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枉費你的癌症

作者:作者:約翰.派博(John Piper)、鮑理森(Divid Powlison)
譯者:張玫珊

作者簡介:
約翰.派博畢業於惠敦學院,並在加州富勒神學院師從Dr. Daniel Fuller。於慕尼黑大學修讀神學博士後,在美國明尼蘇達州伯特利學院任教。1980年起,任明尼亞波里斯浸信會伯利恆教會牧師。
 
譯者說明:
約翰.派博於2006年2月15日癌症開刀前寫下本文。稍後,在「基督徒輔導教育基金會」(Christian Counseling and Education Foundation)任輔導和教師的鮑理森經診斷,也患了前列腺癌,他就約翰.派博的文章作了一些補充。

約翰.派博:我得了前列腺癌,動手術前寫了以下十點想法。我相信神醫治的能力——藉著神蹟,也藉著醫藥——所以應當同時為這兩種醫治禱告。癌症若蒙神醫治,神得榮耀,我就沒有白得這病。然而,得醫治並非神對每個人的計劃,另有其他方面值得注意,以免枉費了這場癌症。我為自己和你們禱告,盼望我們都不至於白受這苦。
 
鮑理森:我獲悉自己得了前列腺癌的那天上午(2006年3月3日),就著約翰.派博之前的十點思考,補充了一些自己的感想。文中的十個標題和隨後的第一段話是他寫的;第二段則出自於我。
 
一、 你若不信那是神為你設計的,就將枉費自己的癌症。
如果說神只是「使用」我們的癌症,並未參與設計安排,這樣的說法恐怕站不住。神若允許某件事發生,總有其原因,那原因就是祂的設計。如果神預見細胞分子的演變將形成癌症,祂既可阻止其發生,也可不阻止。不阻止,自有祂的用意。祂是無限智慧的神,我們可以稱這「用意」為一個設計。撒但真實存在,而且帶來許多享受和痛苦;但牠並非終極。因此當牠用毒瘡擊打約伯(伯二7),約伯便將之歸諸於神(二10),約伯記的作者有從神來的默示,也同意道:「約伯的眾兄弟姊妹和以前認識的人都來見他......因耶和華降予他的一切災禍都對他表同情,安慰他」(四十二11,新譯本)。你若不信是神為你設計的,就將枉費你的癌症。
 
鮑:知道有神的設計,並非要你堅忍苦撐、假裝快活輕省。你可以因此坦誠地向那位千真萬確的救主呼求。神的設計乃為引發人的心聲,並非讓我們閉口無可奈何地忍受。請看許多詩篇中所流露的真實心聲、希西家王向神痛哭禱告(賽卅八章)、哈巴谷書第三章那麼情詞迫切。這些人都如此直率、信任、坦誠,因為知道神是神,於是將自己的盼望全放在祂身上。
詩篇廿八篇教導我們可以如此直接、熱切地向神求告。祂必垂聽。祂將繼續在你身上和你的環境裡作工。你因迫切需要幫助而發出呼求(1-2節),然後將問題告訴神(3-5節),儘可向神陳述具體的情況。你生活中所遭遇的「百般試煉」(雅一2)雖然和大衛或耶穌的不同,信心的運用卻相同。將一切憂慮都卸給那位顧念你的神之後,你就可以大聲歡呼了(6-7節):神所賜的平安是超乎人所能明白的。最後,信心總會轉化為愛心,你個人的需要和喜樂將延伸、擴展為對其他人的愛心關懷(8-9節)。病痛會令你更敏銳地察覺:神向來都那麼全面、周詳地打點了你生活中的每一細節。
 
二、 你若認為這是一個咒詛而非恩賜,就將枉費自己的癌症。
「所以現在,那些在耶穌基督裡的人就不被定罪了」(羅八1,新譯本)。「基督替我們受了咒詛,就救贖我們脫離了律法的咒詛」(加三13,新譯本)。「斷沒有法術可以害雅各,也沒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民廿三23)。「耶和華神是日頭,是盾牌,要賜下恩惠和榮耀。祂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詩八十四11)。
 
鮑:恩典是從神為我們所做、與我們同做、藉我們所做的一切臨到。祂將自己大有憐憫的救贖帶上了咒詛的舞台。你的癌症本身,即是我們每個人會遭遇的千萬「死蔭幽谷」中的一個(詩廿三4),死蔭幽谷包括各種威脅、損失、痛苦、缺憾、失望、罪惡。然而天父在祂蒙愛的兒女身上,卻藉此成就了極大的美善:有時候是令身體康復(暫時的,直到將來有一天從死裡復活,進入永恆的生命),但無論何時,祂始終托住我們、教導我們,使我們更單純地認識祂、愛祂。在遭惡勢力圍攻、受試煉的苦地,信心變得深刻、真實,愛心變得堅決、聰慧。見雅各書一章2-5節;彼得前書一章3-9節;羅馬書五章1-5節,八章18-39節。
 
三、你若想從病情的機率中得安慰,而非尋求神的安慰,將枉費了癌症。
神並非要訓練你理性地估算病情機率。世人會從中獲取安慰,基督徒卻不然。有人靠車(可存活的機率),有人靠馬(治療過程中的作用),但我們要信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詩廿7)。神的設計在哥林多後書一章9節說得很清楚,「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罹患癌症,神的目的(連同其他一千種好處)是要敲掉我們心中原有的各種支柱,讓我們完全倚靠祂。
 
鮑:神本身就是你的安慰。祂將自己給了你。賈特琳娜.席勒格所寫的詩歌〈我靈鎮靜〉(Be Still My Soul),很正確地看待人生形勢:我們百分之百、肯定會受苦,基督也百分之百、肯定會迎向我們,來找我們,安慰我們,重建愛中最純淨的喜樂。詩歌〈穩固根基〉(How Firm a Foundation)也是這樣估算人生機會:你百分之百、肯定要經過艱難困苦,你的救主也百分之百、肯定「必與你同在,試煉成祝福,使你最大困苦化作屬靈益處。」對神而言,你並非在玩有多少百分比機率的遊戲,而是活在確實的把握中。
 
四、你若拒絕思想有關「死亡」的事,就枉費了自己的癌症。
如果耶穌遲延再來,我們每個人都將面臨死亡。不願思想有關離世、去見神的事,是很愚蠢的。傳道書七章2節說:「往服喪之家,比往宴樂之家還好,因為死是人人的結局,活人要把這事放在心上。」(新譯本)你若不去思想,又怎能把它放在心上?詩篇九十篇12節:「求祢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數算自己的日子,意謂時日無多,總有一天會結束。你若不肯思想這事,又怎能得著智慧的心?不思想有關死亡的事,真是非常可惜。
 
鮑:保羅描述「聖靈」是那眼不能見、住在我們裡面、可以確實得生命的「憑據」。主讓我們藉著信心,略嚐真實永恆生命的甜美,享受與神和基督面對面的同在。我們或可以說,癌症即是無法逃避之死亡的一個「憑據」,讓人嚐到自己的必死性。癌症像一個路標,指向某個更大的東西——你必須面對的最後仇敵。然而基督已經戰勝了它:哥林多前書十五章,死已被得勝吞滅。癌症只是仇敵一支在外巡邏的偵察隊。你若是基督從死裡復活中的一個孩子,它對你沒有最終的權勢,你可以毫無畏懼地直視它。
 
五、你若以為「勝過」癌症,就是保住這條性命,卻未視基督為至寶,就枉費了自己的癌症。
撒但和神對於你罹患癌症的設計是不同的。撒但想摧毀你對基督的愛;神要加深你對基督的愛。即使你死了,癌症也沒有獲勝。如果你未看基督為至寶,牠就贏了。神要你斷掉這世界的奶,轉而赴基督豐盛的筵席;祂幫助你切身感受、並如此說:「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因而知道,「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三8;一21)。
 
鮑:視基督為至寶,體現了信仰的兩大核心:極大的需要,和無比的喜樂。許多詩篇以「小調」呼求:我們熱切地抓住救主,需要祂救我們脫離實際的困境、實在的罪孽、真實的苦難、確實的苦情。也有許多詩篇以「大調」放聲歌唱:我們視自己的救主為至寶,沉浸於祂,以祂為樂,愛慕祂,為祂賜給我們的一切好處感謝祂,因祂的救恩比世上的一切更有份量,因祂是那位最後決定者而歡喜快樂。況且,許多詩篇是以小調開始,大調結束。視耶穌為至寶並非單一色調的,你是與祂一起活在各種人生經驗的光譜中。「勝過」癌症,乃是活著知道天父憐憫祂蒙愛的孩子,因為祂清楚你的身體構造,知道你只不過是塵土。耶穌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活著就是為了認識祂,認識祂就會愛祂。
 
六、若花太多時間查閱癌症資料,而不充分利用時間閱讀、認識神,就枉費得了癌症。
想了解癌症並沒有錯,無知並非一種美德。然而不斷被牽引愈發想知道更多,卻對更多認識神缺乏熱忱,即是不信的一種徵兆。癌症臨到是為喚醒我們,認識神的真實;為讓我們切身感受到以下命令背後的力量:「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祂」(何六3)。為了讓我們醒悟但以理書十一章32節的真理:「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為了將我們塑造成不可動搖、不可摧殘的橡樹:「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詩一2-3)。我們若日夜查閱有關癌症的資料,卻不花時間認識神,真是枉費了癌症。
 
鮑:在閱讀方面固然如此,在與別人的交談上也是如此。周圍的人總會經常問起你的身體狀況,以表示關懷。那是好事,但是談話很容易就卡在那裡。所以你盡可以坦率地告知自己的病情,請他們代禱、聽取他們的忠告,接著轉換談話的方向,告訴他們,你的神是如何信實地以萬般憐憫恩慈托住你。麥契尼(Robert Murray McCheyne)曾很有智慧地說:「你每看自己的過犯一次,就舉目望向基督十次。」為了校正我們容易沉溺自身過失、忘了恩慈救主的傾向,他將那十與一之比例反轉過來。這說法可用於我們的苦難。你每向人說一句有關癌症的話,就用十句話來述說你的神、你的盼望、祂教你學的功課、以及每天生活中的小祝福。你每花一小時研究或討論自己的癌症,就用十小時來研究、討論、服事你的主。將你對癌症所學到的一切,聯繫回到神和祂的旨意上,你就不會鑽牛角尖了。
 
七、若容許癌症令你落入孤獨,而未藉親切的表達,深化你的人際關係,就枉費了自己的癌症。
當腓立比教會差派以巴弗提將饋贈送去給保羅,這位使者竟然病了,而且幾乎要死。保羅寫信給腓立比教會的人說:「他很想念你們眾人,並且極其難過,因為你們聽見他病了」(腓二26)。多麼不尋常的一種反應!不是說他們因他病了而難過,而是他因他們聽見他病了而難過。神正是要藉著癌症,為我們塑造這樣的心腸:對人有一顆深切關愛的心。所以別縮進自己裡面,枉費了你的癌症。
 
鮑:我們的文化非常害怕面對死亡,卻很著迷於醫藥,並將青春、健康、精力偶像化,設法掩飾任何軟弱或缺陷的表徵。你若坦然、信任、親切地活在自己的軟弱中,將帶給別人極大的祝福。與一般的常理相違,當你在受苦和軟弱中,這樣進入與人的交往,將會大大激勵周遭的人。「彼此相交」乃是一種雙向的慷慨給予、感謝領受。你的需要給了其他人表達愛的機會。而「愛」始終是神在你身上的最高旨意,當你在最軟弱的時候,仍能以一些細微方式,向人表達關懷,你將學到祂要教你的最美好、最喜樂的功課。一個危及性命的大軟弱也可以成為一種極大的釋放——除了接受神和其他人的愛,並且愛神和其他人,你再沒有其他事可做了。
 
八、你若悲傷,像那些沒有盼望的人,就枉費了自己的癌症。
保羅對那些有親屬離世者,這麼說:「弟兄們,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免得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盼望的人一樣」(帖前四13,新譯本)。死亡的確帶來悲傷,甚至對於死去的信徒,也有暫時的喪失——失去身體,失去世上的親人,失去在地上的服事。然而這種悲傷卻有所不同——乃是沁透著盼望。「我們……更願意離開身體,與主同住」(林後五8)。所以別像那些沒有這盼望的人,在悲傷中枉費了你的癌症。
 
鮑:要讓世人看見這種不同的悲傷。保羅說,如果他的朋友以巴弗提死了,他會「憂上加憂」。他因朋友病了,而感到痛苦沉重;若這朋友死了,他就會加倍的悲痛。然而這出於愛、真誠、向著神的悲傷,也同時與「常常喜樂」、「神所賜超乎人所能理解的平安」、「真正關心你們的事」並存。傷心,又怎能與愛、喜樂、平安、一種堅不可摧的人生意義共存?在信仰的內在邏輯裡,這是完全可能的。正因為你有盼望,就可能更強烈地感受到此生的痛苦:憂上加憂。相反的,不帶盼望的悲傷,往往因為若要面對現實就難免不抓狂,而選擇否認、逃避或忙碌。在基督裡,你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你清楚感受到這墮落世界的錯與惡,你不認為痛苦和死亡是理所當然的事。你愛一切的良善,痛恨一切的醜惡。畢竟,你是效法那「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的耶穌,而這位耶穌「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甘願選擇十字架。祂活著和死去時,乃懷著前面喜樂都將實現的盼望,祂並未用否認或藥物麻醉自己的痛苦,也未給痛苦加上絕望、恐懼,或尋找任何一線希望或能改變自己的處境。耶穌最後的應許,在悲傷中洋溢著堅定盼望的愉悅:「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裡,使你們的喜樂滿溢。你們的憂愁要變為喜樂,這喜樂沒有人能奪去。如今你們求,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我還在世上說這話,是叫他們心裡充滿我的喜樂」(選自約翰福音十五至十七章,新譯本)。
 
九、你若仍像過去那樣輕忽罪,不當一回事,就枉費了自己的癌症。
你患癌症之前常容易犯的罪,如今仍那麼吸引你麼?若是如此,就太蹧蹋這病了。癌症臨到,乃為了消除對罪的慾望。驕傲、貪婪、淫慾、仇恨、不饒恕、不耐煩、懶惰、拖延——這些都是癌症要攻打的敵人。不要只設法對付癌症,也要考慮與癌症並肩作戰。上述那些敵人比癌症更壞。不要白白棄置癌症的威力,可以用來殲滅這些仇敵。讓永恆的臨到,突顯出在有限時空中犯的罪真的那麼虛枉無謂。「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了自己,賠上自己,有什麼益處呢?」(路九25,新譯本)
 
鮑:受苦真的是為了幫助你了斷、戒除罪,並堅固你的信心。如果你心中沒有神,受苦會進一步將「罪」放大。你在生活中是變得更苦毒、絕望、上癮、害怕、狂亂、迴避、感傷,還是假裝一切照常?或是按你自己的方式,與死亡達成妥協?然而,你若是屬神的人,受苦在基督的手中總會慢慢改變你,有時候也相當快速。你會按祂的方式,與生和死達成妥協。祂將柔順你,煉淨你,除去你的一切虛榮浮誇。祂將令你需要祂、愛慕祂。祂重新調整你心目中的優先次序,首要的事就常能獲得優先。祂會與你同行。當然,你有時候也會失敗,被煩躁或鬱悶所攫,陷入逃避或恐懼。然而你跌倒時,祂總會將你扶起。隨著你不斷尋求、尋見你的救主,你裡面的敵人——那比你身上癌症更致命萬倍的心靈癌症——將逐漸死去。「耶和華啊,求祢因祢的名赦免我的罪,因為我的罪重大。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詩廿五11-12)。
 
十、你若沒有藉此機會見證基督的真理和榮耀,就枉費了自己的癌症。
基督徒身處何地,絕非偶然。我們會來到現在這地步,總有其原因。耶穌曾這樣論到痛苦、意外的處境:「人為我的名,下手拘捕、迫害你們,把你們交給會堂,下在監裡,甚至押到君王和總督面前,結果卻成了你們見證的機會」(路廿一12-13,新譯本)。得了癌症也一樣,正是一個見證的機會。基督實在是至寶,如今有此難得機會來證明祂確實比生命更寶貴,不要枉費了。
 
鮑:耶穌是你的生命。所有的人都將向祂屈膝。祂已一舉永遠戰勝了死亡。祂所開始的工作,祂必完成。讓你的光——因你住在祂裡面、靠祂而活、藉祂而活、為祂而活——照亮出來。有一首古老的詩歌:「基督與我同在,基督在我裡面,基督在我之前,基督在我之後,基督在我左右,基督贏得我,基督安慰重建我,基督在我之上,基督在我之下,基督在安寧中,基督在危難中,基督在每一個愛我之人的心裡,基督在朋友和陌生人的口中」(摘自I bind unto myself the Name——我與基督聖名緊緊相連)。罹患癌症期間,你需要眾弟兄姊妹見證基督的真理與榮耀,與你同行,在你旁邊活出他們的信心,愛你。你也如此待他們和其他所有的人,成為那以基督之愛去愛的心,在朋友和陌生人當中,成為那充滿盼望的口。
請記得你並非單獨面對,你將獲得所需的幫助。「我的神必照祂在基督耶穌裡榮耀的豐富,滿足你們一切的需要」(腓四19,新譯本)。

(本文已獲授權,轉載自Desiring Go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