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上大学(一)续

由 xu 在 2007, 八月 7 - 16:35 提交 ::

写完《女儿上大学(一)》,在同工中以《平静的外表之下》为题分享了,得到一系列共鸣,有说类似的对老公的失望实际是自己需要恩典,有对付自己执拗的经验分享,有对事物性工作时间的智慧的建议。。。取题为《平静的外表之下》其实就是想表明,外表后面的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所有的这些经历和挣扎也是几乎每个基督徒都会经历的。下面是隔了几天之后写的一些继续的反思。

说到星期五开放家庭、为团契做饭,已经持续两年了。说起来自己都不相信。当然我们都是使用一次性杯盘。如果预先想好做什么,平时购买的时候就顺带买好,头天将该化冻的该腌制预备好,到时候也就顶多花两个小时。这项服侍是否必要当然不需要在这里讨论。我的态度就是,神啊,如果我该做就求你使我能做。生活中有许多看起来只是一些技巧,但实际是神所赐的智慧,就像摩西建帐幕的时候的那些能工巧匠;体力上的疲劳是真实的,但神的供应也因此更真实,因为我不仅不能打瞌睡,还要随时预备带领呢。不仅如此,神还赐我敏锐的心,来体察他们的需要,往往团契之后,我们会抓住机会跟一些人个别谈话,也有的时候是有人特意留下来跟我们谈话,一般都是他们遇到一些问题,这种谈话往往比带领团契更需要花费心力。总之,我每天都生活在很多不可能的事中间,就像彼得在水面上行走,如果不去想自己的能力,只定睛在耶稣身上,我就走得好好的,若转回来看自己的话,就会沉下去。

这种随时随地依靠神经历神的生活真是很兴奋和喜乐的。前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这种不对劲其实很不明显,我若不说别人是感觉不到的,就是缺了这份兴奋和喜乐。我跟老公说,想让他跟我一起来探究原因所在,他开玩笑说,你圣经辅导的东西看太多了吧,什么都要拿来分析一下找一找心里的根源。

这期《教会》杂志里的文章《辅导中的智慧》谈到这样一个观点“在我们的信仰和我们的行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英文是“We create huge gaps between our confessional theology and our functional theology.”(现在看来翻的还是不够到位),意思是说我们造成了我们头脑中所相信并承认的神学与在我们实际生活中真正支配我们的思想、情感、行为的神学之间的巨大差距。这种差距往往不容易注意到,也就没有去对付。其实,我这次就是一个例子。在为儿女担心这件事上,看起来是女儿要上大学、他们两个要去短宣这两个外在发生的事情引起的。按着我头脑中所相信并承认的,我完全明白神会为他们负责,也以为我都交托给神并依靠他,直到我脱口对神说出“神哪,我只是担心孩子,我想要做点什么也许可以让我不那么担心”,我才恍然大悟,我实际依靠的还是自己,当自己没办法的时候,就转而依靠老公,在老公那里也得不到所期待的时候就开始埋怨和争吵。这种行为模式其实已经被对付无数次了,也的确越来越少掉入这种模式中,有时候甚至以为自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但一些新的环境事情出来的时候还会掉进同样的错误之中。我们信主以前,所有的思想、情感、意志、行为都是被假神(偶像)所控制的,只是我们不自知。我们信主了,接受神为我们的神,但在实际生活中并不是我们所有的偶像都去除了,我们需要在每一件具体的事上具体的找出我们真正所依靠的或真正在掌管我们的偶像,把它除去,让神来掌管。这是我们一生的功课。处境和事情、压力和忙碌,是神用来使我们的问题显露出来的工具。

其实那天在我写前面那篇分享的时候,我已经从那种不对劲里面出来了。只是还没有理清楚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