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上大学(一)

由 xu 在 2007, 七月 24 - 09:53 提交 ::

女儿要上大学了。这个暑假一开始,我就在颇有计划的调教儿子,叫他收拾他的房间,安排他的暑期计划。儿子并不是很配合,所以我也蛮有失败感,同时,也了解儿子在尽力,所以又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今天突然明白过来,这一切跟女儿要离开有关。

今天,几乎要对老公大吼,“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私。”但是,我的口似乎被封住了,我就这么张着口瞪着老公,直到他关门离开一个字也发不出来。门关上的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啰里啰唆、不可理喻、因而被所有人遗弃了的愚笨妇人。

今天的事情起因是这样的,老公因为自己很开心的事就跟我说东说西,到了10点还没有去上班。我看他心情很好,就提出要他打一个电话到保险公司,查一下两个孩子的保险项目包括不包括国际旅行途中的医疗和意外,这是件必须要做的事,可是也是我想要逃避的事,因为跟保险公司打交道从来都是不愉快的经历。而且,我觉得他作为父亲也该主动想到孩子的需要,也该会为孩子担心。这件事如果短宣队孩子们的家长会上不提起来,我也没想到,当时我有些自责,我认为他也应该跟我一样会自责,他回来以后应该会主动打这个电话。我不提他就不做,已经让我心里有些不痛快了。但他如果也像我一样逃避打这个电话我也可以理解。所以,我挑了他心情好的时候要求他打这个电话,他的确没说什么就打了。但几次转来转去、重复报姓名、生日等等,他就已经不耐烦了,问了半天,对我来说到底包括什么、什么不包括并没有得到一个清楚地回答,对他来说,反正人家已经说了包括,你还在啰里啰唆,你自己打吧。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他说还要怎么样,电话也打了,答案也有了,你要我做的我都作了,还要怎么样,撂下电话,拿起包,一付急着要去上班的样子。我心想,自己高兴的事磨蹭两个小时都没事,为孩子花个10分钟就耽误你什么了,这就发生了前面所说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私”一句话噎在嗓子里,门关上了,眼泪也下来了。神哪,我只是担心孩子,我想要做点什么也许可以让我不那么担心,可是我不仅没能少一点担心,反而还多了一些不愉快和失望。我知道只有你才能成为我能够仰望的也是我唯一应该仰望的。但我总是想在你以外要找点什么依靠。在保险公司这件事本身上,他是对的。我们就算对保险细节有再多的了解,也不能让我的孩子不出事,电话是该打的,但的确不值得多花时间。其实,我心里只是希望有个关心我关心孩子的老公,在我需要的时候他会把他的怀抱让我靠一下,他的手臂可以拥抱安慰我,我只需要他告诉我--要相信神--你的孩子是安全的。但是,从来,在人身上寄托的希望带来的都是失望。

其实,这段时间我是在逃避,是在逃避自己的情感和软弱,孩子要去短宣,要去上大学,我担心,那不假,理智上也知道担心是多余的。但情感上的牵挂和失落不是理智上知道就能消失的,我只是下意识的让自己不去想不去面对。其实我不愿意自己是软弱的人,所以在伤感的场合我都是让自己的理智占上风,这样我就不会跟其他女人一样哭哭啼啼。

同样的,那天看见“婴儿汤”的帖,震惊之后的第一个反应是,你们可以逃避,我是管理员不能逃避,我得回应网友的要求去处理。神,加给我力量吧!硬着头皮,先把它移走了,后来想想不妥,又硬着头皮进去看联接的帖,硬着头皮分割主题移走照片,保留联接,再把它移回来,编辑、合并、加注。当这一切做完了的时候,对自己说,你怎么这么冷酷。接着,把所有的念头都赶走,专心的预备学生们的晚餐,立竺说了她这次不能帮忙,所以我又特意多做了一些,好不容易,赶在4:40做完了,赶去教会做婚礼场地装饰已经比预定的时间要晚5分钟,可是真正出发已经5点多,在路上对老公的拖延发了一通火,心想我在这种情况下多么不容易的赶着做完饭,就是不想迟到,可是你多么轻易的就让我迟到了半个小时。同时对自己说,你有必要为这30分钟用这种态度来对待老公吗,你的心到底怎么了;同时也在想,你真冷酷,看了这个之后,你还能做这么一桌美食,还要去布置婚礼,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没办法,一切都得暂时放下,打起精神来,毕竟是预备婚礼啊,怎么能不高高兴兴的呢。神哪,就求你帮忙了。就像过去每一次所经历的,依靠神,神总是会成就。一切简捷有条理,原来一个小时的事情,半个多小时顺利完成,接下来走场,走场之后大家一起吃披馇饼,听着别人兴高采烈的聊天,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嘴里嚼着不知味道的食物,心想,“做”“人”也很简单,里面和外面可以完全不是一回事;又想,神哪,我怎么这么可怕,竟然可以做得到。

至今,我没有跟老公或身边的同工谈这个事,也许有机会有必要的时候、或者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之后,我会跟谁说说,有这么一件事,有这么一个帖。感受呢,不谈也罢,自己承受吧。女儿离开这件事也一样,这是我一惯的做法,就是,靠着神,自己承受了吧。好在我真是没有多少时间去想,所以我的逃避也就比较容易一些。以至于我几乎都没有发觉自己在下意识的逃避。

女儿要离开我了,我很希望这个暑假中可以跟她多花一些时间在一起,但我也没有主动的多花时间给她,时间过得真快,大后天就要送他们走,回来之后有三四天的时间就要送她去学校了。一边在觉得时间太少,一边庆幸很快就会过去了。

是的,我一直在压抑自己,不给自己时间去想,一句“你的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可以让我重新鼓起力气,继续往前走。每一次也都经历神的恩典和信实。这样,的确,也免去我很多烦恼、伤感。如果给自己时间去想,或期待人给我一些安慰,我怕我就没法继续下去了;我一直在告诉自己,坚持,神会给我力量,很快就会过去的。的确,很快就过去了。

但是,我会变成一个可怕的、硬心肠的人吗?我会变成一个让人不可理解的人吗?我会变成一个表里不一的人吗?这似乎并不是神的心意。哪,错在哪里呢?