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残暴的吗?

作者:吴慧馨

「听啊…这是万军之耶和华点齐军队,豫备打仗。你们要哀号,因为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看哪,耶和华的日子临到,必有残忍、忿恨、烈怒,使这地荒凉,从其中除灭罪人。」(赛十三4~9)

耶和华的日子临到,必有残忍、忿恨、烈怒,使这地荒凉,从其中除灭罪人。以赛亚用充满暴戾的字眼描绘我们的上帝。事实上,圣经时常描述上帝像战士,是除灭祂仇敌的争战之王。这令细心的基督徒十分困惑,到底我们应该如何解读这类经文。圣经主张暴力吗﹖暴力,是否也是为主争战的方式之一呢﹖

以色列的救赎者

在旧约圣经中,随处可见耶和华是是以色列的的拯救者。

以色列从埃及的捆绑中出来,正是上帝穿上战袍跃上舞台的第一幕。当时的强权埃及,法老王竟遭受挫败,被一位鲜为人知、贫贱之民的上帝所打败。摩西、米利暗和百姓详述这次上帝圣的战果:「我要向耶和华歌唱,因他大大战胜;将马和骑马的投在海中……耶和华是战士;他的名是耶和华。」(出十五1,3)

这首「摩西之歌」甚至预先排演了上帝如何带领以色列进入应许之地,使沿途的居民心都消化,如石头寂然不动。战士和跟随者行进到上帝的山上,祂的圣所,在此上帝要建立祂永远的王权。以色列民在安全的红海边上庆祝:「你要将他们领进去,栽于你产业的山上。耶和华啊,就是你为自己所造的住处。」(出十五17)

民数记让我们看见在旷野的以色列,像支庞大的野战部队,各支派环绕着机动的指挥中心—会|幕,安营。每一支派都被数点,随时备战。会幕里的约柜,是圣神战士(divine warrior)的机动宝座,带领以色列军队打仗。约柜一起行,摩西就呼喊:「耶和华啊,求你兴起,愿你的仇敌四散,愿恨你的人从你面前逃跑。」(民十35)

对抗迦南的战争是上帝自己的战争,这一点很明显。上帝在以色列前头走,指挥作战;以色列则寻求上帝的旨意,跟随祂而行。这些争战,上帝总是以寡击众,基本上以色列的装备只有信心:像对抗埃及的以色列百姓;对抗米甸的基甸;对抗歌利亚的大卫等等。以色列在人类战争史上,像是一个牧羊童,是在软弱中显出刚强战斗力的民族。

因为耶和华安营在百姓中间,带领他们争战,因此以色列军队必须为战争分别为圣,谨守一切洁净礼仪。但对许多现代信徒而言,上帝争战的记载却像挥之不去的梦魇。以色列接受上帝的命令,必须顷全力毁灭应许之地城内所有居民、男女老少,甚至吃奶的婴孩。这里所使用「灭绝净尽」的希伯来字是herem,有「禁令」、「祭物」之意。

但这些国民的城,耶和华你上帝既赐你为业,其中凡有气息的,一个不可存留。只要照耶和华你上帝所吩咐的,将这……人都灭绝净尽。(申二十16~17)对这些耳熟能详的简略报导,我们的眼睛往往飞快扫过:「又将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驴,都用刀杀尽」(书六21)。假如我们稍加思考,这一幕限制级的暴力场面会叫我们掩面不敢看。这样的赶尽杀绝,真是上帝的旨意吗?会不会以色列人听错了?假如是上帝要求以色列这样作,我们基督徒—和平之君的跟随者,应该如何解读这样的故事?又如何向我们的孩子教导这样的事实?在一位争战的上帝身上,我们找得到安慰和道德指引吗?

第一,我们须要认识,为上帝的缘故将敌人除灭,并非以色列独有的作风。以色列的邻国都有类似作法,主前九百年左右,以色列的仇敌摩押王米沙,就曾在石碑上刻下他残害以色列民的记录。在摩押人的上帝基抹命令下,摩押王暗袭以色列的尼波城:「杀害所有的人,包括男、女、老、少和仆婢,共有七千。」用米沙的话来说:「这是为天后基抹所献上的。」而耶和华上帝似乎是将当时战争的作法加以套用,以达到上帝自己救赎的目的。

第二,从创世记到约书亚记,很清楚显示以色列是代替上帝执行审判,迦南人末日的丧钟早已敲响。上帝曾应许亚伯拉罕到第四代,他的子孙就会回到迦南并且承受那地,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满盈(创十五16)。迦南人不敬畏上帝到了极处,因此他们首先经历了上帝借着以色列的手,所施行那大而可畏的日子。这场战争,即使我们无法完全体会,确实有上帝的公义在其中。上帝下令彻底灭绝一个国家的审判,甚至包括女人、小孩和婴儿,引起我们剧烈的反感,显出我们对人类罪恶的深度,了解实在不够。然而,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人在地上的年限由上帝赐给和收取。更重要的,因着上帝的怜悯,上帝在永世对个人的审判,与祂在这些「主的争战」中对个人肉体的审判,有着不同的层面。

3.在圣战中被打败的仇敌,成为一种「祭牲」,是「献上给上帝的」。在旧约,所献的祭物和毁灭的对象,都称作herem,意为「被献之物」,纯粹为上帝。这个将祭物和战事联到一起的字,唤起我们耶利米(那日是主万军之耶和华报仇的日子,要向敌人报仇。刀剑必吞吃得饱,饮血饮足。因为主万军之耶和华,在北方伯拉河边有献祭的事。」耶四十六10)和以赛亚(「因为我的刀在天上已经喝足,这刀必临到以东和我所咒诅的民,要施行审判。」赛三十四5)预言的意象。这里描述耶和华的剑,饮血饮足,饱尝敌人的油,令人产生一种献祭给耶和华的恐怖影像。似乎暗示这些仇敌的罪恶无祭可献,只有以他们自己的性命赎罪。

但是,尽管耶和华的争战上帝圣而公义,执行审判的以色列却未必。他们用「不洁的手」拔刀,为私利掠夺掳物,信靠自己的勇力和计谋,以色列并没有扮演好这公义执行者的角色。

和以色列为敌的战士

战士却绝非以色列民的万灵丹,上帝圣的约柜也非神奇的护身符;这一点非常明显。以色列在经验中体会到与上帝立约的意义:假如顺服带来胜利的祝福,不服从则带进失败的咒诅。假如上帝会为忠心的以色列而战,祂也必与不忠的以色列为敌。荣耀会撤离圣殿,并且上帝将站到敌人那边。在旧约历史潮水的涨退之间,亡国和被掳正是审判的激流临到以色列。圣战逆转的伤痕,在以色列亡国、被掳的耻辱中达到顶点,耶利米哀歌这样唱道:「主如仇敌,吞灭以色列」(哀二5)。

上帝和以色列为敌的争战事件不断,成为被掳的前兆。这些审判模式,都是依照上帝与以色列所立祝福和咒诅之约。假如以色列顺服圣约,上帝将会保护祂的百姓脱离仇敌:「他们从一条路来攻击你,必从七条路逃跑」(申二十八7)。假如以色列不听从上帝,咒诅就临到,上帝会让以色列打败仗:「耶和华必使你败在仇敌面前,你从一条路去攻击他们,必从七条路逃跑。你必在万国中成为惊骇」(申二十八25,译注:照希伯来圣经直译)。像艾城(书七1~5)、何珥玛(民十四39~45)、以便以谢到亚弗(撒上四1~11)等战役,都是圣神战士审判以色列的悲惨回忆。但是,以色列却自我膨涨到了极点,全国坚信免灾祸的乐观神学思想。在撒玛利亚,就有先知阿摩司,斥责那些把将要来的「耶和华的日子」,看成是以色列得胜之日的百姓:「想望耶和华日子来到的,有祸了。你们为何想望
耶和华的日子呢,那日黑暗没有光明」(摩五18)。北国最后的结局是被亚述击败,并且遭到放逐。依照以色列圣约上的语言来说,这正是耶和华的刀。

在不幸的宣告中,包括阿摩司在内,先知们都宣告了盼望。审判的异象总是伴随着期盼耶和华日子来到,那时主将除灭一切仇敌,伸张王权,更新祂的子民和一切被造,主的荣耀将要充满天地。在这出剧,受造之物并非被动、用完即可丢弃的背景,相反的,是积极的参与者、忧心的目击证人和受苦的主角。正如保罗所言:「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罗八19~23)。当上帝在审判中宣战:雷声大作、受造之物也跟着枯萎雕谢,大地震动、大海奔窜、丰收与欢乐止息(鸿一2~6;哈三8;赛二十四1~13);受造之物实际上也参与了这场战争。像迦南人描绘暴风雨之上帝那样的比喻,也正是形容以色列战上帝的正记标志之一:「用云彩为车辇,借着风的翅膀而行」(诗一零四3)。当上帝得胜,整个自然秩序翻转;受造之物重新得力,林中树木欢然歌唱(诗九十六11~12),令人愉悦的赞
美「新歌」充满四周(诗四十3;九十六1)。很明显这不只是国家之间的冲突与争战;更是圣神战士向整个受造秩序宣示祂的主权。

后期先知,在以色列亡国的阴影中,在画布上描绘着审判、救赎和恢复时,更多凸显战役的上帝圣层面。在黑暗的失败之上,总有大盼望。在以赛亚更新的壁画上,圣神战士一再出场:在旷野有道路为祂的来到豫备(赛四十3~10);祂从勇士手中抢回被掳之人(赛四十九24~25);有声音呼唤圣神战士兴起,好拯救以色列并带领他们归回锡安(赛五十一9~11);有使者登山报告得胜的佳音(赛五十二7~10)。更叫人震惊的一幕,是从以东来的圣神战士,装扮华美又大有能力,衣服上沾满了血。见无人帮助祂,以色列中无战士能施行救赎,祂遂以自己的膀臂施行拯救,独力击败仇敌(赛六十三1~6)。

--本文参考自丹尼.莱得(Daniel G. Reid),传培.朗门(Tremper Longman III西敏神学院旧约教授)InterVarsity出版社工具书。《争战之上帝》(God Is a Warrior, Zondervan)。

原载 http://cross.discipl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