耀,那又何必要得呢。我并不是指工价,工人得工价是应该的,工价适当,存感谢的心领受就好。“叫人不花钱得福音”是句很深刻的话,因为我是白白地得来,我就白白地舍去,为了神的恩典,可以牺牲我自己。

第二个甘心,是“甘心作仆人”。要甘心服侍人。我们常常忘记自己是神的仆人,当我为神的缘故去得的时候,这些就是主人。他处于主人的地位,而我则处于仆人的地位,为了得着他,我就甘心作仆人。不是把他当作可怜的罪人,自己高高在上,伸手拉他一把,免得他灭亡,而是如何让他体会到神的爱。通过我们的见证,我们的好行为,我们的馨香之气,我们的光,很自然地感动他、改变他,吸引他来跟随神。这是个很重要的原则。无论在单位、公司,或是在家、在亲戚、朋友中,甚或在一群不认识的人中间,如果甘心作仆人,就有可能得人。

四福音叫我们看见我们的主,既是神的儿子又是仆人。这个仆人的原则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仆人的原则,保罗是这样解释的:“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最后总结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求神怜悯我们,我们今天作的事情是不是都是为福音?还是为自己。保罗说:“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可是我们却常是为使自己得好处。为什么要攻克己身,为什么要制服这个“不得已”,因为在一切事上,能够拦阻神的光、能够拦阻神的活水涌流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我们总想在福音的事工上、在为神活的事上得到一些个人的享受,得到一些个人的好处,得到一些个人的名、利、地位,因此我们就拦阻了神。所以求神怜悯,让我们记住为什么要做仆人。仆人在主人面前的权柄、责任,就是良善、忠心与谦卑、顺服。

以弗所书六章58节对仆人的描述说:“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惊,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甘心侍奉,好像服侍主,不像服侍人。因为晓得个人所行的善事,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这句话一方面讲到仆人的顺从,仆人的甘心;一方面讲到一个原则:不是为了顺服人而顺服人,而是为了得神的喜悦而顺服人;不是为了作仆人而作仆人,乃是为了得人而作仆人。我们都是主的仆人,要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

耶稣说只有一位良善的——就是神。在世界上无论作甚么,我们都是神的仆人。此外,也会有肉身的主人——院长、经理、主任…。对肉身的主人也要顺服,但却是透过他来顺服神。彼得强调说,这个主人的脾气虽然是乖僻的(但他的吩咐是对的),我们也要顺服,要为主的缘故顺服。我们作仆人有作仆人的目的,这个目的就是要得人。为此,我们就要加倍谦卑、温柔、爱心、乐意,因为真正的主人乃是我们的神。我们要在心里顺服神的旨意,无论作什么都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好借着行为体现出神的爱来。我们所作的这一切如果能让神的福音传扬出来,如果能使基督的馨香之气散发出来,这就是成功。属地的事业是否成功,不是衡量基督徒的标准。是否讨神的喜欢、能不能为基督作见证、能不能宣扬主的美德才是标准。

五.软弱

保罗说“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这句话需要我们认真体会。什么叫向软弱的人就作软弱的人呢?请看哥林多后书十一章2930节:“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我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第十二章9节:“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第十三章4节:“他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却因神的大能仍然活着。我们也是这样同他软弱,但因神向你们所显的大能,也必与他同活。”保罗说,我们这个软弱,是像基督那样软弱,也是与我的弟兄一同软弱,与我传福音对象一同软弱。所以这个“软弱”,实际上是一个与人认同的问题。

软弱分三个层面。

第一:肉身的软弱。包括身体的健康问题、贫富问题、享受问题、环境问题、工作问题等。在这一切问题中,人会有软弱,我们也能体会他的软弱。既能体会他工作上不顺的痛苦,也能体会他身体的痛苦。例如,我得过癌症,我就体会癌症病人的痛苦,癌症病人也以我为知音。肉身的软弱使我们与别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自然、融洽。

第二:心灵的软弱。如果仅仅有肉身的软弱,没有心灵的软弱。肉身的软弱就不太要紧。但是如果肉身的软弱影响到心灵,心灵就格外痛苦。各种不顺与各种外在的压力因素都会让心灵加倍痛苦。为了能体会别人的软弱,我们就必须尝受过这种软弱。所以作为基督徒不应当祷告说:“主啊!求你使我诸事顺利,身体健康蒙福。”而是能不能祷告说:“主啊!求你让我与你一同软弱,求你让我与我的弟兄一同软弱,求你让我与我所要得的人一同软弱。”这样的祷告我相信神喜欢听。如果我不经过软弱,怎么能体会软弱的人?耶稣基督凡事受过试探和我们一样,所以他体恤我们。今天我们也应当说:“主啊!我乐意经受软弱、凌辱、逼廹、急难、困苦,为要为你去得人。

当我们以这样的心态来经历主所赐的软弱时,就会发现软弱和刚强合而为一了!我的软弱和神的能力就合而为一了!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什么时候看见自己软弱什么时候神的能力就覆庇我了。所以软弱和能力在本质上是不可分离的一对,是神恩典的奇妙组合。

第三:与软弱的人同软弱。不但肉体上经历他的软弱,不但在经历上经历他的软弱,而且我与他一同软弱。与他一同软弱,我就得着了他。神的实在太奇妙了!要注意,在与软弱的人同软弱里有一个中心思想,这就是第21:“其实我在神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我们无论在犹太人中作犹太人,在没有律法的人中作没有律法的人,或是向软弱的人就作软弱的人,都有一个原则,这就是在神面前行在神的律法以下,作在基督的心意中。

虽然在表面上与别人一样软弱,内心中却有一个绝对不一样的因素,就是在我里面是以神为一切,是以神的旨意作我的核心。我的目的是为了讨他的喜悦,按他的旨意行,这就是“在律法以下”。虽然我们与别人一同软弱,但是内心却是在神的里面的时候,我们就能得人了。所以弟兄姊妹们,要知道我们无论作什么,只要不是犯罪,就可以与别人一起作。耶稣基督与罪人和税吏交朋友,与他们生活在一起,并且又吃又喝,但在他里面却是神儿子的生命,是极其圣洁,极其神圣的。耶稣以穷人为朋友,穷人就以他为知己,穷人就到他身边去挨近他。那个血漏的妇人就敢去摸他的衣裳,那个长大麻风的人就敢跪在他的面前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为什么,因为他怜悯人的主,因为他以这些人的软弱为他自己的软弱,也乐意与他们一同软弱。

什么时候能爱人如己?就是以别人的软弱为我的软弱之时。这时你和我才懂得什么叫做爱,又怎样去爱。如果在人的软弱里与他同心,也就会知道他如何需要主,又怎样把他带到神面前。与软弱的人一同软弱,我们就能为主发光。

甘心顺服是神要我们学习的重要原则。在神的面前必须甘心顺服,无论我是否乐意,都要甘心顺服。在学习甘心顺服的同时,要学会勉强自己甘心。我里面清楚了神的心意就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要甘心走这条窄路。甘心是需要努力的,这个努力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概括起来就是勉强。勉强自己,就是甘心的表达。尝到了勉强自己甘心带来的恩典以后,我们就能进到甘心勉强自己,甘心跟随神、仰望神。

什么是圣灵的引导?重要的并不是见了什么异象、听了什么声音,而是明白了 神的真道。神的话语在我们心里不住地光照,神的爱不住地激励、吸引,使我们不能够不跟随他。主的爱在里面激励他、激励你、激励我,我们就会甘心跟随。甘心,是非常重要的,神从来不会叫我们不甘心。但是神也要我们学习勉强自己甘心。尤其在遇到难处的时候肯不肯甘心、能不能舍己,是需要背十字架的。在为主工作的时候不可能不遇见难处。我常常遇到太多的难处,以致我常常问自己,我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还要干?不但辛苦,而且别人听不进去,甚至不理解。这么多的混乱,这么多的麻烦,我在家休息多好!何必自讨苦吃?

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清楚看见是神引导我、怜悯我,是他让我参与。我里面有没有神的爱的计划?有;我清楚不清楚主的心意?清楚。既然我清楚,难道神是让我来享受吗?难道我们大家顺从主,服侍主,就只是吃爱宴、唱赞美诗吗?难处、艰难、苦楚、混乱,正是神对他仆人的呼召。去,是为了传扬神的名,是为了与人一起经历软弱。一个软弱的环境,一个失败的环境,也就是一个有需要的环境。我去不去?我甘不甘心?为侍奉神的缘故,我肯不肯勉强自己甘心?无论我面对的是什么,我面对的总是神,也只是神。既然如此,我必须勉强自己,不为自己的喜悦,不为讨人的喜悦,只为讨神的喜悦,就只能勉强自己不看工作果效只看神。不是因为神的羊需要我,就把羊看成我的对象和目的。我为神而活不是为羊而活,我看见的应当只是神。“这人将来何”又与我何干?如果主要我把粮食撒在水面,我就去撒,没有必要问结果怎样。结果是属于神的,遵行神的吩咐则是我的责任。这样一来我们与神的关系就理顺了。当我们为神去作一切的时候,哪怕是面对火窑,都会像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一样说:“即或不然,我们也决不…”。并不是我进了火窑不会被烧,而是可能会被烧死,但是“我们决不 …”,因为我看见了我的神。但以理为神下到狮子坑去,难道狮子坑是我们应该去的地方吗?为了神的缘故,让我们勉强自己甘心去狮子坑。

“甘心服侍人,甘心作仆人”是神的原则。欢欢喜喜地经历软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与人一同软弱。保罗说:“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我们若不这样跑,即便一辈子“信主”、一辈子“跟从主”,最后仍然得不到奖赏。因为“信”和“跟从”必须在言语和行为上。感谢神,今天神叫我们看见甘心顺服他,甘心作仆人的原则。把握住神的原则,就能够讨神的喜悦,就能够得奖赏。

六.奖赏

奖赏有两种,一种是只要我们按着这两个原则去甘心顺服神,甘心服侍人,就可以得到的奖赏。神的奖赏就是他的喜悦,他喜悦我们,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奖赏。因为我们是为了他的荣耀而活,他的喜悦就是我们的荣耀。另一种奖赏,保罗说:“我传福音的时候,叫人不花钱得福音,免得用尽我传福音的权柄。”真正的传福音是叫人不付代价的,我们不是为了得人的代价而去传福音。保罗在前面的经文里说,“为圣事劳碌的就吃殿中的物,传福音的靠福音养生。”他是说靠福音养生,而不是说为养生而传福音。当为养生而传福音的时候,传福音就不是目的而不过是手段,是为自己生活得好的手段。所以如果我传福音,是为了得人的奖赏,叫人花钱得福音,我就用尽了传福音的权柄,神就会把传福音的权柄收回去。你可以作你自己的“传道人”,可以为自己“传道”一辈子,但是不能成为一条活水的管子,为神流出他的恩典、慈爱、荣耀。神也不会叫你成为他传福音的使者。这件事情实在太重要。请大家仔细权衡一下,到底要为谁而活。我们传福音是为了神的荣耀,是为了神的喜悦还是为了养生。但愿我们都以神的爱、神的旨意为我们的一切,快跑跟随他。讨他的喜悦,为他的荣耀而活,让他的名在地上被人尊崇。让主心满意足。

七.效法基督

甘心顺服神、甘心服侍人,实际上就是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是神的儿子,却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我们当效法主,,一切都以神为我们的中心,在神的主权前永远谦卑、顺服。如果我们不谦卑也不顺服,又怎么能甘心呢?

我们甘心顺服神,是真正认识到他是主。真正看见了他的荣耀,看见了他的全能、他的奇妙;我们甘心服侍人,是因为我透过人看见了我的神,我服侍人就好像我的神让我服侍他自己一样。我服侍人并不是我的眼睛只看到人,而是我要为神去得人,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以神为中心。我甘心不甘心的关键是我看没看见神,我是不是愿意伏在神的面前来谦卑顺服。只有顺服神才能服侍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

我有一个软弱,这就是我的脾气不好。我的性格很急燥,总是克制不住,容易发火。我在神面前曾经祷告过很多次,求神赦免我,求神改变我,但是脾气依然存在。我想这也许是神给我的一根刺,让我看见自己不过是一个人,好谦卑在人面前,免得自己骄傲。这固然是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更重要的是,难道我的脾气就一定不能改吗?圣灵所结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哪一种果子是让我发脾气呢?经上说:你要快快的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我照着去做,但是仍然发脾气。经上又说:要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我想,如果我常常喜乐、凡事谢恩,就不发脾气了。但是还是要发脾气。我反复思想以后,发现发脾气固然不好,更重要的是,主让我通过脾气看见对自己的位置不认识。我的位置是仆人!我是一个仆人,无论在什么人中我都是仆人。在我的弟兄姊妹中间,在我的孩子面前,在需要帮助的人面前,我都是仆人。难道仆人可以向主人发脾气吗?这才是一个需要我深刻认识的真正原因。

最后。主使我看见,在一切事情的里面都有神的主权,也都有我作为仆人所应处的本位。如何降伏在他的面前,谦卑在他面前,完完全全以他为我的主,是我一生一世要学习、要经历的。当神把他的真理一点一点向我们显明的时候,他也必引导我们逐渐进入一个新的试验,一个新的里程。圣灵总是在人的软弱上作工,当我们在自己的软弱里寻求他的时候,圣灵就在我们里面动工,领我们到他面前。求神怜悯我,让我借着我的脾气,更深的认识他;借着我的脾气,更高举他的主权。

甘心顺服神与甘心顺服人,其实都是神为我们预备的恩典,都是赏赐;都是本于神、倚靠神、归于神。神创造人之初,就要人学习顺服,因顺服而达至完全,至终被神塑造成功。神为什么要召我们,因为他要造就我们,因为他爱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回应神,为什么要走这条十架窄路,因为他是我的主,他是我的一切,他是我的神。我是一个小小的、一无所有的、被他拯救的罪魁。我的一切都出乎他,愿他的旨意在我的身上成就。感谢主!让我们欢欢喜喜跟随他,走这条路,讨他的喜悦。还有什么可求?又求什么呢?我们只求他的喜悦。

我爱他,他的喜悦就是对我的奖赏。感谢主!赞美主!愿他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得荣耀。

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歌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